第243章 突然出现的陌生男人

    厉曜南冷冷地一笑,“爸,您肯定不知道我想要什么?这么多年了,你现在出现在我的面前,想要当一个好父亲,而在这几年里,我为公司做的事,也已经足够了。”

    厉曜南从来没有想过要得到厉氏企业,他不要却并不代表着,厉氏企业可以还像以前那样。

    厉家曾经对她做过的一切伤害,他就会用同样的手段,不惜一切代价去毁掉。

    “曜南,爸知道我欠了你很多,对你妈也是,我没有好好地过她,我没有让她过上一天的好子,我现在就算是想要弥补好像也不可能了。”厉鸿涛的心里其实是明白的。

    厉曜南的心里一直都还在恨着他,在他的亲生母亲死后,他就不再像是他的儿子了。

    “不需要弥补。”厉曜南扬着唇角,“爸,因为有些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我这一次回来是因为我自己公司的事,你的事,我怕帮不了。”

    他拒绝帮厉鸿涛,而他给厉氏的项目,如果没有资金运转,公司面临着什么样的地步,厉鸿涛很清楚,同样地,厉曜南也是。

    厉鸿涛离开了酒店之后,就去了公司,厉曜南和高子浚坐在酒店的房间。

    “厉先生。”高子浚递上了一把钥匙,放在了茶几上。

    “这是?”厉曜南看着这钥匙,淡淡地开口问道。

    “这是苏家别墅的钥匙,上次您没有去拿,就一直放在我那边,这一次,您也还是不去看看吗?”高子浚问着他。

    厉曜南收起了钥匙,”不用看了,让那里先空着吧。”

    也许,有一天,当苏语婧想要回来的时候,她说不定会愿意去看看。

    高子浚将一份资料递了过去,“厉先生,这是关于厉氏的一切资料报表,以厉氏企业现在的这种况,您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厉氏企业会变成现在这样,我一点也不会觉得奇怪,这件事我不会插手,你按着我说的去办就行了。”厉曜南是不会出手帮助厉家的。

    厉氏企业这么多年过来了,当年是靠着秦家起来的,而现在呢,秦采凤让他的母亲那么痛苦地死去,厉曜南是不会让厉家还像以前那样。

    有些事注定是要发生的。

    在他还是小的时候,在他孤独无依,还是一个人的时候,他就想过了,他会讨回来一切他失去的。

    如果说,不是因为他的母亲那样子死去,那他也许还是个懦弱地只会被他母亲护在怀里,让秦采凤的鞭子一鞭一鞭地抽打在她的上。

    他的无能为力,才会有了今天的一切,他不会让有些东西失去,就算是已经失去了,他也会让所有的事都回到原点。

    高子浚放下了资料后,他就离开了。

    厉曜南一个人站在酒店的全景玻璃窗前,这一次回来,他是为了毁掉厉氏?

    也许,他这么多年的委屈求全,也只是为了今天。

    如果让所有的事都很顺利地进行,那么,他的心里就会痛快吗?

    就像苏家的事一样,现在的苏氏是已经没有了,苏家也没有了,家破人亡,该走的走。

    已经破败不堪,但是,他的心里却从来没有好受过,也许是因为苏语婧的关系。

    苏语婧一个人走在路上,今天是天气好,她才会一个人出来散散步,早上去医院做了检查,说只要等到阵动,就可以去医院了。

    一切都像她想的那样,那么地顺利。

    苏语婧走到了公园里坐下,手抚着小腹,感受着肚子里的孩子,这么久以来的支撑着,就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

    她最怕的就是到了最后还是自己一个人,厉曜南的狠心,让她无力招架,她失去了在滨海市里所有的一切。

    所以,她现在有了孩子,就觉得有了一切,而等到孩子出生之后,她想她也应该再为她自己打算,她想要给她的孩子好的生活,所有的一切。

    苏语婧坐了好久,突然站起,却觉得一阵头晕,看来,是在阳光下坐得久了。

    突然一只大掌扶住了她,“你没事吧?”

    一道磁的嗓音传来,苏语婧转头看了过去,看着旁的陌生男人,她微微一笑,“谢谢。”

    顺势地,她也抽回了自己的胳膊。

    那个男人也是温煦地一笑,“不用这么客气,你一个孕妇坐在这里,怕是会不安全。”

    “没事的,就是坐得久了些,我就先回去了,谢谢你。”苏语婧打了个招呼,她就转

    那个男人却扶住了她,“还是我送你回去吧,让一个孕妇就这么走路回去,我可不太放心。”

    苏语婧本来想要拒绝的,可是,话到了嘴边,她却没有说出口,只是淡淡地点头。

    那个男人送她回了公寓楼,“我送你上去吧?”

    苏语婧听着那个男人的话,她迟疑了一下,这个陌生男人的突然出现,总让她的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苏语婧当时就没有敢住的太高,租的二楼。

    现在一楼的租户也准备搬走了,等到时候,她就会把一楼租下来,那样子,苏老夫人进进出出也会方便许多。

    那个男人也没有坚持,他看着苏语婧走进了公寓的大门,刚才,他是闲得无聊,才会到公园里去的,只是,他没有想到,会碰到这样一个女人。

    她的脸上,有着淡淡地忧郁,看着她隆起的肚子,应该也有**个月了。

    一头短发,俏丽清新,看着这样的女人,他竟然心动了。

    他明明知道,不可以对一个已经为人妻子的女人有兴趣,可是他好像控制不住,所以他才会开口要送她回去。

    看着老旧的公寓,他的心里总有着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苏语婧回到了房间,站在窗前,看到了楼下的那辆车子还是停在那里,她的心里却总是一种莫名的不安感。

    也许,真的是她太紧张了,如果是厉曜南派来的人,她怎么还会有安宁的子可以过,

    只不过是半年多的时间,她的平静生活就要没有了吗?

    苏老夫人见苏语婧站在窗前发呆,她走了过来,“婧婧,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吗?”

    苏语婧摇头,“没事,,我就是突然想家了而已。”

    她一直想要的家,也已经毁掉了,各奔东西。

    “是啊,有时候啊也会担心,不知道彤彤和楚恒在一起怎么样。那丫头的子啊,不服软。”苏老夫人说是不担心,也是假的。

    只不过,为了苏语婧的安全,为了想要生活能够平静,有些担心也就只能放在心里了。。

    苏语婧拉过了苏老夫人的手,“,姐夫一定会对姐姐好的,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带着您回去看看他们。”

    只不过,有时候想法和做法相差得太远。

    苏语婧和苏语彤两姐妹之间的感没有那么好,也许,苏语彤看到她回去,还指不定是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苏语婧在肚子里的孩子平安地生来下之前,平安地等孩子长大一些之前,她没有勇气回去。

    “不用了,我还不知道能活多久呢,有你陪在我5边啊,就已经足够了。‘”苏老夫人从来不会想得这么远,因为她的心里其实也清楚,苏语婧会选择逃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就是因为厉曜南的关系。

    而且,以厉曜南的份地位,不管苏语婧在多久之后回去,厉曜南也许都不会轻易就放了她。

    苏语婧看到楼下的车子驶远了,她的心才慢慢地恢复了平静。

    苏语婧以为她不会再和那个男人碰面了,只不过,才两天的时间,在街上,她又碰到了他。

    那个男人好像亲自在搬东西,她走了过去,却不知道那个男人姓什么,不知道怎么称呼。

    也许,她的心底里下意识地想要逃跑的,可是,她却没有那么做,。

    那个男人看到了苏语婧,对着她笑笑,“这么巧啊。”

    “你这是?”苏语婧好奇怪地问着,那一箱箱的,好像都是资料。

    “我……”那个男人放下了箱子,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名片,“我是这间广告公司的,刚搬过来,所以,有点忙。”

    苏语婧看着这个男人的名片,原来是这间创维广告公司的总经理。

    “那我就不打扰了。”苏语婧也收下了名片,也许,这张名片就像一颗定心丸,让苏语婧这两天心里的不安消失。

    苏语婧还没有转,就被他拉住一,“漂亮小姐,你都知道我的名字了,那我是不是也可以知道你的名字?”

    曾立嘉看着她,眼神中并没有勉强,他就只是想要知道而已。

    如果不是因为这两天比较忙,他一定会去她的住处看看她。

    苏语婧听了曾立嘉的话,好像她也确实是应该要告诉他。

    “我叫苏语婧。”苏语婧浅浅一笑。

    曾立嘉看到她说出了她的名字,他刚才的紧张倒是消失了。

    有些缘分好像真的很简单。

    正在曾立嘉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另一辆车子停了下来,“曾总,资料我全部拿过来了。”一名男士下了车,好像并没有看到面前的一些况,他的突然开口,倒让气氛变得有些怪异了。

    苏语婧恍神,“曾先生,我还有点事要办,就不打扰了。”

    她说完话后,就往前走。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