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爱上了他,注定是痛苦的

    苏语彤冷冷地一笑,“苏语婧,我从来没有妹妹,你也不可能是我的妹妹,不管以后苏家怎么样,和你也没有关系,就算是你最近做的这些事,看上去是为了苏家好,也是你应该做的,不是吗?毕竟,你在苏家呆了这么多年,我想你也应该懂得知恩图报。”

    苏语彤的心里就是不舒服,苏语婧在她的心里,一直以来,都是那么地不能接受。

    而她从来不想要多一个妹妹,她就是要做苏家的唯一。

    “姐姐,我把钥匙也给你了,只要你想要的一切,我都会给你,只要你好好的,那些外在的东西对我来说,我一点也不想要。”苏语婧是不想要那些的,所以,她会一点也不用犹豫。

    “你现在不用跟我说这些,等到你一无所有了,你再来跟我说,我才会信,以后,你再也不是苏家的人了。”苏语彤直接挂断了电话。

    苏语婧听着电话那端的嘟嘟声,其实,她是不会在意的,她本来就是一无所有。

    现在苏家已经变成了这样,苏语婧只是不希望有些事变得更不好,而且,她能做的也就是那些了。

    厉曜南会做些什么,她也不知道,她只知道,这里,她呆不久了。

    苏语婧一直以来,她的心里从来就没有为她自己打算过,所以,如果,她真的离开了厉曜南的边,她真的会一无所有。

    苏语彤和乔楚恒去了一间法国餐厅,自从苏家出了点事之后,苏语彤几乎没有出来过,所以,她的这一次出现,倒是引起了不不的目光。

    毕竟,以苏语彤以前那么高调的风格,现在苏家败落,那些认识她的人,总免不了用鄙夷的眼光看着她。

    苏语彤自然也是感觉出来了,不过,她虽然心里在意,可是,她表面上却依旧还是一样。

    苏家确实是败落了,不像以前,但是,她依旧有着那颗高傲的心。

    乔楚恒看着她,“彤彤,我们现在不应该那么高调吧?”

    他没有想到苏语彤会选这间法式餐厅。

    “有什么不好的,怎么?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被人指指点点的,你心里不高兴,觉得丢人吗?”乔楚恒的话,苏语彤不是听不出来。

    而且,她并不觉得这样子有什么不妥,她向来就是自己想做什么就是什么,别的怎么样,她是毫不在意的。

    “我没有那么想。”乔楚恒也是为了她好,两个人这样子坐在餐厅里,引起了别人的闲言产档语、

    “没有就好,点餐吧,我饿了。”苏语彤才不会管那么多。

    两人才刚点了餐,正好也碰上了厉曜南和唐欣欣走进了餐厅。

    唐欣欣亲密地挽着厉曜南的臂弯,两个人的关系看上去很是亲密。

    厉曜南只是淡淡一眼,就看到了乔楚恒和苏语彤,而他边的唐欣欣也看到了。

    她看了一眼厉曜南,“这个世界真是小,这样也能碰到,曜南哥,我们过去打个招呼吧。”

    两人走向了乔楚恒和苏语彤。

    苏语彤一抬头,她就看到了厉曜南和唐欣欣,她的嘴角淡淡一笑,“厉先生,唐小姐,你们也来这间餐厅吃饭啊,有没有预定位置,如果没有预定的话,就一起坐吧。”

    苏语彤先主开口说道。

    唐欣欣斜视了她一眼,“苏语彤,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你,真是让人意外。”

    “唐小姐,这有什么好误会的,这间餐厅又不是你包下来了,为什么你能来,我就不能来?”苏语彤知道,唐欣欣说这个话,是因为她一直打心眼里看不起苏语彤。

    “你当然能来,只不过,以你苏家现在的这种况,你苏大小姐还能有这个闲心到这里吃西餐,真是让人意外。”唐欣欣也看不惯苏语彤,现在被她逮到了这个机会,她自然不会放过落井下石的机会。

    苏语彤本来就心不好,听到了唐欣欣的这些话,她的心就更好不起来了。

    “唐欣欣,你别给脸不要脸,你敢当着我的面说些有的没的,你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吗?你也只不过是靠着男人吗?”苏语彤可是不能轻易就让唐欣欣踩在她的上,由着被羞辱。

    唐欣欣只是笑了笑,她站在厉曜南的边,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她就是喜欢厉曜南,哪怕他没有给她什么承诺,但是,她从来不会不敢承认。

    “那又怎么样?你不是也抢了你妹妹的男人吗?你觉得我们两个人比起来,谁更卑鄙一些,谁更无耻一些?”唐欣欣就是不明白了,苏语婧和苏语彤两个人差别也太大了吧?

    苏语彤还想要说些什么,就被乔楚恒给拉住了,“彤彤,你就少说两句,我们是来吃饭的,不是来吵架的。”

    乔楚恒的心也许这个时候是好的,他看到了厉曜南和唐欣欣在一直,他想,苏语婧总会回到他的边来。

    所以,乔楚恒不介意厉曜南和唐欣欣在一起。

    苏语彤也忍了下来,当众和唐欣欣这样的女人把事闹得太大,谁的脸面上不好过。

    厉曜南和唐欣欣走到了另外一个位置上坐着,“曜南哥,苏家人都不是什么好人,我想那个苏语婧一定也是那样的,她死缠着你不放,就是想要攀着你,得到一笔钱而已,你为什么不用一笔钱就把她给打发走?”

    唐欣欣不明白,厉曜南把苏语婧留在别墅为的是什么,但是,她想,如果再让她这样等下去,她会失去的。

    “放心吧,该是她离开的时候,她就该离开了。”厉曜南淡淡地开口。

    他也清楚苏语婧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如果,她只是为了得到一笔钱的话,她早就可以拿到钱离开了。

    苏语婧追求的东西,是一种感觉,是他厉曜南给不起的。

    唐欣欣听到厉曜南这么说,她也放下心来,所以,不管怎么样,她不能等得太久。

    苏语婧一直在别墅里,而且,她在等着苏语彤的电话,而她在第三天,才等来了苏老夫人的电话。

    在接到了电话之后,苏语婧就一直坐立不安,也许,她的心里有着不确定吧。

    时近年底,厉曜南的工作很忙,所以,她不知道她现在跟他提,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但是,她该做的都已经做到了,不是吗?

    苏家现在连别墅也没有了,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厉曜南回到别墅,已经很晚了,他看到了苏语婧坐在客厅里,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苏家人已经搬出别墅了,所以,她会等着他,想要知道他曾经答应过她的条件,是不是可以实现承诺。

    苏语婧一看到他,就马上从沙发上起,“厉先生,您回来了。”

    厉曜南轻嗯了一声,他走到了沙发上坐着,“这么晚了还不睡,有事吗?”

    苏语婧前几天,倒是睡得早,他还以为她是体不舒服,今天,她倒是这么晚了还等着他。

    这个女人,一向都不会对他有多大的在意,只有在有求于他的时候,她才会这么做。

    厉曜南看着苏语婧,“怎么?如果不想说的话,就上楼吧。”

    苏语婧咬了咬唇,“厉先生,和姐姐已经搬出去了,您上次答应我的条件,是不是可以?”

    “她们搬出去了,倒还是快的。比我想象中的要快。”厉曜南漫不经心地说道。

    “厉先生,你明天能让我见见我爸吗?”苏语婧是很担心的,事过了这么久。

    其实,她也知道,苏文凯的况不好,挪用公款本来就不是什么小事,更何况,他挪的那笔资金是公司的救命钱,所以,现在所有的股东都不肯罢手。

    苏文凯自然是不能就那么容易被放出来。

    苏语婧也没有别的要求,她也就只是要求能够让她看一眼苏文凯,看看他现在怎么样,她也就能放心了。

    厉曜南点了点头,“好,我答应过你的事,我当然不会忘记,明天吧,你好好准备一下,明天我会带你们去看苏文凯。”

    这么久了,明天如果可以让一切的事结束,她也就应该要去面对。

    听到了厉曜南的话,苏语婧才放下心来,她知道她不管对厉曜南提出什么样的条件,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那个资格,只是,她怕的是,有时候,在她还没有来得及的时候,带给她的是更大的震撼。

    苏语婧几乎是一个晚上没有睡好觉,她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景色,她也许是舍不得,但是,她知道,如果她留下来,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她宁愿不要所有的一切,也不愿意失去自己的孩子。

    厉曜南醒来,看着窗前的那抹影,他起,走了过去,从背后环上了她的腰,“这么晚了,你不睡觉,在想什么?”

    苏语婧就这样靠在他的怀里,这样的温暖怀抱,是她眷恋的。

    她从来没有想过,她一直抗拒的男人,最后她却还是上了这个男人。

    让她不能,也不能恨的男人。

    上了厉曜南这个男人,她就注定痛苦一辈子。

    但是,她却愿意自己一个人去承受那种痛苦。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