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这一次,他倾尽所有帮她

    厉曜南回头看了一眼苏语婧,“你倒是很痛快地承认你的过错,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你别以为你现在还能住在别墅里,我就不会对你怎么样,只要我一不高兴了,你也不能有好子过。”

    这是他对她说的话。

    苏语婧是一个什么份的人,她想要怎么样,也由不得她说了算,这个家还是由他来作主的。

    赵嫂走了过去,“先生,是我让苏小姐出去的,苏小姐的父亲住院了,苏小姐想要自己去看看,我就让她去了。”

    苏语婧本来在厉家子就不好过了,要是一切的过错都要她一个人扛下来,以后,她就更不好过了。

    “赵嫂。”苏语婧不想让赵嫂说出来,这样子,因为她而会连累到无辜的赵嫂。

    “好了,你们两个人别在我面前来来去去的,一个人抢着承认过错。”厉曜南可没有那个兴趣,而且,有些事他的心里清楚得很。

    苏语婧住进了别墅之后,就让赵嫂也帮着她说话,韩睿也是帮着她说话,江云清也开始站在苏语婧那一边,这个女人倒是很有能耐。

    让他很是意外,只是,他的心呢?有没有过向着她一次,不管有没有,他都不会承认的。

    苏语婧和赵嫂看着厉曜南迈步往着别墅的客厅走去,苏语婧拉住了赵嫂,“赵嫂,这件事就是我的错了,你就别给你自己上揽,你就当成你什么都不知道。”

    “苏小姐,那样子先生会不高兴的,他……”赵嫂想要说着,却被苏语婧阻止了。

    “赵嫂,没有关系的,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来承担就好了,我和厉先生是在医院附近碰到的,也许,他也早就猜到了。”苏语婧知道厉曜南会出现在医院附近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而且,她的心里也很清楚,她、他是怎么想的。

    两人一起走进了别墅,苏语婧站在沙发旁,“厉先生,我知道我不应该没有跟您说一声就出去,下次不会了,我再也不会这样了。”

    她对他是很真诚地道歉,而且,她要让他知道,她依旧还是那个苏语婧,并没有什么变化。

    苏语婧有些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应该这件事而让她自己处于了另一种境界了,这也是厉曜南心底里想的吧。

    他,是不想给苏语婧机会,还是他不想让她把那些话说出口。

    他的一切决定,也是为了她,他可以给她无尽地痛楚,而如果她因为苏文凯的事,再让她自己深陷到一次更大的痛苦里,她没有那个必要。

    厉曜南看着苏语婧,“你去见了苏董,他,没什么大事吧?”

    苏语婧没有想到他会主动开口问她,她应该要怎么说?

    “没,没事。”苏语婧摇头,她不知道她该在什么时候,对他开口说着她心底里一直想说的那些话。

    “真的没事吗?我也看到新闻了,新闻上报导说还是很严重的。”厉曜南的心里太清楚了,苏文凯以为他做的事什么人都没有看到吗?

    而却偏偏被他看到了,他在监控里看得一清二楚。

    苏文凯闹这么一出,他的目的就是想要让苏语婧对他同,才会让她帮着他。

    而厉曜南早就决定要结束这一切的时候,苏文凯的任何一个计较,任何一个打算,都不会得到一点点的好处。

    苏氏企业不管毁不毁掉,都不可能再属于苏家了。

    “你,都知道了。”苏语婧深吐一口气,“医生说爸伤得很重,要住院观察,我想,短时间内,他可能没有办法管公司的事。”

    “是吗?年底快近了,如果说,公司少了他这样的一个大人物,怕是要出问题了。”厉曜南轻描淡写。

    苏氏企业早就成了空壳子,如果苏文凯没有拿着最后一笔资金想要去翻本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最后的后果会是什么。

    而现在,他一无所有了,公司的资金早就已经没有了,他如果一个星期之内没有筹集到资金,那么,公司也就会面临着倒闭,破产。

    哪怕,当时的厉曜南帮忙,让他的公司再多撑半年,也只不过是半年而已。

    “你,会愿意帮忙吗?”苏语婧的心里是很清楚的,她没有那个资格对他提出任何的条件,她能做的,也就是求着他帮忙。

    而她就算是求了,也未必可以让他帮忙。他是个多么硬心肠的男人,苏语婧的心里很清楚。

    有时候,越是想要得到,就会变得一无所有。

    而她现在本来就是什么也没有,她能做的事,也只有一件,就是要让厉曜南帮着她最后一次。

    她知道,她的嘴上虽然说她不想再做苏家人,她也不想要和苏家有什么关系,她什么也没有做到,只要苏家一有什么事,她就是要去帮忙,哪怕会让她觉得痛苦。

    “我,好像帮不上忙。”厉曜南淡淡地开口。

    “厉先生,我求您一次,您就再帮着苏家一次,可以吗?不管您让我做什么,我都可以。”苏语婧看着他。

    她可以付出任何一切的代价,就是为了要让苏家度过这个难关。

    厉曜南站起,走到了她的面前,“苏语婧,你别把你自己看得太重要,苏文凯也只不过是利用你而已,你也别以为你所做的一切,他会感激你。”

    这是厉曜南对她说出口的话。

    苏语婧看着他,“就算是利用,那又怎么样?都已经有了第一次,我不会在乎第二次或者是更多次。”

    “很好,那我可以教你一个方法,让你可以得到一大笔钱,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厉曜南是不会给她钱,但是。他却只会把她往火坑里推。

    “什么办法?”苏语婧抬头,和他的冷冽双眸对视着。

    “玫瑰城。”厉曜南轻启薄唇,只是说了这三个字。

    苏语婧瞬间就明白了,她知道他的意思,玫瑰城里,任何一个女人,都是最高价的,也许一个晚上的陪伴,就可以得到她一年也赚不到的钱。

    但是,苏语婧是不会同意的。

    “厉先生,就算你不帮忙,我也不会到玫瑰城的,我永远也不会!”苏语婧说的话很坚定,对于她来说,玫瑰城那个肮脏的地方,是她最不愿意去的地方。

    她也知道,如果没有办法,那么,玫瑰城也许是唯一一个最好的选择。

    但是,她不想。

    她的心里只是因为对厉曜南还有着感,所以,她不能让自己的子被其他一个一个陌生的男人给玷污。

    “那我就帮不上你了,苏氏企业也许就要面临着倒闭了。”厉曜南对着她说道,随后,他就转走上了二楼。

    苏语婧整个子一软,瘫软在地上,她,真的无路可走了吗?

    厉曜南走进了二楼的书房,拿出了手机,给高子浚拨打了一通电话,“子浚,你把苏氏的一切资料送上去。我等着结果。”

    苏氏企业这么些年,也没有干出什么好的勾当来,现在,也是苏文凯面对所有一切的时候了。

    他,等了五年,整整五年,才让苏家的一切一点一点地毁掉。

    只是,他毁掉的不止苏家,还有苏语婧,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占据了他心里最重要位置的一个女人。

    “厉先生,现在苏氏的况已经很糟糕了,这些资料一旦上报,那么,苏氏就撑不过一星期了。”高子浚开口说道。

    “嗯,这样就好,半年时间才让苏氏毁掉,我已经给过苏文凯机会了,现在,他没有任何的机会。”厉曜南冷冷地说完,“我就照着我的意思去办吧。”

    苏文凯还在医院里等着苏语婧给他打电话,通知好消息,只是,他一直没有等来电话。

    乔楚恒也想要帮忙,他用自己的公司,还有自己的房产,除了那他给了苏语婧的公寓以外,所有能抵押的都已经抵押出去,也只有一千万。

    这么一点钱,对于苏氏来说,一点点也不够,但是,他还是约了苏语婧。

    “婧婧,你这两天还好吗?”乔楚恒看到了苏语婧苍白的脸色,他很是担心。

    苏语婧摇头,“我没什么事,这两天好的,我只是没有时间去看看爸,不知道他怎么样了,是不是好点了?”

    不是她不想去医院,她现在一分钱也没有,她根本就没法去医院见苏文凯。

    “爸他好多了,只不过,他现在更不好的是心,你也知道公司这一次的事闹得不小。很多员工都因为拖欠工资,已经闹罢工了,再这样下去,我怕后果会很严重。”乔楚恒他没有出面,他是想要给苏语婧一个机会。

    “姐夫,现在事真的很严重吗?”苏语婧还真的是不知道,她这两天也没有离开别墅,只是不想让厉曜南不高兴。

    乔楚恒点了点头,“不过,婧婧,没有关系的,有我在,这一次,就让我帮你。”

    他从包里拿出了一千万的支票,递给了她,“婧婧,这是我凑到的钱,你就先拿去用,虽然说帮不上什么大忙,但是,至少也能减少点眼前的困难。”

    一个公司最重要的就是员工,如果员工都闹起来了,那么,后果怕是很严重了。

    苏语婧看着支票上的金额,她拒绝了,“不行,姐夫,这个钱我不能拿,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她,还有办法可以想吗?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