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不去见她,是为了她好

    苏语婧看着苏语彤,“彤彤,我现在已经不是苏家人了,我再怎么样地丢脸,也和苏家无关了,不是吗?”

    “苏语婧,你就少给我装了,你觉得你这么装下去有意思吗?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回到厉家,没有想到,你竟然还是有手段的,你竟然还能够让厉曜南对你这么好。”苏语彤就是觉得苏语婧这个女人越来越有心机了。

    也难怪了,她当时可以让乔楚恒把所有的主思都放在了她的上,哪怕乔楚恒娶了苏语彤,而他的心里却始终不能放下对她的感

    而苏语婧现在呢?明明厉曜南都要和唐欣欣订婚了,她依旧可以光明正大地住在厉曜南的别墅里,还可以那样地出双入对,甚至,她穿的衣服都是那么地价值不菲,也难怪她现在不想要当苏家的人了。

    毕竟,在苏家,苏语婧也只能捡她苏语彤不要的衣服穿。

    “我和他的事,也跟你无关吧,哪怕你和他有过什么样的关系,也已经过去了,我并不会觉得你们之间还要非得有什么。”苏语婧知道,她对苏语彤的任何忍让,也不会让苏语彤承认她这个妹妹。

    她更不会像对家人一般地对待苏语婧,苏语彤对苏语婧只有恨,没有其他。

    “原来,你还记得那件事啊,看来,你也是个大方的女人,可以由着男人在外面和任何一个女人在一起,你倒也算是个聪明人,表面上看上去,你既不争也不抢,而事实上呢?你却得到了厉曜南。”苏语彤也想要厉曜南。

    但是,不管怎么样,她和他连面也见不上,他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如果他再这么不识好歹的话,厉曜南应该是不会手下留的。

    “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我自己知道怎么做就行了,别的,我不会管,任何人的态度也影响不了我。”苏语婧知道,如果她轻易就被影响了,那么,这么多年来,她所有的辛苦努力就会白费。

    她对厉曜南可以没有感,她也可以随时放下对他的一切,她现在只想要的是苏家的安然。

    “你说的倒是好,但是,我还是想要跟你说,你别得意的太早,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哭着在我面前求我。”苏语彤从来不相信唐欣欣会是一个可以容得下苏语婧的女人。

    任何一个女人估计都作不到。

    “姐姐,你何必要这样?我和你之是就算是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我以为我们这间还是有着一份感的。”苏语婧深吐一口气,她的心里,也许再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我们是没有感的,你把我当姐姐,可是我却恨有你这样的妹妹,如果不是你,我妈妈也不会死,如果不是因为你,乔楚恒怎么会喜欢你,而却不要我?我和他的不幸福,都是从你开始的,所以,这一辈子我都恨你。”苏语彤说完话后,重重地推了她一下。

    苏语婧看着苏语彤的背影,她的心里被揪了一下,她在苏家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忘记过,她自己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份,而她的任何一个奢望在苏家人的眼里,都是一种奢望。

    苏语婧离开了咖啡厅,一个人走在路上,她发现,除了回厉曜南的别墅,她竟然无处可去,以后,她的人生也就只剩下了这样吗?’

    如果,没有了厉曜南,她的人生应该怎么走?难道她依旧要一无所有吗?

    她想要的还是财富,不是权势,也不是金钱,更不是名利,她想要的只不过是一份感,一份属于她最温柔的一辈子温

    但是,苏语婧的心里是知道的,她得不到,她永远也得不到的。

    厉曜南看着出现在自己办公室的唐欣欣,他只是看了她一眼,“你今天不去公司吗?”

    自从两家公司变成了合作关系之后,厉曜南觉得唐欣欣作为唐氏企业的代表,她的时间未免多了一些,她未免太闲了。

    “曜南哥,我是特意来看你的。”唐欣欣走到了他的对面坐下,“我去见了苏语婧了。”

    今天的她,倒是说的直接,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她是会为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一切而努力的。

    “哦,是吗?她今天出门了?”厉曜南的浓眉皱了皱,那个女人看上去好像还是那么地不听话。

    “是我约她出来的。”唐欣欣端过了面前的咖啡杯,轻抿了一口,“我就是想要知道,苏语婧这个女人有什么特别的,可以让你对她这么好,可以让你打破了你的原则和惯例,让她住在别墅里。”唐欣欣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厉曜南。

    厉曜南放下了手中的笔,抬头看着唐欣欣,“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如果你想要像她一样,也可以用那种份住进我的别墅,我怕是,你会生不如死。”

    他对着她说道,他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的笑,让唐欣欣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

    “生不如死?”唐欣欣低喃着,也许,她是不会懂的。

    “你还是回去好好地工作吧,苏语婧你最好是别去见她了,见她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这是厉曜南给她的一个最好的选择,如果说,唐欣欣依旧想要和他有着什么样的关系,那么,不管是对厉曜南自己来说,还是对于厉氏集团来说,厉家的大门并不是那么好进的。

    她不管是随了秦采凤的意,或者是她愿意跟着厉曜南,有些冲突是难免的。

    “曜南哥,你对苏语婧究竟是,还是恨?”唐欣欣突然觉得苏语婧是一个很可怜的女人。

    她,并没有像表面上看着有那么好,即使厉曜南陪在了她的边,但是,他对她是没有感的。

    而苏语婧如果回了别墅也不是她自己自愿的,就表示,她唐欣欣也别试图和厉曜南争执着一些什么。

    要不,就是随了她的意,要不,就是让她一无所有,什么也得不到。

    “你觉得呢?她有什么可值得让我去的?份?地位?还是样貌?”厉曜南否认得一干二净的。

    而他心底里一直不明白的事,在这个时候,他却也给了他自己一个答案。

    苏语婧什么也没有,在一切事都要结束的时候,那么,苏语婧最后也只能沦为一个最下的女人。

    他,不会让她安然地离开,他恨她,所以,他会让她去承受着所有的痛苦,他就是因为恨苏家的人,才会让她这个苏家的女儿来承担所有的一切。

    唐欣欣其实也不懂,究竟厉曜南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唐家和厉家也是门当户对,但是,他也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也没有觉得她唐欣欣有哪一点可以配得上他。

    唐欣欣离开了公司,她开车回了办事处,也许,她好像只能顺其自然,有些东西,她越是想要得到,那么,她就越是得不到,这是她自己要想到的。

    她如果再强求,那么,她依旧还是会失去一切。

    她不像苏语婧,一个什么也没有的女人,她就不怕失去,而她不同,她是唐家的掌上明珠,她以后得到的一切,必须要有着自己的脸面,也许,在这样上流社会中,任何一个人想要的都是面子。

    不然,也不会每一场的晚宴,看上去就跟炫富其实是没有什么关差别的,富家太太之间相互攀比,而各家的名媛千金也会为了要得到哪家公子少爷的青睐,会努力地让自己表现得很,矫揉造作的可怕。

    乔楚恒看到了报纸,他不知道他应该是要为苏语婧开心,还是要为他自己觉得难过,不管怎么样,苏语婧回了厉曜南的边,至少可以不用让她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吃尽苦头吧?

    苏语婧究竟是多么固执的一个人,乔楚恒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清楚,当时,他们还在学校的时候,她为了不想花苏家的一分钱,她愿意自己去兼职打开,而他却要陪着她,让她可以不受到苏家人的质问和欺凌。

    他和她过去这么美好的一切,还在他的眼前,仿佛还是昨天发生的事,但是,他却和她已经相隔的这么远。

    乔楚恒无法释怀的过去,却已经被苏语婧遗忘了。

    。苏语彤走进了办公室,她直接拿走了乔楚恒手里的报纸,“乔楚恒,你还在看着她啊,你既然这么想她,你为什么不去别墅找她?你明明就知道她已经回了厉曜南的别墅。”

    “彤彤,我只要知道她没事就好了,我不会再去找她的。”乔楚恒不会去找苏语婧,不是他忘记了她,而是他不想因为他而给苏语婧带来困扰。

    就像共语婧说过的一样,她和他之间的事已经是过去了,如果他们再见面,只会是把苏语婧一步一步地往火坑里推。

    厉曜南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乔楚恒也是清楚的,就凭着厉曜南在全球的影响力,他和她没有办法去比,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离苏语婧远远的,才能让她在厉家能够好好地呆着。

    这样子,就足够了,如果厉曜南愿意和苏语婧在一起的话,她得到的会比失去的多。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