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她的痛苦,是他犯下的错

    韩睿听着江云清说的话,他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也许,江云清心里一直以来都有这个顾忌,所以,她才会一直离他远远的。

    苏语婧走出了厨房,盛了两碗粥,“你们都先吃点吧。”

    “婧婧,我让你担心了吧?”江云清看着苏语婧,其实,她知道,苏语婧离开了厉曜南的别墅,刚刚住到她的公寓,应该还会不习惯吧。

    “有韩先生陪着你,我倒也不是太担心,只不过,你受伤和韩先生有关吧?”苏语婧看了一眼韩睿。

    其实,她作为一个旁观者,她看得出来,韩睿对江云清其实是好的。

    但是,她自己心里也清楚,江云清有着她自己的想法,再说了,韩家在滨海市也不是普通人家。

    就像她和厉曜南一样,不管有没有,就这样的门第之见,也会让人万劫不复。

    韩睿也没有多留,也许他不想给江云清压力了。

    有苏语婧陪着她一起,韩睿不值一驳也是不会担心。

    “云清姐,你和韩先生出了什么事了?”苏语婧和江云清一起躺在大上。

    而在这样的夜晚,她们两个人都睡不着。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在晚宴上出了点意外。”江云清淡淡地说道。

    “韩先生是好的,只不过,韩家的门,不好进。”这不仅仅是苏语婧口中说出来的担心,也是江云清心里明白的。

    “厉家的门也不好进,只不过,总裁他从来不会在意那些,也许,等总裁回来了,他就会接你回去了。”江云清希望苏语婧和厉曜南可以放下过去的那些怨恨。

    如果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也不是一件什么不好的事

    而厉曜南最近的态度也已经改变了不少,他对苏语婧是有变化的。

    “不提他了,我也知道他对我没有感,有的也只是利用而已。”苏语婧心里是明明白白的,只是,她心底里的,倒让她自己无法自拔了。

    一早,韩睿就开车到了公寓,他亲自送江云清去公司,说是她的脚不方便,只不过,那点伤倒也没有什么大碍的。

    苏语婧一个人在公寓里呆着也无聊,她走在街上,她就是想要为自己找一条出路,最后,她在一间咖啡厅里找了服务员的工作。

    “那你现在就开始上班吧。”这间咖啡厅的经理人倒是不错,看着苏语婧即使没有什么经验,也愿意让她留下。

    苏语婧的脸上扬起了笑,“谢谢经理。”

    她换上了工作服,白色的衬衣,黑色的马甲背心,黑色的领结,对于这样的自己,苏语婧觉得自己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

    第一天上班,倒也还算顺利,而江云清知道她找了工作后,也没有说什么,在她的心里,女人有着自己的工作,也并不是不好。

    只是,厉曜南他如果知道了,那后果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乔楚恒看着报纸上关于厉曜南和唐欣欣要订婚的消息,他的心里一点点也没有办法安宁,对于他来说,苏语婧在厉家就没有好子过。

    当然,这个新闻出来,苏文凯的心里也很担忧,如果厉曜南真的和唐欣欣订了婚,那么,苏语婧就没有一点点的地位了。

    那他还想要让苏语婧在厉曜南的面前帮他说好话,再帮着苏氏企业一次,但是,现在的他好像没有看到什么希望。

    苏语婧上班才第二天,她就接到了苏文凯的电话,“爸,您找我?”

    “婧婧,我想问你,你和厉先生究竟怎么回事?”苏文凯的语气明显是那么地不好。

    苏语婧也感觉得到,那是因为苏文凯也一直在利用她,而现在的她,被赶出了厉家,那么,她就已经对他没有用了。

    “我和他,早晚都会没有关系的,不是吗?”苏语婧淡淡地说道。

    她也不想要一直被苏文凯和厉曜南利用着,她的感是她自己个人的事

    不管苏家和厉家怎么样,对于她来说,她也只不过是个牺牲品。

    “我上次是怎么跟你说的?你都忘记了吗?婧婧,你现在还姓苏!”苏文凯知道厉曜南出差了,他就是联系不到厉曜南,才会把一肚子无处发的火发泄在了苏语婧的上。

    “爸,如果可以,我宁愿我不姓苏,当年,您就不应该领养我。”苏语嫣对苏家这么多的感,到现在,却成了一无所有,她对苏家的恩,也算是有了一个了断了。

    以后,她只是她。

    “婧婧,你说这样的话,你是不是真的觉得你离开了厉先生的边,你就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你别忘了,不管到了哪里,你还是我苏文凯的女儿,你是我养大的。”苏文凯总会有办法,只要苏语婧还姓苏,只要他想,苏语婧不管再到任何人的边,她还是可以让苏家得到一笔不少的钱。

    “爸,您又想要对我怎么样?”苏语婧的心里突然涌上来的一股不安感。

    “你回苏家来。”苏文凯可不希望对着电话说,他自然有他的主意。

    而他却忘记了,厉曜南也是一个有手段的男人,他没有放手的女人,苏文凯是不能对她怎么样的。

    “不,我不会回去的。”苏语婧拒绝了,在她离开了苏家的那一天起,在她被苏文凯硬着送上了厉曜南的上的时候,她就已经决定了,她不会再回苏家。

    对于苏家的恩,她已经赔上了女人最宝贵的东西,这样子,就已经足够了。

    “婧婧,你别我让人去请你回来。”苏文凯打定主意的事,也是不会变的。

    “爸,您别我了,如果这一次,你再让我用我的体爬上任何一个男人的,你会什么都得不到的。”苏语婧如果再被苏文凯卖掉一次,那么,她是不会给自己活下来的机会的。

    苏文凯还没有说话,电话就已经被挂断了,他重重地放下了手机,不管怎么样,他是不会让苏氏企业再面临危机的。

    苏语婧将手机关了机,她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走到了一个空桌子旁,收起了上面的咖啡杯。

    这才是她的人生,她出现在苏家时,本来就是一个错,而这种错误,已经让她失去了一切了,所以,这一次,她只做她自己。

    她不是什么苏家的二小姐,她也不再是苏文凯的女儿,她只是最普通,最平凡,靠着自己努力的一个小女人而已。

    不管怎么样,在厉曜南边这么久,她懂得了,她也付出了,只是,等到了最后,她却是什么也没有得到。

    她也不奢望可以得到什么。

    乔楚恒一直也联系不上苏语婧,他知道苏语婧是在躲着他,她不想见他,就像她当时跟她说过的,她离开了苏家,离开了厉家,但是,她也不会回到乔楚恒的边。

    她真的要和他断了关系,这一次,真的要这么彻底吗?这一次,就真的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吗?

    苏语彤走进了办公室,看了一眼办公桌上的报纸,“乔楚恒,你开始担心她了吗?”

    “你怎么来了?”乔楚恒合上了报纸,他担心苏语婧是肯定的,苏语彤不是也自己活的潇洒快活吗?

    “我不能来吗?我就是想来看看,苏语婧被赶出了厉家了,她好像也没有回苏家,也没有来找你,她现在的子应该是不好过。”苏语彤早就料到了,就以苏语婧这样没有份,没有地位,她是不可能一辈子呆在厉曜南边的。

    现在,只不过才过去了几天,她就已经被厉曜南赶出了厉家了,这才让苏语彤的心里快活一些。

    “彤彤,我真的没有想到,你是一个这么无的人,不管你认不认婧婧这个妹妹,你们也是同一屋檐下这么多年,你就一点也不为她担心吗?”乔楚恒早就该想到的,苏语彤恨不得苏语婧过的不好。

    “我为她担心?我为什么要担心她?难道现在我要把她找回来,然后再给你们机会,让你们在我面前卿卿我我吗?乔楚恒,你真的是够了,你别得寸进尺了好不好?”苏语彤正等着看苏语婧的笑话呢,她怎么可能会让苏语婧回到苏家?

    乔楚恒从办公椅上起,“彤彤,你还是回去吧,我不想见到你。”

    “你是想要去找苏语婧吧?这么急就想要赶我走?”苏语彤太了解乔楚恒了。

    现在苏语婧出了这么大的事,她离开厉曜南,是乔楚恒一直想着的事,这会儿,不是正合了他的意吗?

    “我想要做什么,你最好也别管,你的事我也不会管。”乔楚恒是想要去找苏语婧,如果他不找到她,如果他不确定现在的苏语婧怎么样了,他是不会心安的。

    “我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你别说我无,你也是一个无的人。如果你有,那你当时就不应该跟我订婚啊,你也别跟我结婚啊,你就应该娶了她,不是吗?明明是你自己先放弃的她,现在你倒是当起好人来了,你也算不上是什么好人!”苏语彤的话让乔楚恒的心里确实是不好受。

    当时,确实是他的错,也就是他,才会让苏语婧承受着一点一点的痛苦,这也并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只是,现在的他,没有办法将苏语婧护在边,给她最大的安然,他,也给不了她幸福了。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