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 章 为了男人,卑躬屈膝

    唐欣欣对着厉曜南笑笑,“曜南哥,你能不能不这么直接地问我?如果我说是公事,你会不会赶我离开?因为现在是下防班时间。如果我说我来找你是为了我们的私事,你会不会也要赶我离开?因为我好像打扰到了你和她。”

    她知道,她的出现,厉曜南并不会太高兴,但是,她却又不得不来。

    “我不会的。”厉曜南淡淡地开口,“坐吧,想喝什么,我让赵嫂帮你倒。”

    唐欣欣摇头,“不用了,我也不是来这里喝茶的,我只是刚好有空,就过来看看你,只是你没有在,我就多等一会儿,没有什么关系。”

    她就是想要看看苏语婧在她不在的时候,都是怎么勾引的厉曜南,听说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很好,很密切,她的心里就很不高兴。

    她向来是一个主宰着一切的女人,所以,这样的失去,对于她来说,其实是一种痛苦。

    “可是,现在已经不早了。”厉曜南看了看时间,提醒她,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那她就应该早点回去。

    苏语婧接过了赵嫂端出来的两杯茶,“唐小姐。”

    唐欣欣接过了茶,对着苏语婧笑了笑,“原来,你还是没有变啊,还是会为了一个男人愿意卑躬屈膝,还亲自为我端茶,你以为你这么做了我就会说你好吗?你想太多了,苏语婧。”

    “唐小姐。我没有那么想,我不管怎么样去做,都是我自己想要去做的,而不是为了任何一个男人去做的。”苏语婧不会后悔,也不会想太多,她只是想要让一切的事都变得顺利。

    唐欣欣那天已经把话跟她说的很明白了,她如果想要,就得付出很大的代价。

    而她唐欣欣却可以轻而易举就能把苏语婧到脚落里,让她无法生存,让她痛苦。

    这就是地位的差别,也是份的差别,这也是苏语婧想要的,她只要自己努力过了,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她自己会愿意去承担。

    厉曜南知道原来苏语婧会说那些话,是因为她已经知道了,唐家和厉家准备要联姻的事,也是她知道了,有些事,并不是她想要什么样的结果,就会有的。

    她认清了形势,所以,她选择了退让,她也认清了面前的所有一切,所以,她选择了逃避。

    “欣欣,你来这里,只是为了想要说这些吗?”厉曜南开口了,他的事,他向来是喜欢自己作主,而且,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娶唐欣欣。

    “我不是来说这些话的,我是来看看你,因为我想你了。”唐欣欣的最后一句放话,说的很清楚,而厉曜南和苏语婧也听得很清楚,所以,她想,不管是为了什么,她只会做她想要做的事

    厉曜南勾了勾嘴角,“是吗?”

    想着他的女人太多了,不过,大部分想着的其实不是他的人,而是他的钱,就像唐欣欣也不例外。

    唐氏企业做的再大,也想要得到厉氏企业的帮助,不然,两家联姻也就失去了本来的意义。

    “当然是真的。”唐欣欣坐到了厉曜南的边,“我知道你的这有很多的女人,但是,我不会在意的。”

    她真的不在意吗?没有一个女人会说这样的话,有些在意就是一辈子的。

    唐欣欣也只是一个女人,她想的是也会是她的丈夫就属于她一个人,而且,她也对苏语婧说过,有时候,有些事该结束的时候就应该结束,要是再拖下去也没有意义。

    不管苏语婧以后怎么样,她想她应该做的事就是要让苏语婧离开这个别墅。

    她,不喜欢一个女人总是霸占着属于她的房子。

    所以,她也必须要这么做,没有别的选择余地。

    厉曜南听着唐欣欣的话,没有回答,而苏语婧却看了他一眼,眸底是一片的忧伤。

    原来,就是这样,原来,痛也是这样,她错过了=很多,她也会失去很多,所以,她不应该要为了一个不属于她的,她也不应该为了自己根本就得不到的男人,而付出一切的努力。

    她现在应该学会的是如何去面对。

    唐欣欣看到苏语婧上了楼,她才松了手,“曜南哥,过几天我爸就回国了,希望你别拒绝,好吗?”

    “这个自然,等到唐董回国的时候,我自然是应该要去看看他的。”厉曜南没有拒绝,但是,他的处理风格本来就是如此。

    唐欣欣听到了他的回答,也算是满意,这样子就已经足够了,不是吗?

    总有一天,等到她名正言顺地进到这个家的时候,她想,她应该有着她要做的事

    苏语婧又算得了什么。

    送走了唐欣欣,厉曜南走上了二楼,他看到了苏语婧站在二楼的阳台上,那么,她也是看着他送着唐欣欣离开的。

    这个女人对他的在意,厉曜南很满意。

    “唐欣欣来,你好像很不开心。”厉曜南出声问着这个女人。

    “我是不开心,但是,我却没有资格拒绝他她的到来,不是吗?”苏变语婧知道,她是没有资格的,而她也不能驳了厉曜南的面子,有些事,她应该怎么做,她自己其实是很清楚的,只不过,她的心里总是有着万分的无奈。

    当她选择放弃的那一刻,她还有什么可以支持着她,让她能够有动力活下去。

    “你有这个资格。”厉曜南开口说道,而她的开口,让苏语婧愣了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语婧一脸的不解,而厉曜南就只是淡淡地笑着,“你自己慢慢想,还有,你如果真的我,就努力争取一下,你觉得呢?”

    让苏语婧争取得到这个男人,而最后呢?她受到的会是什么?是永无止境地痛楚吗?

    也许,她早就应该放掉这一切,但是,她却不能了。

    “我争取了也不定有结果,我想,我还是不要愚蠢了,我明明知道我自己的能力的。”她是一个最终什么也得不能到的女人,所以,她不希望自己最后的离开,也是那么地没有尊严。

    厉曜南没有再说什么。

    接下来的子里,厉曜南忙着工作,忙着开会,忙着应酬,他甚至也忘记了有苏语婧那么一个女人的存在吧。

    只是,苏语婧的以为却不是那样的,厉曜南有着他想要做的事,他没有办法让自己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苏语婧的上。

    初冬过后,接下来的便是冷冬,苏语婧一个人离开了学校,坐着公车去了厉家老宅,厉若琪正在等着她。

    “婧婧姐,你来了。”厉若琪这阵子虽然脸上的笑多了,但是,她上的淤青倒也是多了。

    苏语婧扶着厉若琪一起在花园里走着,两个都是这么固执的人在一起,是任何人都劝不住的,哪怕是秦采凤。

    “那个苏语婧怎么又来了?她还真的是一点羞耻之心也没有。”秦采凤站在二楼的窗前,看着楼下花园里的两个人。

    而站在一旁的周妈也开口了,“太太,这个女人啊,太有心机了,她一定是知道您很疼小姐,所以,她就一直来讨好小姐,说好听点呢,是为了要帮助小姐重新站起来,可是五年都过去了,小姐也没有任何的好转,这个女人一来,就给小姐出各种坏主意。”

    这个周妈也是看苏语婧不顺眼。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小丫头,又不会懂得讨好人,在这里,自然是不受到欢迎的。

    “琪琪这个丫头就是太单纯了,我看她一定是被苏语婧这个丫头,花言巧语给骗了。”秦采凤看着苏语婧,就像看到了当年的那个她

    像她秦采凤是那么高高在上的女人,所以,她想她不应该看到苏语婧这样没有份,没有地位的女人。

    而且,这个女人不仅仅登堂入室,还那么地光明正大,她以为她想要得到这一切,以为讨好了厉若琪,就能得到了吗。真的是太天真。

    在这个家里,没有一定的家世背景,永远是不会有结果的。

    “太太,要不,我去把她赶走,让这个女人永远也不要到这里来了。”周妈开口说道。

    秦采凤却看到了厉曜南的车子驶进了别墅,‘不用了。“

    厉曜南来了,自然是不会让这个女人受到一点伤害的,他会护着苏语婧,只不过是因为苏语婧太像他当年死去的母亲,所以,他会护着她,不会让她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周妈也看到了厉曜南,“夫人,少爷好像对她很好。”

    “不,他不是对她好。”秦采凤太了解厉曜南了,那个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到了现在,他是一个多么厉害的人特,她就是太清楚了,如果不是因为他,秦采凤至于现在还担心着这些问题吗?

    她自己没有办法生一个儿子,而厉家的事业这么大,如果最后都落在了厉曜南的手中,那么,这么多年,她的所有辛苦就都白费了。

    她不想看到这样的后果,她还有一个女儿,她会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女儿的上。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