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她的错,只因为她的自以为是(修改,六千字)

    厉曜南也没有想到,厉若琪会这么坚持,他以为,厉若琪只要几天,就不会再坚持了。y

    而现在,她哪怕自己摔得哪里都是伤。

    苏语婧走到了厉若琪的边,“今天累了,我们早点回去。”

    “嗯,早点回去是好,不过,我想我就不跟着你和哥回去了,我让司机送就可以了。”厉若琪难得看到厉曜南和苏语婧一起,她也就不想夹在他们中间了。

    厉曜南看了她一眼,他伸手撩起了她的裤腿,因为每次做复健,她都会摔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虽然说,厉若琪的腿上不管有多少的伤,她也不会觉得疼,但是,看在眼里的人,却比她要心疼的多。

    苏语婧看到那些伤口的时候,她的脸色都变了,现在,她终于知道了唐世柯口中所说的坚持。

    “琪琪,你的腿上这么多伤。”苏语婧在她的面前蹲下,伸手抚上了那些青紫,她微微敛起双眸,一闭上双眼,两行泪就滑了下来。

    “琪琪,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么久了,我一直都不知道你会受这么多的伤。”苏语婧看到这样的厉若琪,她才觉得她的坚持好像有些可笑。

    厉若琪却只是笑了笑,“没什么的,婧婧姐,我不疼,我就算是想疼也感觉不到,以后,就好了。”

    她的心态放得很好,也许,五年都已经过去了,以后,她的生活怎么样,她并没有太在意,所以,厉若琪不会在乎她的腿上有多少的伤,她也许更想要感觉得到那种疼。

    从小到大,厉若琪都是被秦采凤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女儿,哪怕一点点的嗑嗑碰碰,都让家人心疼。

    一直怕疼的厉若琪在五年前,在那样的痛苦里,失去了她的双腿,再也不能站起来。

    从那知道,她就不知道疼是什么了。

    司机开车送了厉若琪回别墅,而苏语婧一直沉默着不说话,厉曜南看着坐在副驾驶室的女人,“苏语婧,我不希望你为了想要唐世柯,而让琪琪再受这么多的苦,明白吗?”

    苏语婧依旧沉默着,而是她不知道她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自己是对的,一直以来,她总是抱着这么大的希望,而最后,却只是让她的心也绝望了。

    “为什么不说话?你觉得内疚了吗?”厉曜南扳过了苏语婧的脸,一脸冷然。

    苏语婧摇头,“对不起,我从来都不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她以为只有让厉若琪重新站起来,对她来说是很重要的,可她没有想过,当她看到了那些淤青的时候,她的心里怎么想。

    “你现在知道了,所以,你明白了,你有多么地愚蠢。那么地自以为是。”厉曜南没有再多说,他开车往回别墅驶去。

    苏语婧咬了咬唇,她下车走进了别墅,而厉曜南送她回来之后,马上就离开了。

    她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她觉得她好像真的做错了。

    赵嫂走了来,端了一杯茶,“苏小姐,你别想太多了,刚才二小姐打来了电话,她好像有些担心您。”

    苏语婧听到了赵嫂提到了厉若琪,她才抬起头来,“我觉得我对不起琪琪。”

    “苏小姐,您不该这么说,二小姐是不会怪您的,她还让我告诉您,让您别想太多,她本来也就在做复健,那点伤她没有放在心上,让您也别放在心上。”赵嫂对着苏语婧说道。

    有时候,就是两个人都太善良了,所以,才会不管什么事都在为对方考虑。

    自从那件事之后,苏语婧也是天天都陪着厉若琪,厉曜南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他还是天天会来接她。

    苏语婧知道厉若琪是不想让她担心,但是,她就不去医院,在别墅里让佣人扶着走。

    “琪琪。”苏语婧一到了别墅,她扶过了她,“你总是那么坚持,我还以为只有我才会这么固执。”

    厉若琪笑了笑,“可能以前的我不是这样的。五年前的那场车祸,让我变成了现在这样。”

    如果不是五年前的那场车祸,厉若琪也许不会面对过那样的事真相,她也没有想到,五年来的痛苦,五年前的封闭,面对的是对苏语婧的歉疚。

    这是厉若琪从来都没有想过的,所以,为了苏语婧,为了不让她自己一直活在那场车祸的痛苦里,她,不得不让自己有勇气去面对。

    曾经的一切,过去的种种,厉若琪希望有些事的真相可以永远也不要说出来。

    那样的话,她就不会觉得她是欠了苏语婧的。

    厉曜南如果对苏语婧好,如果可以她,那么,厉若琪的心里才会好过一点。

    只是,有时候,那些事总是那么地不尽如人意。

    秦采凤和唐欣欣一起走进了别墅,说说笑笑的,一看到苏语婧,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秦采凤走到了苏语婧的面前,“苏语婧,你这个女人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我不是跟你说过了,让你别再到这里来了,你还真的是讲不听啊。”

    “夫人,我是来陪琪琪的,我一会儿就会离开的。”苏语婧没有想到会碰到秦采凤,还有唐欣欣。

    秦采凤冷冷地哼了一声,让佣人推着厉若琪回房间。

    唐欣欣看着苏语婧,“这么久没见,你还是没有变啊,你是不是也不想见到我啊?不过,我也一样。”

    “唐小姐。”苏语婧不想说些难听的话,而且,她和唐欣欣本来就不应该有交集,所以,她也不想让事变事变得太糟糕。

    唐欣欣离开了厉氏集团之后,那她就是唐家的小姐,现在还是两方合作的代表。

    她和苏语婧从来都不可能是站在同一条线上的。

    所以,唐欣欣对她就是一脸的鄙夷。

    “苏语婧,我告诉你,你应该很快就要离开曜南哥了,你不是一直都说,你想要离开吗?我现在就是给你一个机会,希望你到时候别不想离开就行了。”唐欣欣对着她说道。

    苏语婧不太明白,唐欣欣话里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唐小姐说的是什么意思。”苏语婧转想要离开,却被唐欣欣拉住。

    “苏语婧,你后悔了,是吧?”唐欣欣笑了笑。

    苏语婧没有回答,她是后悔了吧?她现在不想离开厉曜南了,但是,有时候,她心里想的事,总是不能如愿。

    “我后悔不后悔,和唐小姐应该没有任何的关系吧?”苏语婧知道,如果有一天,她不得不离开的话,她怕是也由不得自己了。

    唐欣欣摇头,“不,你离开还是不离开,跟我大的关系。”

    苏语婧看着她,等着唐欣欣往下说。

    “因为我要和曜南哥在一起,我和曜南哥要结婚了,所以,我是不会容许像你这样的女人缠着我的老公,你明白了吗?”唐欣欣高傲地仰着头。

    苏语婧的心里被紧紧地揪着,原来,事是这样的。

    厉曜南对她的忽冷忽,也是因为他要和唐欣欣结婚了吗?也是因为他要和唐欣欣要在一起,所以,她苏语婧终有一天会离开。

    是这样的吗?

    苏语婧明明很想要离开的地方,现在,她却后悔了,她不想离开,她不会在乎名分,哪怕是下的小三,哪怕是上不了台面的妇,她也愿意。

    “唐小姐,我希望会有那么一天。”苏语婧不明白,那一天会在什么时候到来,也许,很快。

    她,要离开的时候也越来越近了吧?

    唐欣欣点了点头,“放心吧,一定很快。”

    她说完话后,就转走进了别墅,苏语婧一个人在花园的长椅上,怔愣了很久。

    为什么一想到离开,她的心就会这么痛?为什么一想到离开,她的心就像被刀割了一般?

    原来,她是不愿意离开的,原来,她的心里早就被厉曜南给占据满了。

    厉曜南开车去接了苏语婧回来,他也没有说什么。

    苏语婧也不敢开口问,也许,她不问,她就可以当成那件事没有发生过一样。

    她,好害怕自己的这种逃避心理,原来,她不管再倔强,她最后选择的方式也只有逃避了。

    厉曜南接到了一通电话,他就走向了书房,苏语婧一个人坐在边,她盯着着头柜,好久好久,下一秒,她快步地起,拉开了抽屉,拿出了里面的一只药瓶子。

    那是装着避孕药的瓶子,而瓶子早在一星期前就已经空了,她一直没有去买。

    其实,在唐世柯说那件事之前,苏语婧就有想过,要一个孩子,哪怕是奢望,她也不想让自己一无所有。

    如果说,她注定要离开,那么,就让她不要一个人孤单地离开。

    她随后将药瓶子扔进了垃圾桶,一切,就这样吧,没有了过去,也不会有别的,她只想在不知道多久的子里,做一个女人,全心全意地着那个男人。

    厉曜南走进了卧室,就看到她坐在那里发愣,“怎么了?在想什么呢?”

    苏语婧摇头,“没有,我什么也没有想。”

    厉曜南微微眯起双眸,“是今天大妈说你什么了,还是唐欣欣说了什么?”

    苏语婧摇了摇头,“没什么。”

    她对着他微微一笑,“我天天去陪琪琪,要是夫人不高兴了,我怎么能在那里呆得下去,不是吗?”

    她说的云淡风轻,但是,她心底里的痛楚,却是没有人会知道的。

    厉曜南也不会知道,而且,这个男人是不需要任何感的,他想要的,只不过是对他的占有。

    他想要的,只不过是对她一时的新鲜感。

    苏语婧当时在签下那张契约的时候,她就想着,这是一份没有期限的契约,她卖掉的,就是她的一辈子,永远也不会改变的。

    而且,她那时的不自由,现在的想而不得,都是她心底里最大的痛。

    “那就好。”厉曜南淡淡地开口,有些事,他是知道的,只是,他不会说。

    他是一个只会用行动来表明一切的男人,所以,不管苏语婧的心里怎么想的,在他得到他想要的一切之前,苏语婧是不会有自由的。

    乔楚恒和苏语彤在闹僵了一个月之后,她终于还是搬回了乔家,“乔楚恒,以后,你要是敢欺负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我也不会让苏语婧好过,我会把所有的恨都发泄在她的上。”

    苏语彤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女人,所以,她会为了想要在乔家有着一定的地位和基础,她现在就是要让乔楚恒知道,她是不能被欺负的。

    如果,她有一点点的不愉快,那么,需要付出代价的不仅仅是乔楚恒,更会是苏语婧。

    乔楚恒也知道,有些事,总归是要有一个结局的,他要放下对苏语婧的感,那样子,他想她才会过的好。

    “你放心吧,我既然已经决定要接你回来,我就没有打算再多想别的,你明明也是知道的,婧婧她已经不需要我了。”乔楚恒在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心底里的痛楚,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可心体会的。

    他着苏语婧,但是,他却不能得到她,而且,更是他自己亲手把苏语婧推得远远的。

    现在,他想要珍惜她也好,他想要看到她幸福也好,有些事,都已经变成了另一番景象。

    他错过了她的人生,那种最美好的一段。

    “你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过,你也别去找她,我听说,苏语婧可能要被抛弃了,只不过,她就算是离开了厉家,我想,她应该也不可能回到苏家,更不可能回到乔家。”苏语彤听说了,唐家和厉家两家要联姻的事,虽然说,现在还是那么不确定,不过,有些事会传出来,并不是无缘无故的。

    分她还是相信的,总有一天,苏语婧还是会被抛弃的,那样子,她苏语彤的心里也会好过一点。

    乔楚恒听到苏语彤的话,心底里还是会为苏语婧担心的。

    那个女人太傻太天真,她以为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就会得到她想要的幸福,其实,她是错了。

    就像当年,她着他,为他可以不顾一切,而最终呢,他和她之间,终是敌不过他们之间所谓的过去,所谓的两家门当户对。

    “这件事,你确定吗?”乔楚恒问着她。

    苏语彤摇头,“我可不敢确定,反正,有些事会无缘无故传出来吗?我想,总是有理由的,更何况,现在唐家和厉家的合作关第这么多,结成亲家也不为过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婧婧应该要怎么办?

    乔楚恒轻声地低喃着,因为他不想让苏语彤有机会开口说些什么。

    只是,他对苏语婧的那份感是不会变,希望,如果有那么一天。苏语婧离开了厉家之后,她会愿意到那公寓。

    厉曜南会给她补偿,还是,他会在他结婚之后,依旧要包养着她。

    苏语婧是一个多么要强的女人,她是一个多么固执的女人,她一旦想要的,怕就是独一无二的。

    “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厉家人没有那么小气,苏语婧要是得到了厉总裁给她的一笔钱,也算是她的运气了。她本来就是一无所有的人,至少,他在厉家的时候,也过的是好子,不是吗?”苏语彤说完话后,转就上了楼。

    她觉得有些累,她会愿意回到乔家,也是因为她觉得这阵子太累了,总觉得体哪里不对劲。

    乔楚恒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想要为苏语婧做很多事,但是,他却没有办法。

    苏语婧怕是也不会需要吧。

    厉曜南看着坐在对面的唐欣欣,两家公司将合约签了,也算是一个合作案的成功签约,两家的关系也近了一步,在接下来这么久的时间里,两个人依旧会朝夕相处。

    “合作愉快。”两人握了握手,在公司里,厉曜南一向是公是公,私是私。

    唐欣欣也笑笑,“合作愉快。曜南哥,以后,我想我们会天天见面了。”

    有些人,就是应该天天地见面,就是怕不能见面。

    厉曜南淡淡地点头,没有说些什么、

    唐欣欣的目的已经那么地明显,他又不会不知道。

    而在唐欣欣离开了他的办公室没有多久之后,厉鸿涛走了进来,“爸,您怎么来了?”

    “我很久没有来公司了,今天正好路过,就过来看看。”厉鸿涛不到公司里面来,也很少会管,他只是忙着经营另一个地方的事业。

    厉氏企业交给厉曜南,他倒是放心的,只不过,他这个儿子就是野心太大,所以,在工作的时候,有些事他不会放在心上。

    “爸,您坐。”厉曜南和厉鸿涛之间也没有什么很深的父子感

    厉鸿涛坐在沙发上之后,他示意厉曜南也坐下,“曜南,这么多年了,爸知道欠了你很多,但是,现在色也还是想跟你提一个要求。”

    “爸,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说的。”厉曜南其实也能想到是什么事

    “曜南,你也不小了,我想,这么多年了,你为了事业,也付出了很多,为了公司,一直很辛苦,现在呢,我觉得你和欣欣也好的,你有没有考虑过,你和她就挑上好子,把这个事办一办?”厉鸿涛是不会儿子的,也从来没有过。但是,这一次,他好像改变主意了。

    不然,他也不会主动提出要让儿子结婚的事

    厉曜南淡淡地一笑,“爸,我其实不想现在就结婚,你也知道我现在工作很忙,不管娶了谁,我怕我都没有时间陪她,我怕冷落了她。”

    厉曜南口中的她,在厉鸿涛听来就是指唐欣欣,毕竟,两家人现在的这种关系,如果再亲上加亲的话,是最好不过的事

    “曜南,爸觉得欣欣这丫头好的,虽然有点大小姐脾气,但是,你也总不能真的想要和苏语婧在一起吧,我听说,苏语婧不是苏文凯的亲生女儿,所以,你和她在一起,你什么也得不一的。”厉鸿涛是一个商人,有着为一个商人的考量。

    毕竟,唐欣欣是唐家的独生女儿,以后的唐氏就会是她的,如果两家联姻的话,那对厉家来说,只有好处,并没有什么坏处。

    “爸,您觉得我们公司还需要外力吗?”厉曜南对于自己的工作能力很有信心,只有他愿意不愿意的,没有他完不成原事,所以,厉鸿涛的这个借口,未免是有些牵强了。

    “爸当然知道你的能力很好,你能够有现在的成就,你都是靠着你自己的能力起来的,所以,我并不担心,只是,强强联合不好吗?你是厉家的唯一一个继承人,以后,你带着欣欣出去,和带着苏语婧出去,你觉得会是一样吗?”厉鸿涛看着儿子,“我希望你能够好好地想一想。”

    厉曜南沉默了好一会儿,'“爸,我从来就没有打算和苏语婧有以后,但是,我的人生,还是希望我自己作主,我不想现在就结婚。”

    他,拒绝的只是不想现在结婚,但是,他和哪个女人在一起,或者说,他以后要和哪个女人结婚,也都是由她自己说了算,他不需要那种包办的的婚姻。

    “曜南,我说过,你如果没在二十八岁前结婚的话,那么,你就会失去继承厉家一切的资格,你甚至连姓厉的资格都没有。”厉鸿涛抛下了狠话。

    厉曜南最在乎的是什么,他让他自己委屈求全,就是为了要让他死去的母亲瞑目,所以,有些东西,他是无法拒绝的。

    “爸,您真的是不管怎么样,都是想要让我娶唐欣欣吗?”厉曜南问着他。

    一个为父亲的人,却从来没有把她当成儿子来看待,最多,他也只不过是他培养出来的一颗棋子而已,他作不了任何一件事的主。

    而且,他也只能受制于厉鸿涛,不为了什么,只为了那个姓,他这辈子也永远摆脱不了,他这么多年在厉家的影。

    “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我想,等过几天,唐董来的时候,你们也该谈谈除了工作以外的事了。”厉鸿涛不给他有任何拒绝的机会。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