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他的爱,敌不过曾经的伤害

    苏语婧点了点头,“知道了,我不会喝的。”

    她的酒量也并不好,她自己也知道她在喝了酒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十八岁生那时候的酒醉恶梦,她是不想再发生一次,有些事,她应该知道那些分寸。

    “嗯,乖女孩。”厉曜南看着她,俯亲了亲她的脸颊,他并不是对她的宠,而是宣告了她是他的所有权。

    他对她的霸占是无时无刻都不在的,只是,他的下意识里还是为了保护她,这个女人是太蠢太天真。

    厉曜南端过了一杯酒,没入了宾客中,朝他敬酒的人也太多,男人的应酬,也并没有那么地容易。

    而苏语婧就拿了一杯果汁,走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坐着,每一次,出现在这样的场合里,她总是觉得自己是那么地格格不入,她不属于这样的环境里,上流社会的晚宴,他们可以大把大把砸钱的公益慈善活动,对于她来说,都是很陌生的。

    乔楚恒和苏语彤也到了会场,他们一走进去,就看到了厉曜南,他在人群中,总是那么地要耀眼,他总是那么多人中的焦点。

    他的上那种无法抹去的王者气势,让所有人都会折服,这就是厉曜南,是一个很多女人都想要高攀的男人。

    苏语彤也不例外,她到现在才明白,她为乔家的少,还不如当厉曜南的一个人。

    跟在他边的光芒,是所有人都会艳羡的目光。

    苏语彤看到厉曜南只是一个人站在那里,他的边并没有女伴,当然,这场晚宴也并没有说一定要携伴出席,他不会带任何一个女人出现,也很正常。按照平时,跟在他边的女人只有江云清。

    很多人都以为江云清是靠着和厉曜南的特殊关系才会有着现在的地位,她也才能当上首席执行秘书,一个女人能爬到这么高,所有的人都会这么以为。

    厉曜南和江云清也从来没有解释过,他们都是冷然之极的人,像这样的谣传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

    苏语彤转头看了一眼乔楚恒,“我想,你要失望了,苏语婧那个上不了台面的女人好像没有来。”

    如果苏语婧来了,那么,她也不会让苏语婧好这的,她以为这样的场所是她应该来的吗?

    “彤彤,从你口中说出来的话,总是要那么恶毒吗?婧婧她并没有对你不好,她也并没有对你怎么样?你为什么每一次都不能让她好过?”乔楚恒的心里也还是有着担忧的,自从上次他去别墅看她,苏语婧拒绝见面之后,他就没有再见过她。

    他是不知道是厉曜南不让她见他,还是苏语婧自己不想见他,他更担心的是,厉曜南会对苏语婧做出什么过火的事来。

    以厉曜南在商场上的狠辣手段,谁也不敢保证他究竟会对苏语婧怎么样?这是乔楚恒无法想象的。

    “我就是这样的人,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从小到大,我和苏语婧之间也一直都是这样的,你难道不知道吗?她不是苏家人,她也不是我的妹妹,所以我没有必要对她客气。”苏语彤压低声音说道,在这样的场所,她可不想失了她的分寸。

    对于她来说,有些事哪里会是那么地复杂,她从来都是想要就要,不想要的,那就会一脚踢开。

    “我知道你这样,只是,我不知道你会这么地变本加厉。”乔楚恒甩开了她的手,径自走进了会场。

    苏语彤也不在意,她走到了厉曜南的边,“厉先生,这么巧,我们在这里也能碰到。”

    她把这样的相遇当作是缘分,是偶遇。

    “是吗?确实巧的。”厉曜南淡淡地回应着她,他也看到了站在远处的乔楚恒,“乔太太,您这样主动纠缠着一个男人,你就没有考虑过你丈夫的感受吗?”

    “比起他来,我更喜欢你。”苏语彤一脸的魅媚笑,今天的她,刻意一的红,精致妖冶的妆容,是可以让所有男人都为她动心的。

    “那真是抱歉,我可能不能让乔太太满意了,我已经有女伴了。。”厉曜南淡淡地开口。

    苏语彤听着他的话,还是紧紧地忍着心底里的不快,什么样的女人可以和她苏语彤比。

    乔楚恒猛喝着酒,也许,他的心里真的是很担心苏语婧,她真的会了什么吗?

    当他一抬头,看到了不远处坐在沙发上的女人,那一粉紫色的影,是那么地熟悉,他迈步走了过去,“婧婧。”

    苏语婧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她慌乱地从沙发上起,“你,你怎么也会在这里?”

    “婧婧,看到我,你就真的那么让你害怕吗?”乔楚恒的心底里是无奈,是苦涩,也是他的不得已,如果说,她真的视他不存在,那至少也要让他知道她过的好,或者是不好。

    苏语婧看着他,摇了摇头,“姐夫。”

    她后退了好几步,想要拉开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只是,她却被乔楚恒两步走上前,就将她拉住,“婧婧,你别躲,我并不想要伤害你。”

    “你,你先放手,好不好?”苏语婧如果知道乔楚恒今天晚上也会在这里出现,也许,她就不会来了,她害怕遇到他。

    她也不想因为她而在这样的场合里,闹出点什么事来。

    这并不是她所想要的结果。

    乔楚恒松了手,“好,婧婧,你别躲着我,我只想好好地跟你说句话,你好吗?婧婧。”

    “你不是看到了吗?我很好。”苏语婧真的很好吗?她以为她着厉曜南这个男人,就会很好。

    只是,单方面地着一个男人,会让自己很累,会很无助,也不知道以后的结果。

    这就是现在的苏语婧,让她自己都会迷茫的苏语婧

    “他对你好吗?他真的对你好吗?他有没有打你?有没有欺负你?”乔楚恒知道苏语婧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她就算是受尽了所有的委屈,她也不定自己一个人放在心里,有些痛苦,她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承受的,她从来没有想过,什么时候,她要将自己的一切都告诉自己边最亲近的人。

    以前的她会对乔楚恒说,会在乔楚恒的面前委屈,无助,但是,现在已经不一样了。

    “我很好,我真的很好,你就别再缠着我了,好吗?我真的不你,不你了。”苏语婧后退了好几步,却不小心撞上了后的伺应生,托盘里的酒杯摔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也引起了不少人的目光。

    “对不起。”苏语婧马上转道歉。

    厉曜南听到了声音,也走了过来,他看到苏语婧的时候,也看到了乔楚恒,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个女人不给他惹麻烦完全不是假的。

    “你没事吧?”他将苏语婧搂进了怀里,低头温柔地问道。

    “我没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苏语婧微微地咬着唇,她真的不想让变成这样的,她一点也不想的,而她却还是让事变得这么糟糕。

    “没事的。”厉曜南带着她走到了一旁,伺应生马上就将那些地上的碎片清理干净了。

    乔楚恒也跟了过来,“婧婧,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不应该吓你。”

    她,真的怕他,所以,她才会一直想要躲着他,这样的苏语婧只会离他越来越远。

    他,一直出现在她的边,对她来说,是莫大的伤害,更是他的痛苦。

    “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苏语婧看也不看乔楚恒一眼,她不想看到这个男人,她只想要好好地过属于她的生活,为什么会这么难?

    苏语彤怎么也没有想到,厉曜南口中的女伴竟然会是苏语婧,看看她上的那裙子,他可以将她妆扮得这么美地出现在这里?

    他是故意的吧?厉曜南这个男人真的是让人看不透,他的所有心机,会让苏语彤已经认不清这个人了。

    原来,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会像乔楚恒一样,可以由着她,把他玩弄在鼓掌之间。

    但是,苏语彤依旧还是觉得厉曜南对苏语婧根本就不是。只是一种利用而已,如果他她,那么,他又为什么不给她一个名分?苏语婧能有的也还只是他的众多女人之一,如果说,同样为苏家小姐,她才是配得上厉曜南的,不是吗?

    乔楚恒看了苏语婧一眼,他的心里有着再多的无奈,他也没有办法,他也只能离开,他离好远远的,对她来说才是好事的话,他也就只能这么做了。

    她不明白,有时候,他的付出对于她来说,真的是那么地无所谓的话,那他们之间的感也这么多年了,不是吗?

    她可以上厉曜南那样的男人,为什么她就不愿意接受他?只是因为他曾经伤害过她,抛弃过她吗?

    乔楚恒不明白,他对她的伤害,厉曜南对她的欺凌,有什么差别?为什么她的心里只会有厉曜南。

    比起厉曜南,乔楚恒虽然伤害过她,但是,他是真心对她的,他也是真心地着她,从来就没有变过。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