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真心实意,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人

    江云清有些不悦地看了一眼韩睿,这个男人总是那么地得寸进尺,可每次碰上他,她总是那么地无可奈何。

    韩睿看着江云清的侧脸,这个女人再好强,也只不过是个女人而已。

    车子驶进了市区,江云清看了边的男人,“韩先生,今天您要去哪个女人家里啊?我既然都送你了,我就好人做到底。”

    韩睿的唇角泛着一抹迷人的笑,下一秒,他整个人凑了过来,“江秘书,你这话是真心的吗?”

    “你什么意思?”江云清躲开了他。

    “你不想成为我的女人之一吗?”韩睿的长臂直接横了过去,将她揽过来。

    江云清直接踩下了刹车,刚刚他的那么靠近,让她整个人一下子都以慌了神,车子打了好几个弯。

    “韩先生,你能不能自重一点,我在开车。”江云清一脸正色,她看着这个男人。

    “我没有开玩笑。”韩睿这会儿倒是一脸的认真。

    江云清拉开了他的胳膊,“对不起,韩先生,我没有兴趣。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

    让她和韩睿在一起,她只是他众多女人中的其中一个,她不要,她想要的就是独一无二。

    江云清也许从来没有想过她以后会怎么样,但是,她如果想要一份感,那就是独一无二的。

    她不容许她的感里有第三者,她也不希望自己因为上一个男人而痛苦,她想要的是幸福的。

    “你有心上人了?”韩睿可从来不会觉得江云清会有男人,这么多年,她就是那么地独来独往。

    江云清看了韩睿一眼,“那也和你没关系,你现在可以下车了吧?我不想送你了。”

    反正现在是下班时间,她有权利不理这个男人,当然就算是上班时间,她也不一定要卖他面子,韩睿不是她的上司。

    韩睿耸了耸肩,“送我去景铭西餐厅。”

    江云清看着他一脸的大爷样,她重新发动了车子,朝着目的地疾驰而去。

    等到车子停下之后,“韩先生,到了。”

    韩睿却是不动,只是抬了抬眼皮。

    江云清只能叹了一口气,这位韩大爷真的是不好伺候,她下了车,亲自帮他打开了车门。

    韩睿才满意地下了车,刚刚坐在车上,还是一副慵懒的模样,却在江云清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拉过了她的手,一起走进了餐厅。

    “韩先生,你放开我。我车子还没停好。”江云清几乎是踉跄地跟着韩睿的步子。

    两人一起走进了餐厅,餐厅经理马上就走了过来,“韩少爷,您来了。”

    “把门口那辆红色的车子停好,钥匙送到我常用的包厢。”韩睿交代了一句后,他就拉着江云清走上了二楼。

    江云清就没有说不的机会,直到两个人坐在了位置上,她才问他,“韩先生,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不怎么样?请你吃顿饭而已,让你亲自开车送我,我总不能让你饿子吧,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韩睿开口,他说出口的话,总是让人高兴不起来。

    “我也不是那么斤斤计较的人。”江云清看着对面的男人,真的不是一般的讨人嫌。

    韩睿淡淡地一笑,“你还真的是逞强,不过,我就喜欢这样的女人。”

    他这话,似玩笑,又似认真,微微眯起的双眸,让人看不出他心底里的真正绪。

    江云清知道,她现在已经和他面对面地坐着,就怕是她想要离开也由不得她了吧,反正她也要吃晚餐,那跟谁一起吃,她真的会介意吗?

    “你喜欢的女人不都是感妖娆,布料少得可怜的的女人吗?”江云清知道韩睿边左拥右抱的都是什么样的女人,就是因为她知道,所以,她才会觉得他对她的有些话,有些事,她都只能一笑而过。

    韩睿却凑过了子,“你很了解我,你是不是一直都在关注着我?”

    他和江云清常常碰面,不是假,而每次只要在应酬场合碰到的话,他的边是少不了美女的。

    “韩先生,你想多了,我想只要看到的次数多了,总会记住的。”江云清看着他,随后她又把目光看向了窗外。

    苏语婧和厉曜南坐在一楼的客厅,“韩先生他是去追云清姐了吧?”

    “嗯。”厉曜南淡淡地说道,其实,他是看出来了,不过,两个人之间的感的事,他是不会多管的。

    “可是云清姐好像不喜欢他?”苏语婧只知道江云清一听到韩睿这个名字,脸色都变了,所以,她才会这么问。

    厉曜南也没有说话,他是不知道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怎么样,但是,他也不会阻止,不会去管。

    苏语婧体好些了之后,她就回了学校,她一个人坐在花园里,手中的书一直没有翻动,也许,她的心里,还总是有着放不下。

    而她在那天听到了苏老夫人说的那些话时,她才觉得,如果说她的人生没有了厉曜南,那她又该怎么办?

    她,只能是一个人。

    苏语彤还是不愿意回到乔家去,也许,对于她来说,在苏家和在乔家,是没有什么区别的,所以,她才不想去和乔楚恒面对面。

    只是因为她知道苏语婧已经不再喜欢乔楚恒了。

    她开着车子,到了学校,一妖娆的她,站在学校门口,倒引来了不少男人的注目。

    而没有多久,苏语婧就走出了校门口,“姐姐,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怎么了?我不能来吗?”苏语彤摘下了墨镜,殷红的唇,一脸的艳妩媚,“原来,你还活着,我还以为你会自己找个地方去死呢。”

    “我为什么要死?”苏语婧淡淡地反问着,“你那么做,就是为了不想让我活吗?”

    苏语彤的心里怎么样的,她不知道,但是,她不会放在心上的,她的事她自己会明白,而且,她决定相信厉曜南的话。

    女人一旦陷入到了里,不管别人怎么样,她自己也都会去相信一个男人的话。

    所以说,在里的女人是盲目的傻子,她也乐意那么做。

    哪怕,厉曜南是骗她的,她也不会后悔,她错过了乔楚恒,但是,她不想错过厉曜南。

    “你以为你还能留在厉曜南的边,你就在我面前那么无法无天吗?”苏语彤那天在玫瑰城就知道了,厉曜南无视她的存在,就只是顾着苏语婧。

    她这样一个女人,凭什么得到厉曜南的所有一切。

    “姐姐,我并没有那么做,也许,对你来说,你不管和哪个男人在一起,都没有关系,但是,我不一样,我只会跟的人在一起,如果我不,我就不会跟他在一起,就你姐夫一样,我只把他当成我的姐夫。”苏语婧知道,她曾经是想要和乔楚恒重新在一起,

    她曾经也想过,如果说,苏语彤不乔楚恒,那么,他们就应该分开,不相的两个人在一起,就不会有幸福。

    只是,在她生的那一天,她才明白,她的想法是多么地愚蠢,多么地可笑。

    她以为,她心底里的那个男人一直都是存在的,那种,从小到大,一起笑,一起哭的感觉。

    时间,总会让一切都变了,不再像她想的那么简单,也不会是她想要珍惜,就会一直为她停留的。

    “你别是嘴上叫着姐夫,心里则是恨不得他带着你离开远远的吧,你以前不是说,没有他,你会死吗?你不是说过,乔楚恒是你的一切吗?”苏语彤最不喜欢的就是苏语婧那副装可怜的样子。

    她以为她这样子,就能让所有的男人都向着她吗?真是可笑之极。

    “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你为什么还要提,现在再说那些,还有意思吗?”苏语婧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在这个时候还要提出这些事来。

    也许,她的心里从来都没有放下的是,自己的恨吧。

    她恨苏语婧的出现,恨她夺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一切。

    “当然有意思。”苏语彤看着她,“你应该还记得我说过什么话吧?”

    “什么?”苏语婧早就忘了,她的记忆里最不愿意的是回忆过去的痛苦。

    “我说过,只要你不死,那么,我就会有一辈子让你痛苦,那么,我就会一辈子让你不好过。你想要幸福吗?我告诉你,你的任何一个男人,最后都会跟我在一起。包括厉曜南。”苏语彤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笑。

    “怎么了?你是不是不信?你还记得那天早上在玫瑰城,你看到的一切了吗?”苏语婧越是不想去面对的,那她就会一直提起,她要让她永远都记着。

    “不,那不是真的。”苏语婧的脸色一阵惨白,她没有想过那天的事,究竟是什么。

    “不是真的吗?你不是亲眼看到了吗?我上什么也没有穿,是厉曜南将我抱在怀里,你觉得那样还不能说明什么吗?或者说,你想亲眼看着我和他在上吗?你不会还有那种癖好吧?”苏语彤脸上的笑,那么地狠。

    “你今天来找我,就是为了要告诉我这些吗?”苏语婧的声音都开始微颤着。

    她最不愿意面对的,就是那天的那一幕,只是,事实就是事实吗?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