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撞见,她和他的暧昧

    厉曜南听着苏语彤的话,嘴角淡淡扬起了一抹笑,“你是让我负责任吗?乔太太。”

    他对她的称呼,从来不是苏大小姐,而是乔太太。

    苏语彤看着他,“那你为什么要,碰我?”

    厉曜南听着她问着如此愚蠢的话,冷冽地笑笑,“我碰过的女人太多了,你觉得我需要每一个都负责吗?”

    就算是他要负责,也绝对不是苏语彤,他根本就没有碰过她。

    “我比苏语婧差吗?”苏语彤扔掉了上的薄毯,从沙发上起,整个人抱住了他。

    厉曜南站在那里,看着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他就站在那里,没有挪步子。

    苏语婧在玫瑰城楼下,犹豫了很久,她几乎想要马上坐车回去,就像没有来过一样,而她最终做不到,当她走到了厉曜南带她来过的那个楼层,一间一间的豪华包厢,只有一间的房门是开着的。

    她一步一步走过去,步子沉重得像是被灌了铅,当她站在包厢门口,看到的是她从来没有想象过的一莫。

    苏语婧可以接受厉曜南和任何一个女人在一起,而她从来没有想象过的是,那个全一丝不挂的女人竟然会是苏语彤。

    厉曜南也转过头,他看着站在那里的苏语婧,也有些诧异,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对于刚才的那一幕,他有必要跟她解释吗?

    他,从来不会是要愿意开口解释的人。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已经和乔楚恒在一起了,你们结婚了,你怎么还能这样?”苏语婧的手紧紧地扶着门框,才让她自己能够站在那里。

    苏语彤还是不松手,依旧紧紧地搂着厉曜南的腰,“你不是也勾引过我的老公吗?我们就是在一起,你能把我怎么样?”

    她说的那么地理所当然。

    苏语婧觉得她整个人都在发抖着,而她转头看向了厉曜南,他没有任何想要解释的模样。

    这是不是表示,昨天晚上,他们两个人就在这样的房间里缠绵了一个晚上吗?

    往往事的真相,总是让人这么地无法接受。

    苏语婧走到了苏语彤的面前,“你不管做什么,都不是因为,而是你不想让我好过,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成功了。”

    她,转,不多作留恋,可她还没有走出房间,只觉得上前一黑,子一软,整个人陷入了昏迷。

    厉曜南推开了苏语彤,将苏语婧抱起,他看着她发红的脸颊,伸手抚上,异样的烫感,让他一怔。

    他看也没有看苏语彤一眼,抱起了苏语婧就离开了玫瑰城。

    房间偌大的上,苏语婧还是没有醒来,家庭医生已经给她做的退烧处理。

    “先生,苏小姐昨晚一直等着您回来,吹了一晚上的冷风,都怪我,没有照顾好也。”赵嫂也是一脸的歉疚。

    厉曜南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声,“赵嫂,去准备点清淡的粥。”

    赵嫂退出了房间,也带上了房门,厉曜南站在边,看着这个女人,也许,苏语婧会出现在玫瑰城,是出乎了他的意外的。

    这个女人最怕的地方就是玫瑰城,而她今天会主动去,只是为了去找他,还是她的心底里有太不安,所以,她要自己亲自去证实。

    不管苏语婧为的是什么,厉曜南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苏语彤一个人站在那里,许久,厉曜南甚至连多看她一眼也不愿意,那么,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又算得了是什么?

    但是,她也达到了她的目的,苏语婧注定是得不到幸福的,任何一个男人,也都不会只她一个人。

    苏语彤穿回了衣服,离开了玫瑰城,等到她开车回了别墅的时候,却发现乔楚恒等在了一楼的客厅,看上去是一晚上没有睡。

    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是满满的烟头,有两只空酒瓶,“你回来了?”

    乔楚恒看着她,这时的苏语彤,其实是狼狈的,脸上的浓妆早已经花了,抹衣裙下,掩饰不住的是一道又一道的吻痕。

    他是个男人,有些事他懂,但是,他不会介意,只是因为他不她。

    苏语彤跟任何一个男人在一起,他都无所谓。

    “你不会是在等我吧?”苏语彤将手袋往沙发上一扔,对着乔楚恒冷冷地说道,这是她对乔楚恒的报复,还是她对苏语婧的报复。

    “你觉得我会等你吗?”乔楚恒反问着,苏语彤晚回来,或者是不回来,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只是,像她这样子带着一的吻痕回来,倒是让他很意外。

    “你的心里除了苏语婧,就没有我,是吧?不管我在外面怎么样,你也不会在意的。”苏语彤转就准备往二楼走去,她真的累了,她想要洗个澡,好好地睡一觉。

    乔楚恒从沙发上起,“你收拾一下吧,今天爸妈回来,十点的飞机,我们去接他们。”

    苏语彤这才想起来,“我会的。”

    在乔家长辈面前,他们再没有感,也会装成有感的,人前演演戏,有什么难的。

    乔楚恒看着她,“爸妈回来了,你最好是检点一点,别做出什么让他们不高兴的事。”

    这是他对她唯一的要求。

    乔家和苏家这么多年的世交,他也不想因为她,而把事弄个太糟糕。

    “我该做的事已经做了,以后,我会做个好媳妇的。”苏语彤的话,让乔楚恒总有着一种莫名的不安感。

    昨天晚上,她究竟做了什么?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乔楚恒开口问道。

    苏语彤没有回答,继续往楼梯上走着,乔楚恒就跟着上了楼,“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敢说出口?”

    “我苏语彤敢做就敢当,我敢说也就敢做,我说过,只要我不幸福,那么,苏语婧就休想得到幸福,所以,昨天晚上我就……”苏语彤刻意放慢了语速。

    乔楚恒一把拉住了她,“你又对婧婧做了什么?”

    “我对她什么也没有做,但是,昨天晚上我和厉曜南一整晚都在一起。”苏语彤的话刚说完,就被乔楚恒一把拉了过来。

    “你说什么?你和厉曜南在一起?”乔楚恒从来没有想过,苏语彤会这么做,他以为她也只是任,刁蛮而已,他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做。

    苏语彤准备拉下裙子的拉链,她看着乔楚恒,“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吗?还是你想要我脱下衣服,让你亲自看一看?”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她苏语彤有什么事不敢做的,只要不想让苏语婧好过,而厉曜南也是那么优秀的男人,她很乐意。

    “苏语彤,你真是犯。”乔楚恒气的一个耳光重重地就甩了过去,苏语彤整个人倒向了大上。

    苏语彤只觉得脸颊上一阵火辣辣的痛,“乔楚恒,你敢打我?”

    “我说过了,你可以容忍你所有的一切,但是,我不许你做任何伤害婧婧的事。”乔楚恒的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他娶她是他的不得已。

    他已经失去了给婧婧幸福的机会,但是,他不希望苏语彤再去破坏。

    苏语彤站起,“你都不我,你凭什么管我?从小到大,没有人打过我,你就这么对我,要是你敢再打我一下,我一定会杀了苏语婧。”

    她也不是那么好惹的,没有人敢对她苏语彤这样,乔楚恒就更不行!

    苏语彤转就走进了浴室,洗了澡,换了一衣服,她拿出了一只行李箱,将衣柜里的衣服全都往箱子里扔。

    “你要做什么?”乔楚恒一走进房间,就看到苏语彤在收拾着衣服。

    “我回家,要是我再继续住下去,你把我打死了,是不是就能娶苏语婧了?不是你这么想的吗?”苏语彤把箱子合上,就要往外走。

    “彤彤,你这样究竟想要闹到什么时候?”乔楚恒并不想要阻止她,但是,她今天就这样收拾行李回娘家,一点也不好。

    苏语彤甩开了他的手,“别碰我!你不是嫌我脏吗?你也干净不到哪里去?”

    她提着行李,就下了楼,开着车子就离开了乔家的别墅。

    乔楚恒看着那辆红色的跑车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才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但是,比起苏语彤的离家出走,他更是担心苏语婧。

    乔楚恒拨打了苏语婧的号码,但是,却是厉曜南接的。“我找婧婧。”

    “她现在不方便接电话。”厉曜南淡淡地开口。

    看来,苏语彤应该是说了什么了,不然的话,乔楚恒也不会这样子一脸怒气冲冲的样子,连语气听上去也是那么地不友善。

    “你究竟对她怎么了?你为什么要这样一再地伤害她?”乔楚恒对着厉曜南大吼着。

    “乔先生,你管得太多了,我觉得你现在最好是管好你自己的女人。”厉曜南是不会手软的,如果苏语彤再继续这样下去,他可不敢保证让她还能有好子过。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和彤彤的事用不着你来管,我现在想和你谈的是关于婧婧的。”乔楚恒不希望苏语婧再继续受到伤害。

    只是,厉曜南是不会放手的。

    而乔楚恒也是得不到的。

    “我应该和你谈不了吧?”厉曜南的唇角泛着一丝冷,乔楚恒想要做的事,他做不到,即使他对苏语婧有感,在他放手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失去。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