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一夜欢情,负不负责任

    厉曜南倚在门边,看着因为药发作而早已经意乱迷的苏语彤,他的眸光泛着一丝冷。

    他最恨的就是想要在他面前耍心机的人,苏语彤未免也太不自量力了。

    没有一会儿,玫瑰走了过来,“厉先生。”

    对于房间里的这种场面,她早就习惯了。

    “安排一个人,好好的让苏小姐爽快一下。”厉曜南说这话的时候,深邃的双眸中没有任何一点点的温

    哪怕现在呈现在它面前的是一具姣好的子,也完全提不起他的任何兴致。

    厉曜南的女人是很多,但是,像苏语彤这样子自以为是,又自作聪明的女人就没有。

    在他的面前,没有人敢这么放肆的。

    如果不让苏语彤吃点苦头,怕她学不乖。

    “厉先生,她是苏语婧小姐的姐姐。”玫瑰迟疑了一下。

    她不是很清楚厉曜南和苏语婧之间的关系,但是她知道苏语婧在厉曜南心中的特别。

    “按我说的做就行了,她已经碰触到了我的底线。”厉曜南是不会对人手软的,尤其是苏家人,他就更不会手下留

    说完话后,他就离开了包厢,转走进了另一间。

    苏语彤的包厢里走进了一个男人,好大魁梧,是玫瑰城的保镖。

    让这样一个男人给苏语彤想要的,就再合适不过了。

    苏语彤喝的那杯茶里,不仅被加了催药,更有让人能产生幻觉的药物,这种药对体也是百害而无一利。

    现在的她,根本就分不清压在她上的男人究竟是谁,而她看到的就是厉曜南。

    苏语彤的手,抚上了男人的脸,低语媚着,“曜南,我要你,我很喜欢你。”

    而那个男人对她没有任何语言上的回应,用行动证明着一切。

    苏语彤知道晕睡过去之前,她都以为她得逞了,厉曜南也最终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男人,总是抵抗不住任何一个女人的魅力。

    而那个晚上,厉曜南没有回去,坐在另一个属于他的祝属包间里。

    苏语婧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一片黑暗,他晚上有应酬,可是,他说过他会回来的。

    所以,她在等他,不管他什么时候回来,她都想等到他回来。

    苏语婧光着脚站在冰凉的地板上,双眸怔怔的看着窗外,一动也没有动。

    冷风透过了落地窗,吹进了冷冷的风,苏语婧需要这样的冷风,可以让她不困,可以让她清醒地等着他回来。

    她,甚至还亲自煮了醒酒汤。

    这样的等待,对于苏语婧来说,本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只是,当天色亮起,她还是没有等到他回来。

    她的心被紧紧的揪着,其实,她很清楚,厉曜南出去应酬,也许是少不了左拥右抱,也许,他就在那个女人的温软怀里,一夜缠绵。

    他,忘记了她在等他吗?

    不!他一定是忙得太晚了,所以来不及给她电话,一定是这样的!

    苏语婧自欺欺人着,她,他太深,才会迷失了自己,甚至,她愿意去包容所有的一切。

    赵嫂起来准备早餐的时候,从后面的佣人房走过来,就看到二楼的灯也开着,窗帘也没有拉上,甚至,连门都开着。

    她快步的走上了二楼,敲门后走进去,果然看到了苏语婧一个人站在窗前,她马上拿了一件外,披在了苏语婧的上,又将落地窗关上。

    “苏小姐,您这样会着凉生病的,您怎么这么不惜自己的子?”赵嫂也是心疼她。

    苏语婧被赵嫂扶着走到了沙发上坐着,“苏小姐,来,先喝口茶,暖暖子。”

    苏语婧双手捧着温的水杯,好长一会儿,她才缓过劲来,她看向了赵嫂,“赵嫂,他没有回来,我等了他整整一晚上,他也还是没有回来。”

    她的嗓音哑哑的,吹了一夜的冷风,现在她的体都在发烫,难受的她几乎要晕过去,可她还是硬撑着,也不想让周嫂察觉出来。

    “苏小姐,先生他在市区还有公寓,有时候应酬结束就很晚了,他就不会回来。”赵嫂开口宽慰着她,不想让她太担心。

    苏语婧转头看着赵嫂,“”是这样的吗?

    为什么她的心里那么不确定?为什么总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蔓延全

    “我给他打电话。”苏语婧马上拿起了手机,拨打了那个昨晚一直想要打却没有拨出去的电话号码。

    几秒钟后,耳旁传来的是机械的女声,他的手机关机了。

    赵嫂看着苏语婧越来越不好的脸色,她也担心着,“苏小姐,您还是先休息一下吧,我想先生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

    苏语婧无力的放下了手机,“我没事的,赵嫂,你下楼去忙吧,我坐一会儿就好。”苏语婧的心里却没有那么的轻松。

    原来太在意一个人,会让自己陷入到最痛苦的境地。

    如果,他真的和哪个女人在一起,她有勇气面对吗?

    而她犹豫了很久,最后给江云清打了一通电话。

    江云清站在落地窗前,手中端着一杯咖啡,这么多年,总是自己一个人,而她最喜欢的就是一醒来,冲上一杯咖啡,看着窗外,只有眼前那么美好的视野,才能让她的心变得很好。

    手机铃声响起了,打断了她的思绪,她看着屏幕上的号码,没有犹豫,就接了起来。

    “婧婧。”苏语婧从来没有这么早给她打过电话,而她们偶尔也就是打电话闲聊,这个时候,怕是有什么事吧?

    “云清姐,昨晚他是不是喝了很多?他,是不是住在公司附近了?”苏语婧很久才开口很婉转地问道。

    江云清听到她的话,心底里是一种很异样的感觉。

    男人,只会伤了女人的心吧?

    但是,她不想让苏语婧受到更大的伤害,所以,她选择不欺瞒。

    “总裁昨晚在玫瑰城。”江云清的话才刚说出口,电话那头的苏语婧的脸色马上变得惨白。

    他,一整个晚上都在玫瑰城吗?

    苏语婧匆忙地挂断了电话,她的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在那样的场合,连气息都地么地**,她都能想象得到,男人和女人之间会发生什么?

    苏语婧在沙发怔怔地坐了有好几分钟,下一秒,她拿了外,拿了手机,就快步地跑下了楼。

    赵嫂一听到声音,马上就从厨房里走出来,“苏小姐。”

    等她赶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苏语婧已经跑出了别墅。

    苏语婧拦了一辆车子,前往玫瑰城,一路上,她的心就没有平静过,她知道她这一次的出现,如果看到她想过的,还是没有看到她心底里的担忧,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她想象过吗?

    她可以面对吗?苏语婧的心里完全没有底。

    苏语彤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她揉揉发疼的额角,看了一眼陌生的房间,她才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慌乱地坐起

    上的薄毯滑落,上一丝不挂,看着一地的狼藉,只有她的衣服,一件一件,包括最贴的。

    而整个房间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她看了看自己上的一个个吻痕,昨晚一切都是真的,并不是一场梦,但是,为什么她都记不得了?

    她靠着沙发,怔怔地盯着房门,而这时,房间的门被推了开来,进来的是厉曜南。

    “醒了?乔太太。”厉曜南的唇角泛着一丝冷笑。

    苏语彤听着他的话,他认出她来了?

    “我们,我们昨晚……”苏语彤看向了那个隽冷的男人,话一到了嘴边,她竟然说不出口。

    厉曜南走了进来,“乔太太,你想我们之间能有什么?嗯?还是,你很喜欢苏语婧边的男人?”

    他的语气很冷,听不出他话里的任何绪,苏语彤也不确定,昨天晚上,他们之间究竟有没有发生过什么。

    “不是!”苏语彤开口否认。

    她喜欢乔楚恒吗?不!她只是不喜欢乔楚恒对苏语婧这么好。

    那么,她对厉曜南又是什么?还是不想让苏语婧幸福吧?

    她就是这么自私的女人,她不懂,她也学不会,只有想要无尽地剥夺属于苏语婧的一切。

    她以为是苏语婧的出现,让她的人生少了一半的光彩,她以为苏语婧的出现,才会让她的人生变得不完美。

    如果,有那么一天,当所有的真相都出现在了她们面前的时候,她们才会懂,有些感,是公平的。

    “那你昨天晚上,还记得你做过什么吗?”厉曜南看着这个女人。

    一个比苏语婧更无知,更愚蠢的女人,他厉曜南从小开始,就经历了这么多,他已经是一切的掌控者,像帝王一般。

    而苏语彤更是一个不自量力的女人,她也小看了他了。

    “我……”苏语彤真的不记得了,一点点也不记得,但是,她是个女人,她知道昨晚该发生的事,一样也没少。

    “不记得就行了,回去吧。”厉曜南转想要离开,却被苏语婧拉住。

    “对你来说,我和苏语婧比,没有什么差别吗?”苏语彤怎么会觉得厉曜南的态度,太过于冷漠了。

    这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一夜欢缠绵后,应该有的态度吗?

    厉曜南甩开了她的手,“乔太太,你想多了。”

    “为什么?你难道不应该负责任吗?还是,你放不下苏语婧那个女人?”苏语彤不会以为,她和他之间发生过的一切,就以这种漠然的态度结束。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