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漆黑一片,被困电梯

    院长只是笑了笑,“夫人,我也没有帮得上忙,不过,我还是会尽量的。”

    十八年前的事了,该遗忘的早就遗忘了。

    想找一个孩子,哪有那么容易,女大十八变,就算是活着,也早就物是人非了。

    “没关系,我知道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她站起,几乎要晕厥过去。

    原来,失去的人,也并不是想要找就能找得回来的。

    她一步一步地走着,沿着医院的长廊。这么长,这么远,当年,她就是一个人在这间医院里面生下的女儿,而现在,她却失去了。

    苏语婧买了一篮水果,站在电梯里,其实,她知道,她的出现,苏语彤也不一定会领

    但是,她想,既然她都已经放下了,那就没有什么不敢面对的。

    有些影,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消失,但是,有些却怎么也无法抹去。

    电梯在顶楼停下,一直愣着神的她,走出了电梯之后,才发现,她到了医院的高层办公区,正在她准备要回电梯的时候,突然,不远处,一抹影无力地瘫软下来。

    苏语婧快步地走过去,将她扶起,而那名妇人却早已经晕倒,“快来了,有人晕倒了。”

    她很无措地叫着喊着。

    等到护士和医院赶过来的时候,院长也赶了过来,“夫人?快把夫人送进房间。”

    苏语婧只是看了那名妇人一眼,高贵优雅的气质,但是,她总觉得有些眼熟,可她挤不进去,她也帮不上什么忙。

    她就一直站在原地,看着护士们将她送进了一个房间,整个长廊上又变得空旷一片。

    苏语婧转回了下一个楼层的高等病房区,她一走出电梯,就看到了苏老夫人。

    “。”她,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

    在她离开苏家的近半年里,她和苏老夫人就没有再见过面了,现在这样子见面,对她来说,两个人就像是陌生人一般。

    “你一个人来的吗?”苏老夫人停下了脚步,她是刚从医生的办公室回来,她是关心孙女会出点什么事,才会亲自去医生的办公室去拿报告。

    幸好没什么大碍,不然,苏语婧也就不会这样好好地站在她的面前了。

    “嗯,厉先生他有事过不来,所以……”苏语婧看着苏老夫人,很陌生。

    原来,她同一屋檐下,叫了十几年的,现在见面却像是陌生人。

    “不需要跟我解释,我就是想告诉你,我不管你和哪个男人在一起,只有楚恒不行,你明白了吗?他是你的姐夫,你不能做出有背伦常的事来,我也不希望苏家的面子,因为你而扫落一空,懂吗?”苏老夫人就是将一切的错,都怪在了苏语婧的上。

    就像苏语彤说的,苏语婧这个人,就是天生的狐狸精,而她的出现,勾引着一个又一个男人,甚至是乔楚恒。

    “,我和姐夫什么事也没有,以后也不会有。”苏语婧早就认清了所有的事实,而她的否认,并没有让苏老夫人相信。

    “你要做到,光说有什么用,就像你的母亲一样,同样地,只会勾引男人。”苏老夫人说完这句话,就往前走去。

    苏语婧听到了,她快步地跟了上去,“,您知道我妈妈是谁,是不是?您告诉我,我妈妈她在哪里?她是不是还活着?我爸爸呢?”

    十八年了,她的世就像一个谜,没有人会提起,也没有人会开口。

    而她也只知道,她是个孤儿,被父母抛弃的孤儿。但是,现在听到了苏老夫人的话,她才明白,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说而已。

    苏老夫人一把甩开了她拉着自己衣袖的手,“我不知道。死了,都已经死了。”

    这个秘密,藏在了她的心里这么多年了,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这件事会由她的嘴里说出去,而她刚才也只不过是气不过。

    凭什么她的宝贝孙女就要受这么大的苦,而苏语婧的任何一言一行,她都看不习惯。

    苏语婧,不是她的孙女,她只有苏语彤一个宝贝孙女而已。

    苏语婧整个人愣在原地。

    死了,这两个字,就像魔咒一般,将她定在那里。

    那么,这是不是表示,她并不是被抛弃的,而是,她的亲生父母都已经死了。

    这才是事实的真相吗?

    苏语婧站在那里,许久许久,直到一道声音响起,她才抬头。

    “婧婧,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彤彤她又对你做了什么?”乔楚恒从电梯上来,就看到苏语婧一个人站在那里掉眼泪。

    苏语婧一抬头,嘴角是咸涩的味道,她,竟然哭了。

    “不是的,她没有。”苏语婧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她看着乔楚恒,硬挤出了一抹难看的笑。

    “那你,怎么哭了?”乔楚恒知道,苏语婧向来是个很坚强的人,她从来都不会轻易掉眼泪的。

    苏语婧用手背抹了抹脸上的泪,摇头。“没什么事,我是想来看看姐姐的。”

    乔楚恒见到她转就往病房走去,他也快步地跟上。

    “婧婧,你还恨我吗?”乔楚恒也许无法接受苏语婧会恨他吧?

    苏语婧一边走着,一边回答,“没有,我没有恨你,但是,我们之间,就只能是姐夫和小姨子的关系,你知道吗?你也别让我为难好吗?”

    她知道,她现在和乔楚恒这样子单独地站在一起,她的心里很害怕,哪怕这里是人来人往的医院。

    她也无法摆脱那影。

    “只能是这样吗?但是,我还着你,我无法控制我自己。”乔楚恒伸手拉住了她。

    苏语婧一个甩手,手里的果篮也甩了出去,水果掉了一地,“你别碰我。”

    “你还是恨我,可是,你明明知道,我并不想伤害你,我只是太你了,我无法控制我自己。”乔楚恒也不知道他他究竟是怎么了,只要他看到苏语婧,他就想要狠狠地将她搂在怀里,好好地她。

    “那我们就不用见面了吧。这样子才是最好的。”苏语婧连病房也没有走进去,转,就往电梯那里走。

    乔楚恒也跟了过去,他不甘心。

    苏语婧还没有来得及关上电梯的门,乔楚恒就已经挤了进来,‘“婧婧,我真的你,为什么你就感觉不到呢?”

    苏语婧整个人缩在电梯的角落里,“不。你不我,我也不你。”

    她低声地喃喃自语着。

    她,再也不。也许,她现在心底里的男人,是厉曜南。

    她,现在后悔自己一个人到医院里来,她,也后悔她没有跟厉曜南开口。

    她知道,有时候她就是太过于固执了,才会让她自己置在痛苦里。

    “婧婧,你别再躲着我了,好不好?你想想我们过去的美好,想想我们以前在一起的一切,难道你说那些都不是吗?”乔楚恒走到了她的面前,将她圈在他的子里。

    苏语婧害怕,整个人发抖着,明明是这么闹的医院,为什么这个时候,电梯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已。

    “不,不是,都不是。”苏语婧用力地摇头,“不是能出卖的,在你和姐姐准备订婚的时候,在你们结婚了之后,有些就已经不存在了。”

    “不,我从来就没有出卖过我的。我对你是真心的。我一点也不她。”乔楚恒否认着。

    “是吗?但是你们结婚了,你们也有了夫妻之实,就像我一样,我也不是以前的我,我也有了别的男人。”这样子,她已经说的够清楚了吧?

    乔楚恒的手紧紧地扣着她的肩,“可你不他,你不那个男人。”

    苏语婧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突然,电梯一阵震动,变得一片漆黑。

    前一秒还在祈祷着电梯能够快点下去,而后一秒,电梯竟然出了故障。她尖叫了一声,整个人几乎缩成了一团。

    她用力地推开了乔楚恒,蹲在了电梯的角落里。

    她,怕黑,很怕很怕。

    苏语婧不像乔楚恒求救,她仅有的一点点意识,还告诉她自己,她要打电话求救,她要向厉曜南求救。

    只是,当手机的亮光只是闪了一下之后,手机就已经自动关机了。

    她只能小声地抽泣着,“我怕,快来救我。”

    比起苏语婧,乔楚恒倒是冷静了很多,他拿出手机,按下了求救铃声,只是,手机却没有信号。

    但是,等到有人来救,恐怕需要一段时间。

    他走到了苏语婧的边,半蹲着,“丫头,别哭,还有我在呢,我陪你,我保护你,一辈子。”

    这样的他们两个人,就像小时候,苏老夫人将她关进了仓库的小黑屋里是一样的。

    能陪在她的边的,也只有乔楚恒。

    “放开我,我不要你陪。”苏语婧想要推开他,却没有力气,而她的意识也在一点一点地消失。

    乔楚恒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固执的丫头。”

    他知道苏语婧怕黑,而她怕黑的根源,就在于她在苏家经历过的一切,从她只有四五岁开始,只要苏语彤一不高兴,苏语婧就会被锁进地下室的小仓库里。

    每一次,她被从地下室的仓库放出来的时候,她都已经昏迷。

    十八年了,就从来都没有变过。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