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欢爱,赤luo裸的紧贴

    “怎么了?你是不是后悔了?不过我告诉你,就算是你后悔娶我了,我也不会跟你离婚的。”苏语彤站起,拉了拉上凌乱的衣衫。

    乔楚恒却拉过了她,“好,不离婚就不离婚,这辈子,我已经失去婧婧了。”

    他将她抱起,走进了卧室,将她放在了房间的大上,“如果说,你一辈子都想要当婧婧的替,我成全你。”

    他,不会她,他只会苏语婧。

    这一辈子,有些东西,他们都在失去中度过。

    苏语彤整个人迎向他,两人在这样的契合中,达到的巅峰,“替吗?不,我一定会让你上我的,我一定会让你忘记苏语婧的。”

    乔楚恒在她的体里驰骋发泄着,得不到的,总是美好的,而得到的,却被他唾弃。

    他看着头柜上的那张照片,苏语婧的笑脸,在他的视线里越来越模糊。

    换之的,却是苏语婧对他的抵抗,对他的拒绝。

    苏语彤双手捧着他的脸,“你为什么就是看不到我?为什么你看不到我你?”

    这辈子,上乔楚恒,究竟是对,还是错。

    乔楚恒没有说话,伸手将苏语婧的照片放倒,没有了她,他和苏语彤的任何一场欢缠绵,才会让他心安理得吧。

    苏语彤从浴室里走出来,沐浴过后的她,也有着属于她的独特魅力。

    “恒,这里的一切,都是你亲自为苏语婧准备的吧,只可惜啊,她不要。”苏语彤看着房间里的所有一切,全部都是苏语婧喜欢的。

    乔楚恒靠着,抽着烟,“为她准备的那又怎么样,她不要。”

    苏语彤坐到了边,她拿过了他手中的烟,“你知道吗?苏语婧在厉家是不会有好子过的。”

    因为她,不会让苏语婧有好子过。

    “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了。”乔楚恒从来没有看到苏语婧开心过,她也没有再笑过,哪怕她说她厉曜南的时候,他也从她的眼中看到的,都是一种绝望。

    他知道苏语婧不好,所以,他才会想要带着她离开,他才会想要给苏语婧补偿。

    厉曜南走进了房间,苏语婧已经睡着了,吃了药,她才能好好地睡一觉。

    他只是淡淡地看着她,许久之后,他走到了边,俯在吻上了她的唇。

    这个女人一病,他已经好几天没碰她了,只不过这么一眼,他竟然就有了反应。

    睡梦中的苏语婧,只觉得上有一种酥酥痒痒的感觉,连呼吸也变得困难了。

    她一睁开眼,就看到了近在眼前的俊容,下意识地,她伸手便是一个狠狠地耳光。

    厉曜南看着她,“你把我当成了谁?”

    不管是谁,苏语婧的心里都是抗拒的。

    “不,别碰我。”苏语婧整个人缩在了边,双眼惶恐在看着他。

    厉曜南知道这个女人在害怕什么,这么多天了,她的心里还在介意那件事。

    “苏语婧,你忘记你的份了吗?”厉曜南想要对她从来不需要强硬的。

    苏语婧摇头,“我没有,”

    她忘不掉,这一辈子,她都忘不掉了。

    “我的子脏,别碰我。”苏语婧几乎是用祈求的语气。

    她害怕,她更觉得自己的子肮脏不堪,有些恶梦是她这辈子怎么也解不开的。

    厉曜南听到她的话,他拉过了她,“他碰你哪里了?”

    他的眼神中看不出任何的异样,他在想什么,苏语婧也不知道。

    但是,她对厉曜南还是会害怕。也许,更是她内心里的自卑感。

    苏语婧咬着唇,没有说话,那天晚上的她,那天晚上的乔楚恒,这辈子都难以抹去了。

    厉曜南拉过了她,伸手解开了她上睡袍的腰带,大掌抚上了她的肌肤,“他碰你这里了吗?”

    苏语婧抬头看着厉曜南,“求你了,厉先生,别这样。”

    她现在还没有作好思想准备,也许,想要忘记那天的事,很难。

    “我不碰你,你还想要让那个男人碰你吗?”厉曜南整个人欺而上。

    “他碰过你的每一个地方,都还是属于我的。你的上,只能有我的味道。”

    说完话,他的唇便覆上了她的唇。

    苏语婧愣了好一会儿,也许,厉曜南碰她的时候,她并不觉得恶心。甚至,她还是渴望的。

    那个晚上的厉曜南和平时的他很不一样,他不似那么地狂野,他竟然变得异常地温柔。

    他的唇,他的大掌,都温地抚触着她的每一寸肌肤,挑起了的火焰。

    苏语婧沉浸在这种温柔里,在她和厉曜南的感里,她已经一点点地沉沦了,无法自拔。

    厉曜南用力地挤入她的体里,她的紧窒将他包裹着,“你该死的还是一样地紧。”

    苏语婧被他的硕大,突然地用力,的疼痛袭来,她的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胳膊,长长的指甲陷进了他的里。

    “痛吗?”厉曜南吻着她的额头,他的鼻尖,他的粉唇,却始终没有停下他下的动作。

    他,越发地狂野,他,一次比一次深入。

    苏语婧还未痊愈的体,已经承受不住他的侵入,“厉先生,好痛。求求你了,我不要了。”

    厉曜南却当作没听见,他埋头在她的丰盈前,吸着她的粉红花蕊。

    她,抑制不住地喘着,弓起子,向他靠了过去。

    “舒服吗?嗯?”厉曜南的硕大摩擦着她的柔软。

    苏语婧低吟了一声,看着他,原来,她并不是讨厌男人,而是,现在的她,只能接受厉曜南一个男人而已。

    她累得沉沉地睡着,靠在厉曜南的怀里。

    厉曜南唯一一次没有将她推开,这个女人已经开始在他的心里一点点地烙印上属于她的印记。

    苏语婧难得一个晚上的好眠,直到天色亮起,她才醒来,一睁开眼,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俊脸,让她下意识地躲开。

    她慌乱地坐起,而上的痛楚,让她真真实实地感觉到了,昨天晚上,她和他之间的那般疯狂地欢

    他们在一起这么久,她就从来没有这么疯狂过,昨天晚上,是她和他的例外吧。

    厉曜南早就醒了,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醒来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逃离。

    她到现在为止,还是在讨厌他吗?或者说是恨他。

    在苏语婧准备下的那一刻,一双长臂伸来,搂上了她的腰,重新将她带进了怀里。

    苏语婧被吓得尖叫,但是,她落入的是坚实的膛,“厉,厉先生。”

    她对上了那双幽深的双眸,心里一阵颤动。

    厉曜南只是轻嗯了一声,闭上双眼,搂着她,继续睡着。

    苏语婧就这样被他紧紧地搂在怀里,她不说话,也不敢乱动,就是因为两个人贴得太近,而且,两人上都没有穿衣服,这样赤是果的紧贴着,让她很不自然。

    直到赵嫂来敲门,两个人才醒,厉曜南抱着她,走进了浴室,“我,我自己洗就可以了。”

    她上什么也没有穿,就这样在他的面前,她真的不习惯。

    “怎么?该看的早就看过了,该碰的也早就碰过了,你现在才觉得不好意思吗?”厉曜南说完话,就抱着她,走进了淋浴间。

    赵嫂准备好了早餐,唐欣欣下了楼,却还是没有看到厉曜南和苏语婧,她走进了厨房,“曜南哥的咖啡我来煮。”

    在公司里,她已经习惯了会帮他亲自煮咖啡,这是她靠近他,讨好他的唯一一个方式。

    厉曜南一下楼,唐欣欣就亲自端了咖啡送出来,“曜南哥,你下来了,我亲自帮你煮的咖啡。”

    “你在公司里煮咖啡已经辛苦了,在家里,就让赵嫂忙就行了。”厉曜南的话,那么不经意,却让唐欣欣误会了。

    唐欣欣得意地笑笑,“曜南哥,要是你愿意啊,为你煮一辈子的咖啡我都不会觉得辛苦。”

    说话间,她亲密地挽上了他的臂弯。

    苏语婧站在楼梯上,就看到了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亲密的样子,他们在一起,对她来说,不应该是最好的选择吗?

    为什么她的心里会痛?她的心被紧紧地揪着痛,让她觉得快要无法呼吸了。

    但是,她还是要佯装着笑,她不想让厉曜南,或者是唐欣欣看出什么异样来。

    有些事是没有办法改变的,所以,她的心,她的感,就只能由她自己放在心上,不能说出口。

    她走进了餐厅,在他们的对面坐下,赵嫂就给她盛了一碗清淡的粥,“苏小姐,你现在要吃点清淡的。”

    “赵嫂,谢谢你,麻烦你又特意为我煮粥。”苏语婧有些不好意思。

    “苏小姐,这是先生吩咐的,再说了,一点也不麻烦。”赵嫂笑笑着说道。

    因为赵嫂的一句话,倒让唐欣欣不高兴了,“你这个人啊,就是麻烦,明明不是富家小姐,倒要摆出富家小姐的样子来,让人倒胃口。”

    唐欣欣是嫌她矫了,不是她想要矫,她现在也只能喝清淡的粥。

    “唐小姐,我并不是那种人。”苏语婧看了她一眼,继续喝着粥。

    唐欣欣还想要开口,却被厉曜南阻止了,“欣欣,这是我让赵嫂为婧婧准备的,你这话是嫌我多事了吗?”

    “不,不是的,我没有那个意思。曜南哥,你别生气了,我不会再说了。”唐欣欣逞口舌之快,但是,她又不想让厉曜南生气,就只能退让一步了。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