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她是在担心他

    苏语婧喝了一口水,却喝得太急,呛住了,“江秘书,今天晚上,因为我,你都没法休息。”

    “没关系,我睡沙发上也没关系,是总裁打电话叫我过来的。”江云清看着她,帮她拉了拉被子,“总裁他还是很关心你的。”

    苏语婧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她和厉曜南之间变成这样,其实也是她的错,是她不应该太自不量力。

    是她不应该太苦苦地执着在过去的痛苦里。

    厉曜南已经给了她很多,只要她每一样都欣然接受,那么,她就不会面临现在的这种境地。

    “他呢?他去哪里了?”苏语婧问的有些焦急,也许,她在担心他。

    “我不知道总裁去了哪里,不过,他应该会来看你的。”江云清好像很了解她,但是,了解归了解,想要看透一个人的心,很难。

    江云清就算是在厉曜南的边呆了这么多年,她也猜不透厉曜南的心思。

    苏语婧却没有说话,无力地闭上了双眼。

    江云清调暗了房间里的灯,“苏小姐,你好好地休息。有什么需要,你叫我就行。”

    等到厉曜南出现在病房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韩睿也站在那里,“睿,你送云清回去休息。明天再来上班。”

    江云清跟着韩睿走出了病房,厉曜南跟了出来,“她昨天晚上怎么样?”

    “苏小姐就醒了一次,不过,她好像担心你。”江云清也不隐瞒任何她所知道的事,她也是为了帮苏语婧。

    厉曜南浓眉微皱着,“她说什么了?”

    “苏小姐就是问你去了哪里。”江云清看得出来,苏语婧是担心厉曜南的。

    “她是怕我伤害她心里的人吧。”厉曜南不相信,苏语婧会担心他吗?

    这样一个蠢女人,也只配做他的棋子而已。

    江云清没有多做解释,他们两个人的事,也就只有他们自己能解决。

    厉曜南走进了房间,苏语婧还在睡着,吃了药的关系,她睡的比较沉,他看着她,想起韩睿对他说的话。

    苏语婧会比叶萱更适合他吗?他和叶萱在一起,也许只是因为两个人在一起时的他,不会觉得痛苦,他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人。

    而苏语婧呢?在苏家长大,她是个太单纯的女孩子,她也许没有经历过他所经历过的一切。

    叶萱是他生命里的阳光,那她呢?她算什么?就只是为了报复的一颗棋子而已吗?

    苏语婧睁开了沉重的眼皮,她看着眼底的一片白色,微微一个侧,她看到了站在窗前的一道熟悉的影。

    他,什么时候来的?

    “你醒了。”厉曜南听到了细微的声响,不用转头,他就能知道她是不是已经醒了。

    苏语婧马上坐起,“我,我已经好了,我想出院。”

    厉曜南走了过去,“好了?”

    “嗯,”苏语婧用力地点了点头。

    厉曜南的大掌覆上了她的额头,“你是不是觉得你病的还不够重?”

    苏语婧看着他,“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不想呆在这里了。”

    她不想,如果说,她一直在医院里呆着,她总觉得她会错失很多。

    “那你就出院吧,要是你再晕倒,我可不会再送你到医院里来。”厉曜南这是话中带着威胁,“还有,你是苏文凯卖给我的女人,你要知道,一旦你出了什么事,苏文凯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你懂吗?”

    苏语婧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我会等体好了再出院。”

    她,退让了。

    厉曜南满意地勾了勾唇角,“那就好好躺着休息吧。”

    他走到了沙发上坐下,打开了放在一旁的商务笔记本电脑。

    苏语婧以为,她同意住院了,他就会离开,而看到他现在这样,好像他也要在医院里陪着他。

    昨天的事,在她的心底里还有着影,她还是很害怕。

    乔楚恒做的事,已经出乎了她的意料,有些开始并不是结束。

    她靠着,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看着坐在沙发上,正盯着电脑认真工作的男人。

    她曾经以为,她的子给了他,而她的心,却要牢牢地守着,而她现在呢?

    她失去的,又何止是她的人?

    没有多久,一名护士拿着两份早餐,走进了病房,“厉先生,这是院长让我给您送来的早餐。”

    “客气了。”厉曜南对着她点了点头,“你出去吧。”

    他,向来不喜欢被人打扰。

    厉曜南站起,亲自给苏语婧送了一份早餐,放在了上的小桌子上,“你是要自己吃,还是需要我喂你?”

    苏语婧其实没有什么胃口,虽然烧有点退了,但是,况还是没有那么好。

    自从上次受伤加流产,她的子本来就没有好转,这一次惊吓加上受凉发烧,还真的是病得不轻。

    “我可不可以不吃?”苏语婧知道,她就算是问了也是白问。

    厉曜南就站在那里,“苏语婧,昨天的事,我没有说,并不表示我不跟你计较,你最好别得寸进尺。”

    他在她,他更是在告诉她一个事实,她没有这个权利,也没有这个自由,她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厉若琪本来是去找苏语婧的,结果却从赵嫂那里听说了她生病住院,马上也就让司机送她过来。

    她一走进病房,本来尴尬的气氛,才得到了一点点的缓角,“婧婧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怎么过来了?”苏语婧强打着精神,她不想让厉若琪也担心。

    “没事才怪呢,都住院了。”厉若琪伸手拉着他的手,让司机把买来的水果和鲜花放下。

    “你到楼下等着吧,我多陪陪婧婧姐。”厉若琪本来也是想要找苏语婧谈心的。

    厉曜南看着这个妹妹,“琪琪,是不是我也要离开啊?给你们两让地方?”

    “哥,你就不用了,你特意不去公司,在医院里陪着婧婧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怎么会赶你走啊?”厉若琪才不想让苏语婧伤心。

    厉若琪的话,让苏语婧的脸色微微一红。

    “婧婧姐,其实,我就是想来看看你。”厉若琪看着她,自从上次去了医院之后,她的心里其实很清楚,如果当年的心结解开了,那她才能很好地恢复治疗。

    而她却为了叶萱,有些事,无法说出口。

    但每次她看到苏语婧被折磨,受伤的样子,她就会心软。

    “我好的,你别担心。”苏语婧的心里还在担心昨天的事,她不清楚,乔楚恒和她的事,厉曜南会怎么看,但是,她却没有办法轻易就放手。

    “婧婧姐,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厉若琪有些话到了嘴边,她又咽了回去。

    现在,还不到说的时候吧。

    “傻丫头,这跟你又没有关系,是我自己的原因。”苏语婧看了一眼厉曜南,他什么话也没有说,什么表示也没有。

    这就是他吧,他的心思,他的想法,她永远也看不透。

    厉若琪陪了苏语婧好长一会儿,厉曜南开口让她离开,她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厉曜南推着厉若琪走出了病房,“琪琪,有些事你别管得太多。”

    “哥,你不应该这么对婧婧姐的,你这么对她,我是最难过的。”厉若琪的眼眶微湿。

    有些错,本来就不应该是需要她来承担的,但是,只有她才知道所有事的真相,她不希望厉曜南和秦采凤反目成仇。

    她想要的,就是一家人好好地在一起,并不想让矛盾更加地激化。

    厉曜南在椅子上坐下,和厉若琪面对面,“琪琪,你应该知道我做的决定是不会改变的。”

    厉若琪咬了咬唇,“哥,我只能告诉你,婧婧姐要比萱姐姐更好,你要保护好她,别让她受到伤害,如果有可能的话,有些事我会让你知道的。”

    “你什么事瞒着我?”厉曜南的心里也一直都在怀疑过,当年的车祸,并没有那么简单,只是,叶萱从来不会当着他的面说什么,他也没有想太多。

    而厉若琪当时就在车上,她知道所有的一切。

    她不说,厉曜南也不她,只因为他疼这个妹妹。

    “哥,你别我,我只要求你好好地对婧婧姐。”厉若琪还这么小,但是,从五年前开始,她就承载着所有的痛苦。

    不管是开始,还是结束,她的人生注定不完整。

    “哥,我就先回去了,等婧婧姐好了,我去家里看她。”厉若琪看着厉曜南,随后,就坐进了电梯。

    厉若琪离开了之后,厉曜南没有回到病房,而是一直站在窗口,抽着烟。

    他的心里很清楚,厉若琪是有事瞒着他的,如果说,这五年来,他一直都在怀疑,在今天,他确定了。

    苏语婧一直在病房里呆着,厉若琪突然的出现,让她的心里有着说不上来的感觉。

    厉曜南走回病房,就看到苏语婧坐在那里发呆,“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苏语婧摇头,“你不送琪琪回去吗?”

    “有人会送她回去。”厉曜南淡淡地开口,他现在想要陪的人是她。

    他是在担心她,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也许,他自己也不清楚了。

    “我以为你是最疼琪琪的哥哥。”这么久了,苏语婧是清楚的,厉曜南可以对任何人都冷漠,绝,但是,对厉若琪却是例外的。

    “你管得太多了,你现在最好是管好你自己,别再节外生枝,我最不喜欢女人给我招惹麻烦。”厉曜南说着话,转就到沙发上坐下,没有多理她。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