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奢望,有些东西不属于她

    苏语婧看着厉曜南,“你觉得我是在出卖我的做吗?”

    她想要多少钱都可以吗?

    可是,她不要钱,她想要的就是自由,或者是一份感

    但是,不管是哪一样,厉曜南都给不了。

    “你的体早就是我的了,你还需要等到现在才来说出卖吗?”厉曜南说话间,整个人已经欺负而上。“女人,你可不能太担心,有些东西是不属于你的,至少,这一辈子,你不会拥有了。”

    苏语婧别开了脸,是她奢望了,她以为,厉曜南对她的好,其实是他对她的感变了。

    原来,她依旧还是什么都不是。

    但是,他们两个人都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了,要厉曜南停手,那是不可能的。

    只要他想要,不管是在哪里,他都会要了她。

    厉曜南再也不多说一句话,整个人欺而上,将她软的子揽进了怀里,占为已有。

    他的突然深入,让苏语婧喘一声,她的手,下意识地拉着他的衣衫。

    厉曜南深入她的体,他感受着她体的温暖,让他的**更加地强烈。

    苏语婧就这样承受着他的一次次侵占,这个男人像猛兽一般,那么地狂野,那么地粗暴。

    当所有的温,暧昧,全部都化作了他的无占有,她,能做的,只能承受着。

    他对她的欢,缠绵,最终,都只会是苏语婧的恶梦。

    一场翻云覆雨过后,苏语婧无力地瘫软在沙发上,上的衣衫依旧零乱着。

    厉曜南就站在一旁,“苏语婧,在我想要你的时候,你最好是乖乖地配合,在我不想要你的时候,你也要知道,离那些男人越远越好,别想着用你的一脸无辜去勾引别的男人。”

    苏语婧就这样缩在沙发上,“你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

    她是那么地无力,那么地脆弱,而最终,她什么也没有。

    “我从来都不相信女人,尤其是不知检点的女人。”厉曜南的心里究竟有多少的恨,怕是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了。

    但是,他却依旧还是对苏语婧的所有一切,发生着变化。

    苏语婧自嘲地笑了笑,“那我还是应该很感激你,不是吗?”

    她,应该要感激厉曜南的大度,她,应该要感激厉曜南还愿意要她这个不知检点的女人吗?

    那她真的应该是要好好地谢谢他了。

    这时,办公室的门推了进来,唐欣欣一听说,厉曜南回来了,连进办公室之前要敲门的事,她也忘记了。

    “曜南哥。”唐欣欣一推开了门,看到的竟然是衣衫不整的苏语婧,还有站在那里的厉曜南。

    整个办公室里,一片**的气息萦绕着。

    苏语婧还真的是不要脸,她竟然敢在办公室里也勾引着厉曜南,她这么做,就以为她能得到所有的一切了吗?

    真的是很可笑,一个女人而已,一看到男人,就迫不及待地想要爬上男人的

    真是个下胚子。

    唐欣欣在心底里暗骂着苏语婧,但是,她对着厉曜南,依旧是扬着笑脸的。

    “曜南哥,我,我没有打扰你们吧?”唐欣欣恨不得走上前就给苏语婧一个狠狠的耳光,但是,她却没有。也许,她不能。

    也许,现在还不是这样做的时候。

    厉曜南转头看着唐欣欣,“你怎么进来也不敲门?”

    他对她是质问的口气,在公司里,他真的公私分明吗?

    如果他公私分明,那么,他就不会在办公室里要了苏语婧了吧?

    “对不起,曜南哥,我下次会注意的,我,我也只是给你送杯咖啡进来,这可是我亲自为你冲的手磨咖啡。”唐欣欣用了一杯咖啡来作借口。

    也许,厉曜南心知肚明,苏语婧也懂。

    毕竟,唐欣欣从来就没有隐瞒过对厉曜南的感

    厉曜南接了过来,“嗯,闻起来确实很香,唐欣欣,让你做这些事,不会为难你吧?”

    他让唐欣欣只在秘书室里当个端茶送水的小妹,他的心底里,是打算让唐欣欣知难而退的。

    只是,厉曜南太低估了一个女人的占有了。

    唐欣欣想要的,自然是要得到的。

    如果说,她只是随意的,她只是无所谓的,她一个堂堂的千金大小姐,又何必要委屈她自己当个端茶送水的小妹。

    她想要的,也只不过是个近水楼台而已。当然,她还要防着苏语婧这个女人。

    而且,在秘书室里,也没有人会对她怎么样啊?

    “怎么会为难呢?曜南哥,我本来也就没有帮得上忙,但是,如果你喜欢喝我煮的咖啡,我就会很开心。”唐欣欣笑笑着说道。

    苏语婧就站在一旁,这会儿,她觉得她自己是个多余的,唐欣欣和厉曜南才是相配的一对,不是吗?

    都是名门之后,有着良好的家世背景,门当户对的,再怎么样,他们在一起,才是所有人想看到的。

    而她苏语婧呢?甚至连她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也不知道,寄人篱下十八年,现在的她,依旧没有家。

    “厉先生,我就先去工作了。”苏语婧整理好自己上的衣服,她马上想要离开。

    “曜南哥,我也先出去忙了。”唐欣欣哪有这么多的事忙,她只不过是想要好好地跟苏语婧说说而已。

    厉曜南点了点头,他倒是要图个清静。

    “苏语婧,你给我站住。”唐欣欣看到苏语婧准备走进电梯,她就开口叫住了她。

    苏语婧停下了脚步,“唐小姐,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啧啧,还真的是我不想说不好听的话,你这个还真的是啊,看看你,像什么样子。”唐欣欣说这话的时候,心底里是既羡慕,又嫉妒的吧?

    如果换成了是她自己,她也会心甘愿地和厉曜南在一起,不是吗?

    “唐小姐,你只是想跟我说这个事吗?如果只是想要这个事的话,我想我没有什么好说的,在公司里也不适合说吧。”苏语婧在厉曜南的上受了很大的委屈,所以,她不想再从唐欣欣的口中听到一些羞辱的话。

    “哟,苏语婧,你做都做了,还怕被人说啊。真是笑话。”唐欣欣一脸的鄙夷。

    苏语婧没有说话,转就走进了电梯。

    唐欣欣每次面对着苏语婧,总是受一肚子的闷气,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成心的。

    等到了厉若琪要去医院的子,苏语婧也是早早地就准备了,她还特意请了假。

    厉若琪当然也知道唐欣欣去了公司,但是,公司的事,她还真的不会管。

    以前的她,也许什么也不会管,但是,现在的她,想要帮着苏语婧。

    “婧婧姐。”厉若琪被佣人推着走进了客厅。

    苏语婧听到了厉若琪的声音,她就马上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琪琪,你来了啊,我正在给你熬粥,一会儿就能喝了。”

    “婧婧姐,不用这么麻烦,我随便吃点就行了。您上班这么辛苦,还要给我做早餐。”厉若琪当时知道,苏语婧去当保洁员的时候,还对着厉曜南发了脾气,只是,那也改变不了什么。

    “没关系,你上次不是说喜欢吗?今天反正我都请假了,时间多得很。”苏语婧笑笑着说道。

    赵嫂从厨房里出来,将早餐给端了出来,“早餐准备好了。”

    厉若琪和苏语婧两个人就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说说笑笑的。

    也许,也只有这样的一顿早餐,才会让苏语婧的脸上扬起了笑,当然,厉若琪也一样。

    厉曜南从楼上走下来,他就知道今天厉若琪一定会来。

    但是,今天呢?他还会亲自带着她们去医院吗?

    “琪琪。”厉曜南走到了餐椅上坐下,看着她们两个人。

    “哥。”厉若琪明显没有像刚才那么开心。

    “怎么了?看到我不开心吗?”厉曜南可从来没有见过厉若琪这样。

    厉若琪喝着粥,点着头,“哥,你如果再欺负婧婧姐的话,我就不理你了。”

    厉曜南看着对面的两个人,“苏语婧,我欺负你了吗?”

    这两丫头,倒还跟他扛上了。

    苏语婧摇头,“没有。”

    “哥,可是,看到婧婧姐这么辛苦,明明就是你的原因,你是公司的大总裁,你让她做保洁员,你好意思吗?”厉若琪为苏语婧打抱不平也不是第一次了。

    厉曜南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苏语婧拉了拉厉若琪的衣袖,让她别说,其实,她也知道,有些事不能勉强。

    比起当个辛苦的保洁员,也比在他的边好。

    “好,我会考虑给她调个岗位的。”厉曜南这话像是无心说的。

    但是,他也却不是无心的。。

    苏语婧也从来没有想过,厉曜南会有那么一天,真的帮她换了一个岗位。

    苏语婧陪着厉若琪去了医院,她也是一个人等在外面,厉若琪怕是要接受不少次的心理治疗了。

    唐世柯一忙完,也往这边跑,看到了苏语婧一个人坐在那里,“苏小姐。”

    “唐医生,你怎么来了?”苏语婧这一次来,就没有跟唐世柯说。

    有时候,误会久了,她也还真的是怕了。

    厉曜南是个什么样的人,苏语婧太清楚了。

    “我知道你今天会陪着厉若琪一起来,我就过来看看,我也是她的医生,你忘记了吗?”唐世柯笑笑着说道。

    苏语婧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也对哦,我怎么给忘了。”

    “走吧,别在这里傻坐着,他们在很久,我们下去走走。”唐世柯是怕她一个人坐在这里无聊。

    他带着她下去走一走,也总比一直坐在这里来得好吧?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