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沦为交际女郎

    “恒,放开我,好不好?我求你了。”苏语婧知道,她没有办法接受乔楚恒。

    乔楚恒伸手抚上了她的脸,“不,我不放,我再也不放手了,婧婧,你明明知道的,我很你的,我只你的,我不彤彤,和她在一起,并不是我想要的。”

    苏语婧看着乔楚恒,“你真的我吗?你真的还我吗?你究竟还有多我?”

    一个男人,口口声声地说她,可是,他却一次一次地把她入到绝境。

    而她呢?她却为了乔楚恒这个男人,她却为了苏家,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她的体,她的自尊,她的所有。

    她最后又得到了什么?她什么也没有得到。

    乔楚恒看着她,“不,我是你的,我会证明,我是你的。”

    他紧紧地搂着她,“我们在一起,好不好?只要我们在一起了,你就能离开厉曜南了,我们重新在一起。”

    乔楚恒说着话,直接抬起了苏语婧腿,大手沿着大腿,慢慢地游移了上去。

    苏语婧伸手拉住了他的手,“不,不行的,我们不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你都可以和厉曜南在一起了,我们有什么不能在一起的,你都不介意你已经不是清白的子了,你介意我吗?”乔楚恒也是个男人,对于苏语婧和厉曜南在一起,他的心里是不高兴的。

    苏语婧一个耳光甩了过去,“乔楚恒,我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不是那些陪酒小姐,我也不是出卖我体的人。”

    他,竟然是这么看她的,他,竟然把她当成了只要是个男人都能碰她的,是吗?

    “婧婧,你不是因为钱,才和厉曜南在一起的吗?但是,现在苏氏集团已经好转了,你离开他,不好吗?”乔楚恒的心里一直觉得苏语婧不厉曜南。

    但是,她却可以和他在一起,亲亲的,为什么他不可以?

    如果说,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那么,他当时又何必要尊重她?

    苏语婧摇头,“不,我不能这么做。”

    “不,我要你,我一定要你,我们要个孩子,只属于我们的孩子,好不好?”乔楚恒就跟发了狂一样,用力地一扯,她上的衬衣扣子全部掉落。

    他急急切切地脱掉了她上的衣服,他正要动手拉扯着她的裙子。

    突然,安全出口的门被推了开来,厉曜南站在那里,目光鸷,唇角泛着一丝冷意。

    “你们还真的是胆子大,竟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干出这么龌龊的事来。”厉曜南早就知道乔楚恒这些天一直在玫瑰城。

    他带苏语婧来,只是想要让她知道,男人对于女人是没有心的。

    苏语婧马上拉回了衬衣,可是前的光还是遮掩不住,“厉先生,你误会了。”

    “误会?”厉曜南挑着眉,“这衣服都脱了,丝袜都破了,你说是误会,你觉得我会信吗?”

    “真的,厉先生,我和他之间没有什么,真的什么也没有。”苏语婧走到了厉曜南的面前。

    她,怎么忘记了,她会来玫瑰城,是和厉曜南一起来的?

    因为乔楚恒的事,她把这件事都忘记得一干二净了。

    厉曜南一个耳光用力地甩了过去,“苏语婧,你还真的是下。”

    男人和女人会干了苟且的事,不是一个人就能完成的,是要两个人,两厢愿,不是吗?

    再说了,他们两个人从小青梅竹马,有着生死誓言的,现在正是他们的机会,不是吗?

    苏语婧被厉曜南的一个耳光,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脸颊火辣辣的疼,这么用力被撞着,也疼得紧。

    “厉先生。”苏语婧才刚一开口,突然就进来两个魁梧的男人,直接将她从地上拖了起来。

    苏语婧就这样被两个男人拖着从安全出口到了一个包房。

    乔楚恒这会儿,酒也是醒了一大半,本来到这里来找乐子的男人,酒里多多少少都会有催药,剂量不大,但是,可以让男人玩起来更爽。

    而乔楚恒刚刚不仅仅是喝了加有催药的酒,再加上男人的本能,他对苏语婧的不自

    “厉先生,我,我和婧婧只是……”乔楚恒知道,他又让苏语婧面对着另一种痛苦。

    他,每一次都是说为了她好,而每一次,他都把她更推向火坑里。

    “你不需要跟我解释。”厉曜南使了一个眼色,另外两个男人就走了过来,将他拉到了苏语婧隔壁的房间。

    “好好地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我厉曜南的女人,不是他应该碰的。”厉曜南只是甩下了这么一句话,转就走向了房间。

    苏语婧被拖着进了包厢,随后,两个男人一松手,她就倒在了冰冷的地上。

    厉曜南走了进来,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看着苏语婧,“苏语婧,我的话,你是不是都没有听进去,嗯?”

    他刚刚前半小时说的话,她就马上忘记得干干净净了吗?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吗?”厉曜南关蹲着,和她对视。

    苏语婧拉了拉前的衣衫,她全都在发抖着,她在害怕,厉曜南会对她怎么样,她连想都不敢想。

    “我是你的女人,除了你之外,不能和别的人接近。”苏语婧怎么会不记得?

    如果今天晚上不是乔楚恒,她也不会失控到这个地步?

    她拒绝过乔楚恒的,可是,她最终还是屈服了。

    她没有别的办法,更没得选择,她也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去拒绝一个男人。

    想想早在几个月前,她生的那一天,她还要准备将自己的清白子献给这个男人的。

    只是,后来,太多太多的事,让她深陷到泥沼里,无法自拔。

    厉曜南走到了沙发上坐着,看着苏语婧。“原来,你都还记着,我还以为你早就忘记了。”

    这个女人越来越不识趣了,她是不是觉得他不会管她?

    他不她,但是她也不应该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她以为,他不,那她也可以这么放吗?

    苏语婧没有说话,她也无话可说。

    今天晚上的事,本来就是一个误会,只是,这一次的误会真的是闹大了。

    厉曜南点燃了一根烟,看着苏语婧。“你如果真的想要这么继续放下去,那么,也可以,从今天起,你就在这里做小姐。”

    苏语婧听到了厉曜南的话,整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惨白。

    “不,我不要。”苏语婧看着厉曜南。“我不要留在这里,求求你了,我不想留在这里。”

    如果说,苏语婧她真的留在这里,那么,她就更加生不如死。

    也许,她会万劫不复。

    她的人生,没得选择,但是,这一次,她想自己选择一次。

    “你不要?你知道在这里的女人做的事是什么吧?”厉曜南当时带她来过这里,让她学着别的女人,如何去取悦一个男人。

    苏语婧不说话,只是轻轻地点头,她是知道的。

    “那既然这样,这里就是最适合你的地方,不是吗?你不是很渴望男人吗?除了乔楚恒,还有唐世柯,甚至有许多我不知道的男人,出现在你的边,你和他们不清不楚。是吗?”厉曜南的心里被嫉妒填满。

    “不……”苏语婧不想呆在这里,不想。

    她知道她的拒绝是徒劳,所以,她从地上爬起来,马上就打开了包厢的门。

    只是,她还是没有机会走出包厢的门,就已经被门口的保镖给拦了下来。

    “苏小姐,你不能离开。”

    苏语婧转头看着厉曜南,“厉先生,我已经什么都没有,您能不能放过我?”

    厉曜南一击掌,玫瑰走了进来,跟在她后的还有一个中年男人,长得一副猥琐的样子,头发用蜡油打得一头光亮。

    “厉总裁。”那个男人见到厉曜南,马上就上前逢迎着。

    厉曜南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是轻嗯了一声。

    “苏语婧,现在就是你上班的时候,这位是黄老板,你好好地伺候他。”厉曜南依旧坐在沙发上,看着她。

    苏语婧就站在原地,一步也没有动。

    她,如果真的和这个黄老板有了关心,那么,她以后,还能活吗?

    她哪怕不是苏家的掌上明珠,她也要沦落到成为一家会所的陪酒陪睡小姐了。

    “怎么了?你不愿意吗?”厉曜南知道苏语婧不敢。

    他的心里也清楚,乔楚恒刚才对她那么疯狂,也有药物的作用。

    但是,男人的嫉妒心发作起来,倒是让他也没法控制。

    “不愿意。”苏语婧坚定地拒绝,她就是知道,她不能让她自己再往这条路走下去。

    如果说,她现在跟了厉曜南一个人,以后,等到厉曜南有了心的女人,他会放她自由,她还有重新开始的机会。

    厉曜南勾着唇角,“那好,你如果不愿意,那乔楚恒可就没有那么好了。”

    没一会儿,乔楚恒也被拉进了这个房间,现的他,满脸的淤青,嘴角渗着血丝,这还是看得见的伤,看不见的,怕是更不轻。

    因为乔楚恒根本就连站也站不直。

    “苏语婧,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不好好地伺候这位黄老板,要不,我可不敢保证乔楚恒是不是还能好好地活着。”厉曜南给了她选择。

    苏语婧究竟会选择乔楚恒,还是她会选择保住她自己。

    一个女人,究竟是心底里的男人重要,还是她自己重要?

    苏语婧看着厉曜南,却始终没有开口,这个选择,难吗?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