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人前人后,判若两人

    苏语婧摇了摇头,“不疼。”

    其实,她说不疼都是假的,现在的她,有时候总是觉得她离死不远了。

    可是,有时候,她又觉得她离死还很远,因为每一次,总会有人出来,让她要活着。

    “婧婧姐,你怎么会到这里来?你就是苏凯的二女儿吗?”厉若琪从来没有想过,她上次遇见的她最喜欢的苏语婧,竟然会是苏家的二小姐。

    那么,苏语婧会出现在这里,应该是和厉曜南有关吧?

    只是当年的事,厉若琪虽然知道其中的原委,那次的车祸,并不是谁的错,但是,厉曜南却不这么觉得。

    虽然当年的车祸,让她原本一个健康快乐的小女孩,坐轮椅坐了五年,只怕是以后她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站立了。

    这两年来,她做的所有复健都像是徒劳,她几乎都已经放弃了。

    苏语婧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她是苏文凯的女儿没有错,但是,为什么每个人对她这个苏家二小姐有着一种奇怪的神看她?

    也许,她所承受的一切,都和苏家有关,但是,她在苏家十八年,她从来不知道苏家和厉家有过什么事

    “你来这里是因为我哥吧?”厉若琪问着她,其实,她的心里倒是不希望苏语婧是因为厉曜南的关系才出现在厉家,甚至,受到了极在的羞辱和欺凌。

    “他,帮了我家。”对于苏语婧来说,厉曜南确实是帮了苏文凯,就是因为他往苏氏企业注资了,才会保住了苏氏企业,不是吗?

    她明知道厉曜南对她并不好,但是,她对厉曜南依旧感恩。

    就像她对苏家的养育之恩一样。

    “婧婧姐,我哥他虽然不坏,但是,他是不会对你好的,如果你不想呆在这里,我可以帮你的。”厉若琪看着苏语婧脸上的伤,她真的是不忍心。

    苏语婧摇头拒绝了,“不,不用了,我不想离开这里。”

    因为她知道,厉曜南没有说让她离开,就算是她离开了,怕是也还是会被他抓回来。

    厉若琪也没有再说什么,厉曜南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也清楚,如果说,让苏语婧离开,还不如让厉曜南主动放人。

    厉曜南去公司开了会,回来后已经是晚上了,他一进来,就看到全家人都坐在餐厅里吃着晚餐,而苏语婧一个人在厨房里,周妈倒是站在一旁伺候着。

    “爸。”厉曜南站在那里,打了个招呼,走到另一个位置上坐下。

    厉若琪看到厉曜南,伸手拉了拉他,“哥。”

    “琪琪,你这次出门回来,脸色好了很多啊。”厉曜南是心疼这个妹妹的,

    虽然只是同父异母,但是,厉若琪是个单纯天真的女孩,而厉曜南对秦采凤再讨厌,再不喜欢,他也不会对厉若琪不好,两人相差了近十岁,他几乎是看着她长大的。

    “哥,我很好,你好不好?”厉若琪这是话中有话。

    她的话刚一说完,苏语婧就拿了一餐具从厨房里走出来,放在了厉曜南的面前。

    虽然她低着头,厉曜南一眼就看到了,他伸手拉着她,“你怎么不坐下吃饭?你是等我回来吗?”

    苏语婧就这样被厉曜南拉着在他的边坐下,“周妈,怎么不给婧婧准备餐具?”

    厉曜南突然的这样做法,让苏语婧不解,让所有的人都觉得不解。

    苏语婧抬头看了一眼厉曜南,嘴唇嚅动了几下,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你的脸怎么了?”厉曜南伸手抚上了她的脸,“我不在家好像没有多久吧?”

    苏语婧抿着唇,没有说话。

    “周妈,这我没有在家,你怎么也不好好地照顾苏小姐?”厉曜南自然知道苏语婧脸上的伤是谁的杰作,这上次是用鞭打,这一次换成打耳光了。

    周妈一听到厉曜南的话,她就听出意思来了,“少爷,苏小姐她非要帮忙,她不小心就那样了。”

    任何人都听得出来,周妈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原来是这样,那以后我可不想再看到这样的事再发生,如果婧婧再出点什么事,那就是你的责任了。”厉曜南这么多年,没有多说过这个家里任何人一句话。

    但是,现在,他为了苏语婧,所以,他开口了吗?

    秦采凤听到厉曜南在帮着苏语婧说话,她自然是不高兴,“曜南,你这话怎么说的,周妈是我的贴佣人,你也不能什么事都要她一个人揽下来吧,再说,苏语婧也不是小孩子了,家里这么多的事,她总是要帮忙的吧?”

    厉曜南不动声色,在苏语婧面前的瓷碗里夹了一块,“多吃点。”

    他不回答,应该就是不同意。

    本来好的一顿晚餐,一下子倒变得僵凝了。

    晚餐过后,苏语婧就被厉曜南带上了二楼,“苏语婧,你这个人很喜欢找虐吗?你好像也很学不乖。”

    厉曜南坐在沙发上,看着苏语婧,语气很冷,跟刚才在楼下的时候,完全是两个态度。

    苏语婧知道,只有冷漠对她的厉曜南,才是最真实的,但是,她不明白,厉曜南为什么还会帮她?

    “我以后会小心着点的。今天的事不怪任何人。”苏语婧并不想因为她,而让厉家也不愉快,她已经习惯了,在苏家都过了这么多年,那在厉家,不过也才刚开始吗?

    厉曜南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这时,周妈上了楼,敲了敲房间的门,“少爷,小姐说有话想跟您说,让您下楼一趟。”

    厉曜南马上从沙发上起,他就走下了楼。

    厉若琪一个人坐在轮椅上,透过了落地窗,看着窗外的月光,厉曜南走过去,给她盖上一条毯子。

    “琪琪,不是跟你说过了,你自己的子,你要照顾好。”厉曜南在她的边坐下。

    厉若琪转动了轮椅,看着厉曜南,“哥,我想跟你谈谈婧婧姐的事。”

    这五年来,厉若琪很少开口,厉曜南没有想过自己的妹妹竟然会为了苏语婧才会开口要跟他谈。

    “那个女人,有什么可谈的。”厉曜南并不想谈,因为他知道,厉若琪如果跟他提出些什么要求,他或许就会答应了。

    厉若琪看出来了,厉曜南不管对苏语婧刚才的态度有多好,他对苏语婧是有恨意的,如果没有恨意,也不会变成这样,如果没有恨意,苏语婧根本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哥,婧婧姐她是无辜的,苏家人都是无辜的,你为什么非要这样,我知道萱姐姐的死对你的影响很大,但是,和别人无关。”厉若琪这五年来,都在痛苦中度过,只是因为当时叶萱死之前求她的,所以,厉若琪不能说,什么也不能说。

    “琪琪,什么叫和别人无关?当时你和萱萱明明就看到了是谁的车撞的你们吗?如果不是因为他,你会坐在轮椅上五年吗?”厉曜南就是看着厉若琪过上这样的生活,他不乐意,他就是看着自己心的女人怀着六周的孕,就这样死掉。

    他,不甘心。

    他厉曜南什么也不缺,但是,独独那个叶萱,那个没有家世,没有父母,只是个孤儿的叶萱动了感

    也许,厉曜南也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有父有母有家的人吧。

    “不,哥,你在乎的不是我坐了五年的轮椅,你在乎的是萱姐姐,但是,她已经死了,你又何必还要苦苦执着,如果说,你不婧婧姐,你就让她离开,如果你愿意她,你就好好地保护她,别让她受伤。”厉若琪虽然什么也不懂。

    但是,厉家这么多年来的事,她是看在眼里的,秦采凤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也懂,但是,她毕竟是她的女儿。

    她不想因为有些事而让秦采凤受到一些伤害。

    所以,有些事,就只能成了秘密,厉若琪也想把那件事当成永远的秘密,只是,如果说,厉曜南伤害到了苏语婧,那她又应该怎么做?

    “琪琪,这个女人到底哪里好?你帮着她说话?你应该知道她是苏文凯的女儿。你应该知道,我让她到这里来,为的是什么?”厉曜南端起了茶几上的茶,喝了一口。

    他怕自己也会对苏语婧心软,才会用所有的恨来让他对着苏语婧下狠手。

    “哥,你这么做会后悔的。”厉若琪隐瞒了那件事五年了,而她在这五年里,一直不去回想那件事,她就是不想让她自己陷入到痛苦中,如果说,为了苏语婧,她是不是应该说出那件事。

    “琪琪,你不要和她太亲近,不然,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你懂吗?”厉曜南看来,苏语婧不管她能倔强到什么程度,但是,他怕的是苏语婧会伤害到厉若琪。

    厉若琪摇头,“哥,这么多年了,我从来没有朋友,我甚至连学校也不敢去,但是,我却一眼就喜欢婧婧姐,就像当年,你带着我去姐萱姐姐是一样的。”

    厉若琪哪怕就说了这些,也会让厉曜南动容了。

    厉曜南从来没有觉得苏语婧竟然才和厉若琪刚一见面,就能让厉若琪帮着她说话,那个女人还真的是不简单。

    苏语婧一直不安地站在房间里,其实,她能想到厉若琪会说些什么,不过,不管她说些什么,厉曜南应该都要生气了,她都能想象得到。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