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投怀送抱,由着被他利用

    厉曜南看得出来这个女人的矛盾,是他的前戏做的不够,还是这个女人可以真的倔强到这个地步。

    “我,我不要。”苏语婧别扭地扭动了腰两下。

    厉曜南抱着她的腰,两个交缠着坐着,“不要?真的不要吗?”

    他看着她,唇角泛着一抹坏笑,大掌沿着大腿根探入了她的私密处,随后抽出,“你的体可是要诚实得多。”

    苏语婧紧咬着唇,她知道厉曜南在上有着他的娴熟技巧,所以,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能够在她的上点起任何一个敏感点。

    “可不可以不要?医生说我现在的体不能做。”苏语婧知道,现在她的体根本就不能和这个男人欢

    “你还学会拿医生作借口了?你知道医生听谁的吗?”厉曜南向来都是独大的,所以,苏语婧的想法重要吗?

    医生要说些什么,重要吗?

    对于厉曜南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苏语婧被厉曜南压在下,背后还没有好全的伤在摩擦着被单,伤口再一次裂开。

    “痛……。”苏语婧低喃着。

    厉曜南却没有停下他的动作,反而是加快了下的动作,一次比一次深入。

    苏语婧的手紧紧地抓着单,承受着一波又一波既欢愉又痛楚的感觉。

    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她的手松开了单,环上了男人劲瘦的腰,也许,下意识里,她是想要这个男人给她一点点地温暖的。

    她的主动,让厉曜南更加的兴奋,他在她的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印记。

    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能忘记心底里的恨,心底里的仇吧。

    苏语婧最后还是因为体力不支,加上上的伤口,她陷入了昏迷中。

    厉曜南从上起,看着白色单上的点点红色血迹,他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这个女人刚刚只喊了一次涌。

    看来,他还真的是小看她了。

    苏语婧再次醒来的时候,她侧躺着,背后的伤也处理过了,但是,她还是只是觉得疼。

    厉曜南知道她醒了,她却不愿意睁开眼,也许,这个女人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来逃避吧。

    “苏语婧,你想回苏家吗?”厉曜南一提到苏家,苏语婧马上就睁开眼,看着他。

    “你说什么?”苏语婧看着他,“你愿意让我回苏家?”

    厉曜南轻挑浓眉,“你想太多了,今天跟着我回厉家。别忘了,你可是我的女人、”

    他怎么可能会让苏语婧回去,其实,厉曜南也知道,如果他让苏语婧回苏家,这个女人肯定不会回去,她应该会逃得远远的,到任何人也找不到她的地方去吧。

    苏语婧心里的打算,他早就了解得一清二楚,而且,苏语婧还想要知道她自己的世,这些事,他厉曜南才能做得到。

    苏语婧的子还没有好全,就被厉曜南带回了别墅,才一进到别墅的大厅,就看到了唐欣欣和秦采凤坐在那里,品着茶,说着笑。

    在看到厉曜南和苏语婧进来,两个人的脸色就一变,’

    唐欣欣没有想到,厉曜南在出国了这么多天之后,就又带着苏语婧回来。

    看来,厉曜南对苏语婧这个女人还真的是很关心,难怪苏语婧在医院里这么多天,也不愿意离开,还假意地说,让她帮着她离开,这个女人果然是很有心机。

    唐欣欣马上从沙发上起,走向了厉曜南,“曜南哥,你回来了,你不是昨天的机票吗?怎么今天才回来啊?”

    她问是这么问,其实她的话也是说给苏语婧听的。

    苏语婧当然也听出来了,所以,她就只是站在一旁,什么话也不说。

    以前有个秦采凤,苏语婧都没有好子过,现在又来一个唐欣欣,苏语婧怕是连想都不敢想吧。

    只是,厉曜南这个男人,是要将她推上风口浪尖。

    “周妈,把我和婧婧的行李都送到楼上去,”厉曜南的话一说出口,所有的人都愣在那里。

    甚至也包括了苏语婧。

    她还以为她听错了,她在厉家这么久,她不是一直都住在一楼的佣人房吗?

    突然让她住到二楼去,他的心里一定有打着什么主意的吧?

    “厉先生,我还是继续住在一楼就好了。”苏语婧接收到了秦采凤和唐欣欣的眼色。

    她们的意思,他都懂。

    “你是我的女人,你当然要住在二楼,你不跟我一起住,难道想让我跟你一起挤在这么小的房间里吗?”厉曜南长臂一伸,将她搂进了怀里,两人状似很亲密。

    苏语婧知道厉曜南是在演戏,不过,她知道,她只有默默地配合他。

    厉曜南在她的腰上微微使力,他是在提醒她,容不得她说一个不字。

    现在苏语婧肚子里的孩子也没有了,而且,她也重新回到了厉家,以后的事,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你也上楼吧,刚刚出院,早点去休息。”厉曜南拍了拍她的肩,“走吧。”

    两人就直接往楼上走。

    唐欣欣就是知道苏语婧这个女人是个狐狸精,才不过一星期的时候,她就光明正大地和厉曜南一起回来。

    “伯母,您看看苏语婧那只狐狸精,一直缠着曜南哥。”唐欣欣知道,只要有秦采凤帮着她,她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秦采凤拉着唐欣欣的手,让她在沙发上坐着,“欣欣啊,你别担心,有我在,我一定会让你和曜南在一起的,你也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唐欣欣听到了秦采凤的话,她才满意地笑笑,也是,就以苏语婧这个女人,凭什么可以跟她斗。

    “欣欣,你就放心吧,有我在,我一定会让你光明正大地成为厉家的少的。”秦采凤保证地说道。

    厉曜南的母亲都已经去世了,那么,他虽然叫她大妈,可是,他对秦采凤还是很尊敬的,这么些年,不管他出国也好,不管他回国来接管公司也好,在厉家,他这个儿子做得很有分寸。

    苏语婧一走进房间,看到周妈就将行李放在了地上,也没有收拾,就离开了房间,而一会儿,厉曜南也走进了房间。

    “你为什么要让我住在二楼?”苏语婧很是不解,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厉曜南会这么做。

    他是很讨厌她,而且,他也会让她不会有好子过。

    如果说,她住在一楼,哪怕她再辛苦,哪怕她做所有的事,她都不会多说一句什么的。

    “苏语婧,你这么聪明,我为什么要让你住在二楼,你难道不知道吗?”厉曜南一脚踢上了房间的门,走到了她的面前。

    苏语婧后退了两步,退到了墙边,“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也没有关系,反正我让你做什么你尽管做就是了。”厉曜南说话间,脱下了上的衣服,一件一件掉在了地上,只剩下了贴的内裤,就走进了浴室。

    苏语婧弯捡起了衬衣和西裤,一一地收拾好,还不忘将他行李箱里衣服拿出来,挂进了衣柜。

    也许,以后,她还真的是只能时时地在厉曜南的面前,这倒也算了,怕就怕楼下的那位大小姐不让她好过。

    厉曜南在腰间系了一条浴巾,浓密的短发还滴着水,他走到沙发上坐着,“帮我冲杯咖啡来。”

    苏语婧点了点头,走出了房间,就下了楼,她还没有走进厨房,就被秦采凤叫住。

    “苏语婧,你过来,有件事我要跟你说一下。”秦采凤叫过了她,“这位是唐欣欣小姐,以后,她的所有事,你都要帮着她点,知道吗?她会是未来的厉家少。”

    秦采凤口中的未来厉家少,自然是需要得到所有人的重视的。

    苏语婧点头,“是的,夫人,我知道了。”

    她和厉曜南虽然签下了婚姻契约书,但是,他们的婚姻只是名头上的,并没有真正地去注册,所以,她和他算不上有夫妻的关系。

    但是,厉曜南却是牢牢地掌控着她的所有一切,让她无路可退,让她连说不的权利也没有。

    “知道了就去忙吧。”秦采凤一脸的鄙夷。

    苏语婧站在厨房的咖啡机前,帮着厉曜南冲着咖啡,她不明白,厉曜南和唐欣欣如果要在一起,那么,她的存在就是多余的。

    如果她多余了,是不是,总有一天,厉曜南会放了她?

    苏语婧拿着咖啡走回到了二楼房间的时候,她就看到厉曜南靠着沙发睡着了,这个男人昨天是赶飞机回来,但是,他却还是去了医院,还接了她出院。

    厉曜南的心里究竟在想着什么,她也看不透,也不明白。

    如果说,厉曜南只是想要利用她这么简单,那么,事倒是简单了,如果说,厉曜南的心里还有着别的想法,那对她来说,以后要面对的事怕是就更多了。

    苏语婧放下了咖啡杯,走到了沙发旁,准备拿毯子给他盖上,却突然被她拉入了怀里。

    “你,你……”苏语婧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她还以为这个男人睡着了。

    厉曜南紧紧地箍着她的腰,让她无法动弹,“女人,你最好别乱动,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会饶了你。”

    苏语婧听到他的话,也不敢乱动,她的伤本来就没好,要是厉曜南一直都这样的话,她怕她的命会早晚就葬送在他的手里,

    厉曜南看到她乖乖地靠在他的怀里,但是,他没有穿上衣的坚实膛,因为他的呼吸而起起伏伏,这让苏语婧很不习惯,甚至,她觉得从心底里有一股感觉冒上来,让她的脸颊都变得绯红。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