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深吻,欺身而上

    苏语婧会离开吗?现在,房间的门就这样大开着,她要离开,随时都可以。

    但是,她知道,她不能离开,苏家养她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

    苏语婧迟疑了很久,她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一杯酒接着一杯酒,酒瓶里的酒已经不多了,也许,这预示着他的耐也就越来越少了。

    这个男人,明明看上去不是在她,可是,却已经得她,连逃离的勇气也没有,哪怕迈出这个房间一步也不行。

    “苏语婧,你还没有考虑好吗?”厉曜南将酒瓶里的最后一杯酒倒入了酒杯里,重重地放下了酒瓶。

    苏语婧咬着下唇,将房间的门重新关上,她,艰难地挪着步子走向了厉曜南。

    “只要厉总裁你能帮苏家,你想要怎么样都可以。”苏语婧知道自己能说出这句话,是有多么的艰难。

    这种做法,不是她所想,也不是她所愿意的,可是,她不得不这么做。

    苏家的养育之恩,她苏语婧只能用这个回报了,希望她的这种回报,可以换得一种她心里的安然。

    厉曜南拍了拍边的沙发,“到这边来坐。”

    苏语婧站在那里,迟迟不动。

    “不愿意吗?”厉曜南挑了挑眉,双腿优雅地交叠,双臂搭在沙发上,一派的闲然。

    苏语婧也只能走过去在沙发上坐着,不过,她挑了个能离他尽量远的位置,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厉曜南却不由她的意,长臂一伸,就将她拉了过来,在他的边坐下,随后,将茶几上的那杯威士忌送到了她的面前,“把这杯酒喝了。”

    苏语婧摇头,“我不能再喝了。”她刚刚已经喝了两杯红酒,要是她再把这杯威士忌喝下,那她还能清醒吗?

    那天晚上的酒醉,她已经得到教训了,如果不是不得已,她一点酒都不想碰。

    厉曜南也没有生气,他自己一口喝下,下一秒,苏语婧就被厉曜南搂进了怀里,他的唇贴上了她的唇,在她的惊呼声中,他趁虚而入,将醇香的酒送入她的口中,他灵巧的长舌滑入她的口中,汲取着她口中的馨甜,伴着酒的醇香。

    苏语婧扭头挣扎着,却怎么也躲不开?这个男人这么霸道又强势的吻,让她无力招架。

    厉曜南在许久之后才松开她,“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苏语婧刚刚差点都要窒息了,她好不容易得到喘息的机会,手抚着口,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厉曜南看着她憋得绯红的脸,比起刚才怕他时的惨白可要好看得多。

    “你是故意的!”苏语婧转头,看着这个男人,她应该很生气的,可是,刚才那个吻,为什么那么奇怪?

    “你不就是苏文凯送上门来陪我消遣的吗?只不过喝杯酒,只不过一个吻而已,你就受不了了?”厉曜南再一次揽上了她的腰,“你不会以为你只是陪我坐着聊聊天,说说话,我就会把大笔大笔的资金往苏氏送吧?真是个天真的女人!”

    苏语婧她不是那么无知,她当然知道,她现在留在这里,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那你想怎么样?”苏语婧只要一想到和这个男人在一起,那天晚上的影,恐惧,如一阵乌云笼罩下来,让她不觉地打了个寒颤。

    厉曜南一个翻,将她压在了沙发上,“当然是做男人和女人应该做的事。”

    苏语婧整个人缩在了沙发上,那个男人靠她这么近,让她害怕,可她连一点点抗拒的能力也没有。

    厉曜南伸手扳过了她的脸,“你别告诉我,你还没有和男人做过该做的事吧?”

    她有没有做过,最清楚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苏语婧咬着唇,那种痛苦地恶梦一般的事,她永远也不愿意想起。

    “如果没有做过的话,今天晚上,我好好地教教你。”厉曜南将她抱起,走向了卧室的大上。

    苏语婧被他扔在了上,整个人害怕地蜷缩着,“不,不要!”

    厉曜南勾着唇角,扬起了俊逸迷人的笑,“苏语婧,你好像没有弄清楚,今天晚上,不是你想不想要,而是,你要想着怎么样让我高兴,让我满意?”

    她会吗?她根本什么都不会!那天晚上,她根本不由已,只是因为被酒和药迷了她的子而已。

    厉曜南走过去将她拉起,他拉过了她的手,放在了他的前,“帮我脱。”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