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身心,遭受了羞辱

    “你没有?苏语婧,我当你是我妹妹,当你是苏家人,可你别干这种丢苏家人脸的事,好不好?要是让记者拍到了照片,上了头版头条,你才会知道错吗?别忘了你是什么份!”苏语彤早就想把她赶出这个家了,她苏语婧算什么东西,还敢这么光明正大地跟她抢乔楚恒?

    要是没有苏家收留她,可怜她,她能过上苏家二小姐的生活吗?她指不定在哪里流浪呢!

    “彤彤!”一直没有开口的苏文凯叫住了女儿,虽然说没有外人,不过,苏语彤也越说越过分了。

    “文凯,你也别这么大声吼,语婧这丫头是该好好教育教育了,都学会夜不归宿了,要是真的在外面闹出什么大事来,丢的可是我们苏家的脸,我们苏家在滨海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能让这个丫头坏了我们家的名声。”苏老太太并没有觉得苏语彤说错了,她是个老婆子没错。

    但是,在她的眼中,苏语婧就跟她的母亲一个样,一脸的狐媚样,到处勾三搭四,有其母就必有其女,看看苏语婧那副样子,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狐狸精的勾引,怎么会有这个让人生气的丫头出现在这里?她就改变不了什么,所以,她才会只有用她的态度来表明她对苏语婧的讨厌。

    苏语婧知道她昨天晚上没有回来,苏老太太会这么生气,完全在她的意料之中,所以,她就站在那里,由着她骂,直到她骂累了为止。

    苏语婧回了二楼,还没来得及关上房门,就被一条有力的双臂挡住了房门,抵着她房门的人是乔楚恒,“婧婧,我想和你谈谈。”

    苏语婧的双臂用力地抵着门板,不想让他靠近,“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你跟我多说一句话,你会知道是什么后果吧?你知道吧?”

    她忍着心底的痛,忍着眼底的泪,她了这么多年的男人,马上要成为她的准姐夫,她昨晚等了他一个晚上,哪怕知道她把自己的清白子给了他,他也不会负责,但她还是那么想的。

    结果,他对她,不屑一顾,不接她的电话,却和苏语彤在一起一个晚上,现在,她清白的子没有了,他还和她有什么好谈的?

    他们之间,该结束了!

    “婧婧。”乔楚恒用力地推门,苏语婧敌不过他的力气,后退了好几步。

    乔楚恒趁机走进了她的房间,关上了房门,走到了她的面前,“婧婧,你告诉我,昨天晚上你和谁在一起?”

    “我和谁在一起,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苏语婧是不该希冀的,她不该希冀自己一次一次地奢望着乔楚恒会在意她,她奢望着他还像从前一样,疼她,宠她,将她当成手心里的宝。可是,这一切在昨晚的事之后,已经不可能了。

    一切,都不可能了。

    她,没有资格再他了,所以,她不再了,真的不了。

    明明她是这么告诉自己的,放手是最好的选择,也是最好的决定,可是,为什么她的心这么痛?痛到让她无法呼吸。

    她强忍着的泪水,还是滑下了脸颊,嘴角尝到了一种咸涩,苏语婧倔强地别过头,不去看乔楚恒,原来,她在苏家坚强了这么多年,在乔楚恒的面前,她依旧那么地脆弱。

    乔楚恒走近了两步,扳过了她的子,和她面对面,“婧婧,昨晚,谁欺负你了?告诉我。”

    苏语婧抬起了迷蒙的泪眸,看着他,只能摇头。

    “婧婧,你到底听不听我的话了?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乔楚恒看着她的眼泪,他的心也乱了,如果,昨天晚上他去了,如果,昨天晚上他没有去陪苏语彤,她是不是就不会出这种事了?

    “恒,别问了,别再问我了,行不行?”苏语婧确实是无话可说,昨天晚上,她到底是被哪个男人给糟蹋了,她都不知道。

    而且,她也不想知道,她不想,她就会忘的。

    乔楚恒搭上了她的肩,“真是个傻丫头。”

    “痛……”苏语婧肩上被那个男人咬过的那一口,还在痛着。

    乔楚恒听到她的痛呼,伸手拉下了她裙子的肩带,看到的是两排深深的牙印,带着浅浅的红痕,是干涸的血渍。

    “怎么回事?是那个男的……”乔楚恒一向都知道苏语婧是最怕疼的,那她昨晚又遭受了多大的屈辱。

    “没事。”苏语婧退开了一步,正要拉回裙子的肩带,却被乔楚恒阻止,“别乱动,我帮你擦药。”

    乔楚恒找出了药箱,要帮她擦药,苏语婧还是拒绝了,“痛吧!痛过了就会忘的。”

    体上的痛这样,心里的痛也会这样的。

重要声明:小说《薄情老公的夜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