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三取其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到来哥介 书名:灵珠传奇
    第七十六章三取其辱

    碧宇心地善良,他也不愿意看到龙帅就这样死掉。虽然他很恨龙帅,但是,杀人始终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

    看着龙帅暂时的将毒素给压制住了,碧宇笑道:“刚才在这里大言不惭,大放厥词,现在怎么开口向我讨解药了,有本事自己将毒给祛除了呀!”

    听着碧宇挖苦的声音,龙帅恨恨的道:“姓碧的,我告诉你,你今天就算是不给我解药,我也不会死,我回到家里,我义父也有本事给我解毒!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你是食为天董事长,得罪了我,你们食为天就别想再在四龙城混下去了!我可以告诉你,我义父想灭你们食为天,简直易如反掌!”

    碧宇哼道:“都到这个时候了,你们居然还拿着这一个问题来威胁我!同样的威胁说两次,会有用吗?你们除了拿这一个事来威胁我,还有其他的吗?你们除了威胁还有其他的本事吗?敢说我窝囊废,我这个窝囊废不是将你们也一网打尽了吗?哼!本以为你武功高强,品应该不错。没想到竟做一些下三滥的事儿。绑架,勒索,威胁,这是一个武者应该具有的道德吗?”

    碧宇连着几个反问,问得龙帅毫无还口之力。

    龙繁听着,忍不住拍手叫道:“宇哥哥说的真好,就他们这种货色,会有什么品德可言?你说给明白人听还差不多,说给他们听,简直对牛弹琴!”

    龙繁说着,得意的在龙帅面前晃悠两下:“现在的你浑使不出劲儿,还能怎样?刚才的威风去哪儿啦?”

    碧宇苦笑叨:“好啦!龙儿,快回来,别跟他们废话了!让他们滚下山吧!他们既然这么有本事儿,就自己回去解毒吧!”

    龙繁笑嘻嘻地转,正要回到碧宇那里。

    变故陡生。

    “龙儿,小心!”碧宇惊叫道,可是为时已晚。

    原来是庞建见到龙繁疏于防范,遂拾起地上龙帅扔的短刀,突然暴起,把刀架在了龙繁的脖子上。

    “我看你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碧宇,乖乖的把解药拿出来吧!否则我一定能割下去,不信你试一试,敢赌吗?”庞建笑道。

    “混蛋,你敢抓我威胁我宇哥哥?”龙繁怒道,“宇哥哥,别管我,你快走,我谅他们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你们还真想试试?”庞建哼道。

    “其实你们不用如此,我也会给你们解药!只不过,你们作恶多端,终会有报应的。你们习武不容易,何不留着武功去做好事儿,非得做这种,害人害己的恶事儿!你们到底得到了什么?名?利?权?好似你们都不缺吧!那你们做这些恶事儿还有意义吗?”

    龙帅哼笑道:“切!留着你的说辞去跟别人说教吧,不要来教训我们!”

    “冥玩不灵!”碧宇无奈道。

    “废话少说,先把解药拿来!”庞建再次催促道。

    “好,你先把人放了!”碧宇说道。

    “你当我傻呀,我放了还能拿到解药吗?”庞建自以为很机警的说道。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何时又言而无信过!”碧宇哼道。

    说着,碧宇就要伸手去拿解药!

    “慢着!”龙帅叫道,“姓碧的,你险狡诈,我还不相信你,谁知道你拿的解药是真是假!”

    “哦?那你待怎样?”

    “小六子,你去他上搜,我们自己取解药!”龙帅对旁边一手下说道。

    那手下听了,犹豫着不敢上前!

    见到犹豫中的男子,龙帅怒道:“你是聋了吗?没听见我说话?”

    那叫小六子的男子支吾着说道:“他……他……他上有蛇!我……”

    庞建也怒道:“你也成窝囊废啦!你放心,他的女人在我这里,他还不敢用蛇咬你!快去拿!”

    见到怒目圆睁的龙帅和庞建,小六子不得不上前来。

    碧宇摇头说道:“哎,做人难,做手下也难,做这种人的手下更难!他完全不管你的死活,你觉得跟着这样的主子有意思吗?还不如脱离了自在!”

    小六子愣了一下,但是最后也恍若未闻,有些战战兢兢地来到碧宇面前,但是,他还是不敢伸手。

    碧宇笑道:“看你这样子,还真窝囊的!我的药都在我的腰包里,拿去吧!”说着,碧宇将腰包取了下来,递给了他。

    小六子颤抖着接过腰包!

    龙帅却叫道:“再搜一下他的,谁知道他有没有把解药藏起来,拿些毒药给你!”

    小六子又愣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碧宇摇摇头,随即将自己的荷包全部给翻了过来!但是,再也没有其他的药品。

    龙帅这才没有讲话,招手要小六子过去。

    小六子如临大赦,大踏步来到龙帅面前。

    碧宇大喝道:“现在还不快将人放了!”

    庞建看着小六子从碧宇的腰包里掏出了两瓶药,发现是蓝色瓷瓶装的,这才放下心来。因为他听李飞说过,小银蛇的解药就是装在这样颜色的一个瓶子里面。

    庞建哼了一声,将龙繁推了过去。

    碧宇扶住龙繁,问了一下好,这才看向龙帅他们!

    但是,龙帅他们又遇到了新的问题。

    碧宇的腰包里有两瓶药,而且都是蓝瓶装的,唯一不同的区别,就是塞子,一个是红色,一个是白色。庞建打开看了,两样都是粉末,而且是同样颜色的粉末。

    李飞只是说了蓝瓶,但没说塞子是什么颜色!而且也根本没有在意!

    看到他们愣在那里,不知所措,碧宇笑道:“白色瓶子里面的就是小银蛇的解药!一些外敷一些口服,毒立马可解!”

    庞建哼道:“你唬谁呀,小银蛇的解药不是银色的药丸吗?你这都是淡黄色的粉末!”

    碧宇也哼道:“无知的东西,小银蛇现在的毒和以前的毒,会是一样吗?现在的小银蛇不知比以前毒多少倍,要不是他见机快,立马吃了解毒药,现在早毙命了!我告诉你是白色的瓶子,就是白色的瓶子,吃不吃!”

    庞建无奈的看着龙帅,看他怎么说。

    龙帅看了看碧宇,看着他的表,随即对庞建说道:“把红色瓶塞的药给我敷上,再给我些服下。”

    “不……不是说白色吗?”庞建哑然道。

    “姓碧的话你都相信?”龙帅哼道,“他说是白的那就一定不是白的。”

    听到龙帅说的话,碧宇也为之讶然。

    “果然是小人之心!”碧宇忍不住讥笑道。

    龙帅笑道:“你不用激我,我自己会判断!你以为你的谋会得逞吗?”

    碧宇无奈的耸耸肩:“自作孽不可活啊!”

    不理会碧宇,龙帅下令,要庞建给自己服下一些红瓶的粉末,然后叫庞建给自己颈部敷上。

    可是,就在庞建刚敷上药粉后一分钟不到,龙帅就惨叫了起来。

    “痒……痒……痒死我啦!啊!”龙帅忍不住,用手向自己脖颈伤口处抓去!

    庞建见状,立马拉住龙帅的手:“二少爷,使不得啊!”

    “痒……痒啊!”龙帅歇斯底里的叫着。

    “姓碧的,你给的是什么解药!你真该死!”庞建怒斥道。

    碧宇哼笑道:“怪我?是你们自己自作聪明,拿错解药,现在反受其害,这与我何干!”

    看见龙帅脖颈红了一片,庞建忙问道:“你这又是什么毒?赶紧拿解药来!”

    碧宇笑道:“你们忘真大,上次才着了这药的道,这么快就忘记啦?上次貌似某人还用尿洗了手呢!哈哈哈……”

    龙繁听了,觉得很解气,也大笑道:“原来他们上次用尿洗手就是着了这药的道啊!太好了,哈哈哈哈……不过,这次他们可不在海边,上也没带水,看来,他又只能用尿洗了。不过,这次不是手,是洗脖子,哈哈哈……”

    看着龙繁嚣张且夸张的笑,碧宇嗔道:“好了,别笑抽啦!”

    龙繁笑道:“我忍不住嘛!太好笑啦!”

    碧宇无奈。

    再看龙帅与庞建他们,现在脸色都绿了。

    碧宇无奈道:“她虽然放肆,但是,说得还真有理!要想止痒,必须要水洗干净,再重新敷上白瓶的解药!不过,现在看来你们除了再次用尿洗外,还真没其他办法了。要不然,你就忍着下山再洗?”

    龙帅哪里还能忍到下山呐!他现在就快忍不住要将颈子上的给割下来。

    庞建迟疑的看着龙帅:“二少爷,这……”

    龙帅真不愿放弃尊严,接受尿的洗礼,但是,自己是真的忍不住了。

    “碧宇,下次,我一定要杀了你,不择手段的杀了你!”龙帅想到,随即低下了宝贵的头。

    庞建立马对其他手下道:“谁有尿,快!”

    “我!”小六子迟疑道,“我本来没有,现在给吓出来了!”

    庞建一巴掌拍过去:“那还磨蹭什么,快!”

    小六子来到龙帅边:“二少爷,对不起啊!我这也是为了让你减轻痛苦!”

    说着,小六子脱下裤子,在龙帅颈部尿了起来。

    “啊!宇哥哥,我不行了,我要笑死了,哈哈哈……”龙繁扶着碧宇,背对着龙帅她们,放肆的笑弯了腰。

    碧宇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等龙帅的脖子洗'干净'了以后,庞建立马给他敷上白瓶的药,又给他吃了些!

    这一次龙帅好过多了!

    可是这一次却换作碧宇大笑了:“哈哈哈……龙帅啊龙帅,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是洗尿上瘾了吗?刚刚你明明吃到嘴里怎么会没事,你嘴里痒了吗?没有吧!吃一堑长一智,你不知道啊!你们这么多人,你叫他们每人给你吸两口,那不就结了吗?不就不痒了吗?为什么要用尿洗呢?哈哈哈……你说你是不是洗尿洗上瘾啦!”

    “哈哈哈……宇哥哥,你真坏啊!哈哈哈……哎呦,哎呦!我真的要笑抽过去了。宇哥哥,都怪你,哎呀!死我了,你们真是活宝啊!”

    龙帅他们的脸无疑是更绿了!

    庞建咬牙切齿的说道:“碧宇,你不要太得意!我会回去禀报我们家老爷,我们老爷神通广大,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你就等着受死吧!”庞建放下狠话,随即扶着龙帅起来,准备下山去了。

    在走的时候,龙帅回头对碧宇说道:“姓碧的,你等着,这个仇我不报誓不为人!”

    龙繁笑道:“你本来就不是人,现在你更没有脸做人了。哈哈哈……龙帅,就算你现在再帅一百倍,一千一万倍,我也是看不上你了。回去好好洗洗你的颈子吧!别从此以后一直带着尿味儿就不好了。哈哈哈……”

    “哼!”龙帅怒气冲冲的哼了一句,随即在众人搀扶下下山了。

    看着兀自还在大笑的龙繁,碧宇没好气的说道:“你就不要再笑了,我怕你到时候都笑傻了。”

    龙繁笑道:“我忍不住嘛!宇哥哥,我觉得你太有才了。这次那龙帅可有气受了,这才是真正的妙不可言啊!”

    碧宇摇摇头,无可奈何。

    静下来,碧宇才立马想到灰狼。

    碧宇急忙跑去看灰狼,就看见狼群将灰狼围在中间。灰狼部的血基本没流了,但是,那条口子却是真的有些触目惊心!

    鲜血在一点点的往外渗,碧宇立马跑到草丛边找来些止血的草药,自己嚼碎了给灰狼敷上。

    地上流了一大滩血,灰狼失血过多,现在已经有些奄奄一息了。

    碧宇内力暗含,贴在灰狼部,运气给灰狼调养。

    可是,灰狼又不是人,人的内力不一定适合畜生!

    所以,灰狼并没有好转!

    碧宇无奈,抱起灰狼对龙繁说道:“好了,龙儿,灰狼的况有些糟糕,我们尽快上山,我们园子里有更好的药!”

    “好,我们快走吧!”龙繁也知道今天灰狼帮了自己两人很大忙,加上碧宇对动物的,龙繁立马答应,并带头朝前跑去。

    折腾了一中午,碧宇才将灰狼的伤口处理好!

    灰狼从此就在花园里养伤,很久也没有下过山了!

    碧宇她们没有将今天发生的事告知碧天华和含清夫妇,怕她们担心。

    碧宇也在思考着:龙帅是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下次还会来找麻烦!我不可能每次都容忍他们吧!得想个办法,免得到时候自己又要吃亏,手忙脚乱!

    给读者的话:

    不想说什么了,你们愿意给点推荐打赏订阅什么的,随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灵珠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