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慈母托孤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到来哥介 书名:灵珠传奇
    第六章慈母托孤

    在那东方玉龙山下,是一个繁华的地方。

    在那繁华的街上,是各种风格的建筑,高低起伏,暗含韵律。底层的商店摆放着许多琳琅满目的商品,样式繁多,让人目不暇接。

    街上车辆众多,穿梭在茫茫的建筑群中,呼啸奔驰诉说着这个城市的欢快节奏。一些小贩推着小推车,沿街叫卖,时而引来城管的追赶,在那紧张的氛围中,却洋溢着小市民的幸福满足的生活。

    “妈妈,我要吃冰糖葫芦。”耳边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清脆动听,又充满稚嫩。

    “好,妈妈这就给你买。”那妈妈和颜悦色,话里尽是浓浓的意。

    当小女孩拿着冰糖葫芦的时候,开心的笑着,声音里充满了满足。雀跃的跳着。

    那妈妈在她后,满脸微笑的看着这孩子。

    这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妈妈。一紫色外衣高贵典雅,精致的五官,让人留念忘返。一头秀发乌黑发亮,披在肩上,微风过处,微微扬起,加上那飞舞起的衣摆,很难让人不想到,那仙女也不过如此。但是,现在在这漂亮妈妈的脸上,看不出一点开心,精致的脸上有一分消瘦,看起来营养不良;额头上有一褐色的小斑,看起来有那么一丝诡异。

    那是一个可的小女孩,梳着两条羊角辫子,整齐的刘海散开在额前;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明亮异常;小巧的鼻子加上那张喜人的小嘴,活脱脱一个小美人儿胚子。可以看出,她继承了她妈妈的骄傲。

    美妇人看着孩子,心里的快乐幸福不言而喻。可是,当她眼睛移向别处的时候,她的脸上又充满了悲伤,一种失落,绝望却又不舍的表,一览无余。

    那美妇人看着小女孩:“龙儿,你说如果有一天妈妈不再你边,你会怎么样?”

    小女孩不轻易的道:“妈妈不会不在我边的,我会一直陪着妈妈,不让你离开我半步。”

    小女孩抬起头,看着她妈妈道:“妈妈怎么会不在我边呢?妈妈是不想要龙儿了吗?”

    美妇人忙道:“不,不是,妈妈不是不要龙儿了,妈妈只是打一个比喻,如果妈妈不再龙儿边,龙儿会怎样?会不会想妈妈。”

    小女孩脸一下开始红了,眼眶里居然开始有眼泪充盈:“妈妈为什么要离开龙儿?我不要妈妈离开龙儿,龙儿以后再也不会不听妈妈的话,龙儿一定不会再调皮了,妈妈你不要离开我。呜呜......”说到后来,小女孩开始哭了起来。

    美妇人慌忙劝道:“好了好了,龙儿乖,妈妈不会离开你的,妈妈只是打个比方,不会的。龙儿乖,不哭了啊!”美妇人虽说是在安慰孩子,但是,她自己眼睛里也开始有泪花滚动。

    美妇人名叫陈嬛,家住玉龙山山下一个小村庄里。村子不大,但是那是一个漂亮的地方,山清水秀,风景宜人。

    这陈家也不是什么大富人家,但是是那种有一技传承下来的大族。他们家家传手艺不是别的,是那博大精深的医学。

    陈嬛从小就在她父亲的教导下,精通家传医学,治病救人,做下了不少救死扶伤的好事儿,在村子里被广为传颂。加上她那姣好的容颜,在村子里还有个外号叫“赛嫦娥,女华佗”。人们说起她,都非常尊敬,好多人都竖起大拇指说一声“好人”“菩萨心肠”“活菩萨”“恩人”等等。有一首童谣是这样:赛嫦娥,美似仙,人人见了笑开颜。家家有郎不娶妻,弄得娘啊好着急,弄得别家姑娘啊哭兮兮;女华佗,本事大,哪家有病都不怕。我家随手一颗草,就能把你病治好,全家大大小小啊都没烦恼。

    陈嬛在她那村子里活了二十几年,每天平平淡淡却又和谐幸福,但是,在陈嬛她二十三岁那年上山采药,救回一个人,一个带着伤的男人,从那时起,她的生活改变了。

    陈嬛从救回那男子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家半步,每天都在房间里照顾那男子,寸步不离。直到那男子好了以后走了,她就天天在家院子外坐着,眼睛望着外面小路,心里在期盼什么,但每一次都很失落。可是,第二天早上又会坐在那里等。

    陈嬛的父亲在她十几岁的时候去世了,只留下她和她的母亲。

    她的母亲天天看着她,一天天的憔悴下来,心里难受,加上她人老,又有顽疾缠,连家传医术都救不了,最后郁郁而终。

    陈嬛在她母亲去世后,也没有停下过一天的等候。

    在两个月后,那男子回来了,不过在男子回来,和她说了会儿话,连门都没进,就转又走了。从此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陈嬛在那男子走后,大病了一场,也不自救,就这么躺着。后来一天,她突然发现她怀孕了,这才挣扎着起来,吃药休息,安胎。

    第二年,陈嬛产下了一个女婴,就是那个小女孩。

    陈嬛没有再想那男子,而是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抚养这孩子。

    生活本来是好好的,母女俩也是其乐融融,过得开开心心,有滋有味。可是在两年前的一天,家里来了一个女子,一个漂亮的贵妇人。生活就又开始了变化,那年,这小女孩才刚满九岁。

    那贵妇人和陈嬛说了一会话,最后拿了一个小瓶子给陈嬛,里面有一些褐色液体。陈嬛看了看小女孩,又看了看手里的瓶子,狠下心一口就将那瓶子东西喝了下去。

    贵妇人给了陈嬛一张单子后,满意的走了。陈嬛闭着眼睛,留下了两行泪,她的拳头紧握,指甲刺破了手心,鲜血也流了下来。小女孩在她边一个劲儿的哭。

    从此以后,陈嬛除了看见小女孩外,就再也没有对人笑过。

    陈嬛的体开始不好了,每个月都会卧病在,一躺就是好几天。小女孩很懂事,给妈妈煎药做粥,照顾妈妈,从来不说累。

    今天,陈嬛带着小女孩上街,到处逛,她要陪着女儿,在这剩下的不多的子里。

    原来,陈嬛她是中毒了,一种连她家传医术都治不好的毒。

    那种毒叫‘三月满’,是一种慢却又恶毒的毒。服下‘三月满’的人,毒素会先在口形成一个褐色的小点,停留一个月,慢慢转移,到第二个月的时候,会转移到颈上,第三个月就会到头上停留在额头。整个过程没有一点痛苦,但是在最后三天发作的时候,会尝尽人间最残酷的痛,那种痛不生却又苟延残喘,让你想自杀都没有力气,只能慢慢的等,等死。那种绝望,那种痛苦,只有中毒者才会知道。

    陈嬛家不仅是医药世家,还是武学世家,虽说武学不是数一数二的,但是,也曾今是大族,没有几个敢招惹。

    陈嬛除了用药外,还试过用内力,可是无用,任陈嬛怎么,毒喝下去,就如附骨之蛆,再也除不掉。

    她舍不得她的女儿,她要用她最后的时间来好好陪陪她的女儿。她要尽量满足她孩子的一切要求。

    小女孩叫龙倩,是个乖巧懂事儿的孩子。

    龙倩在前面欢快的跳着,陈嬛在后面跟着,看着龙倩。不轻易的又流下泪来。

    龙倩转看见陈嬛在流泪,停下来急道:“妈妈,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陈嬛弯下腰忙道:“没...没有,妈妈没哭,只是刚刚起风,吹落沙子在眼睛里。妈妈没事儿。”

    龙倩笑着道:“那我帮妈妈吹吹。”

    说着,龙倩小心的抱着陈嬛的头,对着陈嬛眼睛轻轻的吹着气。

    吹着吹着,陈嬛没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使劲的抱着龙倩,大声的痛哭着。

    龙倩疑惑道:“妈妈,你到底怎么了?”

    陈嬛慢慢的收住哭泣,笑着对龙倩道:“没事儿,妈妈看见你这么懂事,妈妈开心。”顿了顿,陈嬛起牵着龙倩往家走去。

    一路上,陈嬛闭口不言,思考着许多事

    龙倩看见妈妈今天有些反常,也不敢多言,默默的跟在陈嬛边。

    远远的看见家就在前面:一颗高大的大榕树,像撑开的大伞一样,屹立在那远处,根根触须延伸垂下,在风中摇摆。高高的篱笆围墙围着一栋小巧别致的小屋。小屋是‘木制’的,古朴典雅而又不失高贵,却又有一种原始的味道。走近才发现,那不是木制的,而是刷的漆。院子里种了许多花草,但是更多的是一些说得出和说不出的植物,那些都是陈嬛从山上或者其它地方挖来的药材。走进院子,就会闻着一阵花香和说不出的药材味儿,但两者却一点儿也不冲突。

    陈嬛牵着龙倩的手,却没有走进院子里,而是从院子旁边的一条小路绕行,朝不远处的一户人家走去。

    龙倩小声的道:“妈妈,我们是要去周婶家吗?”

    陈嬛笑道:“是啊,好久都没有去你周婶家坐坐了,今天我们去看看。”

    “好哇,我最喜欢和周家哥哥一起玩了。”龙倩向往道。

    很快,她们来到了那小院前。

    陈嬛推开院门,里面是一座真真正正的木屋了,可见年久。一个四十来岁的妇人,扎着头巾,正在那里捡菜。

    妇人抬头,看见了陈嬛母女,忙笑着起迎道:“哟,是陈家妹子来啦,快快,快请坐。”后又朝屋里叫唤道,“兴儿,快给你陈师傅倒水,还有你小倩妹妹。”

    “哎!”屋里传来一阵兴奋的声音,接着跑出来一个十来岁,虎头虎脑的孩子,她一看见龙倩,‘嘿嘿’的笑了两声,转头又跑进了屋。

    “这孩子。”周婶笑着跟陈嬛道,接着又忙着招呼陈嬛坐下。

    很快,那叫周兴的孩子端着两杯茶走了出来,但是,可以看出他衣服兜里鼓鼓的,装着什么东西。

    周兴来到陈嬛跟前,将茶递给她,笑嘻嘻的道:“陈阿姨喝茶。”

    陈嬛接过茶,笑道:“兴儿越来越懂事儿了。”

    周兴来到龙倩旁,小声道:“你喝不喝茶。”

    龙倩也笑道:“还不想喝。”

    周兴指了指兜里,压低声音道:“那我们出去玩儿,我新雕了一个小人儿,我们一起去玩儿?”

    龙倩也开心的回道:“好哇。”

    龙倩抬头对陈嬛说道:“妈妈,我和周家哥哥出去玩会儿,可不可以?”

    陈嬛笑道:“去吧!”

    “噢!”俩孩子欢快的叫着。周兴拉着龙倩就跑了。

    周婶笑骂道:“这孩子就是野惯了。”看着孩子,周婶脸上也是笑开了花。她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生下周兴后不久,她丈夫就意外亡了,留下她一个人把周兴养大。一个女人,没有手艺,没有文化,其中的艰难只有她知道。有几次险些过不下去了,幸好有陈嬛的帮助,才得以安至今。

    陈嬛就是他们的恩人。

    周婶笑对陈嬛道:“妹子来了,可要好好吃顿饭,好久都没有看见妹子,心里高兴。”

    陈嬛道:“好。”嘴上说好,但是,脸上看起来不开心。

    周婶注意到了。

    “妹子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周婶问道。

    陈嬛看了看周婶,言又止。

    周婶看见陈嬛表,也急了:“妹子你倒是说句话呀,我俩谁跟谁呀,有话就说。”

    陈嬛叹了口气,道:“周大姐,我...我有事儿想请你帮忙。”

    周婶接着问道:“我俩还客气,什么事儿,你说。我家受了你这么多恩惠,能帮你,那是我的福气。”

    陈嬛道:“谢谢你。”

    周婶又急了:“你倒是好好说,你突然来句谢谢,谢得我心里发毛。到底啥事儿啊?”

    陈嬛道:“我...我要出一趟远门,龙儿我不方便带去,想叫你帮我带一段时间,不知方便不方便?”

    周婶笑道:“我还说是啥事儿呢?就这事儿,你放心吧,包在我上。”转眼,周婶就觉得不对劲了,“诶,不对呀?这点小事,你不该有这么大反应呐,是不是信不过姐姐,没说实话?”

    陈嬛支吾道:“我...我...”

    周婶又急了:“我的好妹妹耶,你倒是说完呐,到底出啥事儿呐,啊。”

    陈嬛深吸了口气道:“那我实话跟你说了吧。不过你听了,不要急,你慢慢听我说完。”

    顿了顿,陈嬛继续道来:“两年前,我上山采药,不小心被一种我都没见过的毒物咬伤了,我中剧毒回来。开始我都不在意,我想以我医学上的造诣,可以化解这毒。可是,这两年来,我用尽各种方法,就是无法将毒化解,致使毒气上脑,命不久矣。”

    周婶一股做下,神恍惚:“怎么会这样?妹子,你医术这么好,怎么会解不了这毒呢?你是不是说来骗我的?啊?”

    陈嬛哭着摇摇头。

    周婶起来,一把抱住陈嬛,哭道:“妹子呀,我苦命的妹妹,你怎么会中毒呢?你还年轻,怎么突然就跟我说你要死了,你这是故意伤你姐姐的心呐。”

    陈嬛扶着周婶的肩膀:“姐姐,我死了,也不要紧,但是,你知道龙倩,才是我最放心不下的呀。你好好的帮我照顾好她,我来生再报答你。”

    周婶哭道:“你说什么傻话呢?妹子呀,我带你出去,咱们到外面,去四龙城找医生去,说不定有人可以解你上的毒。四龙城没有,我们去四龙城外,天大地大,总有人可以解你的毒,好不好?”

    陈嬛抽了抽鼻子:“大姐,没用了,没有人可以解我的毒,就算有,我也等不到那一天了。你听我把话说完。”陈嬛扶着周婶坐下,接着道,“我来把龙儿托付给你,我就找个地方,安静的死去。你先不要告诉龙儿,就说我去了城里,要过一段时间就会来。要她听你的话。我不可以死在家里,你不知道我中的毒,两年没有发作,但是,一发作,就会痛不生,苦不堪言。我受不了那苦,我找个无人的地方自行了断,你也不要来找我,好好给我照顾好龙儿就是了。”陈嬛从怀里拿出一张条子,就是那张那个贵妇人拿的条子,“这是两百万的支票,是远大集团开的,当初本想撕掉,但是想到我将不久于人世,龙倩还小,无法独立,就留了下来。你去把它兑现了,一半给你,当做是我的报酬,一半你等龙倩长大了,交给她。也算了了我一桩心愿。”

    周婶哭着接过支票:“你个傻妹妹,我还会要你的钱?这些都给龙倩留着。可是...可是我苦命的妹妹呀,你这么走了,你叫龙倩以后怎么活呀?龙倩还这么小,她不能没有妈妈呀!我不想你死呀,不要你死呀。我们就出去找找,兴许你心肠好,老天也帮你,让你出去立马就找到了能解你毒的人,好不好?”

    陈嬛反过来安慰道:“好了,周婶,你不要哭了,其实死没有什么大不了,我都已经看透了。真的,不可怕。”

    周婶哭道:“什么看透哇,你才多大点儿年纪呀?你怎么就不听姐姐的话呢?”

    陈嬛接道:“我虽然不会解毒,但是以我的医术我还是可以看出我到底能坚持多久。姐姐就不要再安慰我了,你记住我的话就好了,帮我好好照顾龙倩就是了。”

    周婶哭劝道:“妹妹呀,你怎么就这样放弃了呢?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龙倩想想啊!不要放弃,好不好?”

    陈嬛吸了口气,缓缓道:“姐姐就不要再说了,我也不想死呀,可是,形式所迫,我现在这样非死不可。趁现在龙倩在外玩儿,我现在就走,你帮我好好劝她,叫她不要伤心,帮我好好照顾她,谢谢你了,好姐姐!拜托你了,好姐姐!”陈嬛起朝周婶鞠了一躬。

    陈嬛走了,从后门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灵珠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