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陷阱

    许易知也没想到陈易辉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想和他见面,虽然这两个月来给陈易辉的打击非常严重,但他还是低估了陈易辉的忍耐力,毕竟和十几岁的时候不一样了。

    “哥哥?”冉桐见许易知浑散发着寒气,神色凝重,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许易知看了一眼冉桐,对电话中的陈易辉说道:“也好,很久没和三师兄好好谈谈心了。”

    “哈哈,那好,晚上八点天茗茶楼见。”陈易辉依旧爽朗地笑了几声,才将电话挂断。似乎之前两人之间的矛盾都根本不曾存在一般。

    “哥哥,他找你做什么呢?三天后就会过堂了,谁是谁非到那个时候就有个定论,他还想打感牌和解不成。”

    许易知揉了揉冉桐的头发,“你变了好多。”

    冉桐微怔,才发现刚才那话,如果放在半年前,她是真的说不出来。遇事能和解就和解,总担心事闹大,才是她曾经的格,而现在……

    “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都喜欢。”许易知说。然后冉桐就被揽进怀里。

    一贯淡漠冷肃的人说起话来,让人完全招架不住。偏偏这人又双眸凝神,专注地看着她,冉桐不知不觉就沉溺其中,心如鹿跳。眼看着他渐渐靠近,嘴唇柔软,从温润到炽,从轻柔到疯狂。

    乱了心绪,乱了呼吸,乱了……

    完全融为一体的瞬间,冉桐攀在许易知的肩头,被他拥在怀里密不可分,听这人满足的喘息,心头忽然涌出于他合二为一直到地老天荒的满足感,仿佛灵魂都已经糅合成为了一体。

    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整个世界。

    “晚上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们一起去见我父亲。”许易知将冉桐送到了文颀海所住的四合院,他晚上还要去赴陈易辉之约。文颀海对着许易知冷哼了一声,眼见着这小子和冉桐之间的气氛和之前又有了不同,文颀海心里别扭劲又上来了。

    “爷爷……”冉桐挽着文颀海的胳膊撒道。

    “我不管你,反正也管不了多少子了,以后还是要靠你自己。”文颀海嘴上说得无,眼中却有着浓浓的担忧,文煜当年就是上了不是一条路上的人,而最终双双送命。许易知虽然比孟芳婷况好一点,但偏偏曾经是死仇。他怎么可能不担心。

    冉桐知道很难说服文颀海,也只有尽量承欢膝下让老人开心了。

    大概八点半左右,一名在四合院内负责招待工作的洪门子弟给冉桐送了一封信过来。

    她今天刚到这里,怎么就会有人用这么传统的方式给她送信?冉桐疑惑地打量着淡蓝色的信封,很简单普通的标准信封,只打印了四个字:冉桐敬启。

    “中秋,这封信上有毒吗?”冉桐想来想去,还是为保万一问了问中秋。

    “没有。”

    “那会是什么呢?”冉桐一边奇怪着,一边将信打开,里面放着的,居然是一张今夜从旧金山直飞华夏w市的机票。

    手机铃声恰巧响起。

    “喂?”

    “冉桐。”传来的是经过变声器处理的声音,冰冷无机质。

    “你是谁?”

    “桐桐,不要听他们的!别回来!他们根本就没打算……啊!……”那个人没有说话,而从手机那端传来了孟瑶急切的声音。

    “瑶瑶?!”冉桐浑一冷。孟瑶被人抓了起来?!

    “收到机票了吧?不用着急,现在出门去机场,你明天就能和你的好朋友团聚了。如果你不来或者告诉其他人的话……”那个声音再次出现,“反正我就在这里等着,有任何意外,这个小女孩就给我陪葬。”

    “你让我再和瑶瑶说几句话。”冉桐咬紧下唇,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不相信我说的吗?呵,好吧,再让你确定一下也可以。”那人冷笑了下,然后低声吩咐了什么,电话再次转到了孟瑶的耳边,“桐桐!不要回来!”

    “瑶瑶,冷静。你认识他吗?在什么地方?时远知道吗?”

    “他们蒙住了我的眼睛,声音我没听过,时远他……”

    孟瑶话没说完,电话再次换了人,“现在可以了吧?我再次重复一次,不要告诉任何人,我能够知道!好了,我在这里等着你。”

    说完也不等冉桐反应,就挂断了电话。

    冉桐拿着手机的手紧了紧。这究竟是谁?居然把孟瑶也牵扯了进来!他能够知道她在这边是否告诉了别人?难道洪门这边他有人?还是说……陈易辉?!

    冉桐首先就想着要告诉许易知。可是拨打号码到一半,又停了下来。她不能拿孟瑶的生命来试探对方的底细!

    “这封信你是从那里拿到的?”冉桐找到了之前将信交给她的那名年轻男子,可他也完全不知,而是按照惯例早晚收取一次邮箱时发现的。

    既然时间卡得这么紧凑,那么这个送信人一定是了解这边的习惯,知道他们晚上还会去收取一次信箱。否则的话,如同一般人家早晨才收取信箱的话,机票就已经错过了时间。

    这样看来,陈易辉的嫌疑最大,但他本人此刻应该和许易知在一起,他的手下?还是雷义平?

    “中秋,你有没有办法发送一段信息到哥哥和一川的手机上面,而且不被任何人探查到?”

    “地球这个时期的科技根本难不倒我,放心吧。”中秋隐隐自得地说。

    冉桐这才放心了少许。她不能冒险让对方知道她将事告诉了许易知。但只要许易知发现她不在,就一定会调查她去了哪里。那个时候许易知他们再追着去华夏找她就不是任何人能够控制的范围了,这也不算是违背了那人的要求。只要那时许易知看到短信,就应该会知道发生了什么,而采取最合适的行动。

    冉桐打算即刻出发,她瞒住了文颀海,她不想让文颀海担心,如果被他知道,肯定不会让她离开。在这位一辈子和死亡打交道的老人来说,孟瑶一个没见过的小女孩的生命哪里有他唯一孙女的重要。

    机票的订购也是一条线索,这些冉桐就放心地交给夏一川等会去处理了。希望在她下飞机的时候就能够得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然而这一次夏一川也没能找到有用的信息。机票订购是非常正常的电话订购,而电话,是从冉桐和文颀海现在暂住的院子中打出去的,在他们住进来之后。没有任何黑客的痕迹。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现在在院子里面的某人有问题,二是某个职业人士潜进来打了这个电话。

    这两种可能都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查清。许易知恨不得之前和陈易辉见面的时候就不顾一切地抓住他,问事究竟!

    难怪陈易辉一晚上都在拉拉扯扯地叙旧,兜了几个小时的圈子,最后只是说希望后天过堂之后,兄弟俩能看在过去的分上不要闹得太难看。原来他的目标根本就是在冉桐上!

    许易知和夏一川带着几个得力手下,焦急地等着最近的一趟飞往华夏的航班,直达的已经错过,他们到了华夏还需要转机一次,才能到达w市。

    “易知,别太着急,桐桐不是普通的女孩子,她有一定的应付危机的能力。”夏一川试图安慰浑冒着黑气的许易知。

    许易知没有说话,他此刻全部心思都在冉桐上。尽管知道冉桐现在的手不亚于他和夏一川,但是一个人单枪匹马怎么能够对付一群不知底细的人?对方可是做好了准备就等着她过去的。

    曾经冉桐就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遇到那么悲惨的事,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能有机会重来一次,他怎么能够再次让这种事发生?!

    这件事很可能和陈易辉有关,他已经告诉了许严,三天后的过堂他根本不可能赶回来,不管他有什么理由,也是严重藐视了洪门的规矩。而没有他在场,只有夏一川能够帮他出面自辩。这大概就是陈易辉的目的?只不过,难道陈易辉就有那么大的把握,他不在场就能够翻盘?

    “后天的事就拜托你了。”

    夏一川拍了拍许易知的肩膀,“放心。几个叔伯都很关心这件事,他们都是很看好你的,后天真有什么,也会站出来说话的。”

    “嗯。”许易知点点头,和夏一川分开,带着人走进了登机口。

    而此时,冉桐乘坐的飞机正平稳地飞行在万尺高空。

    闭目养神的冉桐在边那人坐下之前就处于了戒备的状态,前半程,她边的座位都是空着的。现在整个机舱的人都进入了梦乡,居然会有人坐了过来,这实在太不寻常。

    但是冉桐睁开眼之后,却愣住了。

    赵磬雅?

    怎么会这么巧?

    “磬雅?”

    待赵磬雅坐下,冉桐才发现她的状态不对劲,脸庞毫无血色,表僵硬,看着冉桐的眼睛中带着惶恐和紧张。冉桐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桐桐……”赵磬雅颤抖着说,“对不起……”

    随着她摸不着头绪的话语而来的,是一道寒光……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