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息

    文颀海从中又拿出一块印章和一块血玉佩,“这是的私章,这枚章可以让许多老家伙帮忙办事。只有这个玉佩,是给老婆子的第一份礼物,她说了要留给桐桐。”

    说完,文颀海将血玉佩递给了冉桐:“桐桐,这是留给的,戴上吧。”

    柳呈枫的视线一直落血玉佩上,准备说什么的却顿了顿止住了,看到冉桐果然立刻将血玉佩戴脖子上,也没有出声反对。

    “这些,都拿去看吧。”文颀海见冉桐戴上了血玉佩,将另外的东西全部递给了柳建文。柳建文手上还拿着控制按钮,见文颀海把东西递过来,并没有接,而是看向自己的儿子。

    柳呈枫久久地看着文颀海,眼中的绪莫测万分,过了一会才伸出手,将文件接了过来。遗嘱是今年初的时候立的。第一份,就是明面上的那些产业的归属,除了一些和黑色世界没多大关系的产业,比如玉石、酒店、旅行社之类的全给了冉桐之外,其他的全部都留给了柳呈枫。

    第二份里面交代了许多柳呈枫也知道的东西,家族里地下事务各自有着官面上的幌子,这些东西也留给了柳呈枫。柳呈枫看到第三份的时候,不由得神大变。这一份用只有他们少数几个才看得懂的密码所写。里面交代了他跟文颀海边二十多年都不清楚的秘密势力。只不过有一个条件被加其中,继承这一切的,必须以冉桐的安危为第一位,否则将失去继承这些的资格。那枚私章就是凭证。

    柳呈枫紧紧抿着唇,文件被他捏得变了形。

    如果是这样,他们父子这一次又算是什么?

    这一瞬间,柳呈枫只觉得深深的讽刺。他曾经因为母亲被迫和父亲两地分开偷偷哭泣,因为父亲那边再次娶妻生子而埋怨造成这一切的文爷爷,也曾经因为父亲为了他而被文颀海打得残废而痛恨狠毒的大老板。这一年,他又再次因为文颀海要给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小丫头最好的一切而不忿。

    所以,他最终受到了那的挑拨,动摇了信念……然后走到现这一步。还将父亲也彻底拖了进来。

    却原来事根本不是他想象的那样的!

    “老柳是的结义兄弟,们一起出生入死这么些年。文煜没了,也没能留给骨血给,呈枫边长大,早就把当作自己的亲孙子了!后来知道桐桐还活着……是老头子异想天开,还以为们年龄相当,说不定能够……唉!罢了罢了。建文,让小辈们都走吧,老头子陪着,们爷俩也好好谈谈。”

    柳建文脸上的表不停地变化。他的确是想替儿子谋划接手家族的一切,但原本是没有想过要用这样的手段来迫文颀海,他的想法其实也和文颀海相同,只要柳呈枫和冉桐走到一起,那什么障碍都没有了,这一切自然都是属于柳呈枫的。但儿子有自己的想法,他也更清楚文颀海不会不留后手。现这到这一步,虽然他们可以说是势所,但实际上还是他们父子太过贪心……

    “大老板……”柳建文这个时候也喊不出文伯伯这个称呼了,他最后看了一眼柳呈枫,才对文颀海说,“原谅现还不能让您离开。等呈枫顺利接手之后,会以死谢罪!”

    柳呈枫不管怎样,确实是个孝子,这个时候他也知道如果继续下去,就算他接手了一切,也需要对文颀海对家族有个交代,可他不愿意看到一心是为了自己的父亲替自己谢罪,“父亲!不,大老板,这一切都是做的,如果您……”

    “滚出去!”柳建文大声吼道,打断了柳呈枫的话,又继续看着文颀海问道,“大老板,觉得怎样?”

    文颀海沉着脸打量了一会他们父子,“好。不过有几句话要交代。”

    他转看向许易知:“许先生,不喜欢,应该明白。的母亲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先是害得们家族损失惨重,之后又害得失去了儿子媳妇,与孙女分离二十年!当年,为了复仇确实对们一家也做了一些不好的事,但不会对有任何的愧疚。家破亡的是!现,看桐桐的份上,不想再继续复仇下去了。但是不代表会同意和桐桐一起!”

    冉桐左手紧紧握成拳,然而她说不出任何话来。爷爷的心,她何尝不明白……那种一夜之间所有亲都离去的痛苦,如果没有亲生体会过,其他根本不会知道那有多痛。哪怕是她……也因为从来没有见过那些血脉亲,无法真正地和文颀海感同受。她没有资格去评价爷爷的那份恨意,没有资格去评价爷爷的那些报复行为。

    但她同样心疼仅仅六七岁就经历惨剧的哥哥……也心疼被迫放弃一切的妈妈……尽管她无法理解妈妈当年的行为,尽管她怨恨妈妈的行为造成了亲生父母的去世……

    为什么她最亲近的,却是互相敌视的仇?

    她到底该去怨恨谁……

    “同样的理由,也不会喜欢,文先生。但会用一生去桐桐。不管如何反对,也不会改变的决定。”许易知冷然黑沉的眸子毫不避让地迎上文颀海不善的目光,文颀海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这个年轻说这句话时那毫不容置疑的认真。

    看不出任何绪的目光久久地锁许易知上,文颀海很长时间没有开口,只浑散发出森冷迫的气势。而许易知就那么站那里,他的眸仍然像是沉黑夜里,望不尽看不透的深邃暗沉。夏一川看了看对峙着的两,又把目光转向冉桐,却发现冉桐的脸色苍白,伤口处还能看见淡淡的血迹。

    “桐桐,刚才动到伤口了?”夏一川的声音打破了那边两个之间冷凝的气氛,许易知和文颀海全都紧张地转向冉桐。

    冉桐嘴角微微动了一下,瞟了一眼夏一川,伤口之前就已经这样的,哪里是刚刚出的问题……不过她明白夏一川的意思,有些问题哪里是一时片刻能够解决的。虽然爷爷打算和柳建文一起留这里,但她绝对不会许爷爷陪着柳建文一起死掉。

    所以冉桐那边两转过来之前紧紧皱起了眉头,抬手捂住伤口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

    果然见到这样,文颀海将拐杖地上顿了两下:“许先生,以后也管不到了!但可以要记得说过的话!如果桐桐受到什么欺负,还有一群老家伙会替管管闲事的!现们快带着桐桐离开,去医院,找最好的医生!快走!”

    许易知比文颀海更了解冉桐和夏一川,知道夏一川不是大惊小怪的,也明白桐桐不会这么气,很快就看出了这两个的小把戏。但这样也好,先把桐桐送出去,再来解决这里面的事。这老头子死了他倒不乎,可他不想看见桐桐受着重伤还为这件事伤心。

    “放心,说到做到。”

    说完,许易知小心翼翼地将冉桐裹薄毯里面抱起,最后看了一眼文颀海和柳建文,就带着夏一川等准备朝外面走去。可谁知经过柳建文边的时候,胳膊突然被冉桐掐了一下,然后许易知就见冉桐从怀里跳了下来,左手突然探出,以许易知都没有看清的速度,准确地抓住了柳建文拿着控制按钮的右手大拇指,朝后掰去。

    谁都没有注意到伤重的冉桐会突然动作,众那一瞬间的怔愣中,柳建文的大拇指已经被掰开不能动弹,没办法那一瞬间按动控制器了。而许易知也极快地反应过来,劈手就夺过控制器。夏一川接过控制器,几下就彻底地将控制器给拆成了零件……

    其他的全都还没有回过神来。最大的威胁就已经被那三个给去除了。

    柳建文突然大笑起来,眼角都沁出了泪花:“大老板,这是第二次被您孙女制住了,果然是您的孙女,哈哈哈。呈枫,是害了!”

    “父亲!”柳呈枫也不知道这时是该为父亲不用冒险以死相而松一口气,还是为之后他们一家会面临的文颀海怒火而担忧。他扑到了柳建文的轮椅前,懊悔地跪了下来,“是的错,都是的错……”

    夏一川对手下使了个眼色,很快就有小心翼翼地去将柳建文上的炸弹取了下来,送到外面去处理。

    到现,所有的危险都被排除了。有些账确实要算,但许易知和夏一川还是打算真的先将冉桐送到医院去好好休养了。

    她刚才那突然的一番动作,真的牵扯到了伤口,此刻那一处已经被血给完全浸透。

    “哥哥……”冉桐面对许易知冷着的脸,有些怯怯地说,“没事,真的!不是莽撞,是算好了,有百分百把握才那么做的!”

    “今天开始,乖乖地躺病上,等医生说没事了才可以下来走动。”许易知丝毫不为所动,坐冉桐的病前,一副要一直待这里做监督的模样。

    “哦……”冉桐噘了噘嘴,听话地躺着默默地看着天花板。她之前的任务也已经全部完成了,又获得了不少的训练点数,之前让中秋全都加到了武术上面,又有中秋这么一个超级系统帮忙,确实是真的算准了不会有问题才那么做的……不过,因此让伤势加重,哥哥会生气也是应该的。

    病房内安静了一会,许易知叹了一口气,手轻轻地抚上冉桐消瘦的脸颊,“桐桐,知道有能力解决很多事。但有些事,可以让来帮做,别让担心……”

    “可是也会担心哥哥。”冉桐对许易知这一次遇到的意外也很难释怀,“上也有伤呢!之前都不告诉。”

    许易知的后背受到爆炸的冲击,伤得也不轻,他完全是凭着意志力才行动自如的。就医生给冉桐检查之后,夏一川又让许易知去重新包扎一次,才被冉桐知道。

    “那是皮外伤,而且是男,是哥哥。怎么一样?”

    “哼,大男子主义。”冉桐偏过头,气呼呼地说。

    然后,就被许易知俯□吻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