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

    那天他开着车往回赶,桥上时接到电话暂时停车处理了一些事。就这个时候,定时炸弹计时的滴滴声引起了他的注意,可是已经来不及,爆炸发生那一瞬间他只得以最快的速度跳了车,但爆炸还是将他震晕掉到了桥下,随着湍急的河水一直漂到了下流二十公里之外。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三天。

    虽然伤得不轻,但一想到冉桐那边还处危险之中,许易知就无法平静。和救起自己的那谈过之后,许易知联系上了夏一川。安装定时炸弹的幕后究竟是谁,他们还不清楚。如果许易知继续这样不露面,能够暂时麻痹对方,便于他们私下探查。

    只是……

    这个决定让冉桐又多担忧了两天。

    “抱歉,桐桐,让担心了。瘦了好多。”许易知的手指从冉桐紧蹙的眉慢慢滑到脸颊,心疼地抚了抚,黑沉的眸中有着浓浓的懊恼,是他没能好好照顾她。最近一段时间冉桐重伤,又因为担忧他的况,几乎是眼可见地消瘦了下来。原本还有些圆的脸已经看不到多少了。

    冉桐轻轻摇摇头:“是没用,差点害得哥哥……”

    “是应该做的。”许易知冉桐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又将薄毯给冉桐盖好,“的伤还需要静养,先好好躺着。”

    说完,许易知转头看向了文颀海。老沉着脸一直注视着许易知和冉桐的互动。内心震惊不已,他没有想到冉桐竟然和许易知是这样的关系!虽然他答应了冉桐不再去找杨容和许易知报仇,可他怎么可能答应仇的儿子拐走他唯一的孙女!

    只是暂时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柳呈枫虽然这里被制服了,跟着他来庄园的十几个也被解决。但此刻还不知道柳建文什么地方,还有柳家父子笼络的那部分肯定也不会就此罢休。他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许先生,其他的事,想等以后再好好和谈谈。暂时就麻烦的帮保护桐桐,老头子,也该去处理一些事了。”文颀海拄着拐杖笔直地站房间中央,冷厉的视线久久地落柳呈枫上,最后,长长地叹了口气,“呈枫,父亲现什么地方?”

    “大老板,这话就不应该问。”柳呈枫被绑着,靠墙边,但这个时候已经从许易知‘死而复生’之中冷静了下来。不管许易知是如何命大,现也已经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了。他现只有期望父亲能斗得过文颀海,迅速掌控住文颀海的势力。

    但文颀海虽然已经老得快要入土,很多已经开始投靠新的首领,选择了站柳家父子后,可他毕竟多年的余威尚,依然有一部分谨守着忠诚这一信念的没有被柳家父子腐蚀。这些中,势力大地位高的,暂时被柳呈枫哄骗着将注意力放到了缅甸那边。剩下的那些,就将今天被柳建文一一解决。

    文颀海的一连串命令布了下去。这间房间里面的全都静静地等待着消息。

    时间一点一点地慢慢流逝,黄昏时分,最后一个消息传了过来。已经全部被文颀海重新掌握。柳呈枫听到这个消息,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真正地绝望起来。

    他彻底地败了!

    文颀海的面前,他不认为自己还有翻的机会。还有那边那个浑散发着森冷寒气的男,他完全可以相信,就算文颀海放过了他,这个男也会活活地把他撕了。

    但——

    很快又一个消息传来。

    柳建文和几个手下不见踪影!他们到处都没有找到这几个!

    柳呈枫的眼睛恢复了一丝亮光。还有一丝希望吗

    文颀海眉心拧成了一个疙瘩。

    “柳建文的腿是废的,怎么跑得远?!们再给仔细找找!”

    “不用找了。”没过多久,文颀海等就注意到庄园里的自己全都诡异地安静了下来,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柳建文坐轮椅上被新田一慢慢地推了进来。让所有不敢轻易动作的,是他上绑着的那一大捆炸弹……

    “建文,看,是真的疯了。”文颀海的语气听不出什么绪。

    “疯了,当然是疯了。事已经到了这一步,还不豁出去行吗?”柳建文新田一将自己推进来之后,笑道,“大老板,不,文伯伯。”柳建文换回了年轻时期的称呼,“看父亲跟着忠心耿耿的份上,让呈枫离开吧。这一切,都是计划的,全都怪,是以父亲的名义着呈枫做的……”

    文颀海冷冷地看着他,没有回答。

    柳建文也不意,继续说道:“文伯伯,难道您就不担心桐桐的安危吗?只要按下这个按钮,这栋房子里面的大概就要全部和一起到地狱去重聚了。哦,或许您会说桐桐不会去地狱,可您知不知道,那天晚上她一个杀了多少?七个!您的孙女,果然是将门之后!哈哈哈——”

    “她不一样。”许易知注意到了冉桐发白的脸,淡淡地说,“同一件事,出发点不一样,结果也不一样。”

    冉桐因为许易知的举动而觉得口升起微微暖意,她抬手握住了许易知的手,轻轻捏了捏,然后就感觉到边那浑的气势收敛了起来,不再那么冰冷:“没事,知道自己的份和处境。那些,杀了也就杀了。”

    柳建文也只是顺便破坏一下文颀海对自己孙女那单纯乖巧形象的幻想,见冉桐这样淡然也只是微微挑眉,“怎样?文伯伯,呈枫一条命换您孙女一条命,还是足够的吧?”

    “许先生,那就麻烦护送桐桐出去。”文颀海默默地看了柳建文一会,转头对许易知说道。

    “慢着,他不能离开!他离开了,呈枫还能活命吗?文伯伯,可不傻。”

    “也知道,桐桐现重伤!”文颀海怒道。

    “呈枫会好好照顾她的。”

    “!”

    柳建文根本就是仗着所有不敢轻举妄动而漫天要价。冉桐重伤,由柳呈枫送出去,其他一起给柳建文陪葬。那冉桐又还能活多久?!可眼下这景,只要稍微动柳建文一下,就很可能真的触发那足足能将整栋房子送上天的炸药。

    新田一已经按照柳建文的吩咐,给柳呈枫解了绑。柳呈枫神色复杂地看了看文颀海,又看了看冉桐,对柳建文劝道:“父亲,们一起离开吧。”

    柳建文能这样进来,自然也可以这样出去。

    “离开之后呢?!这些不死,就永远不会真正安全!呈枫,父亲对不起们母子,没能好好照顾们。这算是为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吧。听话,去带着冉桐离开。新田君会知道怎么做。”

    “父亲……”

    “听话!”柳建文激动地吼道,柳呈枫见柳建文心意已决,又担心他激动之下真的立刻按下炸弹按钮,只得又看向了文颀海:“大老板……会好好照顾冉桐的,就算她一辈子恨们父子,也不会伤害她一丝一毫。”

    说完,就朝冉桐走去,打算将她抱着离开。

    许易知黑不见底的眸底倏然一沉,周的肌都一瞬间紧绷,挡了冉桐前:“不信。”

    “现可由不得信不信。”面对许易知,柳呈枫可没有什么好态度了,他冷笑着说。

    许易知薄唇抿成了一线。他的内心也做着剧烈的斗争。如果他出手,有八分把握能柳建文按下之前将他杀死。可是他不能让冉桐留这里冒那两分的险。可是这个柳呈枫,他实无法相信!

    “哥哥,不走,们不用顾虑。”冉桐猜到许易知的心思。她的了解中,许易知从来不是这样坐以待毙的。

    “行了!们这些,成王败寇。”文颀海突然一摆手,说道,“建文,呈枫,们想要的命,不怪们。当年也干掉了不少原本的兄弟。当年建文那事,家那老头子也求了好久,可还是狠了心按了规矩办。为什么?就为了两个字:军令!当年们还是一支军队!呈枫因为这事怨,不怪。之常,这只说明这狼崽子至少还懂得血。现不就是想着把东西都给了桐桐,会让们父子多年心血白送给一个小丫头?明白!老头子又不是真老糊涂了,能想不到这些?老王,去把东西拿来给他看看。”

    老王就是跟了文颀海几十年的老警卫员,老婆儿子一次战斗中死了,他也灰了心没有再成家,而是一直忠心耿耿地伺候着文颀海。听到文颀海的吩咐,同样老迈的老王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就朝着门外走去。门口跟着柳建文来的几个犹豫地看着柳建文,柳建文摆了摆手,示意手下们让开,新田一跟了老王的后。没过多久,老王双手抱着一个小密码箱回来了。恭恭敬敬地放了文颀海侧的小桌上。

    文颀海看也不看柳家父子,直接输入了密码,将密码箱打开,拿出了里面放着的几份文件:“这就是的遗嘱。们看看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