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爆炸

    《重生软妹复仇记》最新章节...

    这一切就仿佛一个开关一般,一阵眩晕之后,许易知上的气势变得更冷了,原本还有一种淡漠的感觉,现在全然变成暴戾的气息,让人几乎可感觉到那犹如实质的刺入骨髓的寒意。

    跟着来的手下和对方的人开始了火拼。而许易知和那个瘦削的影直接打成了一片,没有人敢在这种时候随便开枪,否则会误伤到自己的老板。

    不过这场战斗持续的时间并不长,许易知比平时更加可怕的战斗力在手下人解决了对方的雇佣兵之后就看到那个被许易知打倒在地的人已经开始微微抽搐,而许易知的动作却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一拳一拳,仿佛击打在没有生命的沙包上一般。

    “四,四少……”多年跟着许易知的手下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个年纪较大的,迟疑着站了出来,声音中带着深深的畏惧。

    许易知最初没有注意手下的声音,但过了一会却突然住了手。他那黑沉的眼眸微微眯起,仿佛陷入了什么绪之中一般,颀长拔的影被包裹进浓浓黑夜,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那些手下最初全都不敢动弹,但毕竟都是训练有素,很快就开始自觉地清理现场,抹去自己一群人的痕迹。只有几个老资格的守在许易知的后。

    过了很长时间,许易知才再次用力地握紧了拳头,在缓缓地松开。他的声音虽然冷,却没了之前那种暴戾地带着毁灭意味的感觉:“去找到颜熙琴,加上这个,一起给文颀海送去。”

    那个女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可依然无法平息许易知的愤怒。两世,这个女人害了冉桐两世。

    是的,刚才的刺激让他终于彻底地明白了一切。

    也知道了昨天晚上那并不是一个梦。那是真正的曾经发生过的事。在上一世。

    他也明白了为什么会在面对当年杀死外公外婆把他带去花旗的那几个杀手时,他会完全失去控制。也明白了为什么去年在得到南美那个消息时,莫名其妙地却选择了放弃,那明明是一桩极好的生意。

    而他之所以会把搜寻母亲和妹妹的范围缩小在h省,为什么会还没见到冉桐就有好好保护她的念头,又为什么在第一次见到倪欣就有难以克制的厌恶感……也是因为这一切,其实都是他早就知道的,他早就经历过一次难以挽回的悲剧。

    在那一世最终杀掉了倪欣给妈妈和冉桐报仇之后,他也死去了。那份记忆却回到了过去,隐藏在了还年少的他体之内。

    如果能早点恢复记忆……

    不,现在他已经改变了许多,妈妈和冉桐都还活着!而倪欣……

    许易知厌恶地看了一眼地上那具面目全非的尸体,这个疯狂的女人终于彻底地结束了生命。

    他现在迫切地想要回去见到冉桐,他要确定冉桐不会再次离开他!

    善后的事交给了手下之后,许易知开着车飞快地朝着住处赶去。谁也没有注意到,他开着的那辆车地盘上,有一串红色的数字正在飞快地变动。

    00:09:56

    冉桐再次醒来的时候,房间里依然只有夏一川。

    夏一川站在窗边,视线落在大厦下方的街道上,可他的脸上再也挂不住一丝笑意。

    千万不要是真的!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夏一川飞快回头看了一眼冉桐,发现冉桐已经睁开了眼睛,夏一川抱歉地笑了笑,才接起了电话,“怎样?”

    “川少,证实了,确实是四少的车子。”

    “人呢?就算……那人也没有找到?”夏一川走到了阳台,关上了阳台门之后才压低了声音吼道,他的声音里有难以抑制的颤抖。

    “……找到了一片烧焦的衣角……川少,水里搜寻很困难,我们会继续找的,不把四少找回来,我们也不回来了!”

    夏一川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那双狭长的眼睛里寒光一片,“扩大搜寻范围,我会加派人手的,警方那边也要继续施压。”

    “是。”手下应道。

    挂了电话,夏一川看了看手机,放进口袋之中,想了想又拿了出来,可是盯着手机屏幕半天又放了回去。他突然很想抽根烟,虽然跟着许易知这些年,他们两个都没有抽烟的习惯,可是现在,似乎必须有什么才能让他冷静下来。

    无法形容在接到那个消息的那一瞬,他是如何的感受。反正当时他的头脑已经一片空白。

    许易知死了?

    许易知的车在经过大桥的时候发生了爆炸,整辆车残骸掉进了水里?

    这怎么可能?!许易知怎么会死?!

    向夏一川汇报的那名手下在那一刻清晰地感觉到了这位一直一脸笑意的川少有不亚于四少的寒气。

    可是,一条条的消息都很清楚地证实了这是真的。被炸毁掉落河中的就是许易知之前开走的那辆车……

    唯一的好消息是,还没有找到许易知的踪影。

    就算是……也总该能找见人吧……

    直到听到房间内有茶杯掉在地上的声音,夏一川才回过神来。深深吸了一口气,夏一川调整好脸上的表,才打开阳台门走了进去。

    冉桐睡了太久,口实在很干,可是夏一川出去接电话一直没有再进来。于是她尝试着自己拿过杯子喝水,却不想最终将杯子碰到了地上。见夏一川走进来,冉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好想喝水,谁知道手一点力气都没有。”

    “是我不够细心。”夏一川也笑了笑,另外拿了一个干净杯子,给冉桐到了一杯水,坐在边将水杯递给了冉桐。

    刚刚递过去,夏一川才反应过来,这个样子冉桐怎么可能能够自己拿着杯子喝水?

    连忙转将掉在地上的小勺捡起,说道:“瞧我,真是粗心,桐桐你等一下啊,我去把勺子洗干净。”

    说完就拿着小勺走进了洗手间。

    从镜子里看到自己有些僵硬的笑脸,夏一川懊恼地捶了捶脑袋。真是……他有些难以冷静下来。

    冉桐的视线随着夏一川离开,一丝疑惑在心中产生。以她认识夏一川这段时间来看,他都不是这样一个毛躁粗心的人,能够收集到细碎杂乱的信息,并将这些杂乱无章的东西整理成有用的线索,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个粗心大意的人?

    夏一川怎么突然会变得这样?

    想到之前夏一川有些紧张地特地出去接电话,想到许易知到现在仍然没有回来……

    冉桐的心沉了下去。

    夏一川坐在冉桐边,和之前许易知一样一勺一勺地将水喂给冉桐,却突然听到冉桐问道:“哥哥出事了?”

    喂到冉桐嘴边的小勺就这样突然抖了一下,水洒在了冉桐的嘴角。

    夏一川在这一刻几乎不敢看冉桐的眼睛。他从来没想到,自己会有如此不够冷静的时刻。

    “这么说,真的是这样了?”

    “桐桐,你别乱猜了,都吓了我一跳,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夏一川笑道。

    “那哥哥为什么还没回来?”

    “他去找幕后那人算账去了。放心,易知的本事你还不清楚吗?”

    “是吗……一川就算你现在不告诉我,可哥哥如果一直不回来,我总会知道的。”

    夏一川的视线落在了冉桐受伤的右肩上,他不敢在这个时候把那个他都不愿意相信的消息告诉冉桐。他担心会让冉桐的伤势恶化,那样的话,等许易知回来,一定不会饶了自己的!

    等许易知回来……

    “放心吧,他很快就能回来了。”夏一川又舀了一小勺水送到冉桐嘴边,“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要好好养伤,别让易知担心才是。”

    冉桐死死地盯着夏一川的眼睛,但夏一川在猛然间差点泄露心思之后,就又恢复了正常,这个时候冉桐很难再从他笑得弯弯的眼中找到任何信息。

    最终冉桐暂时放弃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养伤,是吗?

    只要她能尽快恢复,她有办法得到想要知道的消息的!

    不管,许易知是否出事……她都要好好地找到他!

    第二天,许易知依然没有回来。来的,是一位白发苍苍拄着拐杖的老人。

    文颀海!

    跟在文颀海后的柳家父子,目光都落在了斜靠在头的冉桐上。柳建文一脸的歉意,而柳呈枫又恢复了往常的疏离微笑。

    冉桐看着那名老人,没有说话,也没有向对方表示晚辈对长辈敬意的打算。

    文颀海站在房间中央,一言不发地看着冉桐,那双浑浊的眼睛里神色难辨。

    夏一川笑着打破了室内的寂静。

    “文先生,不好意思,您看您要来也没提前通知一声,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

    “夏先生,客气了。”文颀海的声音苍老,中气不足,但也依然不失威严,“我来看我自己的孙女,还需要什么提前通知?”

    这是表示他相信了一切,并接受冉桐这个孙女了?

    “文先生,您不是……”

    “夏先生,我明白你想说什么。”文颀海打断了夏一川的话,“是我老了!老眼昏花,把鱼目当了明珠!还多亏你和许先生,才让我能够见到我文颀海真正的骨血!”

    “桐桐,”文颀海又不容置疑地对冉桐说道,“我是你的爷爷,文颀海。之前让你受到的委屈,我会一一帮你讨回来!而我这个老头子对不起你的地方,我也会尽量补偿!请原谅爷爷吧!”

    “……爷爷。”冉桐一脸动容,声音虚弱地喊出了这个称呼。

    她必须认了这个爷爷!

    在许易知的况不明的现在,她需要为许易知减少任何可能的仇人!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