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黑暗

    《重生软妹复仇记》最新章节...

    他没有去纠结倪欣为什么要这样对付冉桐。曾经经历过的那些事,他早就明白倪欣为人处事有多么偏激。

    冉桐最初和倪欣产生的矛盾,仅仅是因为倪欣的熊孩子弟弟,那个叫倪麟的男孩要抢冉桐的ipad没有成功就哭闹咒骂,结果倪欣不仅没有批评倪麟的行为,甚至还纵容倪麟继续越走越歪。这之后就像是疯狂了一般地开始想方设法地对付冉桐。

    在这个荒唐的梦里,倪欣只是看冉桐不顺眼就想彻底出点冉桐都是有可能的。

    不管原因是什么,他只想着为梦中的那个冉桐报仇。

    三年的时间差,倪欣的势力已经不容小觑。而且在多次的交手中,他发现了倪欣似乎拥有某种特殊的能力,能够准确地避开所有布置下的陷阱。

    他和张正国联手花费了许多功夫,才将倪欣的势力一一铲除,这其中有许多的危险和损失,最后追捕走到末路的倪欣时,一颗流弹击中了他的口,在倒下之前,倪欣被他准确地打中了眉心。

    之后,他就醒过来了。

    在梦里中了枪的口还带着剧烈的痛。

    但是他却有着难以抑制的欣喜。

    冉桐还活着!虽然脸色苍白,气息虚弱地处于昏迷之中,但她那微微起伏的口,和温的鼻息就足以让他仿佛从地狱瞬间回到了人间。

    他隐约明白了一些事

    幸好,他去年放弃了南美之行,提前回了华夏。如果当时的选择有所不同,大概他就会被迫在南美待上三年。而这关键的三年……

    人的一个不同选择,往往能改变很多东西。

    冉桐实在太虚弱,没有注意到许易知的绪波动。实际上,她只是清醒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又昏睡过去。

    夏一川过来的时候,就看见许易知低着头,屈肘撑在膝盖上的双手握着冉桐的左手,紧紧地贴在额头上。他记得昨天半夜他从这个房间出去的时候,许易知就是这幅样子。

    “易知,都按照商量的安排好了。”

    许易知抬起头来,冰冷的眼睛比平时多了一些东西,更为幽暗、深邃,仿佛暴风雨前夕的宁静一般。

    夏一川心下一凛。

    冉桐的重伤,开启了那个封印吗?

    “易知。”夏一川平静地念出他的名字。但内心其实在暗暗希望,不要是像他想的那样。他不想去回想那一年许易知发现当年伤害他们一家的人的下落之后的失控表现。也不想去回想晚一步赶到时,见到的那一片血红。

    一个六岁不到七岁的孩子,在亲眼目睹了外公外婆被活活烧死之后,又被绑着装在行李箱中。看不见,不能动,每天只有很短的时间被放出来喘口气,就算是被带着坐船漂洋过海时,也是一直关在舱底。整整十五天。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谁能想象得出当时这个孩子在想些什么?谁又能明白这个孩子是怎样坚持下去的?

    自闭三年,只不过是一般人能够看到的样子。从六岁开始就和许易知朝夕相处的夏一川怎么能不知道,在那近乎死寂的沉默之下,氤氲着怎样危险的风暴。

    他之所以能够如此细致地收集到报并分析,大概就是因为在这样的一个同龄人边,他需要思考和观察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而他会这么说话八卦,其实也只是因为边那人一直太安静了……

    但他一直都知道,许易知并不完全是他平时表现出来的那个样子。冷漠肃然只不过是因为那些都是他根本不在意的人和事,如果关系到他重要的人,他被深深藏起来的那一面就会爆发,会不计后果地疯狂报复。

    幸好许易知一直都很能克制自己。有时候夏一川也会担心许易知一直这样隐忍不发,会不会在下次爆发的时候变得更加恐怖。但是他们遇到了冉桐。夏一川早在一开始就发现了,靠近冉桐的时候,许易知的上紧绷的森冷寒气会减弱许多。

    不管怎么说,是需要好好保护的妹妹啊。

    夏一川觉得这样很好。甚至尽量把事都揽到自己上,就是为了让许易知多点时间去陪他分离多年的母亲和妹妹。

    后来许易知和冉桐在一起了。夏一川觉得都能够眼看到许易知上气息的变化。就像他和时远开玩笑的那样,说许易知是走下神坛,变得有人味了。实际上,他真正想的是,或许冉桐真的能够让许易知放下过去的那些黑暗。

    可是没想到,事件竟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夏一川脸上的微笑有些僵硬,他紧张地等待着许易知的反应。

    许易知抬起头后,一时没有说话。他从夏一川的表中,看出了这位最了解自己的好友在担心什么。虽然确实有毁掉一切的冲动,但他现在的头脑很清醒,那次的失控他也已经找到了答案。尤其是冉桐已经在他边,虽然重伤昏睡着,但有他的照顾,终究是会好起来的。他不会再做让亲人朋友担心的事

    “不用担心。”许易知难得地给了夏一川一个他想要的答案,“一川,我需要你亲自守在这里,不要让桐桐出一点事。”

    “我替你去吧。”夏一川有点想改变计划,他不能肯定等会许易知出面时,会不会突然失控,虽然那些人原本就该死了。但死与惨死还是有区别的。

    “文颀海想见的,是我。”

    “那我先去处理那个假货的事,去见文颀海的时候再回来换你。”夏一川不想放弃。

    “这些事是能够计划着来的吗?”

    这种事怎么可能真的按照计划中的步骤一点点进行?突发事肯定会不断出现,对方能够带假冉桐到这里,并成功地接近文颀海,又能够对柳呈枫的庄园采取暴力突袭,就肯定不是普通的人。昨天柳呈枫的庄园发生那样的事之后,趁着那两拨人还困在庄园,夏一川带着人围攻了之前推断并有九成把握的地方。

    但不出他们所料,那个神秘人士和颜熙琴已经离开,剩下的那些打手根本就不清楚他们的老板真实份是什么,他们只是被雇佣来保护他们的雇佣军。这一战,他们的人也有一些损失,不过也明白了为什么那些人敢肆无忌惮地暴力袭击柳呈枫的地盘。雇佣军只要接下了任务,就不会考虑其他的,他们的原则只有一个,服从命令。

    虽然再次斩断了那人的羽翼,但他们必须考虑到事所有的变化,难保对方还没有后手,而且他们还要随时准备着应对文颀海,让文颀海相信最近一直见到的那个孙女有问题,才能算是完成了任务。

    不然,不能让文颀海同意进一步地确认,就算对文颀海说得天花乱坠,资料报告再如何详细,对方只需要一句话就能将他们堵回来:“你们说那份亲子鉴定是假的,那怎么叫我相信你们给我的这些不是假的?”

    如果冉桐没有受这么重的伤,他和许易知同时行动才是最好的。但是他们两个现在必须有一个人守在这里才能放心。

    “那好,你去吧。记得桐桐还在等你。”夏一川走到许易知的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除了桐桐,还有冉阿姨,还有我们这些朋友。别被人抓住什么把柄。”

    “知道了。”许易知俯在冉桐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又担心把她惊醒,动作轻柔,连呼吸都忍不住暂时屏住。

    “万一这边有人闯入,你记得之前商量的。”

    “好,放心吧。”

    冉桐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句见到夏一川正合着眼睛坐在一边。

    “一川。”冉桐的声音有些沙哑虚弱,不过,那种沉重的麻木感已经减轻不少,右肩处有清晰又剧烈的疼痛让她皱紧了眉头。

    夏一川听到声音,猛地坐直了体,朝冉桐看过来,“你醒了?”

    冉桐抿了抿唇,“哥哥呢?”

    “他很快就会回来。”夏一川见冉桐的精神还好,整个人也放松了许多。

    可一直等到晚上,冉桐昏昏沉沉睡着了又醒来,醒来又坚持不住再次昏睡,许易知都没有回来。夏一川也有些焦虑,竭力克制着自己不在冉桐面前表现出来。从那边最后传来的信号来看,应该没有出什么意外。可为什么会突然失去了联系?

    许易知揉了揉太阳。刚才那一阵突然的眩晕差点让对方的偷袭成功。冷冷地扫了那个瘦削的影,许易知知道那应该是个女人,会出现在文颀海的别墅外,却又不敢露面的女人,大概只有那个将颜熙琴带到暹罗来的那个人了。

    文颀海果然不愧是只狠狡猾的老狼。虽然他始终都是一副恨不得将自己弄死的表,但许易知还是察觉到,文颀海其实已经在怀疑边那个孙女的真实——不然他不会坐在那里听他说话,而是真的直接动手,杀了他给儿子报仇。

    文颀海没有任何表示,确认了文颀海这种态度的许易知也不多说,只是在离开之前,将带去的资料留在了茶几上。他相信,文颀海会立刻亲自去查这些资料的真假。

    然而,他在离开文颀海的别墅之后,就遭到了袭击。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只有一章……实在太累了,写着写着就坐着睡着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