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

    大概是假冉桐那一方已经感觉到了危险,决定先下手为强,将真正的冉桐除掉解决后顾之忧。

    许易知也和柳呈枫一样,没有想到对方会用暴力手段冲击柳宅。毕竟,柳呈枫这边的势力,只文颀海之下。而且文颀海已经因为病重和想念孙女,早就将事都交给了柳呈枫,很少露面了。

    怎么会有敢这样肆无忌惮地挑衅柳呈枫?

    除非,是柳呈枫自己安排了两方一个j□j脸一个唱白脸。

    柳建文这个时候应该也知道这边发生的事了吧?就是不知道他到底会怎样看待这件事。明天的会面,没有意外的话,应该可以直接柳建文的住处进行了。

    之前柳呈枫抱着冉桐的那一幕画面,让许易知回想起来不知不觉的加深了上撒发的寒意。

    柳呈枫母亲住的庄园发生了这样的恐怖袭击事件,暹罗警方和军队也全都被惊动了。夏一川放慢了一些速度,看着一列列军警方的车队呼啸着朝着柳宅的方向行驶,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一些:“说这事最后会怎么对外宣布?”

    许易知一直低头凝视着昏迷中的冉桐,听到夏一川这句话,抬起眼皮淡淡地看了夏一川一眼,没有回答。

    夏一川仿佛知道自己不会得到许易知的回答一般,又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大概当初暹罗接收文颀海这群的时候也非常头疼吧?虽然说是以后就归暹罗正斧管制,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这不过是文颀海挑了个最舒适的地方住罢了。”

    “不管其他的,桐桐受到的一切,都会还回去。”许易知语气微凉,淡漠,但却向来是说到做到。

    “当然,双倍还。”夏一川眼尾上挑的狭长眼睛弯成了两道月牙,居然将他们兄弟两护着的伤成这样,不狠狠地报复回去,他这些年就真是白混了!

    冉桐被带回了许易知暂时的住处,有他的夏一川控制,这里的安全相对来说甚至比柳呈枫母亲住处更高,毕竟,那个地方已经是个标靶。

    当地一位相熟的华医生被请了过来,检查之后,医生认为许易知把伤口处理得很好。为早年就流落到东南亚一带的华后裔,这位医生很推崇中医药,他认为既然这种药的效果这么明显,那么还是不要对伤口进行缝合,以便每次换药之后伤口更容易吸收药物。而且,以这样仓促的条件,就算伤口缝合了,也难保以后会留下后遗症。

    暹罗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许易知这个时候根本不敢将冉桐送去正规医院。对方连柳呈枫的庄园都敢暴力攻击,闯入医院杀,估计也不是不可能的。而这里相对隐蔽,附近又有许多公共设施可以提供退路,明天收网成功之前,许易知决定暂时将这名华医生留下,守旁边以防冉桐的伤口状况恶化。

    华医生明白许易知的顾虑,虽然有些紧张,但他来之前就得知了他的朋友是要带他来给一位受了枪伤的进行紧急救治,牵连到这些事当中极其容易被灭口。虽然不敢相信自己多年的朋友会这样害自己,但他还是难以克制地紧张了一路。不过和面前这两个年轻打交道之后,他稍微放心了一些,他们的眼睛中没有那些邪戾的东西,只要他乖乖地配合,应该不会有危险的吧。

    冉桐呆立绵绵细雨之中,看着那些雨丝明明落到自己上,却没办法打湿她的衣服丝毫,她露外面的肌肤,也完全感觉不到雨的凉意。

    这是,怎么回事?

    一排排的墓碑,冰冷而无声地竖立水泥地面,无论是典雅精致的,还是简单古朴的,全都只剩下那寥寥几行方块字,记载了躺这里的的一生。

    冉桐漠然地回头看着距离最近的那块墓碑。最中间雕刻着一列字。

    女冉桐之墓。

    这个她曾经被迫待了一年的地方。她又回来了?

    她又死了吗……

    冉桐头脑一片空白地慢慢走到墓碑之前,伸出去的手,从墓碑上穿了过去。真的死了?回到了原点吗?

    然后,她看到了那个穿着深灰色风衣,举着一把黑伞拿着捧白色唐菖蒲的男,慢慢地走了过来,看着他弯下腰,将唐菖蒲轻轻地放墓前,然后垂下眼,安静地注视着墓碑。

    颀长、拔的影,简单利落的黑色短发,棱角分明的脸庞和深刻俊逸的五官,还有那紧紧抿着的薄唇和如同黑夜般深邃的眼睛。

    冉桐突然很想哭。

    怎么,又回到了这个时候呢?

    许易知和记忆中一样,单手撑着伞,另一只手轻轻地拂拭墓碑上的水迹,任凭细雨丝丝落下,将他深灰的大衣浸染成黑色。

    冉桐走到许易知的面前,不过半尺的距离。可他的目光不再她的上。

    抬起手,小心翼翼地轻轻碰了碰许易知的脸颊,冉桐多想能够和往常一样,被他拥进怀里,可是,她怎么就没能坚持到最后呢……

    听着许易知说完记忆中的那几句话之后转离开,冉桐有一次不自地跟了上去。这一次,她没有即将追上他之前消失重生,但是她差点就直直地撞许易知的体上,如果她还能碰触到他的话。

    可许易知的眼中浮现了一丝疑惑,然后冉桐就看见许易知再次转了回去。

    许易知回到冉桐的墓前,走近,视线落了墓碑的上方。冉桐这才注意到,墓碑上方有一块地方并别的地方要干许多!这是原本的她之前坐着的地方!

    冉桐猛地抬头,不过并没有如她害怕的那样看到另外一个自己的灵魂。

    她紧张地转朝许易知看去,既然原本的她能够挡住一部分雨水,那么是不是她其实是可以和这个世界的存有轻微的接触?然而,并没有给她研究的机会,白光再次亮了起来,而这一次将依然观察墓碑的异状的许易知也笼罩了进去……

    “桐桐……”熟悉的声音耳边响起。

    冉桐努力想将沉重的眼皮睁开,过了好一会儿,才从睁开了一道缝儿,模模糊糊地看到了紧张地注视着自己的那个。

    哥哥。

    嘴唇张开,喉间轻微地动了动,冉桐无声地念出了这个词。

    她的手正被许易知紧紧地握着,他手心里的温度让失血过多的她感到了一阵暖意。

    能够再次碰触到他,真是,太好了……

    “先别急着说话,失血太多,现需要好好静养。”许易知放轻了声音,说道。然后拿过放一边的杯子,“喝点水好不好。”

    冉桐眨了眨眼睛表示同意,缓了半天,她才能完全将眼睛睁开。许易知拿着一把小勺,一口一口地喂着冉桐。甜丝丝的,大概是补充她体缺失血液的某种营养液吧。

    尽管伤口处已经疼得麻木,仿佛整个体都已经不是自己了的一样。但冉桐还是发自内心的欢喜。

    谁也不想这么轻易地死去。更何况是重生一次的她。

    喂冉桐喝了几口水之后,许易知将杯子放回一边,又双手握住了冉桐的左手,捧到嘴边,轻轻地吻着:“幸好,没事,太好了。”

    除了外衣不见了,他还穿着昨天的衣服,眼中带着一些血丝,平时刮得干干净净的下巴,也出现了一些胡茬。大概,从昨天晚上开始,他就一直没有离开过这里吧……

    “哥哥,别担心。”冉桐左手微微用了点力,尽力用自己的方式安慰面前这个男。

    从她的父亲出生这样的一个环境开始,她就注定了不可能真正脱离这种事。文煜曾经隐瞒打算和孟芳婷华夏上京过普通的生活,结果没能逃脱这样的命运。而她被妈妈带离上京躲w市,最终也还是没能从中避开。

    既然是这样,那她更加不应该逃避。怪不了任何。

    反而让她意的是,之前再次回到墓前发生的那些事。那是原本的她消失重生之后,没有看见的一切吗?那种让她重生的白光也笼罩了活生生的许易知上,又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影响?

    冉桐不知道的是,许易知此刻除了庆幸昨晚重伤的冉桐没有伤口恶化之外,还有一个更让他感谢一切的原因。

    守冉桐边的这一夜,原本警惕非常高的他,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然后他做了一个梦。虽然真实、详细得过分,但他坚持那只是一个梦。

    梦里,他回国的时间晚了三年。

    没想到这三年的差别竟会是如此的可怕!

    冉桐,他的桐桐,居然已经去世了,淹死一个还未正式开售的小区池塘之中。而他的妈妈,昏迷不醒地躺医院之中。

    听到那个消息的一刻他挣扎着想让自己醒过来,他不断地告诉自己那是一个梦,可是徒劳无用。于是他拼命地开始追查,妈妈的份有隐他是知道的,于是直接想办法联系到了那些。但他们并不知道冉桐之死的内。只知道冉桐曾经被林钧卓和颜熙琴背叛了双重感。不过因为那只是无关紧要的感纠葛,他们并没有太多关注。等冉桐意外去世,冉容也遇到意外昏迷不醒,他们才发现其中有问题。

    冉桐是被害死的。

    可是他们查到一半,就受到了极大的阻力。许易知对这些和自己经历过的一切不同的事,感到非常不解。张正国联系到了他,两个如同现实中他经历过的一般,联手起来。

    张正国的官方势力,他的江湖势力,加上夏一川的报收集小组的能力。

    终于,查到了真相。

    居然是倪欣!

    不过是三年没有他而已。倪欣的势力就发展到了一个可怕的境地。黑道、白道,境内、境外,全都她的掌握之中。她的边,有好几个各方面可以称为佼佼者的男。代表商业势力的姚庆宇,正至方面的赵家二少,军方的,是他二伯的儿子,他那许多年没见的堂哥,而代表着江湖势力的,则是他那个三师兄陈易辉!

    调查出来的结果让他几乎以为这个荒唐的梦其实是一个骗局。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