赝品

    之后冉桐才知道,柳建文一共有三位妻子。

    第一位妻子和他一样,是残军军官的后代,但是八十年代初期就难产去世了,一尸两命。之后柳建文又娶了柳呈枫的母亲,一位非常美丽的暹罗女子。柳建文奉命去大和之后,柳呈枫母子并没有跟着他一起过去,而是留了暹罗。

    儿子不边的文颀海非常喜欢柳呈枫,最后竟将柳呈枫带自己边亲自教导。文煜死华夏之后,文颀海更是将全部心血都放了柳呈枫上。这也是柳建文相信文颀海愿意把家族交付给柳呈枫的原因之一。

    柳建文大和的妻子是位标准的大和抚子,虽然知道柳建文暹罗还有妻子,却毫无怨言,他们的儿子和女儿冉桐并没有大和见到,大概是因为他们年轻还小,仅仅是高中生的缘故吧。

    但不管怎么说,今年二十九岁的柳呈枫是柳建文最得意的儿子。

    冉桐见柳建文特地让柳呈枫陪着自己,隐隐猜到了柳建文的打算,大概是想从自己这边入手,给柳呈枫文颀海面前多加上几分,毕竟,她承诺过不接手家族事务。

    “冉小姐,今天好好休息,明天让母亲陪您去玉佛寺拜拜,如何?”柳呈枫虽然一直很地笑着,但冉桐也感觉得出来,其实他骨子里对自己是带着几分疏离的。

    这就有点有趣了,柳家父子两个好像有不同的想法。

    “谢谢,不用了。”冉桐同样疏离淡然地回答,“想,来这里的目的,柳建文先生已经和您说清楚了。”

    柳呈枫点点头:“是的,父亲已经告诉过,您来暹罗是想见见大老板。”

    “想您误会了,不是想见他,而是们费了很多心思希望来见他,或许是弄错了?”冉桐轻轻捋过脸颊旁的长发,微垂的眼眸中幽深一片,将里面的嘲讽、防备一一藏起。

    “给您造成这样的误解,很抱歉。”柳呈枫的目光冉桐上停留了几秒,这才继续望着前方,“实际上,大老板最近体不太好,医生建议他静养。”

    “所以,他并不知道已经到了暹罗?”怎么着,柳呈枫还扼住了文颀海对家族掌控的手腕不成?

    “当然不,他已经知道您到了暹罗,也希望尽快见到他的孙女。只是……”柳呈枫仿佛遇到什么难题,不太好说一般。

    冉桐坐直体,向柳呈枫的方向微转,认真地注视着他:“如果可以的话,请告诉只是什么?”

    “大老板年纪太大了,今年来偶尔会犯点糊涂……”柳呈枫脸色有些晦涩地说,“前几天有带着一名年轻女子,说她就是文煜叔叔的女儿,大老板的孙女……”

    “还有这种事?”冉桐微微有些诧异。

    柳呈枫紧紧皱着眉头,似乎这件事让他十分头疼:“们也觉得奇怪,正调查。但是经过亲子鉴定,证明她确实是大老板的亲。”

    “柳建文先生不知道这件事吗?”冉桐的视线移向柳呈枫一侧的车窗,看着快速掠过的街景,语气淡淡地问。

    柳呈枫的目光落冉桐白皙光洁的脸颊上,眼眸闪了闪,“已经将此事告诉了父亲,他认为这里面一定有蹊跷,建议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所以柳建文之前一直将她留那座宅院中,却绝口不提什么时候带她到暹罗来见文颀海。如果不是许易知施加压力,大概柳建文根本不会今天带她过来。

    “那就是说,现是个不会被承认的存?”冉桐笑了起来。

    柳呈枫连忙否认,“不,冉小姐,父亲和自然都相信您才是真的大小姐。只是,希望您能暂时等待一段子,给们时间去把那女子背后牵连的顺藤摸瓜。”

    “可是连亲子鉴定都……”

    “亲子鉴定的整个过程如果不够保密的话,作假并不难。们已经暗自另外做过了亲子鉴定,证明那女是假的。但是之前的报告已经让大老板先入为主。”

    冉桐笑笑,柳呈枫的疏离究竟是因为不相信她的真实,还是原本就不希望文颀海的孙女出现呢?还是说……那个假的孙女实际上就是柳呈枫弄出来的把戏?

    “嗯。还有一个地方十分好奇。”冉桐拨了拨偏长的刘海,“想大老板半年前就应该知道了的份,那次缅甸,也是们的对不对?”见柳呈枫默认了,冉桐继续说了下去,“那么,他肯定知道的长相,至少见过的照片。现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女说她才是大老板的孙女,们怎么会接受这种说法,甚至同意了做亲子鉴定呢?”

    柳呈枫这个时候,脸上的表变得有些古怪:“那是因为她长得和您一模一样。”

    这个回答,让冉桐微怔。

    长得一模一样?旋即就反应了过来。

    “现的整容技术,可以用魔法来形容,不是吗?”冉桐笑道。看来对方真的是处心积虑了,那个整容成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大概言行举止也模仿得惟妙惟肖吧。

    “是的。”柳呈枫再次打量了冉桐一眼。

    冉桐这个时候已经差不多可以确定了,柳呈枫确实怀疑自己的真实

    呵。冉桐此刻非常想笑。原本她根本就不愿意和这些事扯上一丁点的关系,可他们一次有一次地紧,最后让她不得不面对这一切。可是到了最后一步的时候,却觉得她的存值得怀疑了。

    只不过,现居然有伪装成自己招摇撞骗,那么她绝对不能袖手旁观。她就是她,不是随便什么可以冒充的!

    “中秋,先要发布的任务难道不应该是揭露骗子的真面目吗?”冉桐不解地问。

    之前中秋又给她发布了任务,顺便一提,大和时接到的跟踪任务也已经完成,冉桐现的训练点数又多了500。新的任务很令费解,居然是让她收复柳呈枫,让他愿意为己所用。

    “难道打算让接手这个家族事务?知道对这些一点兴趣都没有的。”

    “之前的被动难道没有感到郁闷?如果不是有,加上运气还不错,早就被柳建文弄死了。”中秋语气相当恨铁不成钢,“根据的资料,文颀海早文煜死后,就开始脱离毒品生意。如果是不愿意沾染这个的话,完全不用担心。现的应该已经明白,黑色世界和黑社会是有区别的。”

    她当然明白。了解到一些许易知的事之后,她就知道了这一点。黑色世界确实是游走法律之外,但却也有着自己的一准则。和那种带着一帮小弟,打打杀杀的黑社会不能等同。只能说,黑色世界之中包括黑社会,而黑社会其实只是黑色世界中处于暴力环节的一部分。

    杀手、大盗、间谍、雇佣军,其实都属于黑色社会的一环。而有些国家机构不方便做的事,甚至就会让黑色世界的去完成,而特工也同样处于这一类,正如当年张正国带领的小组。

    “如果能控制这个家族,可以做更多的事。就算对那些没兴趣,但拥有自己的力量,能让拥有更多的自主。”中秋严肃地说。

    “只能说,明白的好意,也愿意接受的建议。但没有把握去做到这些。”冉桐的余光中能够感觉到柳呈枫对自己有着怎样的戒备。

    “可以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资源,比如许易知,夏一川,柳建文,甚至是不这里的唐长宁,都有可能帮的到。应该学习更多的东西。”

    “……是的,谢谢,中秋。”冉桐明白中秋的意思。

    既然现有另外一个‘冉桐’每天陪伴着文颀海养病,冉桐也暂时不再提出要去见文颀海的事了。不过她将这些信息传给了许易知。

    许易知得知有个莫名其妙的女模仿冉桐试图顶替冉桐的份之后,浑的低气压差点没让夏一川以为许易知内心的那把锁被解开了。他可不想再次看到许易知变得那么暴戾疯狂!

    “易知,这事交给,只要是能用网络入侵的东西,不用多久,就能放到面前。”夏一川连忙表示这件事并不麻烦。至于找出那女的背景之后,会怎样对待那个女,夏一川笑了笑,冒充谁不好呢,冒充冉桐,这不是自己找罪受么?

    不过,既然是能够模仿冉桐言行举止的,那应该是对冉桐十分熟悉的。这究竟会是谁呢?

    暹罗的气候属于带季风气候,尽管目前是二月份,但夜晚也只用裙子外面披一件长袖外衣而已。冉桐穿着一件黄色的印花连衣长裙,本没有觉得冷,但柳呈枫母亲的建议下,还是披上了一件白色的长袖单衣。

    这位已经年过五旬的暹罗美,依然保持着她的美丽,蜜色的肌肤上只有极少的细纹。冉桐有些奇怪的是,既然柳呈枫不相信她是真的,为什么还会让自己的母亲接触自己。

    实际上冉桐想错了。柳呈枫对冉桐保持着一份疏离的原因,其实柳建文上。柳建文依然想着柳呈枫和冉桐联姻,然后名正言顺地接手家族这样的打算。柳呈枫十分反感柳建文的这个想法。

    他从五岁开始,就一直跟文颀海边,感受过文颀海给他的亲,也亲眼目睹过文颀海手段的残忍。这个原本的军队,之后改成为家族的一切,都和文颀海这个的能力密不可分。试图钻空子左右文颀海的想法?这种想法太天真,他很想问问父亲,难道忘记十年前断腿之痛了吗?

    更何况,二十四年来,他文颀海边长大,对文颀海这位老的感,甚至比他那个大和又娶妻生子,当着另外两个孩子的好爸爸的男要深得多。

    所以他根本就没打算听从柳建文的话。

    机场见到冉桐之后,虽然相同的面貌他这几天可谓是天天见到,那个声称自己是冉桐的女每天都会去家中照顾文颀海,他是文颀海这些最亲近信任的,怎么可能会不见到她。只是,没多久,他就发现,那个女,除了样子和冉桐一模一样之外,气质、个和行事做派都截然不同。

    这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

    如果说那个女整容了特意来假冒冉桐,那么言行举止肯定也会刻意模仿。毕竟他们之前有对冉桐进行过调查。而她确实做得不错,至少他和文颀海本,都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可是柳建文亲自从大和送过来的这个真正冉桐,却出乎了他的意料。

    这个冉桐比他们调查出的报告中写的要冷然,要淡定从容。之后两的交谈也可以看得出,冉桐十分有主意,行事大方,没有一点弱的感觉。再加上柳建文对他说的,之前冉桐从华夏一直到大和柳宅威胁柳建文的一系列举动……

    文颀海边那个腼腆、内向,容易脸红,不敢和陌生说话的女究竟是怎么回事?!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