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担

    “说什么?”冉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妈妈有责任,但的亲生父母是死于车祸。所以,后来他们会用车祸的手段报复。”

    冉桐的亲生母亲孟芳婷和杨容十八岁那年参军之后同时被选中加入秘密机构,成为一名特工。之后加入了张正国的小组负责东南亚某国的工作。他们的任务原本已经完成,可是没想到孟芳婷遇到了冉桐的亲生父亲文煜,文煜纠缠上了孟芳婷。

    原本这并不是孟芳婷的错,但对于特工员来说,与境外员有牵扯不清的关系,也是违反保密条例的行为,为了以防万一,张正国对孟芳婷进行了严苛的批评之后,整个小组全部撤离回国。

    回国后,孟芳婷受到了惩处,被分配到基层派出所工作。而杨容得到继续培养的机会,进入公安大学进修一年,毕业后成为一名三级警督加入刑警大队。

    本来以为一切都结束了。

    没想到文煜竟然以美籍华的份追到了华夏。并逐渐打动了孟芳婷。可就孟芳婷和文煜结婚之后,却发现,文煜其实是文颀海的儿子,而他们的小组之前破坏了许多次文颀海的交易。这让孟芳婷认为文煜是刻意欺骗她,实际上是想报复他们一组。

    巧合的是,这个时候真的有开始对杨容下毒手。

    格刚烈的孟芳婷当时已经怀了孕,却决定和文煜一刀两断,谁知两争吵的时候被赵敏珊撞见。

    赵敏珊虽然一点都不清楚内,却断章取义地认为孟芳婷和文煜两就是企图谋杀杨容的,文煜气恼之下追了出去。许振宇差阳错地救下了赵敏珊。

    文煜和孟芳婷根本就没有伤害到赵敏珊,可赵敏珊却一口咬定他们是境外间谍,目的就是要来杀杨容等,并声称自己差点被文煜杀灭口,多亏许振宇的救命之恩。

    许振宇相信了赵敏珊。但杨容死也不相信孟芳婷会出卖战友,这对夫妻也开始产生矛盾。

    上面经过讨论,决定将孟芳婷隔离审查,将文煜遣送出境。但由于孟芳婷怀孕已经七个月,组织上为了道,决定孟芳婷生下孩子之后做出以上处理。两被分别隔离两个地方里。直到孟芳婷生下了桐桐。谁也没想到文煜竟然设法已经联系到了文颀海的,准备孟芳婷出月子之后强行带着孟芳婷母女准备逃离出境。有了女儿后,心境产生了变化的孟芳婷答应了文煜。

    这个计划被常去看望孟芳婷的杨容察觉,她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将这件事上报。最终导致了孟芳婷和文煜仓促逃跑的途中遭遇车祸双双死亡,只剩下被紧紧护孟芳婷怀中的桐桐……

    这个悲剧如果真要追究责任,或许很多都有责任,但杨容认为最直接害死自己好友的,就是自己。

    这件事让她背负上了沉重的负罪感,才一个多月的桐桐当时被张正国的妻子暂时帮忙照顾,可杨容每次去看见桐桐,就更加深一分痛苦。最后她向许老爷子以及许振宇提出,希望能收养桐桐。许老爷子是知道实的,老一辈的责任感让他很快就同意了杨容的想法,但许振宇却强烈反对。

    他认为桐桐的父亲代表着国外恶势力,母亲是国家罪,他们许家怎么能够收养这样的生下的女儿?!

    结果他这样的想法让许老爷子狠狠地训斥了他一番。

    桐桐顺利地被许家收养,可这件事加深了许振宇和杨容之间的矛盾。又有赵敏珊其中挑拨,最终一次醉酒之后,许振宇出了轨。

    而文颀海知道了儿子和媳妇的死,开始疯狂地报复。赵敏珊首先被找到,但她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杨容上。

    赵敏珊只是个普通的商务部工作员,可杨容曾经就是给文颀海添了不少麻烦的代号白鹤,如今又是受到重视的警督,两相比较,文颀海把矛头对准了杨容。

    文煜和孟芳婷死去一年后,杨容的父母代替杨容被害死,许易知被掳走。杨容失去了一切,最终带着桐桐来到w市。为了不让孟芳婷的女儿走上那种黑暗的道路,杨容决定一定要好好护着桐桐,让她过平静普通安宁的子。

    安静的子,一直到最近被打破。文颀海也知道了桐桐就是他的孙女,文家剩下的唯一骨血。

    许易知不是善于言辞的,他讲述的这些事时用词极为简单,却让冉桐听得心脏一阵一阵地抽痛。

    一直到他说完停下来,冉桐都没有再开口。

    她现的脑中一团乱麻。

    很多事她都无法理解,无法想通。

    “桐桐。”许易知捧起冉桐的脸颊,轻柔的吻一下一下地落她的眼睛上,将那蕴眼眶中始终没有落下的泪珠一一吻去。然后是额头,鼻尖,慢慢移到紧紧抿着不发一言的唇瓣上,极为小心地,仿佛不想打扰到她一般的轻柔碰触。

    温柔的吻明明渐渐平息了冉桐内心的烦乱,可又让她有了一丝恐惧。微微地后退了一些,冉桐低下了头。

    “准备去见文颀海。”

    “嗯。”

    “他毕竟是爷爷。”

    “嗯。”

    “想,他肯定还会继续报仇。”

    “知道,桐桐,这些都知道。只要做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会一直边。”

    冉桐猛地推开许易知,“可是们的立场是相反的!不能理解她为什么要将好友的打算告诉上级,的父母,他们只是想一家一起啊!可是,却是迎接他们的是永远的分离!柳建文说他根本就是个普通的公子哥,对那些事完全没兴趣,可是他最后还是因为那些失去了一切……他只是喜欢她而已,她也只是选择了家庭而已……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虽然她说得有些没条理,但许易知还是听懂了她说的每个他指的谁。过去那些事,究竟谁对谁错,他也没有发言权。而且牵扯到国家,有些事就没有那么简单。这对于一直海外接受传统恩义教育的许易知也不是很能理解。但可以肯定的是,当时,他们每一个的决定,都是无愧于心的。

    “桐桐,对不起……”

    “不要和说对不起!没错……是的,不想知道这些,不想怨恨她,能理解。”冉桐心头的酸涩疼痛难受得无法抑制,“但无法再和以前一样面对……们,不要再见面了。”

    冉桐话刚说完,就只觉得一阵强势的气息朝她扑来,等她回过神,就发现自己已经被许易知压了下,双手手腕被他紧紧地扣脸侧,而许易知原本就冷清的神,变得更加的没有温度,深邃黑沉的眼眸里面仿佛有暴风雨缓缓酝酿。

    “说过,不会放手。”他的声音很平静,却让冉桐心口一跳。那天晚上,许易知就和杨容如此说过,他永远不会对她放手。表白的那天,他也如此说过。然后是刚才庭院之中。可直到现,冉桐才深切地意识到,他的认真程度。

    或许是因为最初遇到林钧卓的缘故,冉桐其实对感没有那么大的信心。只是她喜欢许易知,希望两能好好地经营这份感,将这份感好好地维持下去。这已经是她对感最大的期待了。

    却不想,许易知对感是如此的执着和认真……

    可是……

    “放不下那些事,会不断地想起父母的死……会,因为妈妈而更加恨她!会……”

    冉桐接下来的话被许易知用吻给打断了。

    唇瓣被牢牢噙住吻,舌尖沿着轮廓细细描绘,冉桐僵硬地看着近咫尺的那双眼睛时,心就不知不觉地软了下来,那里面有太浓重深沉的感,让她恋恋不舍,让她深深沉沦。

    许易知的舌尖挤进了冉桐的唇瓣之间,然后长驱直入,强烈的感仿佛都这一刻骤然迸发。

    激烈的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冉桐甚至都感觉到了淡淡的铁锈味。

    许易知轻轻地冉桐有了一丝小裂口的唇瓣上啄吻了几下,渐渐平息下来的黑眸中有着一丝疼惜和宠溺。

    “先别想那么多。如果怨,恨,那么就让这一切都让来承担,好不好?如果的爷爷愿意,去向他请罪。只是,不会许妈妈出事,也不会许他将也卷进这些漩涡之中。当年的事,错很多,却不应该是由来继承这一切恩怨,是无辜的。桐桐,给机会,让来帮面对这一切,好不好?”

    冉桐一眨不眨地注视着许易知,口的酸涩感几撑破腔,眼眶再次不受控制地慢慢泛红,水雾蒙上了眼睛。

    “哥哥……”

    冉桐忍不住紧紧抱住了许易知,将脸埋他的颈窝,仿佛宣泄一般,泪水忍不住地朝外涌出。

    明明,她都已经告诉自己要坚强,以后一切都要靠自己了。可是,这个,这个为什么偏偏又要这个时候出现,然后对她说:将一切都交给他。

    为什么要对这么好,好到放不下……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