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

    “老板,已经将冉小姐的住处安排好了。”依然是新田一负责和冉桐打交道,他将冉桐带到了位于宅院后方角落的最为僻静的房间,吩咐女仆们好好伺候之后,就回到了柳建文边。

    “嗯,新田君,做的很好。”柳建文点点头。

    新田一偷偷看了一眼柳建文,他不是很明白,老板似乎一点都没有生气的迹象,之前冉桐把宅院闹得一团糟,还让老板受了伤,最后甚至威胁着老板答应了她的要求。现冉桐伤不到老板,为什么老板却不打算去给那女一个教训。

    柳建文心里是如何想的?

    冉桐也琢磨。之前胁迫着柳建文讲了一些事,冉桐自然不会全信,最容易骗到的谎言,就是首先铺垫九句真话,这样一来,最后说出的那句谎话,听起来就和真话一样了。结合冉容、赵敏珊的话来看,柳建文讲的过去,应该是真的,但他说他不清楚那几年华夏发生的事,应该是假话。

    大老板唯一的儿子之死,足以影响一个家族的未来,这些小首领们怎么可能不花费百分之二百的功夫去把这件事调查清楚?

    而他说的大老板病重,只有半年时间了,应该也是真的。但是说只想着把她骗来阻止她这半年时间内见到大老板应该是半真半假。首先不说他有没有能力困住她半年,就说大老板那怎么可能会半年都找不出她的下落来?而且,找不到孙女,大老板就会把家族交给柳建文的儿子?曾经对柳建文使用双腿骨敲碎这样残忍的手段,居然会那么相信柳建文的儿子?还将所有的一切都交付给柳建文的儿子?这有点匪夷所思。

    除非,他有什么能让大老板不得不答应的手段。那么,他会把自己骗来的目的,很有可能是想控制……

    这样看的话,他应该不会真的抹杀掉她的存。只要她保持警惕,这里暂时危险不大。

    冉桐的猜想和事实相去不远了。柳建文确实是打算将冉桐骗来之后,用一些手段来控制这个小女生。原本是想着冉桐不过二十,又不像他们这些从小接触的就是这些东西,冉桐不过是做为一个珠宝商的养女儿长大的,就算学了几招功夫,也不会太厉害,尤其是,不会像他们这种一样,敢下狠手。

    没想到的是,冉桐的举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平静地配合他的变装离开华夏,却机场机敏地逃脱,逃脱之后没有联系警方保护自己回国,而是跟踪新田一他们找到这里,他的居然一直没有发现,这太让他感到意外。而后来被发现后的举动虽然有些莽撞和生疏,但是可以看出她的胆量确实不小。最后听了他的那些话之后,又能够很快做出决断。

    尤其是柳建文以为冉桐说出‘拜托了’之后,已经真正地放松下来,却没想到转头就看到冉桐手里拿着他藏榻榻米之下的手枪,正冷冷地指着自己。

    她究竟是什么时候发现又取出来的?!

    只是为了证明她有足够的能力这里保护自己,让他不会轻举妄动?

    他当然不会轻易去再做什么。冉桐这小女生让他感到非常有趣,这样一来,他更加觉得自己的计划不错了。

    原本他就打算如果无法控制住冉桐,那么,就让儿子去追求冉桐。这两个年轻的婚姻,对家族的稳定发展有多大的好处,相信老东西会很清楚。

    现看来,冉桐非常适合他们的世界生存。这让他更加满意,这样,他的儿子对这件事的反感也会减少不少吧。

    接下来的两天,十分平静。

    有中秋,冉桐也不再害怕饮食之中出现问题。而柳建文的那把枪也被她随着带着。除了一三餐会有女仆送过来之外,这座宅院里几乎没有多出这么一个一般。

    柳建文不出现,冉桐一点都不意外。

    不管是要给她一个下马威,还是刻意表示他没有特别的目的,柳建文这几天不出现,才是正常的。如果他地来招待她,才会让觉得可疑呢。

    夜幕再次落下,冉桐披了一件宽松的大棉外坐长廊上,视线落不远处那片如雪般的白沙上,冬夜的月光倾洒那上面零星堆放着的几块白色大石头,影、青苔和斑驳的旧痕记载着这个式庭院的记忆。如此宁静自然流露禅意的庭院,却难以掩饰其下的血腥。

    想着昨天被柳建文轻易杀死的那名女组员,有阵阵的寒意从冉桐的骨子里发出。当时的形容不得她害怕,但是事后独处的时候,她就忍不住回去回想,那个女组员微笑着帮她化妆的样子。死去的女组员不算好,但也曾经是个活生生的。

    这是她第二次亲眼看到死亡。

    第一次是缅甸,被误伤而死的袁老板。加上现这个,全都是因为这些要将她带入这个黑色的世界。

    而现的她,似乎将要这个黑色世界中越走越远……

    “谁?”

    冉桐感觉到了木质围栏的影处,有个静静地站那里,注视着自己。

    一开始她就表示了希望不会有监视自己的意愿,虽然柳建文不一定能真的放心,但应该不会这么蠢得让她发现。

    那么,会是谁?

    冉桐站了起来,全戒备地朝那边走去。

    只穿着棉袜的冉桐无声地踩木质地板上,一步一步,心跳随着步伐逐渐地加快,有一种难以忽视的感觉笼罩冉桐的心间,不敢去想,也不愿意去想……

    黑暗之中,那个修长的影,一动不动地等待着冉桐靠近。月光被树叶和房屋挡住,但冉桐却清楚地看到了那双黑夜般暗沉的眼睛,仿佛能够将吸进去一般,那里面的担忧与煎熬,仿佛冉桐靠近的那一瞬间,都消散了。

    然后他伸出手,将冉桐拉进了自己怀里。

    “桐桐。”

    微凉的声音还带着一丝不敢确定的颤抖,很轻、又很沉,轻的是语气,沉的是感。许易知无法详细述说自己这些天来有多么的担心,受到了怎样的煎熬。这一切,都终于确定冉桐安然无恙的瞬间,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可他不敢上前,除了担心会引来这座宅院主的注意之外,他最担心的就是冉桐此刻不想见到自己。

    冉桐已经知道了当年的事,这大概就是她宁愿冒险,也不肯和他们联系的原因。

    本来他想潜暗处保护冉桐,无论她究竟想要做些什么。但他忍不住还是现,让冉桐感觉到了自己的存。

    看着剪了齐刘海,显得脸庞更加小巧的冉桐,原本圆润的下巴都变得尖了许多,心疼的感觉充斥了他整个口。这些事,让冉桐也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和煎熬吧……

    “放开……”

    原本温顺地让许易知紧紧拥怀里的那个,突然低声说道。

    许易知浑僵硬了一瞬,旋即将冉桐抱得更紧:“桐桐,不会放手的。”

    “放开!”冉桐压低了声音,撑许易知前的手用力,想将他推开,不可以继续这样下去了,她越来越眷念这个怀抱,这个的温度,这个的气息。可她现根本就无法接受这一切!

    “不放。”许易知沉声回答,他很早之前就已经准备要一直守护着冉桐。而当冉桐接受他的那一刻起,他就决定,无论冉桐得知真相之后,会做出怎样的选择,他都不会放手,他不会让过去的那些事,再次成为悲剧的起始。

    低下头,许易知冉桐的耳边说道,“桐桐,们好好谈谈好吗?”

    说完,也不等冉桐回应,许易知就抱起了冉桐朝冉桐的房间里面走去。冉桐紧紧抓着许易知的衣领,她可以反抗,可以还手,甚至可以狠狠地将这个摔出去,可是……

    她做不到……

    冉桐对自己说,这个庭院里,如果闹出了大动静,肯定会引起柳建文的注意,那样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桐桐,回国找到们之后,就听妈妈讲了当年的事。对不起,一直瞒着……”许易知将冉桐放榻榻米上,跪坐她边,深邃的目光紧紧锁住冉桐的眼睛。

    冉桐移开视线,没有说话。

    许易知顿了顿,“当年的事,妈妈一直都很内疚,她决定对不起,害失去了亲生父母……所以……”

    “所以就收养了,让被杀死亲生父母的抚养长大,认杀了自己亲生父母的当作妈妈?”冉桐抬头对上许易知的视线,她的眼睛里燃着灼灼怒火,和浓烈的痛苦。

    她妈妈,这么多年的相依为命,让她不仅着妈妈,还深深地崇拜着她。重生前,得知妈妈也被害了,那一刻的刺激让她居然离开了一直无法离开的墓碑,最后得到重生。

    可是突然却告诉她,那个她敬崇拜的妈妈,居然是杀死她亲生父母的凶手!

    这叫她如果能够接受?

    “桐桐?妈妈没有杀死的亲生父母!”许易知震惊地看向冉桐,她究竟从赵敏珊那里听到了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