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

    闪光弹炸开,瞬间释放出刺目的强光。两名保镖首当其冲地受到了影响,陷入了短暂失明的窘境。但他们知道现正有要冲进来,只得闭着眼睛凭着听力的感觉朝着来挥拳阻挡。

    站门外的许嘉言没有直接被闪光弹的强光冲击,然而以他平时连打架都不用自己动手的水平,虽然很快就反应过来做出了闪避动作,但没过多久就被其中一给制服敲晕,拖进了包间,随后包间门被紧紧地关上。将屋内的一切都隔绝隔音效果极好的包间之内。

    冉桐背对着门口,听到动静之时就已经有了准备,但是闪光弹还是让她暂时失明,不过她有作弊器中秋,虚拟场景很快出现了她的眼前,冲进来的几名黑衣全都以蓝色线条勾勒的虚拟形象显现她的视野之中。

    两名保镖虽然一时看不见,但还是牵绊住了两名黑衣。但还算宽敞的包间里面,一瞬间冲进了三四个黑衣加两名保镖,瞬间变得仄起来。

    冉桐后退一步闪过一的攻击,同时左手探向那的手腕,握住朝后一带,转的同时右手握拳重重击那的肋下。黑衣发出一声闷哼,就被冉桐给打得连连后退几步,撞自己的上。

    另一个黑衣也已经冲到了冉桐的后,挥掌准备击她的后颈处。而冉桐此时的锻炼已经颇有成效,仿佛背后也长了眼睛一般,骤然向下一矮,就躲过了攻击,同时飞快朝后倒去,屈肘朝后一撞,以自的重量增加了撞击的力量,那被冉桐撞得朝后倒下,结果后腰正好卡椅背上,差点被让他背过气去。

    这一共五个黑衣之前是以客的份订了与冉桐相邻的包间,所以才能够这么快不惊动其他的况下冲到冉桐的包间。负责冉桐安保的员只能对这家会所的环境进行安全评估,排查可能的危险,却无法控制其他的客。而负责冉桐包间的服务员因为之前赵敏珊说过不想被打扰也并没有守候门口。所以这里面的动静一时之间竟没有被其他发现。但这里毕竟是帝都,黑衣不敢制造太大的动静。但是很快他们发现低估了目标物的武力值。

    失明的效果渐渐褪去,保镖的双眼都已经有了模糊的影,何况是背对着门口有了准备的冉桐。

    三个的攻击逐渐犀利起来,黑衣袭击者们被打得有些狼狈起来。其中一名略一点头,五全都将藏上的枪拿了出来,分别指着冉桐三。

    为首那冰冷的声音如同毒蛇一般包间内响起:“再动一下,就开枪。”

    他黑洞洞的枪口直直地指着冉桐的脑袋,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他相信,没有能够躲过。

    “也知道,们不想闹得太大。但如果们不配合,们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男的口音带着南方味道,冉桐明白,这又是那边来的。经过这么多次,她也已经明白,这些的目的只是想带她走,并不想伤害到她。而之前赵敏珊说的那些话……

    如果是真实的话,那个其实才是她真正的爷爷。

    “们到底想做什么?”冉桐的视力已经完全恢复,面无表地看着那个说话的男。

    “们老板想请去见一个。”男回答,态度称得上是平和,没有一般绑匪的猖狂嚣张。

    “们邀请客的方式还真是,特别。”

    听到冉桐的讽刺,男脸上没有一丝不自,“那么,的意见?”

    “不想去的话,们会罢休吗?”

    “不会。”

    “那还问做什么?”冉桐仿佛那枪口指着的不是自己一般,随意地坐回了椅子上。拿过之前还温着的咖啡,给自己倒了一杯,小口小口地抿着。

    冉桐的举动让那几名黑衣都微微愣了愣,但很快反应过来。为首的男收回了自己的枪,将护目镜摘下,露出一张很容易让遗忘的平凡面孔,说道:“很抱歉,现们还要得罪一下。请冉小姐跟一起出去,等们到了目的地,的兄弟们就会放了这三个。”

    冉桐不动声色地放下了杯子,站起来将手机和包拿上。

    “不好意思,手机帮先冉小姐保管。”男很快将冉桐手上的手机拿了过去。冉桐不置可否,她早就知道他们不会许她有联络他的机会。不过她的玉佩中有定位器,许易知应该能够找到她。

    ……不,怎么这个时候还是想着许易知?冉桐的脚步微顿,眼中闪过一丝痛苦。

    之前许易知急着打电话过来,是因为获知了这些到达上京的消息?他们这么准确地找到她的行踪,并且提前做好准备,想来,和赵敏珊也脱不了关系。既然他们的目的不是伤害她,那么……

    冉桐这一刻突然有了一个打算。

    她要去见见她的那个爷爷!

    哪怕是危险,她想去试试。如果一切都是真的,她是那个唯一的孙女,唯一的血脉。如果他真的想伤害自己,不会这么多次的失败之后,还如此小心翼翼。

    或许,那里她能够得知所有的真相。

    见到冉桐如此配合地跟着为首男朝外走去,两名保镖全都皱紧了眉头,他们并不是商业保镖,而是有着国家背景转为民用的安保力量。所以他们比一般的保镖对任务的安全更加重视,绝对不能真的让冉桐被这样带走。

    “冉小姐!”保镖甲喊了一声冉桐之后就被用枪直接抵到了太阳上。

    “闭嘴!”

    冉桐回头冷冷地看了一眼那个拿枪指着保镖甲的,然后看向保镖甲:“不用担心。”

    “就当是为了这家伙的命吧。”她知道这两个保镖的想法,他们这样的军出生哪怕是牺牲自己的命也不愿意任务失败,所以冉桐说着,轻轻踢了踢还倒地上没有醒来的许嘉言。如果再加上一个无辜者的命,他们也会稍微减轻一些负疚感吧。

    最后冉桐看向为首的男。

    男微微低下头,带着一丝恭敬:“冉小姐叫阿一就好。请冉小姐放心,只要冉小姐能跟去见们老板的朋友,们绝对不会伤害他们。”

    “可的两位保镖已经知道们的目的,也看清了的样子。”

    “这一点也请冉小姐不用担心,现并不是的真实面目,而且,们任务完成就会立刻消失,没有能够找到们。”阿一回答。

    冉桐点点头,转而看向保镖们:“这些天谢谢们,之后,想们知道什么该说,该对谁说?”

    两名保镖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挣扎,最后是寡言少语的保镖乙开口:“明白。”

    冉桐没再多说什么,表平静地朝外走去。一黑西装的阿一板着脸走冉桐后一步的距离,就像是她的保镖一般,这样的组合并没有引起会所内工作员的注意。冉桐按照阿一的指令直乘电梯下到停车场,上了一辆黑色车子。

    车里还有两个,一个坐驾驶位上,另一个同样穿着黑色西装的女坐后座,等冉桐一上车,朝冉桐点点头,就拿出一个色的东西递给冉桐。冉桐一惊,但很快反应过来,那是一张面具!

    “请冉小姐让帮变一下造型。”黑西装女微微笑着说,似乎想让冉桐放下防备,同时升起了隔开驾驶位的玻璃,后座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

    冉桐自然明白他们这样带着自己,是无法离开上京的。也没有提出反对,就算是危险,她也已经决定了,只是,有机会必须弄到一些武器,不然再像这次这样被动就实太令讨厌了。

    带上面具之后,黑西装女又将冉桐的头发高高地盘起,并让冉桐换上了一略有些华丽的粉色裙。

    冉桐下车之后从车窗的投影看到了自己此刻的造型,那粉色裙里面不知道添加了什么东西,让纤细的冉桐变得有些臃肿,肩膀上还披着黑西装女给她准备的一件皮草。加上那化着精致妆容的圆脸和盘得高高的发髻,这活脱脱就是一位有些暴发户味道的中年妇。

    黑西装女又递给了冉桐一副大墨镜,将冉桐那与暴发户妇气质不相符的清澈眼睛遮住。然后拎着两个皮包跟冉桐后,朝机场内走去。

    而司机和阿一则成了她的保镖,警惕地打量着四周,一副专业的样子。等到登机的时候,冉桐才发现,他们连变装后的自己的机票和护照都准备好了,没有一点问题!冉桐暗暗吃惊,这些绝对不是普通。只是不知道她的那位爷爷究竟是何份。

    坐头等舱内,冉桐望着窗外的云层,也变得更加冷静。

    她重生回来,原本就是想着弄清前世没有弄清楚的那些事。虽然事的发展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倪欣也早早地被铲除了势力。那么她可以说前世的遗憾已经没有了。而现陷入的世疑云,才是她最意的一件事。

    经过这么一番变故,之前的悲伤暂时随着这些云层远远地抛到了后,她接下来,或许要面对的,是更加让她无法接受的事实……

    要坚强,桐桐。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