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意

    赵敏珊摆了个优雅的姿势坐那里,微抬着下巴有些不屑地冉桐后那两名保镖上扫了扫:“怎么,和见面还需要这么防备?”

    “许夫言重了。”冉桐也不意赵敏珊的态度,本来她们之间就不可能有心平气和的可能,大家心知肚明,“这是妈妈担心上京不小心惹了祸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特意请来帮处理事的。”

    “哦?那妈妈倒是考虑得周到。”赵敏珊勾唇一笑,“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告诉,当年她上京惹的那些祸闹得有多大?”

    冉桐的笑容冷了下来,“怎么听说当年惹祸惹得比较厉害的是许夫?”

    被冉桐如此直接地揭了当年的伤疤,养尊处优的赵敏珊顿时变了脸:“杨容从那个时候起就惯会装无辜!”

    “许夫,指着的鼻子骂的妈妈,好像不太好吧?”冉桐也不再客气。

    赵敏珊反倒笑了起来:“真替的亲生母亲感到难过。”但赵敏珊没有从冉桐脸上找到震惊的神,停顿了一下也明白了过来,“知道?”

    “知道什么?”冉桐端坐对面,脸上看不出有什么明显的表

    “既然知道不是杨容亲生的,那么也不用替她掩饰什么了。”说得好像她有帮杨容掩饰什么一样,赵敏珊内心突然有了一种报复的快|感,许振宇一直以为她不知道这件事,不知道冉桐的真正份。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不知道的话她怎么会将杨容一家的行踪告诉那个?只可惜,死的不是杨容!

    冉桐没有说话,黑亮澄澈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赵敏珊。这种不带任何绪的目光,渐渐地让赵敏珊浑不自起来。她抿抿唇,带着一丝恶意的笑容说道:“很想知道,如果知道其实的亲生父母是被杨容害死的,会怎么样。”

    但是冉桐仍然没有任何明显的反应,这让赵敏珊有些不甘心地再次重复了一遍:“当初如果不是杨容害死了的父母,后来怎么会遭到袭击,又害死了她自己的父母和儿子?哈哈,这就是报应啊!”

    冉桐并不是没有反应,而是被赵敏珊的话给震惊得头脑一片空白。难怪所有都不愿意告诉她真相,难怪她追问的时候哥哥的眼中带着悲伤。原来真相是这样的吗?不!她怎么能轻易相信赵敏珊?她大概是最不希望妈妈过得好的了!

    “怎么样?这件事是不是很出意料?”赵敏珊问道,似乎非要冉桐给她一个反应。

    “哦。”冉桐平淡地回应了一个字。

    赵敏珊一口气噎了口。哦?就这样的反应?这种感觉又来了,完全无法掌控的感觉,一拳打出去仿佛打到空气之中的感觉。赵敏珊几乎气的想吐血。杨容究竟怎么养的女儿?!怎么完全不像杨容的冷傲,也不像那个女那样冲动?!

    深深吸了一口气,赵敏珊拿出了一支烟,旁若无地点上,吸了口吐了个烟圈之后才说道:“和想象中的不同。倒是小看了。”

    “过奖。”

    “不用和来这虚的。不管想不想知道,还是准备把当年的事都告诉,既然杨容不想告诉。”

    冉桐放桌下的手早已经捏成了拳,紧紧地,手指发白,指尖深深地陷入了掌心。但是表面上她没有什么太大的绪波动,她不想让赵敏珊得意,不想让赵敏珊她如愿地狠狠打击到了自己……

    原来,许老爷子嘴里当初背叛了杨容的那个朋友就是冉桐的亲生母亲。她上了不应该的,境外那个的独生子。所以杨容为了自己,和张正国一起行动中亲手击毙了她的亲生父母。刚刚出生不久的她,就这样成了孤儿。之后杨容良心受到责备,才会主动提出要收养冉桐。

    “事说完了,也不管信不信。不过,敢相信,就算拿这些去问杨容,她也不敢反驳。呵呵,真期待那一幕。也很想知道,被杀死自己父母的凶手亲手养大,究竟是怎样的感觉……”赵敏珊毫不掩饰自己的坏心肠。

    “谢谢的故事,许夫。”冉桐许字上再次加重了读音,果然看到赵敏珊骤然变冷的眼神。

    “好自为之。”赵敏珊丢下最后一句话就离开了。

    冉桐一直强自绷着的神经这才一下子软了下来,朝后靠椅背上,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她不相信赵敏珊说的那些,她不相信自己的亲生母亲是出卖朋友的,她不相信妈妈真的杀了她的亲生父母……

    这一切一定都只是赵敏珊故意说来挑拨她和妈妈关系的话。

    是的,一定是这样!

    “主线任务五:上京之行,十八年前的真相。获得了关键环节,完成度增加60%,目前进度65%。”可中秋的声音打破了她的幻想……

    竟然,竟然是真的……

    冉桐没有发现,有眼泪无知无觉地从眼眶中涌了出来,慢慢滑落。

    门突然被推开了,守包间门外的保镖看见冉桐一个坐原地没有动静,拦下了试图进来的:“很抱歉,冉小姐现不想被打扰。”

    “给让开!”许嘉言不耐地说,他的脸上有难以掩饰的焦急。

    “很抱歉……”

    “冉桐!”许嘉言不再和保镖较劲,而是直接对着冉桐喊道。

    可背对着门口坐着的冉桐没有任何反应。

    这下连保镖都有些不安了,许夫离开不久,许嘉言就跑来,可冉桐却毫无反应,难道刚才出了什么事了?

    两名保镖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位继续拦着许嘉言,另一位走了进去。

    冉桐这才有了动静,她很快就低下了头,声音有些哑:“没事,让再坐一会。”

    “好的。们外面等着。”保镖点点头。

    “冉桐,没事吧?!”许嘉言狠狠地瞪了那两个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的保镖一眼,冲着冉桐问道。他是不久前才知道妈妈要来见冉桐,一听到这个消息,他就担心他那个妈妈会对冉桐做什么,急急忙忙地从学校里面赶了过来,又不敢这么直接闯进去,直到赵敏珊离开了他才找了过来。

    冉桐没有回头,坐原地摇了摇头,“没事,许少费心了。”

    可一点也不像没事的样子。许嘉言烦躁地想。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担忧冉桐,明明一开始根本没觉得多意,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越来越懊恼最初自己的表现。冉桐现这个样子,是不是赵敏珊对她说了什么,威胁她了什么?许嘉言胡思乱想着,可是那两名保镖却像两尊门神一般,牢牢地把守着门口,丝毫让他进去的意思都没有。

    冉桐不知道许嘉言怎么会出现这里,可她并不想让许嘉言看到她刚刚哭。

    这一刻,她对所有和赵敏珊有关的都产生了强烈的恨意!

    为什么要对她说这些话?

    为什么不让她继续这样不知地过下去?

    她宁愿一直这样下去,甚至是,回到一切的起点。

    手机铃声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冉桐眨了眨眼睛,让被泪水模糊的视线恢复一丝清明,可是当她看到手机显示的名字时,更多的泪水涌了出来。

    是许易知。

    她不知道现该怎样面对他们。她一直都说,不管怎样,妈妈都永远是她的妈妈。可是,当听到妈妈亲手杀了自己的亲生父母时,她的心仿佛无数根尖刺给刺中了,一直到现,那些刺依然牢牢地扎心口,一点点小的波动,它们就会再次牵扯起难以忍受的疼痛。

    难怪,妈妈会强烈反对许易知和自己一起。她是害怕现这种形吧……

    所以,确实是亲手杀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吧……

    为什么要这样做?!

    又为什么要收养她?!让她什么都不知道的况下,接受来自杀死父母的凶手的养育之恩。

    手机铃声停了下来。

    冉桐失神地看着手机,空洞的疼痛感慢慢地从心底深处浮了上来。

    他也知道这件事。可是他没有告诉过她。连他也想着欺骗自己吗?!

    冉桐不知不觉中,陷入了彻底的负面绪里面,无法自拔。

    铃声再次响起的时候,连靠外面墙上的许嘉言都眼皮一跳。他实想不出有什么事会导致冉桐变得这样消沉。那天面前他那个妈妈时,冉桐明明一副非常淡定的样子。可她为什么会答应和他妈妈见面呢?她和自己又不是真的有什么。难道这里面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冉桐已经停止的落泪。其实从小她就很少哭,尽管她总是会很害怕,但是还是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因为妈妈总是对她说,要坚强。过去的二十年里,她都没有做到这一点。可偏偏她重新来过,以为自己真正坚强起来了的时候,却出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将她彻底打醒。

    看着手机屏幕上那熟悉的名字,冉桐慢慢地伸出手,将手机拿到了手里,可是那个接听键,怎么也按不下去。

    手机铃声再次停了。

    接下来响起的是保镖的手机。

    “喂。”保镖甲接起电话之前,看了一眼冉桐。他不明白冉桐为什么不接许易知的电话。

    “桐桐哪里?赶快离开!”

    可是当保镖听到这条命令冲进包间准备将冉桐护着离开时,几个穿着黑衣带着护目镜的已经随着一颗闪光弹冲了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