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

    赵明启一家果然是对赵磬雅没有一点亲可言。送赵磬雅上飞机的只是一名家中的老司机。反而是冉桐的阵势比赵磬雅的隆重多了。今天张颖娟也需要去学校,只有冉桐一个来了机场,但是这一次她随带着两名一看就是专业的保镖,暗中还有好几名负责安保的员,而她的司机则是张家的警卫员。

    幸好上京的大物太多,冉桐这样也不算过于显眼。

    “桐桐,来了。”赵磬雅带着一副大墨镜,将有些消瘦得下巴尖尖的脸遮了大半。尽管是远离故土,去远隔重洋的异国他乡,她也仅仅只带了一个小小的箱子,就像当初她学校里的时候。那个家看来已经没有一丝值得她留恋的地方。

    赵磬雅见冉桐的目光落自己的行李箱上,淡淡笑了笑:“带上有妈妈相片的相册本,就足够了。”

    连和那个男一起的记忆,她也可以丢弃。已经没有意了不是吗?

    “磬雅,记得只比大半岁啊,怎么老气横秋的。这可不行,到了枫叶国,被那边的帅哥们以为咱们华夏的美女都是这样老成可就糟了。”冉桐一本正经地说。

    赵磬雅忍不住笑了起来:“说变化大,还给来个彻底颠覆。天哪,这还是不是认识的冉桐啊!可不可以喊救命?”

    “喊吧喊吧,喊破了喉咙也不会去救。乖乖地被属于的那只大魔王掠走吧!”

    “属于的那只啊……”赵磬雅的目光随着刚刚起飞的一架飞机划入云霄,然后轻轻地说,“其实,就算是没有大魔王,也可以自己做女巫啊。白莲花公主神马的还是不太适合的路线。”

    “有道理!”冉桐重重地点头,赵磬雅能够真的想开,放下过去,好好地重新生活才是最好的。

    “桐桐,谢谢。”赵磬雅走入检票口之前,紧紧地抱住了冉桐。

    谢谢听的负能量而没有一丝反感。谢谢让离开这里之前能够感受到善意。谢谢让突然对未来的生活有了那么一丝丝地期待。谢谢用自的变化告诉没有什么可怕的,只要拥有直面一切的勇气。

    “会去找玩的,别忘了。”冉桐拍了拍赵磬雅的后背。

    “好,可别说话不算话,会很失望的哦。”

    赵磬雅离开了。上京只重逢了一天的朋友,再次分开。冉桐突然很想现还w市的那些。许易知,妈妈,孟瑶,夏一川,时远……

    也不知道哥哥追查当年那件事查得怎样了,他有没有掌握那个控制国内势力的那条线。只要斩断了这条线,她和妈妈暂时就能安全了。这之后,只要逐渐能增加实力,到能够正面抗衡那个,就该是他们主动出击的时候。

    “真巧。”一个温润的声音旁边响起。

    冉桐抬头看去,竟是有一段时间没见的唐长宁。

    “是啊,可真是巧。”冉桐见到唐长宁也高兴的。毕竟他是许易知认可的朋友,连云叔也很看好他,“一个吗?”

    冉桐没有看到经常和唐长宁一起出现的唐佩妮,故有此问。

    唐长宁温雅一笑,似乎明白冉桐找谁:“佩妮先去了w市。只怕等她知道上京,会提前几天过来的。”

    唐长宁很会说话,明明知道唐佩妮其实对许易知的兴趣要远大于冉桐,但是却如此这般一说,再次拉进了和冉桐的关系。妹妹的好友,他岂不是可以多关照一些吗?

    这其中的意思,冉桐只明白了一半,并不知道唐长宁对她的一点小心思。所以她毫无心理障碍地笑道:“那敢好,刚来上京不久,认识的不多,正有些想老朋友们呢。”

    云叔家的时候,冉桐就知道唐长宁一定程度上是可信之,所以并不担心和他距离太近有危险。

    “这是来?”

    “送一个朋友,她刚登机离开。”

    “那,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请共进午餐?”

    唐长宁见到了跟冉桐后形影不离的两名保镖,也感觉到暗处还有一些,但他还是不乎地提出建议。他相信,保护冉桐的这些一定已经查到了自己的份。

    “今天刚到,是客,该来请才对。”冉桐笑道。

    冉桐没有看到来接唐长宁的,他只独自带了两名助理,显然是经常来往于上京办公的。唐氏珠宝不仅仅是珠宝店生意,早多年前就已经港城各行业都稳稳扎下了根。新一代开始接手家族生意之后,又陆续涉足了酒店、房地产、影视业等方面,所以才会让唐氏成为港城顶尖家族,不仅如此,唐老爷子还有着荣誉正协委员的份。冉桐听许易知说过,唐长宁负责的就是内地的珠宝和酒店方面。

    唐长宁让两名助理自己回去,而他跟着冉桐一起坐上了车。警卫员小陈听了冉桐的低声吩咐,点了点头,朝着张颖娟的大学方向驶去。

    冉桐并没打算单独和唐长宁吃饭。虽然她没有察觉唐长宁的心思,但还是不想有任何的暧昧产生。所以,她短信给了张颖娟,让她叫上温乐山一起,陪她吃这顿饭,想来,唐长宁应该不会介意一顿午餐多几个陪客的。

    唐长宁到了包厢看到里面已经有了一对年轻男女之时,立时笑了起来,眼中似有流华。冉桐的谨慎和传统让他更是多了一份好感。微微转头,含笑向冉桐看去:“这次可真要谢谢了,一直都想认识著名书画鉴定专家张小姐,只是苦于没有机会。”

    “是吗?那可要好好谢。”冉桐笑道,然后给双方正式做了个介绍。

    张颖娟的目光唐长宁和冉桐之间打了个转,笑得更加温婉。

    一顿饭吃下来,众都相谈甚欢。尤其是唐长宁是真有事需要张颖娟帮忙。之后四张颖娟任职的大学中散了一会步,冉桐就提出告辞离开,她下午还要去许老爷子家中拜访。

    张颖娟看着冉桐离开时,唐长宁平和温煦的目光,暗自摇了摇头,只怕是自己想多了。

    她并不知道冉桐和许易知的事,因为担心张正国告诉杨容的关系,冉桐没敢对张颖娟坦白这件事,而她表现出来的对许易知的维护,张颖娟也只以为是兄妹之罢了。之前见到唐长宁落冉桐上的目光,她还以为这两之间有什么。不过转念一想,如果真有什么,冉桐也不会特意拉了她和温乐山来作陪。

    而冉桐并不知道的是,之前机场的时候还有一个熟——当然,严格来说也谈不上熟,只是他们彼此都对对方有一点点了解而已。

    孙少是来接他的堂兄的。他们孙家正至上走得不远,反而家族中有许多后辈都走上了从商这条路,而且还有了一些不小的成绩。和孙少关系最好的一位堂兄就是个中翘楚,这次堂兄从外地回来,他自然要来接机。然后就看到了唐长宁走向冉桐的那一幕。

    他的堂兄和唐长宁乘坐同一班机到达,见他的目光落唐长宁和一个女孩上,笑道:“小培,看那位美女呢,还是那位帅哥?”

    孙培被堂兄打趣惯了,也不意:“如果是都看呢?”

    “都看啊,那可要小心点了,那边那位帅哥是港城唐家的三公子,可不是好惹的角色。那女孩和他那么熟悉,肯定关系匪浅,都不是能打主意的。”

    “哪能啊。那女孩哪里敢招惹,许少不撕了才怪。”

    “怎么?”

    “堂兄,也小心点,注意别惹到这位。”孙培也给堂兄提了个醒,告诉他那女孩的份也不简单。

    “有机会能结识一下就好了。”孙家堂兄开始盘算。

    不过,兄弟俩不敢太明目张胆地打量,只是放慢了脚步,看着唐长宁上了冉桐的车。

    跟着堂兄回到家之后,孙培立刻躲进厕所里,拨了许嘉言的手机号。许嘉言正闷上独自消沉,接到孙培的电话皱了皱眉头,但想到昨天那事毕竟是让孙培受了点小委屈,也没再计较他打扰自己发呆,“孙少啊,一大早的啥事啊?”

    “许少,一定猜不到刚才机场看到了谁。”

    “谁啊?神神秘秘的。”许嘉言上翻了个

    “冉桐。”

    “她?”许嘉言坐了起来,很快发现自己的反应不太对,立刻拉长了语调,“她去机场又怎么了?孙少啊,不是吧,一大早就是来告诉这么无聊的消息。”

    孙培暗自嘿嘿一笑,他都听出了许嘉言的语气不正常,“不是她一个,她是去接机的。唐长宁,不知道许少有没有注意过这个?”

    “管他是谁!”许嘉言此刻是真的有点暴躁了。

    冉桐昨天对自己那么不冷不的,让他心这么不爽。今天一大早居然就没心没肺地接男?!他管那个男是谁,反正都是让他不爽的家伙!

    等等……

    “唐长宁?”

    “是啊,许少认识?”

    许嘉言脸渐渐沉了下来。

    认识,当然认识。虽然唐长宁只是一个商,却是个连他都不敢惹的商……

    “许少,看冉桐和这个唐长宁关系可是匪浅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