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

    虽然孙少认为许嘉言对冉桐上了心了,但许嘉言自己并没有这么觉得。他只是认为冉桐是他找来的,还欠着自己一次,就算要捉弄也只能是自己动手,哪里轮得到这些不相干的?虽然一开始确实是他故意引导误会自己意冉桐,把矛盾转移到冉桐上,然而他只想看看冉桐被那些呱噪的女围着酸言冷语时的狼狈样子而已。

    像赵笙雅安排这样龌蹉的局来陷害冉桐,绝对不是他想看到的!一想到刚才如果是冉桐这里面,那一幕不堪入目的场面的女主角是冉桐,许嘉言就觉得无法忍受,就算孙少是他的朋友,同样是被陷害的,只怕他也会彻底爆发。他千方百计请来的客,哪里轮得到赵笙雅这种来糟践?!

    不过——

    “这药,哪里弄来的?”许嘉言弯下腰,凑近抱着双膝坐地上哭得梨花带雨的赵笙雅,可以温柔的语气,反而更加让赵笙雅觉得浑发寒。

    “好像,问话?”

    赵笙雅打了个哆嗦。

    “赵笙雅,真看不出啊,十七岁的小丫头,居然会去买这种违||药品,看来,平时是小瞧了。那个舅舅怎么会认为赵磬雅才是放j□j呢?也许该提醒他一下,换副眼镜了?”许嘉言最后一句话拉长了音,仿佛钝刀子一般狠狠地划赵笙雅的心上。

    “不是!不是买的!是姑妈让给的!”赵笙雅被许嘉言的话击破了心理防线,大喊了出来。她一直觉得赵磬雅比不上自己,她的爸爸应该只喜欢她,赵磬雅就应该被厌弃被赶走!眼看赵磬雅就要彻底地赶到天边去了,如果许嘉言真的这样对爸爸说这样的话,爸爸会真的以为她连赵磬雅都不如!说不定,会让她和赵磬雅一样,被赶走!绝对不能这样!

    “是姑妈说要让那个叫冉桐的出个大丑,这样嘉言表哥就不会喜欢她了……”

    “胡说什么?!”许嘉言没想到赵笙雅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脸上的神变换莫测,“妈妈怎么会做这种事?该不是被谁骗了吧?”

    “嘉言表哥,承认是妒忌冉桐。喜欢,小时候就喜欢,可是从来没有对那么好过……”赵笙雅说着说哭得更伤心了,“可是那个冉桐……从来没有那样对笑过。今天明明才是的女伴,可是的心早就飞到她那里去了。怎么可能不恨她!?后来阳台房里,又被她骂了一顿,……呜呜呜……姑妈见难过,问怎么回事,才把这些都和姑妈说了。姑妈说她也看不惯这样不自重的女孩……”

    “够了!”许嘉言打断了赵笙雅的话,扭头冲着已经将礼服裙重新穿好,还愣一边的林菲吼道,“滚出去!”

    林菲低下头掩饰住通红的眼圈,连忙打开门跑了出去,她心里明白,许嘉言怎么也不可能看上自己了。

    孙少穿上了一许嘉言递给他的干净衣服,从浴室中走了出来,“许少,也先下去,那哥几个也不知道正玩什么,去看看。”

    孙少同样很明白,幸好之前冉桐不这个房间里面,不然当时那迷迷糊糊、被|冲昏头脑的自己只怕真的会对冉桐做出什么来,假如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他大概就不用再上京混下去了——如果他知道冉桐的手如何,大概就不会这么想了。

    “嗯。”许嘉言面对孙少时收敛了脾气,神色淡淡地点了点头。赵笙雅说的那些话,让他几乎无法抑制他的怒火。不管是她说这些是赵敏珊指使的,还是说冉桐是不自重的女孩。不自重?不自重的话会对自己这么冷淡?!呵,真是笑话!

    林菲和孙少都离开之后,许嘉言再次看向赵笙雅,慢条斯理地开口:“这么说,妈妈说她也不喜欢冉桐,所以就觉得有了底气,要给冉桐个好看是不是?”

    “……是。”

    “药是妈妈亲自给的?”

    “不,不是,她没有给。是一个服务生……是他说姑妈让他这间房里准备好了。”

    “就刚才那个?”之前赵笙雅询问了一名服务生,才得知冉桐和赵磬雅一起到了二楼第一间客房。

    “是的。”赵笙雅连连点头。

    许嘉言听后,慢慢地站直了体,脸上看不出有任何表。过了许久,他才低声说道:“先这里待着。这事不许对任何说,妈妈也不行!”

    “……好。”赵笙雅虽然有些幼稚任,但并不是蠢笨。如果到现她还不明白,她那个好姑妈不仅利用了她,还完全没将自己牵扯进来,她就是七岁不是十七岁了。就算告诉了许嘉言姑妈曾经对她说过的那些话又怎样呢?他们是亲生母子!许嘉言信不信还两说,就算是相信了,许嘉言也不会去对自己的妈妈发脾气。

    隔壁房间偷听的两个,脸上的表都十分复杂。

    虽然之前许嘉言到浴室和孙少说的那些话她们并没有听到,但是刚才那些也已经很清楚了。

    “许少的妈妈,为什么要这样陷害……”赵磬雅不像赵笙雅那样喜欢顺着梯子讨好赵敏珊口口声声叫姑妈,何况这些年的事,让她也几乎没有几乎出现家族聚会的场合,今天还是因为她明天就要出国了,她那个继母为了展现贤良淑德,赵明启面前为她讨来的外出机会。

    “觉得会害了她的宝贝儿子吧。”冉桐一语双关地说。如果她和哥哥报仇成功,除了当事的赵敏珊和许振宇,许嘉言肯定是受到最大冲击的一个。她的表复杂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中秋刚刚提示她,支线任务完成了。原来这个拙劣的把戏真的是赵敏珊主导的,之所以会这么老,大概是赵敏珊低估了冉桐。她不可能想到冉桐能够分辨出那种药物。

    其实也不难理解。赵敏珊眼中,冉桐只是杨容那女养出的一个女儿罢了,能有多厉害?能有多重要?现不同往,她不需要冒险去除掉谁。只要让冉桐这种场合出个大丑,就足够了。

    就算是这次失败,赵敏珊也不会提高对冉桐的警惕,只会觉得是冉桐运气好,赵笙雅不堪重用罢了。

    赵磬雅笑了笑。她不是孟瑶那种大咧咧的直爽格,虽然觉得许嘉言似乎对冉桐确实过于意了一些,也没想着拿这个打趣冉桐。因为她看得出来,冉桐明显对这位许少没有好感。只是有一件事她一直哽心里不吐不快。

    “桐桐,有件事一直觉得很巧合,说了别不高兴啊。”

    “什么事?”冉桐也知道赵磬雅不是那种喜欢八卦别私事的,对她会感兴趣的事也有些好奇。

    “的那个哥哥,许易知,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就这么觉得了,他和许嘉言似乎长得有些相像,和许嘉言的父亲就更像了。”赵磬雅一边说,一边注意着冉桐的神

    冉桐听到赵磬雅提到许易知的时候,就猜到她准备说什么了,之前她也没想到赵磬雅是赵家,会和许振宇见过面。不过,“长得相似的有很多呀,而且,觉得哥哥比那个许少帅多了。”

    噗哧——

    赵磬雅笑出了声,又揉了揉冉桐的头发,“知道心中,那哥哥是全世界最厉害的最好的,谁也比不上他好不好?”

    “本来就是。”冉桐也笑。脸颊微微有些发,其实她说的是心里话呀,“其实……和哥哥他……”

    冉桐越说脸越红,这个时候赵磬雅才感觉到这才是原来那个容易害羞说句话都会自动消音的冉桐嘛!

    “他对表白了?”

    “嗯。啊,怎么知道?”

    “那天就看出来他很乎了。”赵磬雅笑道。她十五岁开始,就经历了复杂的感纠葛,对这种事自然会比冉桐敏感。何况,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冉桐一时看不出来也很正常。现看到冉桐的表,她哪里还想不到?

    许嘉言从房间出来,站门口思索了一会。之前他确实没楼下看到冉桐,而赵笙雅她们会这么肯定地那个时候上二楼来,肯定是确定了冉桐已经被他们骗到了二楼。那么,现冉桐去了哪里?

    靠墙上犹豫了一下,许嘉言松了松领结,让自己感觉不那么拘束。继而朝着剩下的几个房间走去。

    一手撑着墙壁,一手轻轻地房门上有节奏地敲着,许嘉言将内心的一丝暴戾慢慢地压了下去。谁都说,许少是赵家最宠的外孙,可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说这句话的同时,也内心嘲笑他不被许家承认!许家看重的孙子,这个名头,才是他许嘉言最乎的!

    从他懂事起,就没见到许老爷子对他有过一个和蔼慈祥的表;从他懂事起,就没得到过自己的父亲一个欣慰或者疼的眼神;从他懂事起,就被赵家怂恿着任,让他为所为……

    以为他真的不懂吗?不就是因为他的妈妈是私生女吗?不就是因为他是个不被亲爷爷认可的废物吗?

    所以他装,装着不懂,装着胡闹……反正没乎……

    连他的妈妈,也不曾真的考虑过他的感受。

    胡闹了这么多年,终于遇到个特别一点的了呢。许嘉言嘴角微微弯了一下,然后冉桐将门打开的瞬间,做出了一副不耐烦的表:“喂,女,怎么这里?”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