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

    或许是因为明天就要离开并且不知道归期何时,也或许是因为冉桐的变化太大让赵磬雅对如今的冉桐有了微妙的信服感,更或许是,她根本就是已经醉了,赵磬雅沉默了长长一段时间之后,终于开了口。

    “家里都当是耻辱,可笑吗?他们两个害死了妈妈,到现也越来越容不下。”赵磬雅脸上是笑着的,可冉桐看着只觉得悲伤。

    走过去握住了赵磬雅的手,冰凉,几乎没有一点点的温度:“那些越想打垮们,们就更应该过得更好。”

    赵磬雅久久地看着冉桐,将酒杯放一边的小桌上,抬起手像孟瑶平时做的那样,轻轻揉了揉冉桐的头发,然后就一下一下地再帮她整理,“是的,说的对。可是之前根本不明白这些。甚至一直还把那个女当作好。”

    赵磬雅的故事说起来,豪门大户之中,算是比较常见的了。尤其是他们父母这一辈,正是新风气开始冲击社会的时候。加上家世复杂,比起普通家庭来说,会更加可怕残忍。赵磬雅的父亲赵磬雅还母亲肚子里的时候,遇见了现这位妻子,赵磬雅的亲生母亲撞见这一幕之后,气恼之中出车祸去世,当时赵磬雅刚刚一岁。还不懂事的赵磬雅很快就接纳了那个经常来家里照顾自己的阿姨,然后成了自己的继母。就算父亲和继母有了赵笙雅这个宝贝女儿之后,继母依然对赵磬雅非常好,哪怕是父亲极度偏心赵笙雅。

    十五岁的赵磬雅窦初开,喜欢上了一个经常家中出入的年轻男,她继母的弟弟。这位名义上的舅舅实际上只比赵磬雅大十岁,年轻有为,温文尔雅。如果不是他的态度,赵磬雅也不会那么轻易地陷进去。但是没想到这件事竟她十六岁的生宴会上被曝光了。受到嘲笑躲到一边哭泣的赵磬雅这时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她那个体贴温柔的继母做的。

    虽然两并没有血缘关系,但毕竟是舅甥关系,依然算是一桩丑闻。这件事让赵磬雅的父亲赵明启认为给自己丢了脸,对她的态度更加冷淡。并将她丢到了封闭式的高中。高考之后,赵磬雅选择了远离上京的w大,就是不想见到那些令心寒的家。

    “那个男呢?”冉桐觉得问题的关键就那个男上。赵磬雅当时只有十五岁,根本就还不能算完全懂事,而那个男已经二十五岁了,是个有着独立思考能力的成年。这件事如果是错误的话,那么那个男应该占绝大部分责任!

    “他不见了。”赵磬雅冷冷地笑了一下,“一句话都没说,就离开了上京。”

    “没再见过?”

    “没有。长期不家,就算他回上京,也不可能遇到。何况,如果他想见到,难道还找不到吗?”赵磬雅转过去,靠栏杆上。

    “那……”冉桐想到赵磬雅大学时长期住外面,许多同学都信誓旦旦地说赵磬雅有许多男朋友,她自己也从来没有辩解过。难道,是因为这件事自暴自弃了?

    “恨他!可是……又忘不掉……”赵磬雅仿佛知道冉桐想到了什么,偏过头看向冉桐,淡淡一笑,“是想问学校里那些传言吧?”

    她这样的态度,冉桐反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都是假的。有追倒是真的,最开始也曾经想和别试试,可是,就是做不到。至于寝室……因为以前被说闲话多了,有点不喜欢和住一起。对了,那次的事,牵连到,真是很不好意思。那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很随便,就非要强迫和他玩玩,哼。对了,多谢哥哥,帮出了这口气。”

    那次收买绑架赵磬雅结果乌龙地把冉桐也一起绑的二世祖早就已经从天上落到了地上,自己被抓了起来,判了几年。家里的产业也都莫名其妙地受挫,最后只得宣布破产。只是,这里面虽然有许易知的手笔,但还有另一股力量其中出了力,并且没有拿走任何好处。

    冉桐有些奇怪地看着赵磬雅,发现她是真的并不知道这件事。那么,那股力量是谁纵的呢?

    “那现怎么又要去国外了?去留学吗?”

    “名义上是这样。但实际上,是那家伙给找了个门当户对的公子哥,不愿意。结果被打了一顿关起来。说怎么生了这么个……”说到这里,赵磬雅的笑变得有些冷,手也紧紧地握得发白。过了一会,她才继续,“最后决定送去国外,没他批准不准回来,免得给他丢脸。”

    “磬雅……”冉桐心里难过,再想到许振宇那个渣男,就更加不好受。这些男说到底就是自私!既不能忠实于妻子,又不敢面对儿女,最终只顾自己,把怨气都发到别上。赵明启抓住这么一件事,如此冷漠无地对待自己的女儿,哪里有一个父亲的样子?

    还有那个男,既然招惹了赵磬雅,事到关头居然丢下赵磬雅一个面对,算什么男?!

    “对了,磬雅,去哪个国家,本来哥哥说过年带去花旗看他父亲的,也不知道现还能不能去。如果去的话,到时候去找好不好?”冉桐把话题岔开,提到一些能让愉快的事

    “枫叶国,很近呢。到时候一定要去找。”赵磬雅笑道。

    “那说好了,明天去送。”

    冉桐知道赵磬雅的心结就那个男上。可是这种事不是旁能够帮忙的。只希望她离开熟悉的环境之后,能够遇到真心乎珍惜她的,将过去真正地抛开。

    “请问哪位是冉桐冉小姐?”一个服务生模样的敲了敲帷幔之后,走了进来。

    “是。有什么事吗?”

    “张颖娟小姐暂时有事走不开,希望能过去一趟。”

    “她什么地方?”冉桐微微蹙起眉头。张颖娟这里应该不会遇到什么麻烦,怎么会被事缠住呢?

    “二楼第一间客房内。”

    “好的,这就去。”冉桐点点头。虽然她答应得很快,但其实内心始终对这件事有着一丝警惕。但从拉开的帷幔中看去,确实没有一楼大厅里面见到张颖娟。这让她不得不到二楼去试试看。

    赵磬雅朝冉桐笑道:“陪去吧。”

    “嗯。”

    两心照不宣地一起朝二楼走去。这种场合,背地里最容易被使出一些肮脏的勾当。当初赵磬雅就是被她的继母用这种方式害得差点出了丑,虽然没能酿成大祸,却也暴露了她喜欢舅舅的事。而冉桐虽然不曾经历过这样的事,但是赵敏珊的地盘,她怎么可能不小心。

    果然,她们两个推开第一间客房的门时,一股极淡的异样味道被冉桐捕捉到了。这是中秋训练她分辨过的一种药物,撒迷迭香上可以做为催|之用。

    冉桐迅速地扫了一眼室内,里面并没有看到任何影,那么,就是打算先把她诳进去,就是不知道他们打算另一半的戏由谁来演。冉桐暗暗冷笑着将门再次关上,“里面有催||药。”

    赵磬雅微微怔愣了一下,就很快反应了过来,不过她没想到赵敏珊才是最恨冉桐的:“许嘉言还打了这样的主意?”

    “不一定是他。磬雅,想看好戏不?”

    “想啊!桐桐是打算?”

    冉桐把食指放嘴边嘘了一声,然后再次推开门,拿出一根针孔摄像头,卡了门边缘的装饰物上。然后拉着赵磬雅躲进了另外一间客房。

    两鬼鬼祟祟地头挨头看着冉桐的手机,这也是夏一川给冉桐准备的东西,那个针孔摄像头极小,就算刻意看,也只觉得是一块小尘屑,但功能却非常强大,通过冉桐的手机就能即时看到针孔摄像头拍摄到的内容。

    果然,没过多久,那边的房门就被推开了。一个看脸色就像是被酒色掏空了体的年轻男搂着个女孩倒退着进了房间。女孩一把推开他,将他退到沙发上,竖着眉毛斥道:“哼,和说姓孙的,可不是那些能让随便玩玩的见。不是怕大家脸上不好看,刚才就给两下子了。”说完,女孩就推开门准备离开。

    谁知道那个本来就攒着一把火的年轻男,被空气的催之物添火加柴,又见着面前的女孩鲜活的怒颜,反而更加冲动起来,站起来就将女孩抱住,往沙发上压去。

    “唉呀!那女孩要糟糕。”隔壁房间的两看到这一幕,都紧张了起来。犹豫着要不要过去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但是很快她们就看到那女孩没有急着逃跑,而是拍了拍那年轻男的脸,“喂,醒醒,先醒醒啊。”见那男动作不停,她才急了起来,渐渐地催药也对她产生了作用,声音也软了下来,低声哭骂着,“这里的呢?不是应该有的吗?,可害死了……谁来帮帮!”

    冉桐和赵磬雅相互看了一眼。这个女孩是知道年轻男中了催||药的!而且还知道房间里面原本应该还有!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