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子

    “是的,老爷子对那个女孩很重视。”王勇军对着电话小声地说。

    “给去查清楚她的份。”

    “是。”

    “还有,老爷子那边还有什么动静,尽快通知。”

    “……是,是。”王勇军抹了一把冷汗,今天上午老爷子虽然叫他好好休息一下,但好歹到现为止并没有撤销他职务的命令下来,他可不能把这件事让其他知道,那样,他就会完全成为一个没用处的了,一旦做了弃子,他就真的再没有翻了。

    而穿着一精致睡衣的赵敏珊将手机放到了头柜上,靠头,保养得极好没有一丝鱼尾纹的眼睛微微眯起。张正国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个小女孩藏家里,还让他那个宝贝女儿搬回家去陪着。赵敏珊可不认为张正国这是突然老牛想啃嫩草了,不说赵敏珊一直认为张正国丧妻之后,就对杨容那女怀有不可告的想法,单只说这种事一不小心,就会给他的正至生涯抹黑,他也不会这么明目张皇地把送到家里去。那么,这个女孩究竟是谁?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今天老爷子居然也提出要见那个女孩。红墙里面,偷拍是不可能的,她也暂时没有办法得到那个女孩的相貌资料。不过,王勇军这个废物了一点,但跑腿的事,他还是做得不错的,而且他不管怎么说,都是为老爷子做事的圈子之内。

    还有许振宇,今天又回了老爷子那里。赵敏珊想到这个就愤恨不已。十八年了,老爷子依然不把她当作自家!没有特别的事,她根本就不被许进入许家!她有什么不好?!她堂堂赵家唯一大小姐,不比杨容那个小门小户的女要强上百倍?!

    可是许老爷子这种态度,不仅让她圈子里,成了笑柄,就连许振宇对她的态度也没有一开始那么好!就前几天,他们的孩子,她辛辛苦苦为许振宇生下的儿子,许振宇竟然口口声声地指着他,说他是个不争气的东西。

    她的许嘉言哪里不比那个活该早夭的小混蛋好了?

    当年许振宇对待许杨可是完全不是这种态度!赵敏珊想着想着,风韵犹存的面孔变得扭曲起来。她还记得,许振宇是如何一脸笑容地将许杨放肩膀上,像个傻子一样花园里来回跑的。可是他从来没有对她的嘉言做出过这么亲昵的举动。

    这让她如何能不怨恨?!

    可是,她不想对这个男放手。不管是还是其他的什么,骄傲不许她失败,哪怕是一个男。

    当初如果不是她怀了嘉言,许振宇根本就没打算娶她。最后是父亲帮助了她,可是这种结果让赵敏珊觉得受到了极大的屈辱。她不相信她比不过杨容那个女!凭什么这个男要娶她的时候表现得这么勉强?!

    既然自己管不好下面那根东西,那么杨容离开后,还装什么深

    “哼。”赵敏珊啪地一声打着火机,点了一根烟,食指和中指轻轻地夹着,深深吸了一口。

    不管怎么说,是杨容失败了,杨容被赶离了上京,灰溜溜地不知道躲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胜利者,是她赵敏珊!

    许嘉言即将过十八岁生。这个儿子拥有他父亲的帅气,和她的美貌。从小又聪明,有她的父亲照看着,成长上也没让她太多心。除了换女伴频率快了点之外,到没什么让不满意的地方。至于花心这一点,男的通病罢了,他的父亲许振宇不就是这么个东西?

    赵敏珊对自己这个儿子非常满意。

    但显然许嘉言并没有赵敏珊想象中那么让省心。

    冉桐到了上京,当然不可能一直困张正国家里。张颖娟早就觉得应该能够保证安全的况下带着冉桐到处走走。何况,上京这个正至权力集中的地方,又是逐渐平稳的年代,那个想像九十年代那样趁机潜入已经没那么简单了。

    目前,张颖娟并没有结婚,不过已经有了一个感十分稳定的男友。同样是系统内部的,家世不错,知根知底,就算是不高兴毛脚女婿要拐走自己的女儿,张正国也没什么借口对这个年轻挑刺。当张颖娟提出要和男友、以及男友的妹妹一起邀请冉桐一起出去吃晚餐的时候,张正国想了想就答应了下来。

    哪里能想到,虽然来自境外的危险没有遇到,小麻烦倒是被冉桐碰上了。

    四晚餐的餐厅是一家高档的西餐厅,环境优雅,气氛安宁。张颖娟的男友温乐山和妹妹温乐乐都是比较随和的年轻,本着以后都会是亲戚了的想法,他们对冉桐这位张颖娟的‘表妹’十分和善,晚餐的过程中,气氛非常好。

    直到冉桐和温乐乐两一起去洗手间。

    许嘉言好巧不巧地也这一晚来到了这家西餐厅。然后很恶俗地就注意到了生面孔的冉桐。圈子里的他几乎全都认识,就像那边那个温家兄妹。不过温家势小,只属于三流家族,他自认是一流家族许家的宝贝孙子,平时根本不把这些家族的看眼里。所以也没想着好好地去打招呼。

    但是通往洗手间的走廊上,居然看到那个陌生女孩和温乐乐单独走一起,一时头脑发,许嘉言就想上前去和那个陌生女孩近乎。

    快走了几步,许嘉言等拐角处,靠着墙摆出了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等到冉桐和温乐乐走过来的时候,漫不经心一般开口:“喂。”

    冉桐正和温乐乐低声说着话,张颖娟明年就要和温乐山结婚了,冉桐想着送什么礼物比较好。突然感觉到前方墙角处有埋伏,冉桐整个的神经都绷紧了,虚拟系统中训练的成效,这种时候完全展示了出来,连温乐乐都感觉到冉桐一瞬间的气势有了改变。

    然后就许嘉言自以为帅气地和冉桐打招呼的同时,冉桐上前一步,屈肘狠狠地朝侧之击去,然后抓住了对方的一只胳膊,一个过肩摔……

    啪的一声。

    许嘉言就被冉桐狠狠地摔了地上。

    “桐,桐桐……”温乐乐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发生的一切给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冉桐轻易地抓住对方的胳膊时,就已经发现对方大概并不是袭击者——没有哪个袭击者会如此之弱的——可是她已经收不住接下来的动作了。

    “啊!”冉桐脸上顿时也出现了惊慌的神。一半真一半假。w市遇到这么多事,早就让冉桐对陌生从后靠近有了极大的防备。而且这次她把完成主线任务四获得的训练点数全部加了初级武术上面,她现的体反应甚至比她的思想还要快。而这次显然是误会了。看着躺地上痛苦地蜷着体扭动的大男孩,冉桐是真的有着愧疚和惊慌。

    不过这个这样故意轻手轻脚地靠近,并从背后打招呼,本来就不是礼貌的行为,对此冉桐又觉得自己这样的反应也是可以理解的。

    “许嘉言?”温乐乐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最初的震惊只是来自于没有想到看上去软乎乎让很想捏的冉桐会有这么利落的手,很快她就恢复了正常。再仔细一看地上,温乐乐的额角不由得抽了抽,怎么是这个大煞星。

    许嘉言不屑于和温家子弟来往,但是温乐乐却是很了解这个家伙的。十八岁都不到,可许嘉言这个著名的纨绔和他不被许老爷子认可这个传言一样有名。不过虽然许老爷子不认可他,赵家却是相当宠他,他惹了不少的风流债,都被赵家轻描淡写地处理了。

    想到刚才许嘉言的举动,温乐乐就明白了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里。

    “乐乐,,认识他?”冉桐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好像惹了个麻烦。

    “是啊,上京,谁不认识他?”温乐乐鄙夷地瞪了还地上打滚的许嘉言。

    “喂,女!……哎哟!,知道是谁吗?唉唉,好痛……居然敢打……等着……”许嘉言好不容易觉得没那么疼了,挣扎着撑着地面,半坐了起来,靠墙上一脸别扭又不服气地样子看着冉桐,“女,别想跑……温乐乐,没看到受伤了吗?还不帮叫救护车!”

    “真这么严重?”温乐乐听到许嘉言的话,脸上也有些不忍,这许嘉言除了没节,但平时还是要面子的,如果不是真的难受,是不会还赖地上做出这么痛苦的样子。她看了看冉桐,言又止。如果真的叫了救护车,冉桐只怕麻烦更大了。不过如果不叫,她的麻烦也不小。

    冉桐看出了温乐乐的为难,猜想到这个大男孩大概比较有背景,温家也不敢轻易得罪他。她想了想,朝许嘉言走近了几步。

    许嘉言下意识地朝后一缩,然后很快察觉到自己这样很丢脸,立刻又虎着一张脸瞪着冉桐:“女,还想干什么?杀灭口吗?”

    “对不起。”许嘉言目前为止的行为,让冉桐觉得他就像个被宠坏的小孩子,加上原本就是她太敏感打错了,愧疚之意顿时涌了出来,也不顾许嘉言的讽刺,蹲许嘉言诚恳地道歉道,“真的很抱歉,刚才以为是有想偷袭,条件反就……”

    “哼,别以为道了歉就可以把这事了了……喂!干什么?!”

    冉桐抓住了之前被拉住的那只胳膊,这让还想说些狠话的许嘉言再次紧张了起来。但冉桐只是把他的胳膊拉直了上下看了看,“胳膊没有脱臼,再让看看口有没有骨折吧。想找算账会等着,不过救护车来之前,先帮看看,免得让伤势加重了。”

    冉桐说完,伸出手,刚才许嘉言被击中的部位按了按。

    女孩微垂着头,那双清澈得仿佛有两汪水聚其中的眼睛也半阖着,从许嘉言的角度只能看到两道弯弯的细密眼睫,她柔软白皙的手朝着他的口按来,一时间,许嘉言竟觉得有陌生的绪突然地汇入心口,好像有魔力一般。

    “啊,好疼!果然是想杀灭口吧?!”冉桐的手按下去之后,许嘉言忍不住惨叫道。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