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爹

    许振宇知道杨容和桐桐没有死去,但是许老爷子吩咐他对此保密,不许告诉任何。事发生之后,杨容就带着桐桐没有再出现外的面前,而是被秘密保护了起来。按照保护政策,给杨容换个份是最合适的方法,但是大家原本都希望杨容能继续留上京。却不想她想要去距离那么远的城市。

    对于杨容要离开上京的决定,反对得最为激烈的就是张正国。他的组员遇到这样的事为组长的他自然认为最大的责任于自己。而且国外这几年,一起经历了无数风险的组员之间都有着深厚的战友之,他们看来,杨容的事,就是他们的事。

    但杨容的固执超乎了他们的想象,又有许老爷子的支持,张正国无奈之下,只好改变了策略,开始暗中保护杨容母女。

    杨容就这样到了w市。

    所以说,许老爷子许杨容离开许家,除了许振宇的问题之外,还有最大的一层考虑,就是保护杨容母女两个。只是后来,许振宇和赵敏珊的事,也是证至上不得已的让步。赵家拿出了一样许振宇当年那次行动中犯错的证据,以此来让许家和赵家结成亲家。这相当于让许家变相地支持赵家。

    许老爷子知道此事之后,大为动怒。可许振宇自己却来请求许老爷子答应下来,这件事让他对许振宇更加失望。最后干脆就不再管他了。

    最后这一点,许老爷子没有说得太清楚,有些敏感的地方,他甚至是想一笔带过。只说赵敏珊用了卑鄙的手段胁迫了许振宇,最后许家不得不妥协。

    冉桐对此不置可否。许振宇怎么说也是一有名的红二代,却像个普通的纨绔公子一般,先是扮作圣苦追警花杨容,得到手之后却那么轻易就放弃,被另一个女拿捏住。就算他是许易知的亲生父亲,冉桐也难以对他有半点的尊敬。

    从张正国那里,冉桐知道许家大伯二伯两这么多年并没有把赵敏珊当作自家,外面见到了也不过只是点点而已。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赵家的势力地方上,而许家大伯二伯全都军方任职,根本不受赵家的钳制,反而是赵家需要得到许家的支持。只有地方公安机关里的许振宇才会受到赵家的制约。许老爷子虽说是对许振宇失望,但为一位老父亲,怎么也不会真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倒下。

    许老爷子慢慢将往事一一道来,冉桐静静地听着,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有些事是她第一次听说,而有些事,她早就有了成见。所以她紧紧地闭上嘴,以免忍不住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不管有什么理由她都无法原谅许振宇。

    许老爷子也没想着让冉桐说什么,说到最后,他只是叹了一口气,说道:“桐桐,的妈妈独自把抚养长大,这些年必然吃了不少苦。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老头子一直都追着正国,让他将们母女的消息一一告诉。这次小杨出事,同样非常的忧心。如果可以的话,劝劝她,让她回上京来?”

    这话张正国也对冉桐说过,其实冉桐自己也希望妈妈能到上京来,这样她才放心。对此,冉桐没再和许老爷子抬杠,而是点点头:“会劝劝她。”

    “诶,这就好,这就好。”许老爷子笑了。对杨容他始终有着一份愧疚之心,而且,如果杨容到上京来了,那许杨也很可能会跟着一起过来,他已经不满足于只听关于许杨的消息了,他迫切地想见到这个以为失去了十八年的孙儿。

    两谈了这么久,又详细听了当年的一些事,一上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这时,李建国出现门口。

    “什么事?”许老爷子示意不是什么特别的事可以直说。

    “振宇回来了。”

    “哦。”许老爷子皱起了眉头,然后看了冉桐一眼。最终还是笑了笑,对冉桐说道,“桐桐,陪老头子吃饭去,有些现也不太想见。”

    李建国迅速扫了一眼冉桐,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他似乎没想到许老爷子对冉桐这么迁就。虽然说这些年老爷子常常不给许振宇好脸色看,但却从来没有说过不想见这种话。

    冉桐这个时候对许老爷子的态度也好了许多,她明白,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许振宇和赵敏珊上。许老爷子实际上也没有真的接纳赵敏珊,除了过年必须全家团聚,许老爷子甚至不让赵敏珊到这里来。

    听到许老爷子这样说,虽说知道是他老家故意这么说给自己听的,冉桐还是微笑了起来,“长者赐,不敢辞。这顿饭自然是要陪您吃的。”

    “好,好啊。”许老爷子听了十分高兴,知道之前的话,冉桐全都听进去了。这丫头虽然不是许家亲生的,但是也毕竟是他面前养了一年,感自然是有的,何况,冉桐的态度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杨容和许杨。而今天这么接触下来,冉桐这丫头本也十分合他的心意,是个好孩子!

    许老爷子背着手,走前面,冉桐落后李建国一步走最后,一起朝饭厅走去。经过大客厅的时候,冉桐看到了垂手站那里的穿着警服的许振宇。尽管已经五十左右了,许振宇看上去依然很年轻,仪表堂堂,拔高大,没有一丝发福的迹象,黑色的头发一丝不苟。但是眉宇间却有着浓浓的郁色,看起来长期都处于心不好的状态。许易知从外表来看很像他的父亲,但是显然,许振宇已经没了那份属于军世家的锐气,而早已经离开许家的许易知却比他的父亲要有气势得多。

    “哼。”许老爷子也看到了许振宇,脚步没有一丝停顿地从许振宇边走过,只留下了冷冷的一声鼻音。李建国看了看许振宇,暗示他后跟着的冉桐才是关键物,但也没说什么。冉桐则是仿佛没有看见这个一般,直接走了过去。

    许振宇早就看到了冉桐。这名陌生的女孩,有着和当年那个极为相似的容貌,而且,也和杨容有几分相似。知道桐桐没有死的许振宇立刻就明白了这名女孩的份。复杂的绪汇聚了他的眼中,看到她从自己边走过,许振宇张了张口,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许老爷子没有让他一起去吃饭,许振宇只好老实地站客厅中等待许老爷子吃完午餐。可是心里却将之前来找许老爷子的目的给丢到了一边,满脑子都是当年和杨容有关的事

    许老爷子的一三餐也极为简单,不过是营养均衡的三菜一汤。陪着许老爷子吃饭,冉桐并没有太拘谨。大概之所以会紧张大多是因为太乎,而冉桐对许家没有任何的期待,自然也不会有紧张这种绪产生。

    吃完饭,冉桐再次陪老爷子坐了一会,就告辞离开。临走,许老爷子强调了强调,希望冉桐能多来看他,冉桐犹豫了一下,还是应了下来。

    依然是李建国亲自送冉桐回到张正国的家中。冉桐一回到房间,就拿出了手机拨了个熟悉的号码。

    “桐桐?”许易知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

    “哥哥,好想。”冉桐许家看了那些照片之后,就满脑子都是许易知。小时候的许易知,现的许易知,调皮捣蛋的许易知,冷漠肃然的许易知,还有那天夜晚表白时,有些不知所措的许易知,之后霸道果决的许易知,全部都涌现她脑海里。她想他,疯狂地想他!

    “嗯。”许易知停了几秒,才似乎有些不自然地补充,“也是。”

    想象着许易知此刻的样子,冉桐忍不住笑了起来,故意失落地问道:“哥哥,说想了,会很难吗?”

    “不。也很想,很想。”许易知紧张了起来,连忙回答。他怎么可能不想呢?自从冉桐登上去上京的军用飞机,他的心仿佛都随着冉桐飞走了。这些天他都不敢让自己空闲下来,只要一有时间,他就会不停地想念那个女孩,想念她的一颦一笑,希望她依然自己边。

    “哥哥,今天去见许老爷子了。”冉桐逗了一会许易知之后,才轻声说。

    许易知握住手机的手微微收拢,“他怎样?”

    “好的一位老家,只是太宠他的幼子了。”冉桐朝后靠了椅背上,这一句的声音有些缥缈。

    许振宇就是许老爷子的幼子,之所以许振宇会变成这样,肯定和许老爷子的宠有关。而且之后,许老爷子会妥协,也是为了许振宇。

    “嗯。”许易知垂下了眼帘,“别太放心上,不值得。”

    “没事,就是有些担心哥哥。而且也见到他了。”

    两都知道这个他是指的谁。

    许易知没有说话,冉桐继续说道:“看上去过得不怎样,完全没有张叔叔的气势。”

    许振宇自己选择的路,走得不顺畅也怨不得别。当年许振宇就已经是公安部的高层,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他也不过只进了一步而已。而张正国却已经成了那个部门的首长。许振宇本来就是足够的资本,最终却没有好好掌握,又有了女这一方面的弱点,许老爷子对他又灰了心,只把关注点放老大老二上,许振宇会不得志也是难免。而张正国,枪林弹雨中闯过来,行事果断坚毅,正至立场也看得准,又不曾行差踏错,会到达如今的地位也是理所当然。

    “他自找的。”许易知比冉桐更清楚许振宇为什么看上去很糟糕。这半年来,他可是给许振宇和赵敏珊找了不少的小麻烦。

    赵家对赵敏珊这个转正的私生女,宠也是有限度的。让他们支持赵敏珊找男还好说,但如果牵扯到正至方面,他们就会十分惜羽毛了。

    “桐桐,如果遇到赵敏珊,要小心。”许易知又不放心地说道。

    他眼中,冉桐是需要好好呵护的妹妹,赵敏珊那种难缠的女还是要远离的好。

    “知道了,哥哥。”冉桐笑着回应,不过她还真是对赵敏珊有几分好奇。而且以赵家这样的家庭,怎么会让一个私生女真的进门?不过那个混乱的年代,赵家也被关过牛棚,下放到偏远地带,这样的环境下,赵家长子被当地救下,之后将女儿许配给他的事,也可以算是一段传奇故事了。所以,赵敏珊的份并没有给赵家丢脸,只是让赵家长儿媳妇的娘家暗中颇有怨言罢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