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

    车驶进红墙,需要例行检查,看到许老边的警卫团长李建国亲自陪同一位陌生的年轻女孩来到这里,门口的警卫难免心中有些疑惑。冉桐的表始终没什么变化,一直都保持着极淡的微笑。前一世那个见到陌生的关注就会紧张得抬不起头的女孩,经过了这么多的事,已经成熟了起来。

    车辆缓缓地许家门口停了下来,李建国率先下车,门口站得笔直的警卫再次立了一下,并膝,敬礼。冉桐下车跟李建国后,由他引领着入内,来到了许老爷子经常起居的小客厅内。

    许老爷子的家居布置豪不奢华。简单的皮沙发,墨绿地毯,红木家具,典型的红色年代式装修。许老爷子面色红润,头发全白,看上去体十分健朗,穿着老年常穿的家居短褂,正坐窗前的椅子上一脸和蔼地看着冉桐。

    冉桐朝李建国点了点,感谢他的带路,然后就站原地迎着许老爷子的目光,不卑、不亢,淡然疏离。

    许老爷子微微颌首,似乎对冉桐的态度非常满意。

    等李建国离开之后,冉桐这才开口拜见这位老:“许老,您好。”

    “应该叫爷爷。”许老爷子笑道。

    “姓冉,您姓许,普通商之女可不敢随便攀附许家。”冉桐放侧的手,微微握了握。

    许老爷子这次没有马上开口,而是用锐利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冉桐,良久,他没有看到冉桐露出畏缩和愤然的表。全慑的气势就这样收了起来,许老爷子站起来,走到一边的书柜旁,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本暗红色镶着金边的相册,然后对冉桐招了招手,“来,看看这个。”

    冉桐对许老爷子的态度也感到有些意外。她本以为自己的表现会让这个老生气,至少也会没了好脸色。谁知道他竟然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

    相册看上去就很有一些年代了。里面的照片全是九十年代初风格的彩色照片,已经有些发黄。许老爷子看到相册引起了冉桐的兴趣,干脆将相册推到了她的面前:“认得出里面的吗?”

    最前面的几页都是一个小男孩的照片,穿着小背心短裤,拿着玩具枪,虽然只有五六岁的样子,但那眉眼间还是能看出,这是许易知小时候。这个时期的许易知一看就是机灵活泼的个,有好几张照片他都做鬼脸,或者有些明显是偷偷拍摄的照片里,他正调皮捣蛋。冉桐忍不住弯起了嘴角,但很快又难过了起来。

    明明是不知哀愁的年纪,却亲眼目睹了外公外婆的惨死,自己又被幽闭狭小的空间里面辗转,漂洋过海到了异国他乡。所以许易知才会变成现这样生勿近的样子。有什么心口隐隐作痛,冉桐翻动相册的手停了下来。

    再往后面看,就又出现了一个小孩子的影。几个月大的小女孩,笑嘻嘻地对着镜头,她的旁边经常会有之前那个小男孩的出现。有时候小男孩是抱着她傻笑嘻嘻,有时候是皱着眉头将瓶举到小女孩的嘴边,还有一张是小男孩小心翼翼地小女孩粉嫩的脸颊上亲吻的样子。

    一时间有酸酸涨涨的感觉冲击冉桐的心上,眼眶也微微有些发,当年的无忧无虑竟然那么快就消失小小男孩的世界之中。

    整整一本相册,全是许易知和冉桐小时候的照片。看相册已经有些发黄起毛的边缘,就知道,经常有翻看,摩挲。或许,许老爷子至少对孙子的想念是真真切切的吧。

    “这本是杨杨六岁的照片,还有他刚出生到五岁的照片,一年一本。只是七岁的那本,只有几张……”许老爷子的语气十分低落。

    冉桐合上了相册,视线却难以从上面离开。那是她所不知道的过去,也是哥哥难得的快乐童年。

    许老爷子看到冉桐的神,他的眼中也浮现了复杂的绪。许易知是他的亲孙儿,也是他最疼的一个。大儿子只生了个女儿,越大反而越拘谨。老二的儿子一直跟着他父亲外地军区,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来。只有许易知,是他看着出生,看着从一点点的小团儿长到六七岁,从小没少他面前调皮捣蛋。最后竟遭遇了那么可怕的事

    当初得知消息时,老爷子直接就背过气去,经过抢救才缓过来。

    之后,让花了无数的功夫去追查,查到一半却得到了找到孩子烧焦了的尸体的报告。他当然不愿意相信这个消息,结果亲子鉴定居然证明那孩子真的是老三的儿子。这个结果一出来,许老爷子的头发就全白了。

    这个时候老三媳妇提出带着桐桐离开上京,许老爷子考虑了几天之后,最终下了决定,答应了下来。不管怎样,这些事是不是和老三有什么关系,杨容选择收养桐桐的时候开始,就已经担上了一份责任。何况,确实是许家对不起她。

    之后这么多年,杨容的下落,许老爷子连三儿子许振宇都没有告诉过,杨容和桐桐的况,都是通过张正国的路子来获知。

    没想到今年杨容的边出现了一个年轻,一个长得与老三和杨容都十分相像的年轻!

    这个消息让许老爷子差点又大病一场。大悲伤肺,大喜伤心。已经八十多的许老爷子有些承受不起这样的刺激了。最后,张正国给了他准确的答案,那个叫做许易知的年轻,就是他的孙儿许杨!

    “桐桐,这些年,老头子一直都念着们兄妹俩啊……”

    许老爷子此刻没了老将军的那种强势,就像普通的思念孙儿的老一般,那双一直藏着锐利光芒的眼睛也变得浑浊起来。这让冉桐的心一时间也有些软了,呐呐地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许老爷子十分真的会想念自己,冉桐倒不怎么计较,毕竟她明白自己并不是许家的亲生骨,而且来历似乎也有些名堂。但是这位老对哥哥的疼做不了假。

    然而,她无法原谅许家对妈妈的伤害。

    “许老,关于您孙儿的遭遇,听说了,也感到很难过。”冉桐将相册放回桌上。

    许老爷子闻言,沉默了片刻才道:“桐桐,不肯认这个爷爷,也不再勉强。但会一直把当孙女儿看待的。”老爷子说到这里,长叹了一口气,“有兴趣的话,其他的相册也拿出来看看,都柜子里放着。等会陪老头子吃顿饭。”

    “……许老,恕直言,并没有任何理由接受您的厚待。”冉桐斟酌了一下,最终还是将话直接说了出来。

    “知道,怨没有支持的妈妈,是吗?”许老爷子叹道。

    冉桐没有回答,默认了这一点。

    “这事说起来,其实由来告诉并不太合适。不过有些事还是可以说的。”许老爷子指了他面前的椅子,“坐吧,陪老头子聊聊。”

    “知道张正国是什么部门任职对不对?非军非警,特殊部门。其实啊,当年的妈妈就是属于这个部门的秘密机构。那个时候正国也还没到这个位置,他带着一个小组,潜伏东南亚某国,的妈妈就是他的其中一个组员。具体的不会说得太清楚,毕竟这件事到现还是有一定的保密等级。他们完成任务之后回国,根据国家的奖励补偿举措,小杨也从那里面退役,加入到公安机构里面。这才认识了们爸爸。”

    冉桐没有想到妈妈曾经还有这样一层份。

    虽然从那个部门退出来之后,档案就会全部重新建立,过去的经历会全部抹去,但毕竟只要一个存过,就有无法抹去的痕迹。如果杨容那之后只是找一个普通的成家生子,或许遭遇报仇的时候,只会被当作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但为许家三公子的许振宇看上了这朵特别的警花。这让企图报复的不得不采取了迂回的手段。最终杨容最好的朋友被对方收买,差点害死了杨容。

    而赵敏珊差阳错地撞破了杨容朋友和对方接头的景,差点被对方灭口,关键时刻被执行任务的许振宇救下。不过那两个却趁机跑掉了。

    杨容知道有企图找自己报仇之后,和张正国等原小组成员开始布局抓捕罪犯。这期间忽略了许振宇,而赵敏珊就是这种况下趁虚而入。

    桐桐出生那一年,他们的布局有了成果,潜入到境内企图报复的那一批全部死的死抓的抓,其中甚至有一位份很高的。

    冉桐明白,这个大概就是妈妈说过的,那个境外大老板的儿子。从这个时候开始,他们之间的仇恨就更深了。

    果然,一年之后,对方再次卷土重来,杨家老两口带着许杨开着杨容的车回家,遇到了恐怖袭击……

    这件事让杨容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她认为这些全都是自己的错,是她害了边的。加上当时许振宇已经开始倾向赵敏珊。君既无心吾便休。她不想继续留这个伤心的地方,向许老爷子提出要离开上京。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