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解

    每次那边来货,倪欣都会亲自出面。不是她不放心手下的,而是手实不够。本来按照她的想法,接收了卓少阳的帮会之后,尽快以实力收拢附近的帮会,以南城区这一片为中心,朝w市慢慢扩散开来。后来又搭上了这条线,有了资金就有了更大的底气,又能控制住w市的这个生意,自己的势力应该能很快发展起来。

    问题就于w市最大的势力是三合会,雷义平w市道上有说一不二的能力。所以她又刻意地去挑衅雷义平,以个实力让雷义平折服之后,又适当地让步,表现出之前一切都是误会的样子。果然让雷义平站了她的后。

    可是偏偏就是因为那个冉桐,她花了太多功夫去对付那个可恶女。却没想到看上去软弱无用,又没什么背景的女,却那么难以对付。她低估了冉桐边那个男的能力,也低估了对方愿意为冉桐费心的程度。雷义平考虑了很长时间,终于答应了帮她,结果却还没真正出手就失败,雷义平本也去了上海到现还没能回来。

    为什么会这样!

    她穿越到这个世界来,难道不应该获得更多的力量和支持吗?为什么她会这么不顺利?商业上面,遇到冉桐的恶意打压,黑道势力方面,也处处受到钳制。

    想到这些,倪欣就越来越气不顺。

    看到卓少阳的时候,倪欣更是忍不住对他发脾气。她气不过卓少阳为什么没有家许易知一半的能力!

    其实倪欣没有想过,卓少阳当初就连父亲的妇和手下都斗不过,拿什么和许易知比?

    冉桐前一世的时候,倪欣发展到了一定的阶段之后,也确实是把卓少阳给甩掉了的。而如果没有之前冉桐中秋珠宝展会上的捣乱,倪欣会认识耀世集团的姚庆宇,这个才是她的商业王国发展的最大助力。这一个倪欣最大的机遇被重生的冉桐给扇掉了之后,倪欣的际遇也开始有了微小的转变,一个又一个小改变慢慢积累起来,让倪欣原本穿越后的轨迹变化越来越大,越来越偏。简单来说,除了她自己刻意制造的一些机会,原本可能会得到的金手指几乎所剩无几了。

    但是,获得了穿越机会,又有着特异功能这样的金手指,如果倪欣不是想要得到太多,又没有一个道德底线,她的生会比绝大多数来得精彩。

    然而,倪欣偏偏是一个思想偏激又不愿意安分的。

    这一次的货比往常要来得更多。所以今夜她将自己的心腹几乎全部都带了过来。这是一次她大幅度扩大实力的机会。

    坐中间的那部车里,倪欣神色莫测。今晚的事她没有全部告诉卓少阳,而是让他去了另外一个地方,如果卓少阳能够成功,那么她就再多给他一些机会吧。

    两点十五分的时候,终于又有几辆车从另一个方向开过来。等对方的车一字排开——这是以防万一,每辆车都不会挡了其他车的退路——倪欣率先打开了车门。

    “没想到新生之秀倪爷竟是这么一个秀丽的美女啊,哈哈哈!”对方的中,有一个倪欣没有见过的粗犷男见到倪欣之后就大咧咧地说,他的笑声寂静的夜里传到了很远的地方。

    倪欣脸色一变,举起手中的枪对准了那个。对面的和倪欣后的也瞬间都举枪对峙起来。

    “雄哥,这是什么意思?”倪欣枪口对着那个粗犷男,却看着站两伙之间的那个瘦高男,冷冷地问。

    雄哥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误会,误会,倪爷也太小心了。这是那边来的白哥,他是听说了您的才能极为仰慕,所以这次亲自过来,就是想和您认识一下,做个朋友。”

    “只不过,倪爷看起来,似乎是对们相当不信任啊……”叫白哥的粗犷男有些不悦地笑道。

    倪欣微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对面的,然后慢慢地收起了手枪。白哥一笑,挥挥手,让他的率先将枪口朝下,倪欣的也倪欣的示意下不再僵持。很快,刚刚还剑弩拔张的气氛又缓和了下来。

    双方这才开始进入正题。

    而这番对话,全都被许易知和夏一川通过埋伏不远处的武警战士上的监听器听得清清楚楚。

    “倪爷这个称呼只流传南边来的那群嘴里,倪欣也小心的,大概是不想让这边的知道这里面到底是谁掌控吧。”夏一川笑道。

    许易知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倪爷这个称呼,让他想到了冉桐曾经问过他的一件事。那是他和冉桐一起回到过去的一个七天时,冉桐问过他道上有没有一个叫做黎爷的。这两个类似的称呼,许易知听来有很大区别。但是刚刚那个南边,念出来却听起来就是黎爷。

    南方很多地方都是‘L’、‘N’不分,难道,冉桐听说过的那个黎爷,实际上就是倪爷?

    这件事倒是小事。许易知和夏一川很快再次将注意力放了那两伙的交易上。

    白哥一方拿出了几个黑色的手提箱,倪欣后的一个上前验货,然后朝倪欣点了点,倪欣才微微放缓了神色,“白哥,难得到w市一趟,明天请客,不知道白哥肯不肯赏这个脸啊?”

    白哥淡淡扫了一眼倪欣后的拿出的几个装满纸币的箱子,嘴上却笑着说:“当然,不甚荣幸啊!”

    埋伏已久的战士们不再给他们寒暄的时间,负责一个信号,全部都动了起来。、脚步声、枪声、咒骂声、哀嚎声,顿时让这片偏僻空寂的江滩闹了起来。

    “要不要去凑闹?”夏一川用下巴点了点外面,问道。

    “看看有没有漏网的。”

    时远也醒了过来,如果不是熟悉他的,大概会觉得其实他每次根本就没有睡着,哪里有每次醒来都那么及时的呢?

    “就不凑闹了,这样打打杀杀的,不符合的美学。”时远嘴上嫌弃地说着,却举着望远镜看得眉飞色舞。

    夏一川嗤笑,“是打不过吧。”

    “打不过谁??要不要来比划比划?……诶,等等,真的有鱼漏网了!”

    时远说完,立刻把望远镜一丢,朝门外跑去。许易知和夏一川也极快地速度追了过去。

    时远早就观察清楚了这里的路线,很快就带着两绕到了逃跑之的前面。

    是倪欣。

    有些狼狈地倪欣看到突然出现面前的三个,脸上的恨意几乎要化作利刃,狠狠地将这几划个稀巴烂。但是她知道自己不是这三个的对手。没有停顿,倪欣迅速朝着江边跑去。

    而倪欣后也有武警战士追了过来,很快,就再次形成了包围圈。倪欣恨恨地咬着牙,她的枪早就打光了子弹,现除了逃跑,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对付这么多。可她已经被到了江边。

    “已经被包围了,不要再顽固抵抗!”武警战士其中一个朝倪欣喊着话,其他慢慢地朝倪欣的位置摸去。

    倪欣当然不愿意这个地方束手就擒,她最后恶狠狠地看了一眼许易知,转头朝江水里跳去。暗涌的冰冷江水很快就将倪欣的影给吞没……

    而武警行动的同时,张正国留下守医院的,也抓住了几个鬼鬼祟祟打算侵入医院的,其中一个就是卓少阳。也就是说,这一夜,倪欣w市的势力完全土崩瓦解了。

    冉桐得知这个结果的时候,不知道是该松口气,还是该叹气。倪欣差点让她冰冷的江水中淹死,而现自己的最后归宿正是冰冷的江水。冉桐到现还不明白倪欣为什么会这么恨自己。而前世吩咐杀死她的那个黎爷,看来就是倪欣这个倪爷了。那个雄哥,不就是她记忆里面死她的那个吗。

    主线任务四完成,冉桐获得了训练点数一千点。她全部加到初级武术上面。能够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之前,其他的东西都没有那么重要。

    而雷义平还算是头脑清醒的,虽然愿意帮倪欣做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但是他没有让三合会沾染到毒品。这次倪欣的势力倒台,三合会并没有受到牵累。陈易辉知道w市的消息之后,再次狠狠地训了雷义平一顿,才放了他回来。

    雷义平毕竟是从枪林弹雨中慢慢地厮杀出来的,一个女,虽然让他动了心,但是如果真的妨碍到了他的命和前途,他也不会过于沉溺其中。倪欣已经没了,陈易辉又只再给他最后的机会,雷义平自然知道自己以后该怎样做。

    至于白道上的一些被倪欣收买,充作保护伞的,牵扯不深的,急急忙忙地找着关系,寻着门路,试图把自己撇清。牵扯太深的,没有花多少时间,也迅速地被控制起来,等待他们的,是法律的制裁。

    倪欣的多宝阁和翡玉阁的两位负责,则是被牵累得最无辜的。他们根本就没有参与过倪欣的黑暗事业,但是却给倪欣的黑暗事业提供资金,这一次也被卷了进去。

    冉桐就是倪欣的势力被彻底清扫,官方沿着下游搜寻倪欣尸体的时候,秘密地通过军方机场离开了w市,朝着上京飞去。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