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情

    许易知抱着化成一滩水一般的冉桐,之前的怒意一点一点地消去。冉桐上比平时要高许多的体温透过两的衣服,传到他的体之中。尤其是冉桐的脸他的颈脖下巴处慢慢地磨蹭,温的鼻息喷洒他的肌肤上,使得那处犹如火烫。淡淡的温软体香滚烫肌肤的烘焙下显得浓烈醉,许易知快步朝二楼的客房走去,他的心跳开始猛烈加剧。

    “好……”冉桐呢喃着,手从许易知的领口处,想往里面伸去,脸也紧紧地贴上了许易知的脸颊,似乎想借助许易知上的凉意来让自己感到舒服一些。

    可这些动作,对于许易知来说,简直就是要命。

    “桐桐,等一会就好了,阿远很快就送药过来。”许易知暗哑着声音,试图安慰冉桐,可是被催||药控制了全的冉桐哪里听得进去他的话。

    渐渐的,已经不仅仅是感觉到,冉桐此刻全仿佛着了火一般,渴望着被面前这个抱紧,抱得更紧一些,如果两能融为一体才是最好……

    “别走……”许易知将冉桐放上,强忍着冲动想要离得远一些,谁知冉桐根本不愿意放手,双臂将他环得紧紧的,香软的体随着他离开的动作,又贴了上来。

    平时清亮澄澈的黑眸,此刻染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半睁半阖地朝许易知看来,色泽嫣红的嫩滑脸颊,同样粉嫩的脖颈,V领的毛衫衣领下现出形状优美的锁骨,帝王绿的玉佩缀她粉色的肌肤上,衬得肌肤和这剔透的绿翠一般散发出莹润的光芒。而偏偏这般的,正是许易知放心尖上的心之,这绝对是极度考验他的自制力的时刻。

    他的某个部位,早就走过来的这段时间里,被冉桐他怀里蹭得着了火,此刻坚硬滚烫得如同粗大的烙铁一般。不过他很清楚,他不能冉桐这种时候趁之危。他冉桐,他当然非常期待能够得到冉桐的一切,但他希望那是冉桐自愿,并且清醒的状态下发生。何况现冉桐心里,他只是她的亲生哥哥。如果他现趁冉桐被药物迷惑的时候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来,他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然而,中了催||药的冉桐一点都不会体谅他此刻的感受,整个恋恋不舍地挂他的上,磨蹭着,他全上下点着火。脸颊无意识地他脸上摩挲着,微微开启的蜜色柔嫩唇瓣总是不经意地擦过……

    她不知道他她,说不定都不知道现抱着的是谁,只怕更是不知道,现这种状态下的无意识动作,给他带来了怎样的冲击吧……

    许易知一个健康的、血气方刚的年轻男,这样的刺激下,如果不是内心一直谨守着不能伤害冉桐这个念头,怎么可能面对心之这般态,还能忍到现?

    “桐桐,”许易知眸色越发暗沉,嗓音低哑,“是谁?”

    冉桐微眯着盈满水汽的眸子朝许易知看来,有些失神地注视着许易知,然后唇瓣轻启,声音如梦呓一般:“是哥哥……”

    一声哥哥,让许易知只觉得自己也喝下了催||药一般,脑中有什么腾地炸开,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低头就吻上那两瓣还未合上的粉嫩唇瓣。嘴唇碰触的瞬间,冉桐的睫毛垂下轻轻颤动,全然接受着许易知的侵袭。单只吻唇瓣,许易知根本无法满足,慢慢地,舌尖轻轻挤进了冉桐的唇瓣之间,然后就长驱直入,勾起冉桐的,两的唇舌紧紧纠缠、缠绵,这滋味柔软甜美得好似蜜糖。

    “嗯……”冉桐鼻间溢出了一声呻|吟,亲吻的感觉让她觉得舒服了许多,这种认知,让冉桐顺着本能更加投入。

    许易知将冉桐紧紧地锢自己怀里,狠狠地吻着,仿佛要将吃进腹中般掠夺冉桐口中甜美津液,而掌下也开始了动作,顺着冉桐的腰线,一路轻抚往上……

    房间内的温度渐渐升高,偶有的呻|吟,从双上传出……

    “易知,阿远到了。”夏一川的声音门外响起的时候,许易知猛然停止了动作,视线冉桐嫩滑的肌肤上流连了一会,才翻过来倒上,然后将冉桐抱怀里深深地呼吸,慢慢让自己平静下来。

    虽然陷入意乱迷的状态,许易知始终还保持着一丝冷静。有些事,他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做……

    但是看着冉桐上那一点点的红色,许易知发现,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自制力。

    将两上的衣物都整理好,又拉过被子盖因为他的离开而蜷上无助地扭动的冉桐上,许易知这才走到门口,将门打开,但是却站那里,并没有让夏一川进来的意思。

    夏一川笑笑,没有试图绕过许易知去看房间内的景,直接将时远送过来的镇定剂和一次器递给许易知,“计量已经控制好了,这种副作用很小,放心。”

    许易知对于冉桐的感,夏一川早就看了出来。反正他们又不是亲兄妹,没什么不好的,而且有了冉桐之后,许易知也比以前要有气多了,以前那活脱脱就是一座移动冰山。

    而且,这样的话,某也该死心了吧……

    冉桐醒过来的时候,还有些恍惚。直到看到熟悉的窗帘,才明白,自己已经回到了家中。

    慢慢地坐起来,头还有点晕,浑依然乏力。不过之前因为林钧卓的行为,而产生的怒气与不安,都渐渐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许易知来了之后,发生的那一切。

    催||药并不是迷|魂药这种玄幻的东西,虽然当时意识迷蒙,难以控制自己的行为,但是事后,只要稍微回想一下,就能全部地忆起来……

    所以说,自己如何赖许易知怀里,如何拉住他不放,如何如同挑逗一般地与他耳鬓厮磨,还有那句‘是哥哥’之后的疯狂拥吻……

    这一切的记忆,全都浮现了她的脑海之中。

    将滚烫的脸埋双臂之间,冉桐无可奈何地呻|吟了一声。

    这下该怎么办!

    只是,她对许易知的亲近没有一丝地反感,甚至那个时候,她觉得自己那些行为其实说明她根本内心就是喜欢许易知亲近自己的。

    冉桐,还犹豫什么,根本就是喜欢他!

    有个声音她的脑海中这么对她说。

    啊!不对!冉桐突然脸更红了。

    “中秋……”

    “中秋?还吧……之前的事,不会全都看着吧?!”冉桐软软的声音几乎都发抖了。

    “想多了。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这是设定的程序里面的。”中秋终于回答了冉桐。

    冉桐捂住了脸,想起重生后第一次洗澡的时候,她就已经就这个问题问过中秋……

    有了中秋这个小插曲,冉桐稍微冷静了一些。拿了一干净衣服朝浴室走去,现已经是晚上8点多,尽快赶去医院,还能宵之前进入妈妈的病房。

    可是当她脱下衣服之后,浑都开始变成粉红色。从镜子里面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上点缀着不少的红印青痕……这是……当时的形再一次涌上她的脑海。那种从未有过的酥|麻感仿佛还她的体里面没有褪去。

    自暴自弃地将自己埋进浴缸的水里面,冉桐觉得自己快要被煮熟了。

    好不容易将自己整理好,冉桐拍了拍自己的脸,打开了房门。

    然后就看到那个一直牢牢占据自己脑海之中的,微微垂着头,站自己的门前。

    看到冉桐的视线迅速从自己脸上移开,许易知的心再次悬了起来。之前的事,冉桐肯定已经想起来了。虽然最开始是冉桐拉着他不放,但是他完全是清醒的,以冉桐的力气他怎么可能真的挣不开?根本就是他舍不得,不愿意放手……

    而且,之后他确实有些失控,生平第一次地如此亲近心的女,内心和体的冲动都那一瞬间迅速膨胀,几冲破他的理智。今年已经二十五岁的许易知,从青期开始,就没有多去考虑这方面的事,但他又不是的圣,只是因为小时候幽闭狭小黑暗空间的经历,对别靠近自己极度反感罢了。

    可那是冉桐,唯一占据了他整颗心的女。那个时候,他只想着不能趁这种况伤害到冉桐,其他的却全都忘记了。

    现冉桐清醒过来,之前发生过的一切,她会不会觉得恶心?觉得自己这个做哥哥的居然这样对待妹妹是变态?

    这样的想法一直挥之不去,将冉桐带回家之后,许易知就一直徘徊冉桐的门外,懊悔、自责充斥了他的心。

    许易知一时不敢开口,而冉桐也无措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两面对面地站那里,久久地沉默着。

    “之前,是……”许易知知道这个时候最应该说些什么的是自己,“是哥哥的错。”

    许易知的声音低而不沉,夜晚的走廊上显得异常富有磁,一直盯着许易知鞋子的冉桐微微抬起了头,视线落许易知前的扣子上面,“哥哥为什么会……那么做呢?”

    冉桐的问题狠狠地撞击他的心脏,隐隐作痛起来,许易知放侧的双手紧紧地握了一下,然后慢慢放松,“……喜欢。”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