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听

    “妈妈,哥哥,答应们,到上京去。”冉容还没能真正松口气,就听见冉桐继续说,“不过,要等到妈妈能够出院之后。”

    “桐桐!”冉容没想到冉桐这么固执,过去那么多年,她还一直为冉桐不懂得坚持自己的意见而苦恼过,没想到这丫头实际上有着不亚于她的生母和她的倔强。

    “妈妈先听说。现的伤还这么严重,医院行动不方便,哥哥又有很多事忙,不可能一直陪妈妈边。如果也离开了,谁能像们兄妹一样,这么精心照顾妈妈呢?而且,李妈她年纪大了,们也不能完全保证她不会被钻空子……另外去请来的话,也不能保证请来的是不是真正安全的呀。妈妈,不是以前那个冉桐了,和哥哥都一心想护着,可也想能够帮到们。能保护自己的,们不信的话,可以让哥哥试试……”

    对于冉桐自己面前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表现,冉容有些吃惊,一时间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一直以来真的是她把桐桐保护得太好了吗?如今桐桐遇到一些事之后,迅速地成长了起来。是不是,她确实应该放手让桐桐自己去选择她要走的路。

    将来……当桐桐知道当年那些事之后,或许就不会再这样亲近自己。不过,这些和桐桐真正的成长相比,又能算得了什么……她本来就应该为当年的错误付出代价。

    冉容的视线又移到了许易知上,眼中神色有些复杂。

    “……好吧,妈妈答应,等到妈妈出院之后再去上京。”冉容做出了决定,脸上的表也缓和了下来,“桐桐,妈妈肚子有些饿,去帮妈妈煮一点粥吧。”

    “好。”冉桐知道妈妈是想单独和哥哥说话,虽然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但妈妈今天只喝了一碗粥,两碗中药,现七八点钟,妈妈确实该饿了。

    特等病房带有一个小型厨房,为了保险,这几天都是李妈买了菜过来,就小厨房做的饭菜。现厨房里还剩下一些食材,煮个简单的粥还是足够的。许易知之前母女两个说话的时候一直都没有开口,冉桐转离开走向小厨房的时候,视线才忍不住又落了冉桐的背影上。

    温暖的病房内只穿了一件薄毛衫,冉桐的形虽然小纤细,但那里面却蕴含着一股韧劲,和她的外表全然不同,自然而然地深深吸引着他,越来越难以放下。那是他最乎的女孩,想宠着护着的,安静,乖巧,却又那么坚韧。而她的能力,早缅甸翡翠公盘的时候,就见到了她柔柔的外表下的果断和冷静。手方面,亲自教冉桐咏的许易知非常清楚她的进步有多么大,有多么快。

    似乎冉桐那个时候开始就知道了自己还会遇到危险,他可以想象这个一直被妈妈好好保护着的女孩子,到底花了多大的功夫去锻炼自己。

    “杨杨。”许易知回头就看到冉容眼中复杂的绪。

    走到病前的椅子上坐下,许易知等待着冉容即将要和他说的话。冉容特地让冉桐回避,这些话应该就是和冉桐有关。但是许易知没想到冉容接下来的一句话就差点让他维持不住面瘫的脸。

    冉容的声音很轻,她还很虚弱,也不想被小厨房中的冉桐听见:“杨杨,喜欢桐桐?”

    心思被妈妈戳破,饶是许易知也不由得有些不自。而且这期间的复杂程度……

    冉容打量着许易知的表,虽然和儿子十八年未见,但是母子连心,何况许易知单独和冉桐一起时的表现又比较明显,刚才她也是中途醒来,才无意中看到,许易知看向冉桐的眼神中深沉的感让她触目惊心。

    如果,没有以前那件事,许易知和冉桐能一起,她当然发自内心地赞同。可是……冉桐知道当年那些事之后,这两个孩子之间的事该怎么办呢?以前的冉桐只会让她担心会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毕竟,养母其实是害死自己亲生父母的,一边是养恩,一边是生恩,冉桐很可能根本就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所以她一直不愿意把冉桐卷进这些事之中。

    而现,冉桐和以前不同了,但是却越来越能够她上看到当年那个的固执和决绝。这样的冉桐,如果知道事实之后,只怕是会表现得更加激烈,而那个时候,两个孩子都会受到伤害……

    “是。”

    微微怔愣了片刻后,许易知没有犹豫,冉容的顾虑他很清楚,也考虑得很清楚,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他都不会也不可能改变心意了。有些,心很难打开,但是一旦有一个进驻到了他的心间,那么就是一生。

    “杨杨,明明知道……”

    “妈妈,”许易知微垂着的眼帘这个时候抬了起来,他仿佛黑夜般的眼中写满了坚定和恳求,“喜欢桐桐,也只会喜欢桐桐,不管发生什么,都改变不了了。”

    儿子语气中的肯定让冉容微微变了脸色,“可是……”

    这样坚定、不计后果的感,她不是没有见过,但最后,却是个悲剧……她怎么能忍心看到儿子最后也……

    “不行!”冉容表严厉地瞪视着许易知,也不顾上的伤口,深吸了几口气,说道,“们是兄妹,根本不可能一起,没有任何一个会同意这件事!”

    “桐桐不是亲妹妹。”

    “是,她是收养的。但是一直都把她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她就是亲妹妹!而且,知道这件事的,都不会同意们一起!”

    许易知眸色渐渐转暗,一时没有说话,片刻后双眸深邃如两个黑洞,表却变得更加平静,“不需要谁同意。会一直守桐桐边,谁也阻止不了。”

    “许杨!”冉容眼里腾起两簇怒火,狠狠地盯着许易知。许久之后,冉容才悠悠地开口,“但桐桐只是把当哥哥。”

    这句话让许易知的黑眸上氤氲起一层黯色。冉容说的没错,不管他如何坚定心意,冉桐到现为止都只把他当作亲哥哥来看待,将来冉桐知道真相之后,只怕连他这个哥哥都不愿意认了。

    “她总会知道的。不管多难,也不会轻易放弃。就算……”许易知很快将那可能的未来抛到了一边。他向来是个坚定的,认准了的事,就不会轻易回头,“那也由桐桐自己来做决定。”

    “杨杨……”冉容无力地阖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眼底的绪都淡了下来,她的声音也听不出是什么语气,“不会支持们。”

    “会尽快让自己能有能力和那抗衡。”许易知最后说道。

    冉容没有再说话,眼睛也再次闭上,房间里变得安静下来,只有旁边观察冉容况的仪器发出轻微的声音。

    然而,小厨房的门后,冉桐紧紧地握着流理台边缘,十根手指因为过于用力,全都变得发白,她也完全没有松开的意思。

    重生之后,冉桐的听力就变强了许多。所以她才能教室外听到颜熙琴和别说她家的闲话,才能玉琢轩店外就听到里面员工的八卦……可现她不知道该庆幸自己的听力这么厉害,还是后悔不该去偷听妈妈和许易知的谈话……

    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一时好奇,偷偷躲门后偷听到的对话,会让她受到这么大的冲击……

    她居然不是妈妈的亲生女儿!

    十八年,一直都只有她们母女两个相伴。从自己只有朦胧的记忆开始,冉容就一直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地疼,管教。其间冉容吃了多少苦,年幼的时候她不清楚,但是现一一回想起来,她还怎么能够不懂?

    面对丈夫的背叛,父母的惨死,亲生儿子的失踪,冉容依然没有倒下,而是独自带着她离开那个伤心地,艰难地w市独自拼搏。或许有偷偷帮助,可是,一个刚刚遭遇惨事的独女,她内心的痛苦又有谁能明白,又有谁能帮她分担?可她最终是一个默默地承受了下来,甚至顶着被抛弃的小三的难听名声,将并不是亲生女儿的自己抚养长大。

    不是她的亲生母亲……

    那又如何呢?

    眼泪一滴滴地落流理台上,白色的台面上缀上了几朵透明的花。

    “主线任务五:上京之行,二十年前的真相。知道了关键环节,完成度增加5%”中秋理智严肃的声音通报着任务进度。

    但是这个声音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引起冉桐的注意,冉桐依然僵硬着体站流理台边,盈满眼眶的眼泪无法抑制地滚落。

    没有血缘关系又怎样?!那就是她的妈妈!任何事都改变不了这一点!

    对。

    前世她没能报答妈妈的养恩,害得妈妈为她担心了那么多年。这一世,她不能再让妈妈为她担心……

    可是,哥哥对妈妈说的那些话……

    原来哥哥,是喜欢她的吗?

    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改变的,喜欢吗……

    就算妈妈极力阻止也不愿意让步,的喜欢吗?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