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死

    “时远!”孟瑶刚刚下车,就看到时远一脸朦胧地从另外一边晃过来。

    因为那条微博的事,尽管冉桐之前不w市,孟瑶还是认识了最近一段时间成天和夏一川一起的时远。本来孟瑶急着看夏一川调查出那条微博究竟是哪个混蛋发的,结果她这几天都没有能见到这两个。

    “嗯?”时远梦游一般看了看孟瑶,才认出对方是谁,“甜心,怎么来了?”

    “甜心妹!”孟瑶对时远习惯的调戏表示了鄙视,然后瞪着时远,说道,“还等着们的调查结果呢,还好意思问!几天不见,手机也打不通。”

    不怪孟瑶不知道最近发生的事。而是因为冉容出事这件事当时就被警方上级下了命令压了下来,不然这段时间记者都要把这家医院给包围了。冉容w市多年,虽然很多并不知道她的真实份,但是还是有一些关键物知道她是受到上京某些特别保护的。最近发生玉琢轩的事太多,他们早就特别关注着玉琢轩,当晚一得知是玉琢轩冉总有生命危险,警方内部的关键物就一边压下这件事的消息不外传,一边向自己的老上司汇报,所以才会这么快被有关部门接手。

    而冉桐哪里又会特地将自家的事去告诉别。从那天夜晚赶航班回w市后,她这些天都守冉容病房内,也没有心去主动和朋友联系。孟瑶到现还以为冉桐依然海城没有回来。

    意识到孟瑶还不知道冉容的事,时远立刻反应过来,头脑也清醒了不少,“额,最近不是忙嘛。调查结果要问川仔了,这个是他的任务。”

    他也不清楚应不应该把事告诉孟瑶。

    “甜心,难道就只为了这个来找?”时远把话题转回到孟瑶上,换个装扮就能转换一种气质的神偷先生此刻一雅痞风格,倒是符合他那喜欢和美女搭讪的个

    孟瑶似笑非笑地上下打量了一下时远,对时远这么明显地转移话题表示鄙视,“唉,还是去找夏一川问吧。再见。”

    “诶,别急着走啊,现也找不到川仔。帮问问他哪里。”时远拿出手机按了几个键发了出去。这是他们自己联系的特别网络,由夏一川建立。最近他们的精力全都放调查各方面的事上面,都不约而同地断开了和外界的联系。孟瑶自然找不到他们,实际上,除了孟瑶,他们w市里还真没几个认可的朋友。

    孟瑶不仅是冉桐的室友,关系不错,还曾经缅甸和冉桐一起经历过危险,所以也被他们划入了朋友的范围内。

    很快,孟瑶的手机响了起来,冉桐从夏一川那里得知了孟瑶找到了时远,正关心着上次微博的事,冉桐思考了一会,决定亲自给孟瑶打电话说明事

    “桐桐好好陪着阿姨,明天让时远带去医院,这事……”孟瑶皱了皱眉头,以前虽然她因为冉桐长得很像自家小姑年轻的时候,所以对冉桐很有好感,可冉桐似乎对自己有意见不愿意来往,又有那个恶心的颜熙琴中间夹着,再说她也觉得冉桐是个不争气的包子,一点都不像小姑那么干脆爽利,平时对冉桐也没什么好话了。后来,她没想到冉桐突然变了,还看清了颜熙琴的真面目和她疏远起来。这之后她们两个的关系反而突飞猛进,成了好友,还一起缅甸遇险,冉桐当时的表现更加让她刮目相看。只觉得之前大概是冉桐藏拙。

    现听到冉桐说起冉容遇袭的事,再加上之前发生的那些,孟瑶觉得自己能够理解冉桐为什么会一直那么低调藏拙,有钱不好当啊。

    “瑶瑶,还是不要来医院了,今天这里又有想袭击,来了万一正好遇到危险怎么办。”

    时远也是这个意思,一边一脸不赞同的模样。孟瑶听了冉桐的话,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去给冉桐添麻烦了,如果正好遇到有歹徒来袭击,那些保护冉容的还要分心多保护她一个,太给添乱了:“那好吧,自己也好好休息啊,别阿姨好了,又累到了。”孟瑶最后嘱咐道。

    “夏一川还没调查清楚微博那事?”挂了电话之后,孟瑶问时远,她还惦记着这件事呢,最近寝室里面只有她和颜熙琴两个,本来她和颜熙琴就相看相厌,最近几天她还发现颜熙琴变得更加鬼鬼祟祟,有次她从上起来,正好看到颜熙琴坐电脑前,还没等她看清楚,颜熙琴就按下了快捷键,把窗口全缩小了,只剩下一个电脑桌面。

    这些都让她不得不怀疑颜熙琴是不是电脑上做什么坏事,而最近孟瑶最容易想到的和电脑有关的坏事,就是那条微博。

    “其实……”时远笑了笑,“川仔的水平还是有那么一点的,他当然查出来了。”

    “是颜熙琴?”

    时远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不过很快释然,“也对,们是室友嘛。”时远拨弄了一下手机,接着说道,“不过是个小心眼的小女孩儿,不值得四哥费心,只是这事造成的后果有些严重,和川仔还考虑怎么给她给教训才好。”

    本来他们是想汇报给许易知的,但是谁也没想到冉容遭遇到了袭击,这之后他们也就将这件小事放到了一边,不想多打扰本来就很忧心的许易知和冉桐。

    孟瑶眨了眨眼,也笑道:“颜熙琴还以为自己能瞒过谁呢,呵,这事就交给们两个啊,别让失望。”

    “放心吧。”两个大男对付一个女孩没有绅士风度吗?时远可不这么认为,绅士风度是面对淑女时才有的,这种心理暗手段可笑的女,既然敢惹到自己,他们当然不能轻易饶过。

    颜熙琴此刻还不知道自己将要得到一份意想不到的礼物,她正想办法‘偶遇’林钧卓。

    冉桐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而且似乎和林钧卓是彻底断了关系,她开心之余,又有些不安,因为以前她之所以能和林钧卓保持不错的关系,都是因为有冉桐中间做纽带。而现……林钧卓似乎对她有了很深的误会。

    她不甘心就这样放弃林钧卓!一开始她确实是因为林钧卓各方面的条件都符合她的要求,可是后来,她是真的开始喜欢上这个了。

    就算是花点手段,她也一定要得到林钧卓。

    林钧卓最近心也很糟糕,冉桐突然不再理他,不仅让他心中疼痛不已,还隐约圈子里成了笑话。他知道冉桐和他一起的话,就相当于玉琢轩将来会改姓林,之前追求冉桐的时候,就因为有不少拿这件事打趣他,恶意自然也不少。没想到冉桐后来拒绝了他,当初那些心里发酸的顿时都变成了看笑话的。

    “那种乖乖女,只要真正得手了,自然就跑不掉了。”

    想到卓少阳私下里对自己说的话,林钧卓握紧了方向盘,对,当初他如果下手早一点,果断一点,冉桐是不是就已经成了他的?只要一想起那天酒楼相遇时,冉桐无视他时漠然的眼神,林钧卓就难以克制地扭曲了面孔。

    路边抱着双膝的女孩引起了林钧卓的注意。

    那是个他熟悉的影。颜熙琴。

    都是这个女!如果一开始没有这个女其中捣鬼,他和冉桐之间也不会有那么一根刺,最后也不会被那个叫许易知的男趁虚而入!

    林钧卓最近遭遇到的各种难看面孔让他的想法开始变化,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将车停了颜熙琴的旁边。

    颜熙琴慢慢抬起头来,雾蒙蒙的一双眼看向了林钧卓的方向,那一副见犹怜的动模样,让林钧卓内心也不得不赞叹,这个女外表上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怎么了?”林钧卓刻意放缓了语气,做出一副关心的样子,“怎么一个坐这里,外面这么冷。”

    颜熙琴仿佛觉得自己听错了,林钧卓自从那天听到冉桐说的那些话之后,就一直不肯给她好脸色看,今天怎么突然变了态度?不,林钧卓本来就是这样温柔容易心软的,何况她今天又刻意让自己看上去更加惹怜,颜熙琴很快又给自己找了个答案。

    “没事。”颜熙琴轻轻咬着下唇摇了摇头。

    擒故纵吗?林钧卓内心有些不耐,但还是忍住了,温言道:“上车吧,送回去。”

    “……”颜熙琴犹豫地看了一眼林钧卓,仿佛受惊了一般很快又垂下眼去,然后小声回答,“谢谢。”

    上车之后,林钧卓如同以前对待冉桐一般,小心地帮颜熙琴扣上安全带,又将车内的暖气加大,颜熙琴坐外面冻得冰冷的体慢慢暖和了起来,她被林钧卓这样的温柔对待打乱了心弦。

    难道他终于发现自己的好了?

    颜熙琴按照自己编写的剧本,告诉林钧卓今天她从学校回姑妈家,结果被姑妈黄太太骂了一顿,不方便回去,所以才无助地坐路边发呆。

    林钧卓知道黄太太的脾气不太好,以前也听颜熙琴说过,有时候会被黄太太无缘无故地拿来撒气,听到颜熙琴这样说,他体贴地提出,带颜熙琴去酒店开个房间,今晚就住那里,明天一早再回学校。

    有喜悦垂着头的颜熙琴眼中浮起。她算计的就是这样的结果,本来以为会需要她费一番功夫才能让林钧卓单独和自己一起,没想到今天事这么顺利。她连某些药物都准备好了。现林钧卓的表现,难道林钧卓是真的对冉桐死心了,看清了冉桐的虚伪,然后发现了自己才是值得的那一个吗?

    颜熙琴一路上都思绪纷乱,直到跟着林钧卓走进开好的房间,她的脸才慢慢红起来。

    颜熙琴不知道的是,林钧卓根本就是想着这个女既然这么想投怀送抱,他干嘛要拒绝?从认识冉桐之后,他就洁自好,也没有找其他女的心思,谁知道是这样的结果,颜熙琴这样送上门来,又是个坏了他事的女,他只觉得自己有那么一股怨气想要发泄这个上。

    而且,颜熙琴对自己这么死心塌地的,他让颜熙琴去帮他做一件事应该不难吧……

    孤男寡女到了酒店,有些事两都有些刻意的况下,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林钧卓没有注意到颜熙琴放前小桌上的皮包里,有什么正静静地运行。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