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

    电梯狭小,但是却正好适合冉桐小巧灵活的形动作,她不断地辗转腾挪,那两个一时之间竟控制不住她。而冉桐也趁机会将六楼的电梯楼层也按下。

    一切不过是一两分钟之内发生的事,电梯很快到了六楼,门慢慢地打开了。冉桐早就退到了门口,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就闪了出去。然后一脚将追出来的踢了回去,旋即转朝楼梯跑去。七楼的楼梯口就有两名便衣警察值勤,只要她跑到那边,就可以转头配合警察将这两抓起来了。

    那两个男果然追了上去。楼梯间里响起了三急切的脚步声。七楼楼梯口门外的便衣警察听到了动静,互相打量了一眼,他们都感觉到了不对,医院的楼梯里这样奔跑的或许有,但不会出现七楼特等病房这一层。

    两名便衣警察很快就躲了门后,其中一名对电梯口的同事做了个手势,那边的两名便衣警察虽然没什么表示,但是注意力也放到了这边,同时按下了电梯的按钮。

    冉桐最先冲了进来。两名便衣警察看到有冲出,而后面的脚步声却有了停歇的迹象,判断出了这应该是一逃一追的局面。

    果然,很快他们就认出了冉桐。

    冉桐看到两名警察,朝他们点了点头,指了指后。而电梯处的两名警察开始动乘电梯往六楼去。

    追赶冉桐的两个男看到冉桐冲出楼道门,同时放慢了脚步。他们明白这里不会没有控制安全,他们衡量自己能不能对方的阻碍下完成任务。两眼神交流了一阵,最终还是放弃了,一起朝楼下走去。这里不是他们的地盘,规则也不是他们说得算,还是稳妥一点比较好。

    但是下楼的两名便衣警察已经赶到了楼梯,将两堵住了,而七楼楼梯口的两名便衣警察也冲了出去。

    只是,这两滑不丢手,四名便衣警察根本就挡不住他们一心逃离的势头。冉桐本不想警察面前太展露锋芒,一看到这样,还是忍不住出手参与了进去。多了冉桐,这两很快四拳难敌众手,被制服了。

    冉桐大致将况和警察说了下,就朝病房跑去。

    妈妈那边的况还未明,她的心一直揪着呢。

    警方将这两送回警局之后,才发现,这两竟然和不久前抓到的攻击冉桐的两个况类似。这些十有八|九和袭击冉容的有关!一下子两个案子都有了突破口,可是案件却已经转移到了有关部门,这次他们也只是配合有关部门对冉容进行保护设伏,抓到都有关部门的预料之中,他们也不得不按照流程,将事一一向上汇报。

    冉桐赶到病房的时候,许易知已经带着夏一川等到了。

    冉容的况并没有恶化,只是张正国一时急太紧张。当时冉容被王专家扎了两针,就没事了。医院的主治医生赶到后,检查也没有问题,只是见到病房里多了一名中医,心里升起了一阵怒意。没有哪位医生愿意看到自己的病被其他插手,尤其是中医。只不过面对这一看就不是简单物的张正国,他也不方便表露出不满来。

    冉桐落中药房的中药,就交给了王专家带来的弟子去负责,王专家将都赶了出来,只带了一名弟子病房里,开始为冉容针灸。

    这时,冉桐一颗心终于是落回了原处。

    而张正国的警卫员没多久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张正国边低声汇报了几句。张正国听着听着,目光又落到了冉桐上,这一次眼中的欣赏意味更浓了。

    “杨杨,这妹妹不简单啊。”张正国才不管许易知现份如何,又已经改名,还是和许易知小时候一样,喊着他的昵称。而现况转好,夏一川脸上的笑意又带了出来,正和时远一起暗中笑话着许易知面对母亲老朋友时的老实。

    许易知没搭理那两个家伙,而是看向冉桐,虽然不明白张正国为什么这样说,但可以看出和刚才张正国警卫员汇报的事有关。

    “桐桐很好。”许易知竟然也是这样简单的四个字评语。

    他本来就不是善于表达感的,话也不多,这四个字就已经包括了他目前能够表达出来给看的对冉桐的全部观感。

    冉桐脸微微发,第一次听到哥哥这么直白地夸赞自己,她有些不好意思。而且,以前的她,更是完全谈不上好。

    张正国哈哈一笑,拍了拍许易知的肩膀,然后转向冉桐:“刚才帮忙捉到的两个,就交给张叔叔了,会让帮审问清楚,他们究竟是那个混账派来的!”

    “谢谢张叔叔。”冉桐乖巧地道谢。

    之前她就猜测这位张叔叔的份,军气质,有警卫员,起码是一位军级首长了。不过现他提到那件案子他会关注,又不太像是军方的。冉桐有些糊涂了。

    仿佛是看出冉桐的疑惑,张正国笑道:“放心,张叔叔正好是管这个的。”

    许易知显然是知道得多一些,看着冉桐的目光中全是柔和的神色,“桐桐,王专家说妈妈针灸之后会睡很久,要不要先回去休息一会。”

    “不了,”冉桐摇摇头,“就沙发上休息好了,而且也不是很累。让妈妈一个这里不放心。”

    “那好,让一川留下帮。”许易知知道冉桐不会轻易离开,只是有些担心冉桐的体,这几天她都守病房没有回家好好休息。

    “没事。”张正国看了看他的警卫员,“早就安排好了,就楼下,们离开就叫他们上来守着,这病房什么事都出不了。对了,桐桐,再要去哪里,就叫个和一起。”

    “好的。”冉桐也不逞能,听话地点头答应。

    原来这医院留下还有埋伏着,那么刚才就算那两个跑下了楼,也不可能逃得出去。

    张正国又笑了起来,眼角的笑纹就一直没有下去。他后的两名警卫员依然面无表,却心中震撼不已,他们这位首长平时可是不苟言笑出了名的,今天对着这女孩笑的只怕比他一年都笑得多。

    他们哪里知道,冉桐最开始,就是张正国家中住了几个月,看到当初的小婴儿长到这么大,看上去有能力又坚定,面对长辈又这么乖巧,他不高兴才怪呢。

    许易知跟着张正国上了他那辆外表低调,却有着特别防护的黑色车子。车子开了一段路之后,张正国才缓缓开口:“的妈妈想让桐桐跟一起回上京。怎么看?”

    许易知浑一僵。他暂时是不愿意回到上京的,尽管他已经想办法对付赵敏珊,也没有想过亲自到上京去,都是安排了负责行动,自己w市遥控指挥。如果冉桐真的跟着张正国回去上京了,那他该如何?他想亲自保护冉桐,但是他对于当年那个罪魁祸首的况没有张正国他们了解得清楚,相比较起来,冉桐还是到上京去由张正国保护会更加安全,毕竟,他们是国家机关。

    这样他也可以放手做自己要做的事,等他收集到足够的信息,将这几个对冉桐有恶意的全都除掉,再将当年那个……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去上京正式向赵敏珊和某些报仇了!

    虽然舍不得冉桐离开自己边,但他明白这样是最好的选择。

    “去和桐桐说。”许易知握紧了拳头。

    “嗯。”张正国知道这一瞬间,许易知已经想通了许多事,“的事,知道了一些。洪门是华夏传统势力,历史上,也一直是帮着华夏的。改革开放后,们洪门也积极地支持着祖国建设,国家也是欢迎们这样国的归国华侨回来的,回国后商业上面的做得很好,看得出来,会给h省带动不少的经济利益。”

    张正国的话算是给许易知的背景定了个大基调,至少他的管辖范围内,不会有拿许易知的份说事,而他的管辖范围,偏偏又是特别广泛的。这给许易知减少了不少的阻力。但张正国很快话风一转:“年轻嘛,子冲动点没什么,但是还是要有克制力,不能太任,有什么事,就让们这些老家伙帮着出出主意嘛。”

    许易知这就明白了,自己回国后做的那些事,根本没有瞒过这位的眼,只怕他对付赵敏珊的事,张正国也知道得七七八八。不过听他的语气,似乎愿意支持许易知,只要他做得不过分就不会太干涉。也确实如此,如果张正国知道他对赵敏珊做的那些事,却没有遇到过阻力,足以说明张正国的态度了,要知道,有些事,他已经打了擦边球了。

    “杨杨,真的没想过回去见见许老爷子?”说完了正事,张正国又变成了关心晚辈的好叔叔。关于当年的事他不用问,也不想问,那是许易知心口的一道伤疤,这孩子独自海外生活的这些年,也少不了艰辛。想到当初那个活泼聪明的小捣蛋鬼,变成现这样冷漠肃然的模样,张正国也不免有些难过。

    可是当年那些事,哪里是一时能够说得清楚的……

    只能感叹一声,造化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