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人

    陈易辉估摸着许易知不会彻底拉下脸,和他闹翻。这事本来他也没参与,许易知最多只能埋怨他手下的不懂事,有了私心。何况冉桐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他让雷义平过来谢罪,等会再丢出几个让许易知去出气,这事应该就能抹平了,他许易知总不可能因为这个闹得大家都不好收场吧。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雷义平所谓的认罪,只是认下底下擅自打算帮倪欣出头教训一下冉桐这件事。至于原本的目的是想杀掉冉桐,是绝对不能承认的。

    但是陈易辉不可能知道,许易知这之前已经经历过一个七天。那一个七天的昨天,冉桐差点就袭击中失去生命。

    “请两位大哥责罚!”看到许易知没有任何反应,跪地上的雷义平垂着头再次恳求道。

    陈易辉眉头皱起,眼底寒光一闪:“还好意思来见?!自己手下的都管不好,还要做什么?!说说,一个女罢了,连道上的规矩都忘干净了?既然是手下冒犯了长辈,按规矩该怎么办?自己说!”

    如果从陈易辉这边算起,许易知的辈分自然是比雷义平要高上一辈,陈易辉这么说没有什么错。而且按规矩,不说他们本来的目的是要杀冉桐,就单只冒犯一条,雷义平都要受到严厉的惩罚。

    许易知明白他也没办法拿着没发生的事来要求雷义平受到更严重的惩罚,但,他也不打算这么轻易地放过雷义平。许易知将视线从和田黄玉雕上移向了陈易辉,淡淡地说:“三师兄,原来这不仅是们会里的事,还和有关系?”

    看到许易知装傻,陈易辉恨不得一拳头砸上许易知那张冷然的脸。但他的表面功夫也已经炉火纯青,叹了口气,颇为惭愧地说:“四师弟,这是三师兄的不对,没能管教好手下的。这雷义平w市负责是知道的,还说让他有事没事多孝顺着。没想到他老大不小了,难得看上一个女。结果下面的都把那女真当自己了,那女有事要帮忙,这些自作聪明的蠢材就擅自跑去帮忙。这不,闹出事了才知道那女是想对付咱家妹妹。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差点打了自家吗?幸好没真出什么事,不然让咱家妹妹磕破一点皮。昨天们来了,还……唉!这做三哥的,也是难辞其咎啊。”

    陈易辉一口一个‘咱家妹妹’的拉近关系,又口口声声地将事说成下面的自作主张,将杀变打。

    许易知也没去计较陈易辉话里玩的把戏,他冷冷地扫了一眼雷义平,道:“既然这样,三师兄就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陈易辉一噎,然后又暗叹一口气。一般这个时候都会客气地顺着说几句下面的手哪能一天到头地盯着,知错就改就好,不用太计较之类的,但许易知向来都是这样,从来不会顺着他的话风去接话。他现说要该怎么办就怎么办,那雷义平这顿板子是少不了了。

    先让雷义平将自作主张的家伙严惩不贷,又让雷义平自己去刑堂领罚,之后陈易辉和许易知之间的对话就更少了。枯坐了一段时间,许易知提出了告辞。

    这一趟他得到了他想要的。陈易辉会约束雷义平不再干涉到倪欣的事当中。至于这幕后参与了昨天那计划的没有得到惩罚……但他原本就没想过陈易辉会因为这个理由惩罚任何。要找这些一报还一报,还是需要他们自己来。

    许易知去拜访陈易辉的时候,云叔家也来了两位客。

    唐长宁云叔家的微型花园中看到冉桐的时候,微微愣了一瞬,旋即就想通了。以许易知和云叔的关系,冉桐出现这里并不难以理解。

    而云叔虽然为许文的下,但如今的洪门,云叔的辈分也相当高。至少唐长宁的父亲就是和云叔朋友相交的。唐佩妮主要负责内陆一块的生意,而唐长宁来往得比较多的,就是海城了。而他每次来海城都不会忘了来拜访一下云叔,这次正好唐佩妮也一块来到海城,自然也不能少了上门拜访。

    “云叔。”唐佩妮跟着唐长宁以晚辈礼向云叔拜了一拜。云叔笑道:“长宁啊,又不是第一次来家里了,就不用讲这么多虚礼了嘛。佩妮也是,年轻有为,们家那位老爷子如今提到们可是掩饰不住地得意呢。”云叔说着,看向冉桐,“来,给们介绍一下。阿桐,这是长宁,港城唐老爷子的三子,这是佩妮,唐老爷子最宝贝的二公主。”

    “云叔,”唐长宁温言一笑,“们和冉小姐之前已经认识。冉小姐今年缅甸公盘,可谓是一鸣惊。”

    “哦?”云叔讶异地打量了眼冉桐,笑道,“想来也是,们都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又都和易知关系不浅,之前认识也不稀奇。”

    “冉小姐,很高兴这里见到。”唐长宁微微转头,含笑看向冉桐。

    冉桐比起缅甸的时候,又开朗大方了许多,闻言也是微微一笑:“唐三公子,好。唐二小姐,又见面了。”

    唐长宁眼中笑意不减,却多了一份兴味。他记得当初自己曾经说过,冉桐虽然当时懵懂,但却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没想到过了一个多月,唐佩妮认识中的那位内向不善于交际的冉小姐就已经能够表现得如此落落大方了。

    岂止是有很大发展空间,可以说是士别三当刮目相待。

    唐佩妮看到冉桐非常高兴。既然冉桐会出现云叔这里,那么许易知肯定也这里。

    而且她这次也发现,自己竟然和冉桐非常投缘,原本是想借着冉桐来拉近和许易知的关系,却没想到如今变得真心想结识这位朋友。

    冉桐也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和唐佩妮相谈甚欢。她原本以为这位一直表现得很有侵略的女强,会很难打交道的,不过想来,这么多年她就是这样格的妈妈边长大,和这样风格的来往可谓是正好。

    许易知回到云叔家的时候,就看到冉桐和唐佩妮坐云叔家的微型花园里面谈笑,而唐长宁坐旁边,一边和云叔说着话,视线不时地落到冉桐上。

    这种目光,让许易知心里响起了警钟。

    “四少,回来了。”云叔的功力最高,他第一个发现了刚刚踏进花园的许易知。连忙站了起来,对许易知打着招呼。

    冉桐也高兴地站了起来:“哥哥。”今天许易知独自去见他那个心叵测的三师兄,她外表看不出来,其实心里一直都担心,现看到许易知安然无恙地回来,心才落回了原处。

    唐佩妮自然是第二开心的了,她许易知面前比平时矜持许多,也含笑站了起来。

    唐长宁知道自家妹妹的心思,不由莞尔一笑,也站起来对许易知笑道:“今天可真是巧了。易知,这么长时间没见,如果不是云叔这里碰上了,是不是都要忘记们这些朋友了?”

    “怎么会。最近事有些多,过段时间会去港城拜见唐伯伯。”许易知面对唐家兄妹的时候,虽然说不上多络,但也没了陈易辉面前竖起的那般坚硬冰壳。

    最好最亲近的朋友,他一开始只有夏一川一个,后来多了时远那个自来熟的小子。而唐家这两个年纪相仿的年轻,是许文世交中关系不错的了,特别是唐三,行止有度,翩翩君子,虽然极有城府,但行事起来非常合许易知的脾胃。两也比其他要亲近一些。

    而唐佩妮,没有什么天之女的纵之气,他也并不反感这样的女子,既是世伯之女,他也礼貌相待。

    但是对感一事一直不上心的许易知,并没发现唐佩妮对自己期待并不仅仅是普通朋友。唐佩妮也有自己做为女子的骄傲,虽然一颗芳心早就寄托许易知上,却并没有表现得太明显,她等待许易知主动发现自己的好。这样一来,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尽管唐三和夏一川都看了出来,可许易知就完全没往那方面想过。

    至于夏一川为什么不和许易知八卦这一点,谁知道呢。

    晚餐时分,云叔将四个年轻从家里赶了出去:“们不嫌老头子烦,还嫌弃跟着们没意思呢。四少,就帮好好招待一下长宁和佩妮,免得老唐说慢待了他家宝贝儿子和女儿。”

    许易知和唐长宁交换了一个眼神,无奈地应承了云叔。云叔已经让替他们海城一家极有名气的私房菜馆订好了位置,想来,这个位置应该是以云叔的脉临时插了队的吧。

    只是四行到后来,才渐渐发现了尴尬之处。

    唐长宁明白妹妹的心思,自然是想方设法地制造许易知和唐佩妮一起的机会,下车之后,他刻意走冉桐边,与冉桐交谈的时候慢慢放慢脚步。可是许易知却总是会也跟着放慢脚步,继续走冉桐边,反而让唐佩妮一个走最前面。几次下来,唐长宁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的光芒。

    许易知是太乎这个妹妹呢,还是……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