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

    那条微博夏一川的干预下,一个小时之后已经删掉。冉容靠椅子上,眉心皱得紧紧。删除之前这条微博已经转发评论了上万次,如果是那几个一直注意着w市动静的,应该都看到了。或许,过不了多久,上京那边就会有消息传来,许老爷子大概也压不住了。

    不过,冉桐不知道自己并不是冉容的亲生女儿,而赵敏珊,如果许振宇能够信守承诺的话,也不会将这件事告诉她。然而,问题的关键是冉桐的长相,虽然硬要说起来,还是和冉容有几分相似,但是如果是当年的那些熟,一看到冉桐的那张照片,就会想到另外一个,一个已经不这世上了的。这一点,冉容对许易知说过,这也是她每次看到冉桐都会更加严厉要求冉桐的原因。

    那么一个如火般刚烈的女子,她的女儿怎么能够如此软弱?

    每次看到冉桐小小的脸上露出的惊慌、躲闪的神,冉容就焦急、烦躁得恨不得帮着冉桐强硬起来,恨铁不成钢也不过如此。可她这么多年也没能把冉桐的子扭转过来,反而她的严厉对待下,冉桐变得更加怯懦。最终,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教育上面的失败,打算着帮冉桐找个能护着冉桐一生的,将冉桐和玉琢轩一起托付给这个,然后她自己回去报仇。

    没想到的是,冉桐突然自己开始改变了。变得积极,变得坚强。刚才冉容看那段视频的时候,就不知不觉地将冉桐的影和以前那个重合到了一起。

    给她安排得太周详,反而遏制了她的成长。

    冉容再一次意识到自己以前对冉桐的教育出了错。

    现这样很好。

    风雨中磨砺出来,才能够去面对将来可能会面临的那些事

    没有想到,冉桐的改变是从死亡,然后重生开始。有多少想吃后悔药没有机会,而她如此走运,能够获得重生的机会,肯定不能一点长进都没有。

    重生了一次,冉桐并没有变成另外一个,但是她有反思,成长,最重要的是,不管是前世胆小怯懦的她,还是如今拥有中秋这个金手指的她,骨子里都有着份决绝的烈。所以前世她得知林钧卓和颜熙琴背叛之后,果断地和他们决裂;所以前世面对实力悬殊的恶时,宁愿自己结束那一切。而现,遇见的一桩一桩的事,让冉桐很快地成长起来。每一次挫折,都是一次蜕变。不管前方会遇到什么,她都能坚定地继续走下去。

    此刻冉桐正脸微红地跟许易知边,迎上来接机的。之前她看到微博上那些恶意的评论,差点又缩回到自己的壳中,但是许易知的话让她清醒了过来。冷静下来之后,冉桐才发现,那份温暖,原来是许易知的怀抱。

    来机场接机的有两个,冉桐回过神来时,就感觉到两道视线落她和许易知上。许易知轻声将那两的份告诉了冉桐,才带头朝那边走去。

    冉桐瞬间脸就红了起来。

    虽然许易知是自己最信赖的哥哥,可是她怎么能够遇到一点小事,就要依靠哥哥,对哥哥撒呢?而且是当着来接他们的的面,太丢了!

    但是注意力都是不是被别看到她这么大了还撒上面,冉桐忽略了自己那和平常不太一样的心跳节奏。

    许易知自小习武,五感都极为敏锐,冉桐的异样走旁边的他自然有感觉到。脸上依然平静无波,但是许易知心中有着淡淡的、挥之不去的喜悦。现,只有他一个确定了自己的心,冉桐还只认为他们是亲兄妹,虽然他有耐心等下去……可总还是会期待冉桐能感受到什么。

    有其他场,两的心思都藏了心底。

    抬眼看去,其中那名老形削瘦矮小,带着副眼镜,书卷气很浓,若是路上见着,大抵会以为是名退休的老教师。但若是仔细打量,就能看出他那得笔直的脊背和看似随意却能够最快地应对周四处来的攻击的站姿,还有眼镜片下来那双炯亮看不出半点老迈的眼睛。冉桐可以肯定,这名老的手不会比许易知差。

    而另一位年轻一脸的恭谨,看到许易知走过去,他几步迎上来,然后体微躬,称呼许易知为:“四少。”

    老也微微笑着,喊了一声:“四少。”

    “嗯。”许易知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朝老看去:“云叔,怎么还麻烦您老家过来了。”

    “刚回国来看辉少的那次,没看到。这次怎么也不能再错过了,所以自己向辉少请缨,接了这桩差事,们可别嫌弃老了哦。”云叔笑起来温文尔雅,说话也不紧不慢的。如果冉桐这几个月没有花大功夫学习武术,也根本看不出云叔和普通老的区别来。

    许易知虽然还是面无表,但是上的气势却放松了许多:“您这么多年都是老样子,多少年轻都不是您的对手,哪能老了。”许易知云叔面前,话也多了一些,“桐桐,这是云叔,是父亲最倚重的。这几年回国来看亲,就这边住了下来。”

    云叔说的向陈易辉请缨接差事之类的,都是玩笑话。以他这样的辈分和资历,陈易辉他们这一辈还不够格支使他老家做事。只是云叔自己很重视规矩,他是许易知养父许文的下,就一直谨守着下的份。只是面对许易知的时候,会多出一份长辈看到出色晚辈的欣慰。

    许易知是四兄弟中天赋最高的一个,老大张易华港城风波四起的时候,机缘巧合下被许文收为徒弟,那个时候他年纪也不小了,已经十五六岁,本来就资质普通,学的算是中规中矩。而老二余易泽悟不错,但根骨差了点,颇为遗憾。老三陈易辉悟根骨都上佳,但是许文私底下却和云叔说他心上有缺憾,难以成大器。只有老四许易知,各方面都属上乘,是许文最满意的一个。云叔看着他长大,当然也将他的优秀处看眼里。

    “云叔,您好。”冉桐可以感觉到这位老上散发出的善意和亲和,脸上也自然而然地带着笑意。

    “好,好。这就是四少一直惦记着的妹妹了吧?”云叔笑着对冉桐点点头,又对许易知问道。

    “是的,云叔,这就是冉桐,的,妹妹。”许易知说的时候稍微停顿了一下,都以为冉桐是他的妹妹,可是他却并不希望冉桐一直是他的妹妹。

    “冉小姐也许不知道,这么多年来,四少每年六月二十一号都要去买个布娃娃,说是给妹妹的生礼物。现他房间里有个柜子,里面装的全是买给的礼物,也不知道这次他回国有没有给带回来。”云叔笑道。

    冉桐看了一眼许易知,内心既惊讶又感动。没想到许易知当年不过小小年纪,居然还一直惦记着她的生

    “……妈妈的也有。”许易知没想到云叔会提到这件事,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而且,那个时候念着的确实是妹妹,妈妈将冉桐带回家的那一天起,他的心中就已经决定要好好照顾这个妹妹了。独自花旗国的这些年,虽然有养父的关心,师兄和云叔的照顾,想念家的心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的。所以只好每年妈妈和冉桐生的时候买一份礼物,安慰自己,至少她们没有遭遇那可怕的一切。

    没想到的是,回国真正地和已经长大的冉桐接触后,他会喜欢上她,喜欢上这个名义上是自己妹妹的女孩。

    想象着还是幼年却经历了可怕磨难的许易知,每年都极为认真地记着那两个子,只为了给放心中的亲一份祝福,冉桐不免觉得有些心疼。

    不过没关系,以后,他们一家就会一直一起,不会再次割断联系。

    叫做阿明的年轻才是陈易辉派来接许易知的。他开着车将许易知和冉桐送到海城大酒店,这里有帮会长期包下的房间。云叔并没有陈易辉帮会里面做事。毕竟他是许文的心腹,如果参与到北方三合会里面,陈易辉只怕会多心。所以阿明将许易知两没有送到陈易辉的别墅,而是送到海城大酒店,云叔虽然心里不得劲,但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云叔一直跟着将许易知和冉桐送到房间里,又聊了一会家常就告辞离开了。阿明则是上上下下将许易知和冉桐安顿好了之后,才退出房间:“四少,就附近等候吩咐,有事您就打电话。先告退了。”

    “嗯。”许易知云叔走了之后,就又恢复到冷冽漠然的样子,对阿明的话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

    阿明走后,许易知敲响了冉桐的房门。

    “哥哥,怎么了?”冉桐上午和打了一场,两只胳膊都有些青肿了,正准备泡个澡再按摩一下,没想到刚开始放水,许易知就来敲门。

    许易知的眼神越过冉桐,看向她的后某处,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对冉桐轻声说道:“要不要出去逛逛?”

    虽然语句是征求冉桐的意见,但是他的表却不是这样。冉桐微怔了一瞬,很快反应过来。看来这个房间不太稳妥。

    “好啊,还是第一次来海城呢。”冉桐以前最喜欢的就是躲家里,哪里会到过其他城市。

    许易知看到冉桐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眼中有着一丝暖意。

    冉桐拿了包,跟着许易知下楼。刚刚出电梯,已经学习初级武术练出了一些敏锐的冉桐就感觉到了起码有三道视线落了他们上。其中一道很快就移开了,而另外两道却一直若即若离地紧随他们。

    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两走到酒店门口拦下了一辆的士。

    许易知让的士司机朝海岛区开去,但是却事先给了司机几张红票子,当开到最闹的地方堵车时,两快速开门下车混入群,而请司机保持着载客状态继续朝海岛区那边开。

    冉桐被许易知拉着群中穿来穿去,又进入大厦绕了几圈,才慢了下来。

    “甩掉了?”冉桐鼻尖上都沁出了一丝汗珠,大厦内的暖气开着,他们这样连续不断地走了几圈,尽管已经脱了外还是觉得很

    “嗯。”许易知黑沉的眸定定地看着冉桐,忍不住抬手轻轻地将她鼻尖上的汗珠拭去。

    那一瞬间的碰触,让两个都感觉到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冉桐下意识地朝后退了一步,许易知的手半空中微微停顿,才慢慢放下。

    两都有些尴尬。许易知没想到冉桐的反应会这么大,说起来两是兄妹,但他们并不是一起长大,这么亲昵的动作冉桐会觉得不自吧?只是,对他来说,这还远远不够……

    其实冉桐会吓一跳,是因为刚刚许易知的手指轻轻碰触的瞬间,她竟然砰然心跳。

    只是很平常的一个表示亲昵的动作,怎么会这样呢?冉桐暗暗苦恼不解着,没有注意到许易知的眸子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黯色。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