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惑

    “哥哥小心!”冉桐看到那两个的手指之间夹着薄薄的一片刀片,挥拳的时候招招都是冲着许易知的颈脖处而去。

    冉桐把书包一丢,也冲了上去,她个子小看上去力气也不大,但是咏已经练得有模似样,招式应变灵活,几招下来,就缠住了其中一个。但是这两个并不是之前缅甸遇到的那两可以比的,招招毒辣犀利,想来练的就是杀搏击术。冉桐说起来对战经验也非常多了,初级训练课程里面,隔不了多久就必须经过虚拟教官的考验,可是毕竟没有真正地和真对上过,和虚拟教官的对练只会出现模拟的体反应,可她的体并没有真的经受这样高强度的打击。而这浑**的肌,冉桐和他对上之后,两手没多久就开始疼痛难忍。

    许易知暗暗吃惊的同时,手下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狠,他担心冉桐的后劲不足会受到伤害,打算速战速决。

    碗大的一双拳头夹着锋利的刀片,这让许易知的动作稍微有了一些拘束,尤其是他担心冉桐被这刀片划伤,分心二用,一时之间无法尽快解决对手。

    幸好时远及时赶了过来。看到这边的一幕,时远一阵风似地朝这边跑来,那两个黝黑男对望一眼,迅速朝后退去,明显是准备逃跑。但是这个时候许易知和冉桐怎么可能会放他们跑掉。时远几乎是眨眼间就赶到了,刚靠近就喊道:“桐桐退开,交给!”

    冉桐正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听到这话,立刻顺势将那朝后一拉,正好送到了时远手上,然后乖乖地退到了一边。许易知不用分心照顾冉桐,就轻松了许多,和时远两没花多长时间将两敲晕。这时学校的保安也赶了过来。

    冉桐有些郁闷,这学期她没来学校几次,就遇到了两次事件,第一次是乌龙,这一次从早上出门开始就一直悬着心,没想到除了之前的四拨之外,还有两个学校里面等着。

    “喂,们怎么学校里打架?!哪个系的?太不像话了!还有,一个女同学,别以为男生为打架就得意了……这,该不会是死了吧?!”年纪大的那个保安气喘吁吁地跑到地方,大口呼吸了几下,黑着脸训斥道,等他看到倒地上一动不动的两个时,脸色大变!

    时远皱起了眉,不满地说:“停停停!事都不问清楚就乱嚷嚷,小心告诽谤。”

    “嘿,小子还跟顶嘴!非让们老师给记大过不可!”老保安也不知道是跑急了还是被气的,脸涨的黑红黑红的。

    冉桐拉了拉时远的衣服,阻止了他继续和老保安争吵,而许易知将倒他脚下的那个转了个方向,让老保安看到那被扭背后的双手中夹着的刀片。

    老保安的神色顿时凝重了起来,打架斗殴是一回事,但是这样刻意地藏着小刀片手指缝里,质就完全不同了。

    “已经报警了,大爷,们先把他们关到您的值班室里好吗?”冉桐走到老保安面前,她现已经不害怕和生说话,这些事她已经可以自己做到。

    老保安这才看清冉桐的样子,是个简单清纯没有过多修饰的女生,他心目中这样的孩子并不是那种喜欢惹是生非的类型。加上倒地上的两个,年纪并不像这里的学生,老保安意识到这事并不是像他想的那样,连忙点点头,“好,们跟来。小李,小张,去帮忙,先把地上两的手铐上。”

    学校保安值班室上都带着塑料手铐,以防万一。

    “等一下。”冉桐看向了站不远处看闹的几个。

    刚才那一番动静实不小,幸好今天是雨天,又即将上课了,路上没多少。不过她有看到刚才这几个看闹的都举着手机朝着这个方向,学校里难得看到这么高质量的‘斗殴’,他们会想着拍下来很正常,但是冉桐却不能许他们保留这段视频,她现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同学,有件事需要们帮忙,可以吗?”冉桐小跑几步,来到那几个面前,眼中带着浓浓的祈盼看着他们。

    刚才一阵剧烈运动,让冉桐的脸颊更红了,本来就有点娃娃脸的她,加上那双黑亮的仿佛会说话的眼睛,让根本无法和刚才形矫健和灵活缠斗的那个女生相联系起来。

    这还是个小妹妹啊!反差好大!

    围观的三男两女,都被冉桐的样子萌到了,一个女生首先开口:“妹纸,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如果们刚才拍了视频的话,想请们删掉。”

    冉桐的话一说完,几个脸上都露出了不太愿的表。冉桐抿抿唇,“这段视频可能会给带来很大的麻烦,甚至是生命危险……”

    “这么严重?”一个男生问道,他显然不太相信,眼中带着明显的怀疑。

    许易知捡起地上的雨伞走了过来,薄唇抿成刀子,撑着伞立冉桐后,深邃的黑眸冷肃一扫,那几个学生都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阵寒意。

    “删了,或许找帮们删?”许易知冷冷地说道。

    面前两一冷一暖,两双黑眸全都盯着他们,似乎是不删的话就绝对不罢休。几个无奈之下拿出手机,当着冉桐的面将刚才录下的视频删了干净。

    冉桐这才松口气,眉眼弯起笑道:“谢谢们。”

    许易知将伞递到冉桐手里,和时远一起将那两个家伙架起,朝值班室走去。

    但是他们并没有发现远处林荫道的一棵树后还有一个……

    警察来得很快,他们也很上火,今天w市南城区这边一大早就发生了好几起案件,而且最终发现是一桩涉及到枪械、走私的大案,各个派出所都接到了通知,要多注意辖区内的动静,所长去市局开会还没回来,没想到这边又出了事。

    面对警察,许易知他们并没有说太多东西,他们之前已经统一好了口径,只说送妹妹来学校上课,结果这两个突然冲过来要打,幸好他和时远都练过几招,才没被他们打伤,又看到他们手上拿着刀片,这才将制服时出手重了点。许易知和时远都是花旗籍华,算是外国同胞,警察也没有太为难他们,三个分别录了笔录之后就送他们离开。

    不过折腾了半天,都已经十点多钟,冉桐也不用去学校了,让司机独自开车回去,许易知和冉桐上了时远开着的车。

    “他们居然还学校里安排了等着,难道觉得那四辆车还不够保险吗?”冉桐撅撅嘴,对此非常不满意,胳膊都快疼死了,那个倪欣心眼也太小了,她们之间根本没什么大冲突,至于就这么急着要置她于死地吗?

    “放心,接下来就是看她命大不大了。”许易知冷然道。

    冉桐睁大了眼睛:“哥哥,也打算派去……”

    “礼尚往来。”许易知默认了。

    冉桐沉默了下来。不过她很快又笑了笑,对许易知说道:“今天她的全都栽进去了,估计快气坏了吧?!”

    许易知看着冉桐刻意做出来的笑脸,紧抿着唇,过了一会才应道:“肯定会气坏了。”

    “四哥,”开车的时远之前一直没有说话,这时才开口,“觉得,刚才这两和另外四拨不太像是一路的。”

    许易知眸光凝了起来,“怎么?”

    “刚才局中大概很难注意到,远远地就看到,他们似乎并不想伤到桐桐。”时远说到这里,顿了顿,“嗯,怎么说呢,似乎好几次那的刀片快要划到桐桐上时,就强行地改变了攻击方向。”

    “另外四拨可是一心要杀死的……”经过时远一说,冉桐也注意到连许易知和时远上都被划了几下,可手不如他们的自己上却毫发无伤。这确实太不正常了。

    “嗯。”许易知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

    上一个七天的时候,那四辆车之前都是想制造出冉桐遭遇车祸坠入长江而亡的局面,但是当他们发现冉桐有可能会逃脱的时候,就毫不犹豫地开了枪。这说明他们根本就没有给冉桐留下任何余地,只想杀死她。

    可这两个却并不像是要伤害冉桐的样子,之前也是直接冲着他来。难道他们的目的其实是自己?

    可是能当他敌的,应该都知道他的手,并不是这样简单的两个就可以应付的,想杀他,还不如直接用枪。

    冉桐突然想到一件事,“……缅甸时,那两个也没伤到。”

    如果是想要绑架勒索,他们不如直接绑架袁老板,毕竟冉桐一行要比袁老板的多多了,而且经常一起,并不好下手。最后他们连袁老板都挟持了,却目的只冉桐两上,应该不会是单纯的绑架勒索。而如果是想对她不利,他们完全可以房间里的时候就动手,但他们没有这么做。甚至后来冉桐和他们对打的时候,那也一直没有下狠手,照理说凭着刚刚练了几招咏的冉桐根本不可能那么轻松地两名歹徒之间毫发无伤。难道他们的目的只是想带她到什么地方去?

    东南亚,缅甸。

    听到这里,一直沉默的许易知眉头轻微地皱了皱。希望事不是他想的那样……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