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网

    这场冬雨从凌晨时分就开始了,淅淅沥沥地越下越大。到了清晨,却仿佛还没有天明一般,天色灰暗沉的,冷森森的寒气笼罩着这座城市。雨滴落玻璃窗上,发出噼噼啵啵的声音,显然里面夹杂着似雪非雪的冰滴。

    黑皮窝汽修厂的办公室里,看着那两个穿着黑色大衣的面无表地出了门,上了停门外的那辆黑色的suV,轻轻冷嗤了一声:“搞得和黑手党似的。”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对别说,而且那两个的时候还要像伺候大爷一样伺候着。他们是昨天晚上老板陪着一起来的,连老板都一副卖乖讨好的样子,他还能怎样?他不过是个小汽修工而已。

    那两走的时候没有关上门,一阵寒风夹裹着冰雨吹进屋里,黑皮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冷死了,真要命。

    黑皮关上门,微博上发了一条新话题:这该死的南方冬天真不是过的。

    黑色suV开出这家汽修厂之后,直接朝着沿江路的方向开去,另外几辆车都分别停不同的地方,他们将分别沿江路附近徘徊,等到目标出现。之前黑皮面前一直保持着冷酷形象的两个,这个时候放松了许多,副驾上的卢仁矣点着了一支烟,塞到开车的陆壬贾嘴里,然后自己又点了一根叼着:“这趟干完,打算去哪里度假?”

    “没想好。”陆壬贾叼着烟喷出一口烟雾。

    “怎么?这可不像啊。”卢仁矣有些奇怪地看向陆壬贾。

    陆壬贾皱了皱眉,又狠狠地吸了一口烟:“不知道怎么的,从昨天晚上开始,右边眼皮就老是跳,跳得心里发慌。”

    嗤——

    卢仁矣笑了声:“干们这行的还信这个?放心,都准备好了,不会出什么纰漏的。”

    陆壬贾也不知道是信了他的话,还是不想说这个了,沉默了一会才说:“说老大怎么会让们出手来对付一个小丫头?她家做正经生意,又不是道上的,随便派几个……”

    “管这些呢?老大下了命令,们照着做就是了。”卢仁矣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

    两正说着,突然一个十字路口一个穿着雨衣骑着自行车的从一边横穿过来。陆壬贾猛地一踩刹车,可还是连车带撞倒了车前。

    “告非!快倒退,绕过去。”卢仁矣喊道。这里多车多,正是上班上学的高峰期。虽然他们眼里杀个把不算什么,但每条命都是有价格的。这么多面前,电子眼的监控下闹出点事来得不偿失。简单来说,如果是偏僻的地方,他们肯定就这么开着车轧过去继续赶路了,可是这里不行。

    就耽误了这么一会的功夫,他们的车就被和车围了起来。这里有电子眼监控,旁边的银行店铺还有摄像头,都不怕当好心反而会被赖上,所以一时间全都站了出来见义勇为。

    陆壬贾和卢仁矣傻眼了,互相望了望,本来还觉得今天下雨正好方便他们办事,谁也没想到会遇到这种突发状况:“怎么办?”

    “下车混群中,另外找辆车吧。”

    可是这些围观群众真的只是普通市民吗?当然没有那么巧的事,里面几个最义愤填膺的年轻都是许易知安排过来的,一看到车上下来的两,就有大声喊着:“官二代撞死还想打啦!”

    同时几个一围而上,首先就反绞了他们的胳膊,压了地上。其他的普通市民听到这话,也围了上来贡献自己的力量,陆壬贾和卢仁矣恼羞成怒,可是乱拳打死老师傅,他们又不敢这个时候把枪掏出来,没多大功夫就被打得青鼻脸肿,双手也被用皮带绑了后。

    这时,一个年轻突然一声惊呼:“次奥,这是真枪吧!”

    闻言,群呼啦一声朝旁边散去,陆壬贾和卢仁矣眼底冷光一闪,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左冲右突想要逃走。没想到这次交警来得很快,还有附近的城管,看到这边打起了群架,也早围了过来。看到枪已经被两个年轻从两个黑衣上摸了出来,也都没什么可怕的了,再次围了上去。没多久,两名好杀手出师未捷先死,被愤怒的民群众和华夏最强力量城管大军给制服,一路扭送到了附近的警局。

    撞伤了又跑出来打,上还带着两把真枪,这两个狂徒可不得了,警察再一查,他们开的车还是走私车,车上挂着的也是牌。这个案子顿时一层一层地向上级汇报上去,陆壬贾和卢仁矣想要从里面出来,估计难了。

    而这场闹剧闹得轰轰烈烈的时候,谁也没注意到,之前被撞倒地的那个雨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无踪。

    这一路出了问题,另外三路也没一个顺利的。一辆车被前车迫包头和一辆宝马擦了一下,宝马上的女司机不依不饶地闹了起来;一辆车的差点没被一块广告牌给砸扁,还有一辆车最离奇,经过一个有交警值班的路口时,正好一辆相同车牌的车路过……

    四辆车不同的地方几乎同时出了事,交警又都很快介入,没多久,就查出这四辆车全是走私车,全挂着牌,再经过警方的检查,四辆车上一共八个,全部都带着枪械。如此的巧合引起了上面的注意,四案并作一案,这件大案比前两天的连续盗窃案更加耸听闻。

    许易知看了短信之后,又给远远跟后面的时远发了个消息,“捕了四条大鱼,注意看看还有没有小鱼小虾。”

    “成功了?”今天还是由冉桐的那位司机开车,冉桐和许易知坐后排,许易知没有避着她,她也看到了手机上的那行字。

    “嗯。”许易知点点头,虽然安排今天早上这几场好戏花了一些功夫,但是效果不错,他这几年安排的手也没暴露。意外将他们给困住,他们不管是车还是全都是经不起调查的,只要被警方盯上了,他们就根本脱不了。而且最近出了那件连续盗窃案,让w市警方全打起了精神,所以今天出警也特别的快。

    “这次们有准备,但下次就不知道会是什么,桐桐,之后要多加小心。”

    “会的。哥哥,不知道吧,的咏练得不错了哦。”冉桐渐渐恢复了这个年龄女孩该有的鲜活,眼中有着过去二十年都不曾有过的神采。

    许易知冉桐面前就无法维持上的冷气,眼神柔和,声音中带着暖意:“是吗?回去可是要检查下的。”

    “没问题!”冉桐一口答应,停顿了一下,看向许易知,小心翼翼的语气,:“哥哥,能不能教用枪?”

    许易知的眉头微微蹙起,过了一会才放松开来,“好。”

    他想好好保护冉桐,妈妈也不希望冉桐接触到那一面。可是现冉桐已经被卷了进来。而且还有倪欣那个疯女随时都威胁着冉桐的生命安全,他们想把冉桐隔离外也不可能,还不如让她多学一些自保的东西,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万无一失的。

    得到了许易知的许可之后,冉桐高兴地笑眯了眼。有了许易知教她枪械做借口,她就能好好初级训练课程里面学习初级枪械,不怕将来某天突然拿枪对敌时没办法解释了。

    沿江路上没了那四辆图谋不轨的车辆,一路都十分顺畅,八点过几分的时候,冉桐他们就到了学校门口。许易知下车撑开伞,走到冉桐的那一边,帮她将车门打开。看着冉桐,许易知眼神又柔和了几分,被车内的暖气熏得暖烘烘的,冉桐的脸颊上还带着两片红晕,而穿着厚厚的毛呢大衣,带上了毛绒绒帽子显得她更加小了几岁。

    冉桐一走出来,恍惚了一下。之前惦记着那四辆车的事,她没有注意,现看到穿着深灰色大衣,举着一把黑色雨伞的许易知,冉桐不由忆起了那个清明节。

    常年没有多少来的墓前,就是这个慢慢走来,告诉她,他是自己的哥哥,告诉她,他会为她报仇,她从他的眼中看到了痛苦、悲愤和决绝,那个时候,她就知道,他是她最应该信任的之一。然后从那天开始,她获得了重生,获得了回来寻找仇,报仇雪恨的机会。

    冉桐这一瞬间的绪,被许易知感觉到,“怎么了,桐桐?”

    “没有,”冉桐连忙摇头,又吐了吐舌头,弯起眉眼笑道,“突然发现哥哥好帅呀。”

    冉桐转移话题的一句话,却让许易知的心砰然一跳。轻轻咳了一声,许易知脸上虽然没有表,却已经感觉到自己耳尖发。其实如果是夏一川,被夸奖长得很帅,绝对会笑着接过话茬。可他是许易知,说这话的是冉桐。虽然他感觉冉桐似乎是隐瞒什么,但不管是男是女,被心上夸赞的时候,难免都会有那么一瞬间的喜悦,何况是因为幼年时期经历难以接近而没有过恋经验的。

    让司机将车停到一旁的停车场,许易知撑着雨伞送冉桐朝教学楼走去。下着冰雨的早晨,校园内没什么闲逛,大部分都是行色匆匆朝着教学楼走去的学子。高大英的男子举着雨伞,护着小的女生慢慢行走林荫道上,这样美好的画面,让不少朝这边投来视线。

    迎面走来两个撑着伞的,可以看到他们手上拿着的书本,不紧不慢,一边走还一边说着什么,只是伞被压得太低,导致看不清他们的样子。许易知黑不见底的眸底倏然一沉,周的肌都一瞬间紧绷,将冉桐拉到了另一边。

    对方看到许易知的举动,果然丢开了伞和书本,飞扑了过来。两个全是小平头,三十岁左右,黝黑面孔,五官平凡,却眼含精光,显然并不是学生。

    许易知也丢开了雨伞,跨步迎了上去。

    那两个挥拳的瞬间,放下书包也准备迎敌的冉桐看到他们手上银光一闪……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