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亏

    如果是按照倪欣的想法,当然是不报警,用自己的手段把损失拿回来,毕竟失物里面还包括从玉琢轩拿出来的几块翡翠,还没来得及处理。但是无论是古玩街的多宝阁还是翡玉阁,都有倪欣委托全权负责的总经理,王总可只是一般的生意,当他发现金库失窃之后,第一时间就报了警。

    倪欣接到王总电话,赶到翡玉阁的时候,警方已经翡玉阁开始了调查。

    和警方一起看着监控录像,倪欣的脸色越来越沉。

    抹去的十二分钟,全部破坏的监控和报警装置,全部都和倪欣之前玉琢轩做的一模一样。

    她是因为特异功能的缘故,可以做到这一切,抹去十二分钟录像也是迫不得已,顺便还可以栽赃到玉琢轩的高层工作员。怎么可能有能够做到和她做的完全一模一样的事?!难道还有和她一样有着相同的特异功能?!

    倪欣惊疑不定地看着警方收集到越来越多和玉琢轩类似的况,她可以肯定,这是玉琢轩那群的报复。她不能说出来,不能告诉警方,否则把自己也会扯进去。难道她就这样吃个哑巴亏?

    倪欣微微眯起眼睛,先忍这一回,反正明天就是冉桐的死期!

    警方接到翡玉阁王总的报警后,就提高了重视,毕竟几天前才刚刚接到玉琢轩的报警说金库失窃。现翡玉阁金库失窃,难免会让警方将这两件案子联系到一起。到了现场勘察之后,他们更加肯定了这两起案子是出自同一个之手。不仅作案手法相似,作案时间也是一样的凌晨三四点。回到警局之后,经过讨论,大部分都认同了这一观点。

    “凌晨三点多,就得手了?!”冉桐十分惊讶,“那怎么今天中午才从翡玉阁出来?”

    “东西有点多,要想办法弄出来嘛。”一共十一块翡翠,有大有小,加到一起也需要装满一个中型行李箱。如果真这么拖着行李箱出来确实引入瞩目了一点。冉桐相信了这个说法。

    没想到夏一川嗤笑一声:“大半夜的弄这么一堆东西出来很难吗?不就是里面睡过头了,装什么装?”

    “喂,川仔今天存心来给捣乱的吧,走,出去们单挑。”时远被夏一川戳穿了底细,‘恼羞成怒’。夏一川笑着看他,“确定?”

    事实上凌晨三点多时远把翡玉阁的金库洗劫了之后,就跑到地下车库,将翡翠全都放事先停那里的车中。做完这一切后,他就觉得睡意弥漫难以克制,随后躲到了大楼上方一个空着没有租出去的房里面睡得昏天黑地。这里没有来,安静安全到不像话,所以他直到中午才醒过来。之后不断换装易容离开了大楼,一直到香辣虾一条街的那家小店中,才恢复了本来面目。那家店里自然是许易知w市安排的。所以才会对他视若无睹。而当时场的食客是不会对一个面目平凡没有任何特色,并且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的留下什么印象的。

    至于装着翡翠的车,也上午被许易知的开走,停到了另外一家大楼下的停车场里。开车的并不知道车里面装着什么,也不知道之后会有谁将车开走。时远换装之后,从小店后门出来,打了个车来到那栋商业大楼,里面逛了一圈,随便买了件衣服就下楼开着车停到了附近大学的停车场。虽然翡翠重,但是对于习武的时远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装着翡翠的大背包和他之前背上的背包一模一样,之后背着大双肩包的普通大学生时远就这样将翡翠带了回来。

    冉桐看向许易知,发现哥哥也带着一丝笑意。面前这两个应该就是许易知花旗国最好的朋友了吧,经历过那么可怕的事之后,一起长大的两个朋友,大概是他那些年月中的一抹亮色。看来那位许先生对哥哥真的很用心。

    许易知注意到冉桐看自己,给冉桐解释道:“阿远很睡觉,经常随便找个地方窝着就能睡着。就连干活时也不例外,所以今天凌晨他应该是真的睡着了。”

    “啊?那不怕被发现吗?”冉桐觉得这事相当不可思议。

    “当然不会被发现。”时远停止了和夏一川的闹腾,“肯定要找个安全的地方才睡啊,而且有靠近一百米就醒了。”

    冉桐还是觉得难以相信,她现连咏到了训练课程里的LV3等级,也只能醒着的时候感觉到有攻击自己,时远居然能睡着的时候就感觉到一百米范围内的动静,太夸张了吧。但是许易知点了点头:“他确实可以做到。从小练出来的本事。”

    “谁让他练功时总睡觉偷懒,这是他小时候被时伯伯打怕了打出来的本事。”夏一川又拆时远的底子,时远一拳过去,夏一川抬手一挡,两又开始见招拆招。

    冉桐看着他们几个闹腾,眼睛透出自内而外的荣光,许易知知道冉桐此刻是从心底泛出的快乐。之前发生的那些事,一直重重地压冉桐心底,他已经好长时间没能看到冉桐这样发自内心的开心了。冉桐感觉到许易知的视线,也看了过去,一双黑眸晶亮,带着恰到好处的神采。

    许易知一时之间有些心神恍惚,他觉得自己肯定是被这种轻松的气氛给迷惑了,有些克制不住想将面前的抱进怀里。黑沉的眸微暗,许易知的这些想法并没有脸上表现出来,他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对那边的两说道:“现们说下正经事。”

    夏一川立刻两下将时远推到一边,坐沙发上问道:“什么事?”他的手虽然不如许易知,但是还是要比小偷时远要强一些,真要单挑起来,时远绝对是吃亏的。

    时远也收敛了,沙发的另一端坐下。

    “倪欣吃了这么个暗亏,肯定会报复。一川,最近让调查的那几辆车,有线索没有。”第一个七天围攻冉桐的四辆车最后都被警方找到,确定是外地的牌车,但是一直不知道是如何进入w市的。许易知回来后,就让夏一川去调查这事。因为不能通过雷义平的手下,对于外来者的他们查起来有点难度。

    不过夏一川也不是普通,“正要和说呢,刚才Fiona把资料传过来了。还真的有雷义平的事,这些车就是走的他的路子弄到w市的,车牌是倪欣从城那边弄的,知道她那边有点。”

    雷义平到底知不知道倪欣要这些车的目的是为了袭击冉桐?许易知眼里被寒气氤氲,明天这事结束,他必须去见见三师兄。

    “三哥知道这事吗?”时远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他是知道雷义平是陈易辉的手下的。

    “不清楚,除了刚回国的时候,之后还都没见到三师兄。”许易知的声音很冷,雷义平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如果不是顾及到三师兄陈易辉,他已经直接动手惩戒雷义平了,他属于洪门刑堂,对触犯了洪门规矩的,他有权直接处罚。只不过雷义平并没有正式入门,他只是属于三师兄自己发展的势力,所以如果没有三师兄的许可,他不能擅自动手。

    “没事,三哥知道后肯定会处罚这家伙的。”时远安慰道。

    冉桐注意到夏一川听了时远这句话一脸不赞成的样子,准备说什么,但是最后忍住了没说。

    看来许易知和他三师兄陈易辉之间的关系并不像他说的成年后就全都释怀了那么简单……

    “现先不说这个,易知,要查这几辆是因为什么?”夏一川转移了话题。

    “担心倪欣要对桐桐不利。”许易知也仿佛没看到夏一川之前的表一般,“今天开始,让注意这几辆车的动向。明天找机会让警方注意到这几辆车。交通事故、违章、或者直接举报牌都可以。”

    “咦,他们明天有什么行动吗?”时远问道。

    许易知点点头:“有可能。明天桐桐学校有个必须要参加的讲座,送她去,阿远开着车跟后面随机应变。”

    “没问题。等会就开始睡觉,明天一定有精神。”时远非常认真地保证道。

    许易知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然后看向冉桐,说道:“讲座听完,就和一起去海城吧。必须去见见三师兄。”只是他不放心让冉桐一个留w市,所以希望冉桐和他一起行动。

    冉桐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又突然想到了一点,问道:“她不会对妈妈做什么吧?”

    “放心,妈妈边也有安排保护。”

    冉桐这才放心下来。玉琢轩最近事太多,冉容很少回家,几乎都住总店楼上的公寓里面。不过这次翡玉阁金库也被盗,警方应该知道玉琢轩的案子和谢民无关了吧。

    这种意见警方中确实占了大多数。翡玉阁金库失窃和玉琢轩那件失窃案一模一样,而谢民却没有办法出卖翡玉阁的安保系统和金库密码,这个小偷能够做到这一点,说明和内应之类的关系不大。国际刑警那边,也证实了拥有这样能力的国际大盗确实存。这件案子被列为了大案,华夏方的国际刑警也参与了进来。

    而谢民这边,疑罪从无,警方拿不出任何谢民与金库失窃案有关的切实证据。拘押了谢民四十八小时之后,不得不将他释放。

    谢民走出警局的那一瞬间,中秋的声音也冉桐耳边响起:“支线任务:金库失窃事件的真相完成。获得任务奖励50点训练点数。”

    “没有抓到那个贼啊!”不用再次重复这七天了!冉桐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产生了疑惑。

    “只需要弄清楚事件的真相,并不牵扯到无辜者就算完成任务。现谢民已经被洗脱了嫌疑。”

    “谢叔叔已经回家了?”冉桐高兴地问中秋。他们一直都认定玉琢轩金库失窃和倪欣有关,现时远帮忙查看了翡玉阁的金库,果然找到了玉琢轩丢失的翡翠,这足以证明了这个怀疑。而现谢民又已经没事了,“难怪奖励这么少呢,原来不需要把窃贼送到警局啊。”

    中秋冷哼了一声,似乎对冉桐的话有些不满,“希望尽快完成主线任务五,不然会越来越危险。”

    “知道了,谢谢中秋。”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