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石

    许易知握着手机站窗边,w市秋短冬长,夏天过完没多久就直接进入了湿冷的冬天,十点多的夜晚街道上已经没有多少,只有来往车辆的灯光道路上划过一道道绚丽的光。

    洪门严格规定不许碰的东西之中,毒品就排首位。回到w市已经有几天了,这次他回国之后就去海城见过三师兄陈易辉,师兄弟俩这些年也只有每年养父生辰和过农历年的时候能够碰面。许易知相信陈易辉不会明知故犯,只是这个雷义平……

    “桐桐。”许易知考虑是否要给陈立辉打个电话暗中提个醒,冉桐的电话正好拨了过来。

    “哥哥,明天上午就要解开那块老坑玻璃种原石,和一川要不要一起去看?”冉桐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过来,带着一丝兴奋和期待。

    许易知仿佛能看到此刻冉桐脸上那期盼的表,嘴角微微弯起:“好,明天去接。”

    “不用啦,绕过来再开回去麻烦的,自己开车过去。”冉家的别墅东边的市郊,玉琢轩的玉石加工厂市南,而许易知他们长住的酒店正好两地之间。

    “桐桐,最近出了这么多事,还是来接比较好。”

    “嗯,好吧。”其实她现对上几个匪徒也问题不大,不过既然哥哥这么护着自己,当然不用客气。冉桐很快应了一声,然后说道,“哥哥,和说哦,今天……”冉桐电话另一端讲着今天发生的一些事,许易知慢慢走到沙发上,拿着手机静静听着,时不时说上几句。如果是认识许易知的,大概不会想到这个长年冷冰冰的也会有这么柔软的表吧。

    冉桐之前结束了两个小时的初级武术训练,中秋的建议下,她每过两个小时就会休息一段时间,没事的时候每天坚持训练初级武术六个小时,再花四个小时分别训练玉石鉴定和语言。而正好十点多休息的时候可以和许易知通电话聊会天。她现已经比以前要开朗许多,特别是许易知面前,会觉得特别的放松,有很多话想要和他讲。

    大概冉桐自己也没发现,她许易知面前会比其他时候要喜欢撒得多。当初墓前第一次见到许易知的景,冉桐永远也忘不了,他上压抑着多么浓烈的悲伤和愤怒,可是那个时候她甚至无法让他听到自己的声音。

    第二天的上午,许易知开车来接冉桐的时候冉容已经去了玉琢轩总店,之前已经解出了几块不错的翡翠,她要和玉雕师们商讨确定成品。

    “一川呢?”冉桐上车后才发现来的只有许易知一个。

    “他去J县了,有些事需要处理一下。”许易知正侧帮冉桐系上安全带,听到冉桐的问话,手上的动作停了停,“桐桐好像和一川很谈得来?”

    “嗯,他很健谈啊,而且幽默的。”冉桐没有注意到许易知话中隐含的意思,“哥哥,一川不是的师兄弟啊?”

    许易知将冉桐的安全带扣好,发动了车子缓缓点头道:“父亲他之前收了三个徒弟,三师兄本来是他老家的关门弟子,只是后来收养了,便成了最小的师弟。那之后一川才被带到家中来,所以他虽然跟着一起习武,却并不是父亲的徒弟。”

    “哥哥有三个师兄啊?他们现都米国吗?”冉桐好奇地转头看向许易知。

    “没有,现只有二师兄跟父亲边,大师兄港城,三师兄海城。”三个师兄,许易知和二师兄的感最好。被养父收养的时候,大师兄张易华已经港城长住了,接触不算太多。当年正好二十出头的二师兄余易泽代师授艺,他和夏一川基本都是跟二师兄边长大。而三师兄陈易辉只比他们大六七岁,正是十三四岁叛逆的时候,对突然出现的他非常厌恶,没少欺负他和夏一川两。这种状况直到三师兄成年之后,才有了改善。现大家都是成年,三师兄经过一些波折也成为了北方三合会的首领,幼时的那些事也过眼云烟了。

    只是,许易知也不肯定如果提醒陈易辉注意一下雷义平和倪欣接触的事,会不会引起他的不悦。但毒品这种东西绝对是不能碰的,就怕雷义平的不慎牵累到陈易辉。有机会还是委婉地和三师兄提一下吧。

    “年后和一起去米国看看吧,父亲和师兄都知道还有个妹妹,现能找到和妈妈,他们也很高兴。”

    那个时候几位师兄也都,把冉桐介绍给他们,许易知也有着想让他们多照顾一些冉桐的意思。毕竟,江湖上,洪门还是有一定的话语权的。这样也可以多增加一下冉桐的安全。

    “好啊,也很想去看看哥哥长大的地方。”冉桐连连点着头,“小时候就一直想着,妈妈怎么不给生个哥哥呢,这样就有保护了。没想到真的有个哥哥呢。”

    许易知眼中浮现一丝笑意,抬起头冉桐头上揉了揉:“会保护的。”

    这个时候不是行车高峰期,半个多小时他们就来到了玉琢轩的玉石加工厂。玉琢轩规模越做越大,加工厂的范围也扩张了不少,两将车停院子里之后,走了一会才到目的地。仓库外面不仅安装着严密的监控,还有几组保安不断巡逻。里面堆放的原石已经切了一部分出来,今天准备解出的那块巨大原石正放一台大型的解石机旁。旁边围了几个老师傅正低声议论着。

    看到冉桐到了,众全都转过来,“桐小姐,来得正好,们正商量着线究竟该怎么划。”

    年纪最大的那一位师傅说道:“看还是保守点比较好,从这窗口边缘先擦擦看。”

    “老李太小心了,看这石头料不错,但是老坑料一般皮都很厚,从这里开始切就正好。”另一个不赞成地一边说,一边用手石料上比划了一下。

    冉桐缅甸的时候就研究过这块石料,一般来说,老坑的石料表皮较厚,颜色单调沉重。这块的表皮符合这一点,皮色深沉,松花若隐若现,体积又特别庞大。但是从窗口处看,皮层又非常薄。这也是很多不敢冒险的原因,担心这是靠皮绿,只有这么一小块翡翠。不过有中秋这个作弊器,冉桐还是非常看好这块原石的,冒了这么大风险花了四亿多软妹币将这块巨无霸买下来,如果不是最后有中秋的肯定,冉桐也是相当忐忑。万一垮了,之前翡玉阁的命运只怕就要降临到她们玉琢轩上了。

    她比较赞成老师傅的话,先擦一部分,把窗口附近全部擦开看看况。

    解石师傅很快行动了起来,沿着窗口,一点一点地,薄薄的皮层被擦了下来,时不时地洒点水上去,打开灯看看里面的况。擦石是个细致活,过程十分枯燥单调,但是没有一个觉得厌烦,全都被随着擦开的部分露出来的浓郁翠绿给吸引住了心神。冉桐无意识地双手抓住许易知的胳膊,许易知低头看了看冉桐,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况不错,桐桐眼光很好。”

    “还是好紧张。”

    “桐小姐,许先生,这巨无霸今天估计是擦不完的,不如先看看另外一块吧。”工厂负责建议着,擦石不比切石,这么大一块不擦上几天是没可能擦完的,从缅甸运回来的石料还有几块品相很好的,还留着没有切开。

    “也好,”冉桐视线移到一边地上的石料上,其中就包括中秋让她加了十万欧元之后以极小的优势暗拍下来的二十七号和六十一号,“那就先解这一块吧。”

    冉桐指着二十七号说道。

    另两个师傅走过去将二十七号抬到了解石机上,这全赌的石料是没有开过窗口的,如何切,从那里开始动手,就全然看经验和眼光了,几个商量了一下,石料上划了条线,就开动了解石机。

    一刀切下去,一抹绿色透了出来。解石师傅停下了动作,连忙洒了些水上去。通透清澈,绿意盎然,这一块竟也是老坑玻璃种!

    顿时仓库里的都围了过来,一边擦石的师傅也抬头朝这边看了一眼。这些天他们解出了不少石料,垮掉的只有一两块,其他的冰种,糯种,黄翡,都有,没想到除了这块老坑玻璃种的巨无霸之外,还有一块小点的老坑玻璃种。这一次缅甸之行的收获可真是不小。

    冉桐高兴地抬头看向许易知,澄澈的黑色眼睛中写满了求表扬求夸奖,许易知的嘴角晕开一抹极淡的笑意:“真厉害,有空可要教教。”

    “好呀!”冉桐的脸浮起了一丝红晕,这是靠她自己的实力而获得的认可,她不再是那个只会躲一边沉默的胆小鬼,她也可以做到很多别做不到的事

    二十七号石料最终切出了小半个篮球大小的一块葱心绿的玻璃种翡翠,切六十一号的时候,又有一个大的惊喜,这竟是一块艳红色的红翡。虽然没有老坑玻璃种值钱,但是现红翡的首饰也非常受欢迎,尤其是中秋珠宝展会时,玉琢轩那对金丝红翡手镯拍出了极高的价格之后,红翡的价格又有了一个提升。

    “桐桐可真厉害!”晚餐的时候,夏一川也回到了w市,冉桐将今天解石的况告诉了他,他连声赞叹道。

    看到冉桐笑吟吟的看着夏一川的样子,许易知突然觉得心口像是被什么压住了,有些不太舒服。他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每次看到冉桐和其他亲近就会有这样不舒服的感觉。许易知心中乱乱的,夏一川嘲笑他是妹控,可是他渐渐明白这不仅仅是对妹妹的占有,而是……

    “哥哥,”冉桐转头看向许易知,并没有从他那张面瘫脸上看出什么来,“过几天那块大家伙全部擦出来了,还要不要去看看?”

    “好。”许易知点点头。他还没想好该怎么办,也不知道如果冉桐喜欢上夏一川的话,他该怎么面对。夏一川是他最好的兄弟。只是他还没有确定对冉桐究竟是因为多年的想念积累起来的兄妹之,还是单纯地喜欢上这个简单、恬静又越来越坚强的女孩,没有确定这一点之前,他不想打扰到冉桐,不管怎样,他都不愿意伤害到她。而且,冉桐并不知道他们不是亲兄妹,只是单纯的将自己当作哥哥看待,而这件事妈妈又不愿意告诉冉桐……

    “还有,桐桐可别忘了也要去看的。”夏一川笑道。

    许易知端起红酒摇了摇,然后轻轻抿了一口,掩饰着自己纷乱的绪。

    不过,夏一川和许易知兄弟这么多年,彼此相当了解,而且怎么说他也是个报分析师,许易知的异样全被他看眼里。虽然不太明白究竟,但还是能感觉到许易知此刻的心绪一定很乱,他心中有了一个不太容易解决的问题。

    会是什么事,既然能让许易知都觉得难办呢?夏一川不由好奇起来。

    吃过饭,夏一川先回到酒店休息,而许易知开车送冉桐回家,结果刚进家门就看到冉容脸带寒霜地坐客厅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软妹复仇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